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南海較量升溫 美軍挑釁註定徒勞無功
美國國內疫情仍在肆虐,美國政府卻忙著在南海興風作浪。這邊航母秀完肌肉,那邊國務卿便發聲,無理指責中國對南海領土的主權和海洋權益聲索“完全不合法”。這种先“揮拳頭”再“講歪理”的做派,倒是符合美國以“軍事霸權”為“霸道外交”造勢開路的一貫風格。

點擊看大圖

    美國國內疫情仍在肆虐,美國政府卻忙著在南海興風作浪。這邊航母秀完肌肉,那邊國務卿便發聲,無理指責中國對南海領土的主權和海洋權益聲索“完全不合法”。聲明罔顧歷史事實,充斥著對國際法的歪曲,完全違背了美國政府在南海主權問題上不持立場的公開承諾。這种先“揮拳頭”再“講歪理”的做派,倒是符合美國以“軍事霸權”為“霸道外交”造勢開路的一貫風格。

  美方這次在南海炫耀武力和搬弄是非,遵循著近年特別是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美國外交在少數反華政客推動下“逢中必反”的主邏輯,延續了美國在南海問題上“軍事上秀肌肉,輿論上搖唇鼓舌,暗地堿D撥離間,製造外交摩擦,煽動地區對立”的老套路。然而,面對中國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堅定決心,面對域內國家共同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廣泛共識與向好態勢,這種軍事加外交的“長臂操弄”註定徒勞。

    作為域外國家,美國在南海問題上沒有發言權。美國口口聲聲承諾在有關爭議問題上不持立場,實際卻鼓動其他南海聲索國強化與中國的領土爭議,用各種手段製造事端、挑撥離間。美國打著“維護南海穩定”“航行自由”的幌子,派軍用艦機肆意挑釁,對中方實施高頻度抵近偵察,舉行針對性極強的軍事演習,卻將“軍事化”的帽子扣給中國;美國自己未批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卻拿著公約說事,忙著為其他國家“維權”。一個在國際上頻頻“退群毀約”,對國際法合則用不合則棄的國家,如今儼然成了國際法的“衛道士”。

四大原因使美國看重南海

    南海是美軍重要的兩洋戰略通道。美軍在印度洋、太平洋之間的兵力調動,包括從印度洋迪戈加西亞及中東基地到東亞日本、南韓基地和太平洋關島、夏威夷基地之間海空兵力調動,南海幾乎是必經之路,如果走南海以外的海區,其航程至少增加30%以上。美國航母和水面艦艇主要走馬六甲海峽,但因為馬六甲海峽有的地方水深只有20多米,所以核潛艇如果從水下走,需要走水深有二三百米的龍目海峽和望加錫海峽。如果南海被其他國家控制,美國的兩洋兵力調動,將嚴重受制于他國。

    南海是美國印太戰略重要發力點。印太戰略的核心是遏制包圍中國,在這一戰略設計中有諸多圍繞中國的熱點和敏感點,除了南海問題還有台灣問題、北韓半島問題、中印邊境問題,等等。而南海既處於美日澳印力量聯合的交匯點,又處於中國與東盟的利益分歧點,利用南海問題既可以形成印太戰略的合力,又可以分化中國與東盟的關係。因此,南海是美國印太戰略不可多得的著力點。

    美國在南海周邊國家有重要的投資、貿易等經濟利益。東南亞是美國重要的原料進口基地。在美國各種原料進口中,東南亞地區提供的天然橡膠佔88%、棕油佔99%、鈦佔97%、錫佔82%。顯然,美國擔心重要戰略原料來源受制於人。

    南海是中國對美國可打的絕佳安全牌。中國掌握南海地區的制海制空權,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斷美國重要的戰略通道,不論是對捍衛國家主權還是對維護國家統一都有重要意義。由於航經馬六甲海峽的船隻大部分要經過南海,中國在南沙建設島礁掌握控制權,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擁有對馬六甲海峽通道的控制權。南海還是中國對美國實施海上二次核反擊的重要陣地。東海海域由於水深比較淺,並不十分有利於核潛艇活動,而南海大部分水深在2000米以上,且周邊沒有美國大型軍事基地,有利於核潛艇隱蔽行動。在陸上核力量生存能力有限的情況下,中國戰略核潛艇在南海的安全行動是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保障。

