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國家頻刷存在感 美帶多國在周邊組團搞事情
法國海軍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雷電”號和拉法耶特級護衛艦“絮庫夫”號抵達印度準備參加即將於4月5日至7日在孟加拉灣舉行的“拉貝魯茲”聯合軍演。與往年相比,此次軍演的特殊之處在於印度的正式加盟。這意味著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等“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成員首次與法國在印太地區聚在一起聯演聯訓。多家印度媒體報道稱,聯合軍演“劍指”中國,旨在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日益提升的影響力。

    據《印度斯坦時報》報道,法國海軍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雷電”號和拉法耶特級護衛艦“絮庫夫”號已抵達印度南部港口科欽,準備參加即將於4月5日至7日在孟加拉灣舉行的“拉貝魯茲”聯合軍演。與往年相比,此次軍演的特殊之處在於印度的正式加盟。這意味著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等“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成員首次與法國在印太地區聚在一起聯演聯訓。多家印度媒體報道稱,聯合軍演“劍指”中國,旨在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日益提升的影響力。演習結束後,印度與澳大利亞外長還將與法國外長舉行三邊會議。

  法國駐印度大使埃馬紐埃爾·萊納茵在科欽港迎接法國軍艦時稱:“我為兩國海軍取得的非凡自信和互操作性感到驕傲。毫無疑問,印太地區將是新一代法國海軍軍官訓練的中心。”他還稱,“拉貝魯茲”聯合軍演將是“海上多邊主義和法國對自由開放印太地區承諾的具體展示”。

    印媒稱,兩艘法國軍艦完成演習後將繼續在印太地區部署,並將前往日本,擬於7月中旬返回法國母港。航行過程中,兩艘軍艦計劃兩次穿航南海海域。

  媒體分析,法國希望通過此次“拉貝魯茲”軍演傳達一個信號,即法國正逐步強化與志同道合的夥伴國之間的防務合作,將與它們在印太地區更好展現戰略上的一致性。

    印度政府官員對當地媒體說,“印度高度重視與法國舉行的‘拉貝魯茲’軍演,法國是(印度的)重要戰略夥伴,多年來雙方始終加強軍事互操作性和情報共用。”《印度時報》報道稱,印度、法國、阿聯酋還將於4月底舉行一次名為“瓦魯納”的年度三邊軍演。印度海軍資深人士表示,“這說明法國對整個印太地區的日益重視。”

  日本《富士晚報》報道稱,“拉貝魯茲”聯合軍演由法國海軍主導,今年首次迎來印度的加入。不久前的3月12日,由美日印澳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首次舉行首腦會談,宣稱合作對抗中國軍事霸權,而此次的海上聯合軍演似乎也是向國際社會展現合作對象不限于這4國的想法。這或將加速包括印度、英國在內的集團安保體制的建立。這次聯合軍演是將集體安保體制進行延展擴散的一次嘗試。這反映出拜登政府對同盟的重視。今後,有可能建立對抗中國的“亞洲版北約”,但關鍵在於這樣合作的強度能達到何種程度。

美印舉行海上軍演 硬扯中國

美印戰鬥機編隊從“羅斯福”號航母旁飛過

    美國太平洋艦隊官網發佈消息稱,美國海軍“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和印度海軍、印度空軍在印度洋同時開展了多領域聯合作戰演習,並公開了演習現場畫面。

  美國太平洋艦隊稱,聯合演習是提升海上作戰能力的關鍵,這次“非常成功”的演習是在美國防長奧斯汀訪問印度之後開展的。演習的重點是複雜環境下的作戰行動,如反潛作戰、聯合空中作戰、指揮控制系統集成訓練等。美印軍隊在所有領域都進行了無縫演習,展示了在兩國作戰平臺的相容性。

  參加演習的美軍艦艇包括“羅斯福”號航母、“邦克山”號巡洋艦、“拉塞爾”號驅逐艦;印度海軍出動了“什瓦塈J”號護衛艦、P-8I反潛巡邏機參加;印度空軍則派出了蘇-30MKI戰鬥機、“美洲虎”攻擊機,與從美軍航母上起飛的EA-18G電子戰機、F/A-18戰鬥機進行了聯合編隊飛行,從“羅斯福”號航母附近飛過。

印度空軍戰鬥機與美軍艦載機編隊飛行

  印度海軍在聲明中說:“印度空軍的戰鬥機也參加該項演習,加強了聯合作戰能力,還為印度空軍提供了訓練機會,與美國海軍在靠近印度海岸的地方演練空中攔截和防空作戰。”

  “今日印度”還在報道美印軍演時扯上了中國,稱隨著中國在印度洋地區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這樣的演習是國家間開展陸地與海洋合作的一部分。報道提到,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抵達印度訪問,美印雙方決定進一步鞏固防務合作。印度海軍還將參加下個月在孟加拉灣由法國海軍主要的海上演習,其他的參與國還包括澳大利亞、日本和美國。

