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在中國周邊部署重兵 各軍種紛紛推進轉型
隨著美軍事戰略向“大國競爭”調整,各軍兵種都在認真思考如何打贏未來“高端”戰爭,而不斷尋求轉型。美陸軍日前對外發佈報告認為,中國是構成“最持久戰略挑戰”的國家,並很可能在2040年在軍事實力上實現與美軍“對等”。儘管美國軍隊現在仍然保持著優勢,但這種優勢可能轉瞬即逝。

    美陸軍日前對外正式發佈由陸軍參謀長詹姆斯·麥康維爾上將簽發的名為《陸軍多域轉型——做好戰備贏得競爭與衝突》的白皮書,宣佈美陸軍將擴建多支多域特遣部隊,並以該部隊為核心推進陸軍轉型。隨著美軍事戰略向“大國競爭”調整,不光美國陸軍,各軍兵種都在認真思考如何打贏未來“高端”戰爭,而不斷尋求轉型。

  白皮書開篇就指責中俄,聲稱美國國家利益目前面臨著前所未有的一系列挑戰,中俄“繼續挑戰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準備在全球取代美國”。報告宣稱,“2040年之前,中國和俄羅斯將把所有國家權力工具武器化,以破壞美國、盟國和夥伴的集體意志,同時構建自己的安全夥伴關係。這將導致出現一個非結構化的國際環境,衝突與和平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隨著中俄兩國軍隊的不斷現代化,美國聯合部隊將越來越難以阻止他們的非法與侵略行徑。”

    白皮書認為,中國是構成“最持久戰略挑戰”的國家,並很可能在2040年在軍事實力上實現與美軍“對等”。儘管美國軍隊現在仍然保持著優勢,但這種優勢可能轉瞬即逝。由於對手使用各種不對稱方式,充分利用美軍的弱點。比如對手建設“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將使美軍難以投送軍事力量。所以為了應對這些挑戰,美陸軍轉型迫在眉睫。

在中國周邊部署兩大“多域特遣部隊”

  美陸軍在白皮書中提出將以多域特遣部隊為核心推進陸軍轉型。簡單講,所謂“域”的概念,就是“作戰空間”。從人類歷史看,首先出現“陸戰場”,進入航海時代,出現“海戰場”;航空器的出現,“空戰場”隨之誕生。接踵而來的就是“天戰場”“網路戰場”和“電磁空間戰場”。所謂“全域”就是包括陸、海、空、天、網、電等所有“作戰域”。美陸軍提出的多域特遣部隊概念,就是這支部隊不僅要具備陸戰場作戰能力,還具備在其他多種戰場空間進行作戰或接受其他作戰戰場空間支援的能力。

  美陸軍已經在華盛頓州的劉易斯-麥考德聯合基地、依託第17野戰炮兵旅建立了第一支多域特遣部隊。該部隊構成非常有特色,主幹力量是配屬的4個營:1個情報、資訊、網路、電子戰和太空營,負責獲取並整合美軍各軍種不同情報、偵察和監視平臺的資源,並具備電子戰、網路戰能力;1個戰略火力營,包括“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炮”連(“海馬斯”系統)、中程火力連、遠程超音速火力連,主要負責精確火力打擊;1個防空營,負責防空與導彈防禦;1個支援營,負責提供管理與技術支援。

  美陸軍認為,陸軍多域特遣部隊將為美軍破壞中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提供“打擊利器”。其中,戰略火力營將負責遠程精確打擊,可以摧毀中俄軍隊的高價值軍事目標。按照白皮書的說法,轉型後的陸軍部隊可以為“空中、海上和其他力量開闢通道”。為推進戰略火力營建設,美陸軍目前正在考慮將海軍現役、具備反艦和攻陸能力的“海上打擊型戰斧”導彈、“標準-6”導彈改裝成陸基發射導彈,美軍火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已從美陸軍獲得近3.4億美元的改裝合同,預計2023年完成。

美國陸軍的“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系統

    同時,美陸軍方面還在研發使用“海馬斯”系統發射的“精確打擊導彈”,以及遠程高超音速導彈。同時,情報、資訊、網路、電子戰和太空營將獲取如偵察衛星、偵察機等各類偵察、作戰平臺搭載感測器獲取的情報資訊,大大延伸陸軍的偵察觸角,充分彌補過去陸軍偵察和目標指示力量不足的短板。

  不久前,美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在參加國會聽證會時,重點強調上述武器項目研發,並認為這是構成“太平洋威懾倡議”中遠程精確火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顯然美陸軍的計劃已經得到印太司令部的認可。