美國南海政策正出現危險轉型

    蓬佩奧的新南海政策聲明只是這種非理性、完全基於特朗普政府和共和黨右翼勢力霸權心態打壓、報復中國舉措中的一環,背後的政策與戰略含義值得我們高度警覺。

    首先,這份聲明將美國在南海爭議中的角色定位,從以往的“和平保障者”變成了以美國選擇的方式進行操作的“爭議仲裁者”。這種角色轉換不是單純地否定中國南海權益,更是借著南海權力博弈分化中國和東盟國家關係,拉攏和培植更多美國盟友和夥伴,試圖讓南海地緣戰略態勢完全朝著美國利益的方向發展。

    其次,這份聲明也投射出美國將在南海增強和擴大軍事存在、試圖提升美國在南海的威懾力和戰鬥力建設、今後甚至將尋求重新在南海開闢常規化軍事基地的戰略含義。否定中國的南海權益主張,無非是為製造從軍事上直接介入南海爭議、加緊對華南海軍事衝突規劃和準備的內政和外交“藉口”。

點擊看大圖

    第三,這份聲明預示著美國已下決心在南海爭議中從臺後走到臺前,將會事實上鼓勵和慫恿東南亞的某些南海權益聲索國採取更具對抗性和挑釁性的行動。

    當前,中國和東盟“南海行為準則”(COC)的談判正處在關鍵期,COC單一文案“二讀”審議將要進行。中國-東盟共同維護南海穩定、通過雙邊談判解決各項爭議的“雙軌機制”依然可行可信。然而,特朗普政府無視中國和東盟合作的決心,在繼續把南海局勢攪渾攪亂的同時,試圖強化對華戰略競爭中的“南海陣地”。

美軍是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攪屎棍”

    國際危機組織(ICG)在最新的危機觀察報告中,罕見地將台灣海峽納入“政治安全情勢重大惡化地區”。報告共列出全球16個衝突惡化區域,除臺海外,還包括北韓半島關係急凍、南海問題等,以及不少長年戰亂的地區如葉門、阿富汗等。

    儘管美國歷屆政府均宣稱,美國維持龐大海外駐軍的目的是維護現有國際秩序和力量平衡,但仔細分析上述報告中環太平洋幾個“政治安全情勢惡化地區”,無不與美國有關。這也充分表明,美國不但不能維持平衡,反而會破壞平衡,哪有美國的影子,哪就容易生亂生戰。

 點擊看大圖

    美國先後出臺《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國防戰略報告》,認為世界重新進入“大國競爭時代”,隨著全球兵力佈局快速調整,海外駐軍數量上由19.3萬增至22.5萬;方向上改變先歐後亞,將亞洲打造成美軍新的力量中心,快速推進印太戰略,將F-35戰機,“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陸軍多域特遣部隊等新型作戰平臺和作戰力量優先部署至印太地區。

    實際上,一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是建立在域內國家(地區)戰略互信和力量平衡等因素上。然而,美國追求自身絕對安全,將海外駐軍作為前沿威懾的抓手,導致其他國家、地區不安全,消除本土安全風險。他們不僅不是地區安全的“穩定器”,反而往往成為地區和平的“攪屎棍”。

美在南海的軍事挑釁註定徒勞無功

    特朗普政府的“中國攻勢”從貿易戰、科技戰、媒體戰、人才戰擴大到南海戰、甚至圍繞香港問題可能觸發的金融戰,未來的中美關係已不允許我們再有過多幻想。美國在疫情中的戰略焦慮已經演變成不加掩飾的對華敵意和惡意。美國如此打壓中國,說到底,是華盛頓的反華鷹派依仗美國單極霸權的權力優勢,想在美國依然保持對華顯著力量領先之際“打疼”中國。

    美國不是南海有關爭議當事方,美方卻出於一己私利,唯恐南海不亂,千方百計在南海挑動是非、興風作浪,向南海增派最先進的艦機耀武揚威,頻頻以“航行霸權”行徑威脅本地區安全穩定。毫無疑問,美方才是推動南海軍事化的始作俑者,才是本地區和平穩定的干擾者、破壞者和攪局者。美方借南海問題挑撥離間的行徑,與本地區國家愛好和平的努力與願望背道而馳。近日,美方蓄意派重兵在南海有關海域進行大規模軍演,進一步暴露其推進南海軍事化的圖謀,地區各國對此應當高度警惕。

點擊看大圖

    可以預見,美國在南海的行動會更加頻繁、對中國的挑戰會更加露骨。美國不是南海有關爭議當事方,卻頻頻插手南海問題,打著維護南海穩定的幌子,在地區炫耀武力、渲染緊張、鼓動對抗,只會坐實美國作為地區和平穩定的干擾者、破壞者和攪局者的不光彩角色。

    來源:綜合鳳凰網、環球時報、解放軍報、人民日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