美極力渲染“中國威脅”,窮兵黷武威懾中國
2021年中國國防支出為13553.43億元人民幣(約2090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6.8%。隨著中國逐漸擺脫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的國防預算增幅將略高於去年。中國軍費歷來受到國際輿論密切關注,西方媒體認為,相關數字被視為中方加強軍力程度的“晴雨錶”。這一次,依舊有外媒借機大肆炒作“中國威脅論”。

  對於中國今年軍費擬提高6.8%,基本遵循北京適度上調的預期,將是中國軍費連續第六年個位數增長。2016年至2020年,中國國防預算增幅依次是7.6%、7%、8.1%、7.5%和6.6%。其中,去年的增幅是30年來的最低水準。

    美聯社評論稱,隨著軍事力量日趨成熟,中國已不需要在軍費上“快速擴張”,因此近年來的增幅穩步下降。德國《南德意志報》則說,作為國家“偉大復興”的一部分,中國正大力推進武裝部隊現代化。

  “面對複雜的鬥爭形勢,中國軍隊有必要加大訓練的頻度和力度,而這就意味著額外的國防支出。”中國軍事專家說,“國防經費並不是‘單純投入’,而是會產生‘和平紅利’,一支強大的軍隊可以有效守護社會經濟發展的成果”。

  不少外媒提到中國面對的挑戰:在過去一年堙A中國在南海、臺海等問題上與美國關繫緊張,與印度發生了邊境爭端。《南德意志報》認為,中國用軍事力量維護國家主權與安全,其促進發展利益的戰略能力正在擴大。

陳詞濫調:“中國威脅論”

  軍費一直是西方輿論渲染“中國威脅論”時的一個抓手。BBC宣稱,去年,“北京多次動用軍事力量威脅”台灣,包括頻繁派出戰機巡航,並開展軍事演習。彭博社則引述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亞太問題專家貝茨·吉爾的話說,中國將繼續在更先進的技術和武器上進行投資,“它知道這是未來威懾或可能打擊對手必需的”。

     就在前段時間,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在發佈的報告中聲稱,2020年全球軍費開支再創新高,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中國海軍擴張的推動。然而,美國去年的軍費為7380億美元,幾乎是中國的4倍(1933億美元)、俄羅斯的12倍(606億美元),佔全球軍費總開支的40%。德國新聞電視臺5日稱,2021年,美國的國防開支將達7400多億美元,創歷史新高。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美國經濟是呈負增長的。

  與其他主要國家相比,中國軍費增幅也不算高,比如南韓2021財年國防支出約447.9億美元,增長5.5%;印度2021財年國防預算約654億美元,小幅增長1.4%,但其中用於加強軍事現代化建設的費用比上個財年上漲19%。另外,2012年至2017年,中國國防費用佔GDP平均比重約1.3%,低於美國(3.5%)、俄羅斯(4.4%)、印度(2.5%)、英國(2.0%)、法國(2.3%)等,國防支出佔財政支出的比例也低於美國、印度等。

  部分外媒將中國增加軍費與“應對美國”掛鉤,比如德新社稱,這是在向美國發出“強烈信號”;彭博社說,中國近年來投入數萬億元用於加強軍事現代化,希望在“2050年成為與美國抗衡的世界級軍事力量”。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引述學者的話稱,隨著美國強化在亞太地區的存在,並試圖與盟友共同應對中國,中國的國防支出有所增加是可以理解的。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軍費增長是適度且理性的,但美軍卻正以所謂“應對來自中國越來越大的安全挑戰”為藉口要求增加預算。這兩天,美軍印太司令部在向國會提交的預算報告中要求為“太平洋威懾計劃”增加撥款的消息引發廣泛關注。這是美國在按照自己的規劃進行部署,打造針對中國攻防兼備的軍事能力。

  另據《華盛頓時報》報道,繼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要“優先應對”中國後,國防部長奧斯汀更是將中國稱為“步步緊逼的挑戰”。他在“致國防部人員備忘錄”中說,五角大樓將確保應對中國的模式,在計劃範圍內開展協調與同步工作。