  白皮書提出,未來美陸軍將組建5支多域特遣部隊:2支配屬給印太司令部、1支配屬給歐洲司令部、1支部署在北極地區、1支部署在本土作為預備隊。由此可以看出,顯然中國是美陸軍轉型的“關注”重點。值得警惕的是,白皮書還強調,在印太司令部轄區,多域特遣部隊將預先部署在“第一島鏈內區域,並作為有效聯合防衛的關鍵”,“第一島鏈內的聯合能力將包括反艦、防空和地地導彈來儘早摧毀對手力量”。

    有中國軍事專家表示,這一系列拗口表述,實際上就是說美軍會不顧中國和周邊國家的反對,尋求在“第一島鏈”內部署中遠程導彈。

美特種部隊針對中國進行資訊戰

現代化的資訊戰,使用電子設備靠譜嗎?

    據美國海軍學會網站(USNI)報道,美國特種部隊司令部司令理查德·克拉克上將(Richard Clarke)向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透露,該司令部已經在太平洋地區成立一支特遣部隊與地區盟友合作,針對中國進行資訊戰。這支印度-太平洋聯合特遣部隊將專注于太平洋戰區的資訊戰與影響力行動。這是美國軍方試圖破壞對手影響力和資訊戰的一個新想法。

  理查德·克拉克說:“中國在這一領域表現很好”。像這樣進行非常規戰爭的特遣部隊,在授予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的特殊許可權下是被允許的,這支部隊已經準備好與該地區的夥伴合作。

  美國網路司令部負責人保羅·納卡索恩(Paul Nakasone)指出,美國國防部的“向前防衛”指令要求該司令部盡可能靠近美國本土外的對手,將外國網路戰和影響力抵達美國海岸之前的行動作為極重要的方面。在美國境外行動的理念,是一種積極方法。

  報道稱,理查德·克拉克還向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表示,美國特種部隊司令部40%的力量已經調整為應對強國競爭。這一轉變意味著該司令部需要現代化的情報、監視和偵察硬軟體裝備,以及電子戰防禦裝備。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必須要實現精確打擊,情報、監視、偵察能力以及數據收集分析的現代化,這樣才能看到並感知戰場,並有必要為其特種作戰人員升級電子戰裝備,以“減少他們被友軍瞄準的可能性”。

  聯繫美國國防部網站早前公佈的消息,五角大樓在今年2月成立中國戰略工作小組(DoD China Task Force)。如今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也針對中國成立專門的特遣部隊,這是美國軍方的又一對華動作。

美想給“萬噸大驅”裝高超音速導彈到南海搞事

  據“防務新聞”網站報道,美國海軍正在研究對其3艘隱形驅逐艦進行重大改進,這將進一步推高這一作戰平臺的成本,但是在與中國于西太平洋進行的海軍競爭中,這一改進可能會為美國海軍提供全新的高超音速作戰能力。

  報道稱,美國海軍目前正在尋找“先進有效載荷模組”,可以支援海軍常規快速打擊導彈的“打包配置”。相關消息人士表示,高超音速武器有可能取代目前在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上閒置的先進艦炮系統。也有美國專家表示,這樣做能夠讓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從搜尋任務類艦船轉變成為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強大的常規威懾力量。

  與潛艇不同是,在水面艦艇上部署常規快速打擊能力武器更容易被對手追蹤到。退役美國潛艇軍官、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的克拉克表示,中國將知道美國在這一地區擁有威懾能力,想要取得快速、無戰損的勝利將變得更為困難。美國海軍在這一戰區部署的艦船可以發射已經預先確定好目標的導彈,這些導彈可以快速發射,並且有很大可能是對準中國境內目標。雖然潛艇也能做到這一點,但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是一款水面戰艦,更容易被追蹤到,這使其成為一種更為強大的常規威懾力量,因為如果換成是潛艇,敵人很可能會“眼不見就心不想”。

  “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在戰略階梯上的位置要比戰略導彈核潛艇低得多,因為這種戰艦會被敵人跟蹤,”克拉克說。“但它也有了更多的透明度,所以你可以有能力發出信號。”“你可以把一艘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留在西太平洋,開展各種行動,然後如果你想表明你是認真的,或者試圖讓局勢稍微升級,你可以把它派到南海。”

  報道還稱,已經退役的美國海軍驅逐艦艦長、防務諮詢公司渡船集團負責人麥克格雷斯表示,美國海軍需要利用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的艦體平臺來打造強大的常規威懾力量,並在南海開展巡邏。他說:“我們應該花時間和錢把它變成真正特別的東西。”在他的概念中,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不僅能用於威懾中國腹地的目標,還能夠作為無人系統的指揮控制中心,

