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戰斧”劈向敘利亞
敘利亞當地時間4月7日淩晨,遊弋在地中海的兩艘美國軍艦向敘利亞霍姆斯省的沙伊拉特空軍基地發射了59枚“戰斧”巡航導彈。美國國防部聲明稱,敘政府軍此前從沙伊拉特軍用機場發動一起化武襲擊,美軍對其實施打擊是為了阻止敘政府再次使用化學武器。

“化武幽靈”再襲敘利亞

    敘利亞西北部伊德利卜省4月4日發生疑似使用化學武器事件,造成嚴重人員傷亡,引發國際社會強烈關注。在事實尚未調查清楚的情況下,一些西方國家已將矛頭直指巴沙爾·阿薩德領導的敘利亞政府。美國總統特朗普譴責巴沙爾政府的行為“令人髮指”。

    早在2013年3月聯合國就應敘利亞政府的請求介入調查敘境內使用化學武器事件。而此後幾年,化武事件仍然如幽靈一般不時出現在敘利亞境內不同地方,給敘民眾造成嚴重傷害,也給敘和平前景蒙上一層厚厚的陰影。而這起最新化武事件無疑給敘利亞局勢增添了更多變數。

    伊德利卜省被多支反政府武裝力量控制,包括極端組織“征服陣線”,其前身是“基地”組織敘利亞分支“支援陣線”。

    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目前正在收集和分析相關資訊,以確定此次事件中是否有化學武器被使用。據一些媒體報道,根據死傷人員出現的症狀,醫生認為他們是受到沙林毒氣襲擊。如果此次事件最終被證實是化武襲擊,這將是近4年來敘境內出現的第二起嚴重化武事件。2013年8月,敘首都大馬士革郊區發生毒氣襲擊事件,造成上千人死亡,致使敘利亞一度面臨外國軍事打擊的威脅。

    敘利亞外交部4日發表聲明,否認在伊德利卜省使用毒氣,並強調政府軍目前不擁有任何形式的化學武器。聲明說,自2013年加入《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以來,敘利亞政府履行了全部相關義務。2016年1月,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發佈公報說,敘利亞政府申報的最後一批化學武器已被銷毀,標誌著敘利亞已申報化武的銷毀工作全部完成。

    敘境內發生過多次化武事件,但在哪一方應承擔責任的問題上一直存在爭議。此次發生在伊德利卜省的事件同樣存在爭議,敘政府和反對派相互指責。不過有專家指出,在敘政府軍目前在戰場佔據優勢的情況下,很難找出其製造化武事件的合理動機。

    而伊德利卜省疑似化武襲擊事件發生後,在有關事實仍有待調查、存在爭議的情況下,美國、英國和法國等國就紛紛嚴厲指責巴沙爾政府,認定其應對這一事件負責。

    相關報道:化學武器影響難消散 敘利亞局勢會失控嗎?

               設法穩定敘利亞局勢應成為各方著力的方向

               敘利亞危機加劇五國外交戰 美俄修好漸行漸遠

               美軍空襲敘利亞之後 俄美該吵的吵該談的談

               “戰斧”導彈轟炸敘利亞重啟美俄博弈魔盒

特朗普的第一刀砍向敘利亞

    近日,在一片化武疑雲中,特朗普揮動“戰斧”,“劈”向敘利亞。隨後,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莉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採訪時說,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下臺是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優先考慮之一。之前,美國多次表態在敘利亞的唯一目標是“伊斯蘭國”極端組織,並多次示意阿薩德的去留不再是美國政府關心的首要問題,如今,卻突然180度大轉身。特朗普政府想對世界說什麼?

  美國輿論指出,特朗普就對敘打擊作出決定的迅速程度超出了很多觀察家的預料。此舉可能有兩個目的:一是為了在軍事上達到出奇制勝的效果,二是為了在政治上塑造特朗普果敢大膽的總統形象,以便與在敘利亞問題上猶豫不決的前任總統奧巴馬形成鮮明對比。

  也有分析認為,與俄羅斯爭奪在敘問題上的主導權也是美國對敘打擊的一個目的。俄羅斯2015年9月軍事介入敘利亞以來,在戰場上幫助敘政府由處於劣勢轉為佔據優勢,同時積極斡旋各方和談,使支援反對派的美國在敘政治進程中的主導權日益喪失。此次軍事行動不僅可以打擊敘政府軍,也能向俄羅斯顯示美國在敘利亞的地位不容忽視。

  此外還有專家指出,美國內政治勢力在敘利亞問題上有較大分歧,美政府下令實施此次攻擊或許有平息國內爭執的考量,至於“懲罰敘政府軍使用化武”云云只是藉口。

  在美國向敘利亞發射導彈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宣佈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對敘利亞進行額外的經濟制裁,以回應此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政府組織的化武襲擊事件。有分析認為,姆努欽的聲明是特朗普政府將繼續升級對抗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最新信號。

  敘利亞形勢似乎突然變得更加緊張。但是,事實上,正如扎克媞蒂b《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美國對敘利亞的政策依然不清晰。他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似乎隨著每次會議、事件或災難而改變。美國對敘利亞的此次襲擊並不會改變戰場上的力量對比。敘利亞的和平前景依然不容樂觀。

  《今日美國》也引用邁克爾·歐漢倫的話稱,對於特朗普政府而言,真正能打敗“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同時逐步結束敘利亞內戰的整體戰略框架還不存在。