  “中美增加軍費的根本目的不同。”軍事專家表示,美國是想謀求全球霸權,有時甚至為此挑起戰爭,它要強化在世界範圍內的打擊、作戰能力;而中國的根本目的是維護和平,為自身打造一個更好的發展空間,也通過派出維和部隊、護航部隊等為世界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中國已建成世界上最大規模海軍”?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發文稱,“中國已經建成世界上最大規模海軍”。報道援引美國海軍情報局(ONI)此前預測的數據宣稱,到2020年底,中國海軍艦隊擁有的艦艇數量比美國多60多艘。而到2025年之前,中國海軍將部署400艘艦艇,也高於美軍計劃的355艘。

    報道還援引美國海軍及海軍陸戰隊等發佈的聯合報告稱, “中國海軍戰鬥部隊的規模在僅僅二十年內就增加了兩倍多。”中國指揮的“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軍力量”,並正以驚人的速度建造現代化的水面艦艇、潛艇、航空母艦、戰鬥機、兩棲攻擊艦、彈道導彈核潛艇、大型海事巡邏船和極地破冰船。

  在對比一番艦艇數量後,CNN稱,如果不能建造很多船,就不可能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海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商業造船國,從而賦予了自己這種能力,“沒有人能比中國的造船業更勝一籌”。

  將中國海軍描述為世界上最大規模海軍的同時,報道又說,儘管中國海軍對任何敵人來說都是一個強大的對手,但其實際能力還不符合其願望。支援這個觀點的論據包括中國已經有兩艘航母,但由於兩艘航母採用傳統動力,限制了航母航程,所攜帶艦載機的數量和作戰距離等等。簡而言之,無法和擁有11艘航母的美國海軍相提並論,文章稱,只要一艘美國航母開到其他國家海岸附近就足以令人恐懼,而中國的航母還沒有到西太平洋以外的地方巡航,更不用說向全球投射力量。

    而其他為美國海軍“站臺”的論據還包括美國海軍現役兵力超過33萬,而中國只有25萬;美國海軍的艦艇比中國噸位更大;美國在水面艦艇有9000多個垂直髮射導彈單元,而中國僅有1000個左右;美國攻擊型潛艇隊的50艘潛艇都為核動力,與中國62艘中只有7艘核動力潛艇相比,具有顯著的續航優勢等等。

  所以,CNN這篇報道折射出美國對中國海軍發展的矛盾心理:對中國的正常發展無法接受,又不得不承認美國依舊是世界軍事強國的事實。根本就是中國威脅論的又一個翻版,充滿了謊言和沒有根據的推測,依據毫無根據的推測甚至謊言來發表一些聳人聽聞的言論,渲染中國威脅論。

美軍要打造“四大支柱”威懾中國

美軍印太司令部的計劃曝光!妄想讓中國主動放棄統一?--上觀

    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在武裝部隊通訊與電子設備協會舉辦的“2021年印度洋-太平洋技術網路”虛擬研討會上闡述了“四大支柱”計劃威懾中國。

  第一大支柱:增強聯合部隊殺傷力

  戴維森解釋說:“基礎設計是建立一支一體化的聯合部隊,它可以擊敗對手支配海洋、空中、陸地、太空和網路空間領域的能力,並反過來支援我們在所有領域的控制和投射能力——有時是週期性的,有時是長期性的。”

  戴維森建議,聯合部隊必須更全面地整合網路能力、太空部隊、特種作戰部隊和配備遠程精確火力的地面部隊。他說:“如果威懾失效,我們還必須保持強大的攻勢才能繼續戰鬥並取勝。我們在現代化升級方面的投資,必須利用尖端技術網路所提供的先進作戰能力,比如一體化防空反導作戰指揮系統。”

  這些一體化防空反導作戰指揮系統利用跨地區分佈的多路感測器和攔截器,不僅保護美國本土和海外領土,而且還保護美軍官兵。戴維森還提到了天基雷達提供有關中國軍事活動的態勢感知的重要性。

  第二大支柱:改進區域兵力結構及部署

  戴維森說:“我們的區域兵力結構和部署態勢必須使多個領域的能力整合成為可能,從而在不集結兵力的情況下創造規模優勢。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在整個作戰空間部署前沿聯合部隊,並從廣度和深度上推進,同時保持殺傷力和存活力的平衡。”