  針對美日印澳“馬拉巴爾”聯合軍演,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希望,有關國家的軍事行動能夠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而不是相反。

日美法三國部隊將首次聯合軍演

    據共同社報道,關於日本陸上自衛隊正在推進協調的與美國海軍陸戰隊、法國陸軍的聯合訓練,相關人士表示,最快將於5月在跨越宮崎縣蝦野市和鹿兒島縣涌水町的霧島演習場舉行。報道稱,這將是該三國的陸上部隊首次在日本國內實施正式訓練。

  相關人士透露,三方正在探討用直升機運送隊員和物資的訓練、在演習場內的模擬街市設施實施戰鬥訓練等。日本陸上自衛隊將派遣以長崎縣佐世保市的相浦駐地為據點的離島防衛專門部隊“水陸機動團”等參加。

  關於參加部隊的規模、訓練內容和時期,日方正與美法兩國、當地地方政府持續協調。再加上新冠疫情擴大的影響,也可能推遲至6月以後。

  報道稱,日本陸上自衛隊正在加強與美國以外國家構建合作關係,致力於接納澳大利亞陸軍派出的聯絡軍官、對東南亞和太平洋各國陸軍開展土木工程技能指導等。今年3月,時任陸上幕僚長湯淺悟郎透露將實施日美法聯合訓練。

    此前,美國太平洋艦隊還發佈消息稱,美國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兩棲指揮艦與日本海上自衛隊的金剛級宙斯盾驅逐艦“金剛”號在東海海域開展了聯合演習。

  “藍嶺”號兩棲指揮艦艦長蒂姆·威茨說:“這次雙邊演習極好地展示了美日團結。”“演習提供了重要的訓練經驗,讓美日雙方人員能夠在密切合作的同時安全有效地作戰和溝通。”

  美國太平洋艦隊在消息中稱,此次演習的內容包括艦船編隊航行、通信和海上機動,目的是增強和改善雙方的合作和互操作性。此次演習的獨特之處在於“藍嶺”號上的艦載機也出動參加,該艦上的直升機與艦艇編隊協同飛行,並在演習期間降落在了日本“金剛”號驅逐艦上。

澳大利亞和加拿大軍艦也在南海湊熱鬧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消息,加國防部聲稱,“卡爾加堙邪嘉@衛艦于29日和30日從汶萊前往越南期間航經了南海。CBC形容稱,在兩國緊張局勢加劇之際,一艘加拿大軍艦本週在鄰近中國的敏感水域航行通過。加拿大國防部發言人丹尼爾·勒·布希堶C還宣稱,“卡爾加堙邪嘉@衛艦是從南沙群島附近航行通過的。  

    另一方面南海戰略態勢感知發佈微博稱澳大利亞海軍護衛艦“安扎克”號則從汶萊出港進入南海活動。

    此外,加拿大創新、科學和工業部長商鵬飛聲稱,加拿大需要和“五眼聯盟”成員國在應對中國方面建立“統一戰線”。他渲染了加拿大與“五眼聯盟”其他成員國,即美、英、澳、新合作的重要性,以共同應對正在崛起的中國。而所謂的重要合作領域中則包括了關於敏感技術等方面的政策,包括是否在下一代無線基礎設施中禁用華為公司的技術。

  彭博社介紹道,加拿大是目前“五眼聯盟”中唯一一個未正式禁止或限制本國5G網路使用華為設備的國家。商鵬飛對此表示,會在做決定前進行充分調查。

  對於外國艦機在中國周邊海域的活動,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大校曾表示,當前,東海、南海形勢總體穩定。事實證明,域內國家有意願有信心有能力妥處分歧、維護和平、促進發展。某些域外國家不斷花樣翻新,強化前沿軍事存在,推進地區“軍事化”,不僅損害沿岸國安全利益,也不利於地區和平穩定,中方對此堅決反對。我們奉勸有關方面,要認清和平發展的時代潮流,真正摒棄冷戰思維,切實尊重各國的主權和安全。中國軍隊將採取堅決措施,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和安全,堅定維護地區和平穩定。

澳美將合作造導彈以應對“中國威脅”?

    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澳大利亞總理莫奡侇矰擉麭X知名武器製造商雷神公司時宣佈,將與美國密切合作研發本國的制導導彈,以提升國防能力。作為“五眼聯盟”成員,澳大利亞此舉被外媒普遍解讀為應對“中國威脅”的新措施。澳大利亞問題專家分析稱,此前澳方對中國持“對立”態度,如今已朝“對抗”的方向發展,並開始採取實際舉措,“這是一種不理智的冒險主義行為”。

  莫奡邞磳隉A澳方將與武器製造商合作製造導彈,最初將投資10億澳元(約50億元人民幣),作為政府在國防及國防工業進行10年鉅額投資計劃的一部分。美聯社稱,莫奡侇矰暾ㄗ魽A發起這一合作的背景是“不斷變化的全球環境”。