  實際上,美國打造的朱姆沃爾特級這一款科幻的驅逐艦自誕生以來就坎坷不斷。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最初的設計理念是悄悄地靠近地方海岸線,通過其隱身設計來規避雷達探測,然後使用射程超過80海(約合148公里)彈藥轟擊敵方的海岸目標,為登陸部隊提供支援。但隨著該項目的推進,預期的目標變得越來越難以實現,這一作戰平臺高昂的成本最終迫使美國海軍削減了購買數量,從28艘減少到了7艘,最後又被砍到只剩下3艘。

  2016年,美國海軍又取消了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先進艦炮系統的遠程對地攻擊炮彈的項目,因為一發炮彈的成本超過了80萬美元。2018年美國海軍中將比爾·默茨告訴國會議員,即使這款炮彈的成本已經如此之高,但其射程也還未能達到美國海軍的要求。“即使成本很高,我們仍然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他說。“所以我們做出的選擇是努力把這款軍艦和這種炮彈分開,因為這種炮彈真的已經導彈阻礙這款軍艦發展的地步。”

  此前《軍事觀察》網站報道稱,美國海軍最新的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的建造數量從32艘縮減到3艘,其主要武器裝備也被砍掉,原因就是該艦的成本太高,加上戰艦本身可靠性差、穩定性差並且多次出現故障。這些新造戰艦的火力配置比最初的設計要弱得多,但成本確實計劃的好幾倍,一艘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的造價高達70億美元。

美國各軍種都在推進轉型

 

  在美軍事戰略調整到應對“大國衝突”背景下,不僅是陸軍,美軍其他各軍種都在推進轉型。美空軍提出“敏捷戰鬥部署”概念,美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則分別在“分佈式海上作戰”“遠征前進基地作戰”等概念下推進轉型。

  中國專家認為,美軍所有這些新作戰概念都是建立在規避中國軍事力量的非對稱優勢基礎上。比如,美空軍認為,未來一旦中美之間發生軍事衝突,包括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在內,“第二島鏈”內的美空軍基地都可能面臨滅頂之災,無法行使職能,因此美空軍必須儘早學會利用簡易機場在惡劣保障條件下起降、加油裝彈、重新集結形成戰力的本事,因此提出“敏捷戰鬥部署”概念,並在近些年的演習中不斷進行演練。海軍的“分佈式海上作戰”概念則是要解決當前美水面艦艇在“反介入/區域拒止”高危環境下生存能力不足的問題,通過增加水面艦艇作戰的進攻性和分散性,增大敵方的偵察和防禦難度,在確保己方安全的前提下,對敵實施毀滅性打擊,消除“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要增加水面和水下無人作戰系統的研發部署。

  有分析指出,美各軍種轉型實際上建立在自身對威脅的想像基礎上,其中也不乏各軍種之間為爭奪資源而推進的轉型。像美陸軍提出為空中力量“開闢通道”的說法,就讓美空軍非常不爽。美空軍認為,陸軍這是在“搶資源”,過去的戰爭從來都是空軍為陸軍開闢通道,陸軍實際上是“搶”了遠程隱形轟炸機的“活”。美空軍參謀長甚至要求五角大樓重新審視美各軍種使命任務。但無論如何,既然美軍的轉型都瞄準中國,那就不能不引起警惕並準備相關預案了。

  對於中美兩軍關係發展,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25日回應稱,美方有關言論充滿冷戰思維,美方這種製造敵人、渲染威脅的“套路”,其實就是為了繼續稱霸爭霸找藉口,反映了美方頑固的霸權心態、奉行的叢林法則及危險的對華誤判,既不符合事實,也不符合中美兩國及世界的共同利益,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任國強表示,中國無意“挑戰”誰,但誰的“挑戰”也不怕;中國不想“威脅”誰,但誰的“威脅”也沒用。中國有發展壯大的權利,有自主選擇道路的自由,也有防禦自衛的能力,更有維護自身正當權益的要求。任何人任何勢力都不能阻擋中國人民實現更加美好生活的前進步伐!中國軍隊維護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能力始終都在!

  任國強指出,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始終堅持以自身的發展壯大推動世界和平力量的發展壯大。中國軍隊積極發展同各國的軍事關係,參與全球安全治理,持續提供國際維和、遠海護航、國際抗疫物資等公共安全產品,為捍衛國家利益、維護世界和平、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斷作出新貢獻。

  任國強強調,歷史證明,霸權主義早該被丟進垃圾堆;事實也表明,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選擇。我們希望美方能夠認清形勢,理性看待中國和中國軍隊發展,正確處理中美兩國兩軍關係,與中方相向而行,加強對話溝通,拓展互利合作,妥善管控分歧,推動中美兩軍關係健康穩定向前發展。

 

    來源:環球網、國防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