  戴維森還表示,以向海外駐軍和聯合部隊輪崗的方式長期保持軍事存在是展示堅定決心的最可靠方式,同時也能讓盟友和夥伴放心。

  第三大支柱:加強聯盟和夥伴關係

  戴維森說:“我們的盟國和夥伴是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的支柱。它還提供了一種強大的力量來對抗該地區的惡意活動和挑釁行為。”他指出,加強夥伴關係是通過訓練演習實現的。這些演習有助於提高協同作戰能力、簽訂資訊共用協議、展開對外軍售、擴大軍事合作和國際安全對話。

  第四大支柱:演習實驗創新

  戴維森認為,這不僅是在聯合部隊內部展開,而且是與盟友和夥伴一同展開。他說:“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正在尋求在周邊地區的關鍵地點建立一個使用‘真實-虛擬-構造’技術的聯合網路空間作戰靶場。”

  演習創新的其他場所包括印太地區以及美國各地的靶場和訓練場。他說,盟友、夥伴以及聯合部隊需要利用這些訓練場,動用所有領域的各種能力。這代表了美國海軍的重大轉變。美國海軍與美國海軍陸戰隊一道降低了“來自俄羅斯威脅”的級別,並將重點放在中國身上。

  相關做法包括裁減海軍陸戰隊的“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庫存量和裁減1.2萬名海軍陸戰隊員。其目的是徹底改造海軍陸戰隊,使其能在整個太平洋地區執行任務。

窮兵黷武!美國才是世界亂源

    美國反戰組織“粉色代碼”日前公佈的研究數據顯示,美國及其盟友自2001年以來在“大中東及北非”地區共投下至少32.6萬枚炸彈和導彈,相當於平均每天投彈40余枚。

  分析人士指出,美國擁有世界最高的軍費支出和全球最強的軍力,但長期以來並沒有把力量用於維護世界和平,而是從維護自身霸權地位和利益的角度出發,不斷非法動用武力干涉甚至入侵別國,威脅世界和平,成為世界一大亂源。

  拜登新政府就職剛一個月出頭,美軍就于2月25日對敘利亞東部發動空襲,摧毀多處設施。美軍方宣稱,此次空襲是對美軍和多國聯軍人員近期在伊拉克遭襲並受到持續威脅的回應。

  “粉色代碼”聯合創始人梅代婭·本傑明和該組織研究員尼古拉斯·戴維斯撰文指出,這次空襲只是美國及其盟友長期以來在“大中東及北非”地區無休止軍事行動的最新案例之一。過去20年來,伊拉克和敘利亞是此類行動的主要受害者,據不完全統計,累計有超過15.2萬枚炸彈和導彈落到這兩個國家境內。

  上述數據主要來自美軍公佈的戰報和其他機構的統計。鋻於美國政府從2020年起停止公佈相關資訊,加上直升機空襲等類型的軍事行動所消耗的彈藥未包含在統計數據中,實際彈藥使用數量會比32.6萬這個數字更大。而這些轟炸究竟造成多少無辜人員傷亡,外界更是無從得知。

  有統計顯示,美國建國240多年來,有227年在打仗。正如俄羅斯軍事科學院通訊院士、政治學家謝爾蓋·蘇達科夫在接受今日俄羅斯電視臺採訪時所說:“美國只要存在,就要打仗。”

  分析人士指出,軍事力量是美國全球霸權的重要支柱。二戰結束以來,美國一直保持大規模海外駐軍,憑藉龐大軍事力量維護自身及盟友的利益。

  事實上,美國的鉅額軍費和頻繁的海外軍事行動只有利於美國少數政客和軍火巨頭,損害的是絕大多數美國民眾的利益,更對世界和平與穩定構成嚴重威脅。

  美國一些專家學者和政治人物也對鉅額軍費支出持批評態度。他們認為,政府應將資源更多投入到應對新冠疫情和氣候變化以及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等方面。

  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斯蒂芬·沃爾特日前指出,美國的鉅額軍費打造出強大軍力,然而美國並沒有世界上最好的基礎教育、醫療制度、無線網路、電力系統、鐵路、公路和橋梁,美國還缺乏經費充足的公共機構。

  鉅額軍費支出沒有保護美國人免受新冠疫情影響,也不能保護美國人免受環境破壞和氣候變化影響。美國的政策優先項應該是消除貧困、應對全球性疫情、資助教育事業以及改善醫保體系,而非發動戰爭和研發新式武器。

 

    來源:環球網、參考消息網、新華社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