  剛剛上任的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表示,澳大利亞將在這一重要舉措上與美國密切合作,“以確保了解我們的項目如何更好地支援澳大利亞的需求以及我們最重要的軍事夥伴日益增長的需求。”他還稱,在澳大利亞製造武器不僅能增強其能力,還能確保該國在全球供應鏈發生中斷的情況下,為作戰行動提供充足的供應。

  美聯社提到,在宣佈上述消息前,該國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估計,澳大利亞將在未來20年內花費1000億澳元購買導彈和制導武器。而在此之前,澳大利亞已有幾十年沒有生產先進導彈了,主要依賴從包括美國在內的盟友進口。《澳大利亞人報》援引雷神澳大利亞分公司董事總經理邁克爾·瓦爾德的話說,如果該公司被選為政府的戰略合作夥伴,將在3年內在其位於南澳州的工廠開始生產導彈。

  儘管莫奡邞瑭蕈雂尹S有直接提到任何國家,但外媒普遍分析稱,這一舉措是為了應付軍事能力逐漸增強的“中國威脅”。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防務、戰略與國家安全主任米歇爾·休布堜_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稱,澳大利亞宣佈了一個可喜的消息,並填補了戰略空白。“這是由兩個以字母C開頭的詞語推動的,即中國(China)和新冠(Covid-19)。”

  在莫奡佹蕈靮嶊熔臚G日,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代辦高曼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4月1日發佈的播客中也提到兩國在軍事領域的合作。高曼稱,“作為盟友,我們承諾共同努力,不僅是讓我們的軍隊能夠相互協作,共同良好運作,而且還包括戰略規劃方面……它涵蓋了你提到的各種突發事件,台灣顯然是其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專家認為,澳大利亞一直以來把自己當成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一環,但此前大多是扮演搖旗吶喊的“馬前卒”角色。而此次澳政府宣佈將與美國合作製造導彈,顯示出其積極與美國開展軍事與安全領域合作、在印太戰略中發揮更大作用的意圖。

  與此前為美軍提供基地、後勤等支援性服務不同,導彈是具有進攻性的,如果澳大利亞為取悅美國而擴大軍備,不僅對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帶來負面影響,也會引起周邊國家的警惕,給自己帶來風險。

撞機20年 解放軍能力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

    中美發生南海撞機事件已經有20年,4月1日當天在中國互聯網上鋪天蓋地都是呼喚中國飛行員王偉駕駛的81192戰機返航的紀念文章。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也在當天發表了一篇題為“寫在中美‘撞機事件’20週年”的文章,稱中美南海“撞機事件”已經過去了20年,美軍對華抵近偵察的頻次、烈度和針對性在持續強化,再次發生類似事件的風險也在急劇攀升。不過這篇文章也強調,今天中國軍隊能力與20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

  文章稱,20年前的4月1日,美海軍一架EP-3偵察機在海南島東南104公里(56.1海)執行對華抵近偵察任務,與執行跟蹤監視的中國海軍航空兵的一架殲-8戰機相撞,造成中方飛機墜毀、飛行員王偉犧牲,EP-3迫降海南陵水機場。經過四個多月的談判,這場危機以美方的道歉、賠償和中方移交人員及飛機而得以解決,中美關係回到正常發展軌道。然而,美軍頻繁的空中對華抵近偵察始終是中美軍事關係發展的三大障礙之一,20年來愈演愈烈,風險在不斷升高。

  特別是2009年以來,隨著中美軍事競爭的加劇,美軍對華抵近偵察的頻次、烈度和針對性都在快速增強。目前,美軍大型偵察機每年在黃海、東海和南海針對中國的抵近偵察高達2000余架次,距離也越來越近,3月22日,美空軍一架RC-135U電子偵察機,對中國華南沿海地區開展偵察期間,一度抵近至領海基線外25.3海(46.9公里)處;2020年8月25日,美空軍一架U-2高空偵察機“龍夫人”闖入解放軍北部戰區實彈演習禁飛區……

 

  分析認為,鋻於美國與中國間的抵近偵察與反制已經愈演愈烈,風險隨時隨地存在,兩國政府和軍隊非常有必要探討管控競爭和避免摩擦的必要規則。雖然大國間所有的規則特別是軍事互動規則,幾乎都是彼此劇烈碰撞博弈的結果,但當前的中美關係和這個世界可能已經承受不起再來一次“撞機式”的物理碰撞或意志測試。

  解放軍的武器裝備與戰備水準與20年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包括殲-20隱形戰鬥機在內的先進戰機列裝、國產航母與萬噸大驅等大型艦艇服役,都意味著解放軍有能力有決心保衛國家安全。

    南海艦隊官方微信公眾號“南海艦隊”1日當天發佈文章詳細列舉了解放軍南海方向的海空裝備在20年間的巨大提升。“對英雄最好的告慰就是讓悲劇不再發生。今天的世界不應該是誰胳膊粗、拳頭大誰就說了算,以大欺小、恃強淩弱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來源:環球網、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微博、國防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