  “襲擊敘利亞似乎並不意味著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一次深刻而快速的變化。”布魯金斯學會成員納坦·薩克斯說,但是顯然,此舉令美國與俄羅斯關係惡化,而對於以色列、沙特等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而言,此舉則讓美國在打擊“伊斯蘭國”的同時站到了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的對立面。這顯然會受到地區盟友的歡迎。而且,更重要的是,此舉顯示了美國使用力量的決心和意願。

  俄羅斯也不甘示弱。據俄羅斯日報社消息,俄羅斯黑海艦隊新聞發言人稱,7日啟程駛向地中海地區的俄羅斯黑海艦隊護衛艦“格堣鈱劃奇海軍上將”號目前已正式劃編進入俄羅斯在敘利亞作戰海軍編制,準備執行軍事任務。此外,為協助敘軍保護重要設施,俄國防部將採取綜合措施提高敘防空裝備的作戰效果。目前敘軍主要防空武器包括S-200遠程地空導彈和SA-11“山毛櫸”中程地空導彈,俄已幫助敘軍恢復了這些防空武器的戰力。

  “當務之急是所有各方都作出努力,防止敘利亞局勢進一步惡化”,俄羅斯衛星網7日引述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在聯合國安理會當天會議上的發言表示,“軍事手段解決不了問題,只能加劇敘利亞人民的苦難,使敘利亞和地區局勢更加複雜動蕩,這不符合敘利亞、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

    相關報道:化武疑雲未明 美國突襲敘利亞意欲何為?

                美軍戰斧打敘利亞 為何俄軍防空系統無動於衷?

               俄軍新銳護衛艦馳援敘利亞 讓美不敢輕舉妄動?

               美軍數十導彈轟炸敘基地 或引發中東地區新博弈

               如果美國在敘利亞開戰 哪種武器才是最佳選擇?

敘利亞“化武疑雲”大事記

    2013年

  3月,敘政府指責反對派在阿勒頗省坎阿薩鎮交火中使用了化學武器,請求聯合國調查。敘反對派武裝指責是政府所為。

  8月21日,大馬士革發生疑似使用化武造成大量人員傷亡事件。

  9月16日,聯合國公佈調查小組報告,證實大馬士革存在較大規模使用化武的行為,但報告未說明是哪一方使用了化武。

  9月27日,安理會通過了關於敘化武問題的第2118號決議,要求敘利亞與禁化武組織和聯合國合作消除其化武計劃。

  11月15日,禁化武組織通過了旨在於2014年6月30日前全面銷毀敘利亞化學武器的詳細方案。

  2014年

  4月21日,敘利亞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Idlib)被投放毒氣。聯合國調查小組認為,此事與敘利亞政府軍有關。

  2015年

  3月16日,伊德利卜省(Idlib)再遭投放毒氣。根據聯合國小組的調查結果,此事同樣與敘政府軍有關。

  8月21日,“伊斯蘭國”被指在阿勒頗附近的馬利亞使用了芥子毒氣。聯合國調查小組報告中說,"伊斯蘭國"武裝是敘利亞衝突中唯一有能力、意願和手段使用芥子毒氣的戰爭方。

  2016年

  1月5日,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公佈消息稱,由敘利亞政府申報的最後一批化學武器已被銷毀。

  4月4日,敘利亞官方媒體報道,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人員在敘利亞東部代爾祖爾省的襲擊中,使用了化學武器芥子氣。敘利亞新聞電視臺沒有說明“伊斯蘭國”襲擊導致人員傷亡情況。芥子氣的來源也暫不清楚。

  8月24日,聯合國調查小組公佈9起化武事件的調查結果,稱敘利亞政府軍至少應對該國2014到2015年的兩起化武襲擊負責。報告還指出,“伊斯蘭國”武裝在2015年使用了芥子毒氣。其餘6起化武事件無法明確指證是哪個衝突方所為。

  9月,阿勒頗市以北的邁阿賴塔烏姆豪什鎮一軍營附近遭反政府武裝的迫擊炮轟炸,超過40人受傷,部分傷情顯示傷者受到糜爛性毒氣的攻擊。俄駐敘利亞防核、防化、防生物武器部隊的專家隨後檢查炮擊現場,調查稱敘反政府武裝使用了化學武器芥子氣炮彈。

  10月31日,敘利亞外交部致信聯合國,指責敘利亞“恐怖分子”10月30日向阿勒頗兩處區域發射含有氯氣的炮彈,造成48名民眾和士兵窒息死亡。

  11月11日,總部設在荷蘭海牙的禁化武組織通過一項決議,指控敘政府軍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該決議還支援對敘境內軍事設施和科研機構進行不受限制的核查。敘外交部13日在聲明中對此表示反對,稱這項決議“帶有偏見”。聲明還指出,一些國家利用禁化武組織作為實現政治目標的工具。

  11月21日,俄羅斯國防部發表聲明,確認敘利亞極端組織在敘阿勒頗地區使用化學武器。

  2017年

  4月4日,多架戰機疑向敘利亞西北部一個市鎮投擲毒氣,導致58人死亡,其中包括多名兒童。敘利亞政府方面否認使用毒氣,不過美國指稱,敘利亞政府應對此次化武襲擊事件負責。

    4月6日,由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美軍對敘利亞霍姆斯省一處空軍基地發射數十枚“戰斧”巡航導彈,打擊其燃油補給點及飛機跑道等,係敘利亞局勢陷入混亂六年來,美軍首次直接打擊敘利亞政府軍。特朗普併發表講話,稱此舉“攸關(美國)國家安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