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戰略互動 中俄軍演展示維護地區穩定決心
巍巍賀蘭,鐵甲列陣。茫茫戈壁,塞上點兵。“西部·聯合-2021”演習旨在拓展中俄兩軍聯合反恐作戰領域深度,展示共同維護國際和地區安全穩定的堅定決心和強大實力,體現了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新高度,體現了兩國高度戰略互信和務實交流協作的新水準,體現了兩軍官兵不受時空阻隔、不受疫情影響的牢固友誼,展現了新時代大國演兵的新氣象。

新華社發(林誠 攝)

    巍巍賀蘭,鐵甲列陣。茫茫戈壁,塞上點兵。中俄“西部·聯合-2021”演習在寧夏青銅峽合同戰術訓練基地正式啟動。

    中俄兩國國旗高高飄揚,中俄兩軍地面方隊威嚴佇立。中央軍委委員、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擔任演習總導演,出席演習開始儀式,並宣佈演習開始命令。兩軍參演官兵按作戰編成編組13個地面方隊、2個空中梯隊,接受沙場檢閱。隨後,聯合指揮部指揮員、西部戰區副司令員劉小午,聯合指揮部副指揮員、俄軍東部軍區副司令諾蘇列夫分別致辭。

    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首次在中國境內舉行的大規模中外聯演聯訓活動,也是中國首次邀請俄羅斯軍隊進入位於內陸腹地的寧夏參加演習。當天中方數架最先進的隱形戰機殲-20亮相開幕式現場,這也是該型戰機首次參與聯合演習。這些都顯示出中俄兩軍之間的信任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次演習旨在拓展中俄兩軍聯合反恐作戰領域深度,展示共同維護國際和地區安全穩定的堅定決心和強大實力,體現了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新高度,體現了兩國高度戰略互信和務實交流協作的新水準,體現了兩軍官兵不受時空阻隔、不受疫情影響的牢固友誼,展現了新時代大國演兵的新氣象。

    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及其盟友頻頻搞出各種軍事動作,甚至到中俄兩國的家門口“秀肌肉”。因此,有外媒猜測,這次中俄聯合軍演是向某些域外國家發出了強烈信號,中俄有決心和能力回擊任何挑釁。此外,美軍近來從阿富汗倉皇撤離,把這一地區的安全包袱甩給了周邊國家。中國國防部就明確表示,這次聯合軍演的課題就是聯合維護地區安全穩定。

    專家表示,中國與俄羅斯不會結成軍事同盟,中俄兩國的合作是多領域全方位的,不是西方國家喜歡搞的那種“小圈子”,中俄合作不僅是背靠背互相支援,而且肩並肩緊密合作,始終是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的中流砥柱。

中俄均派出先進裝備參演

    這次演習分為兩個階段組織實施:第一階段重點演練聯合指揮部判斷情況、磋商方案、定下決心、組織協同等內容;第二階段重點演練展開聯合作戰布勢,對敵實施飽和火力突擊,綜合毀癱敵作戰體系,縱深清剿追殲殘敵。

  中國國防部網站稱,中俄官兵混合編組,聯合指揮部對兩國參演部隊實施聯合指揮,合帳籌劃、同臺合練,共同檢驗和提高部隊聯合偵搜預警、電子資訊攻擊、聯合打擊清剿等能力。

  令人關注的是,在9日的演習開始儀式上,解放軍出動了殲-20隱形戰鬥機,殲-11、殲-16戰鬥機,殲轟7A戰鬥轟炸機以及轟-6轟炸機、運-20運輸機、米-171和直-10直升機等解放軍新型主戰裝備。其中殲-20是服役後首次參與中外聯演。

  此外,“蜂群”無人機也將出現在此次演習中,這種戰法是首先應用在如此大規模的中外聯演中。雖然公開報道尚未詳細說明“蜂群”無人機將執行何種具體任務,但它代表的未來作戰模式在解放軍中已經是一種新常態。根據此前公開報道,第73集團軍某兩棲重型合成旅組織的登陸演練中,就先由無人機“蜂群”做“開路先鋒”。它的功能多樣,既可執行全天候的偵察任務,對敵實施干擾,也可以執行攻擊任務。

解放軍報記者 王衛東 攝

    塔斯社稱,俄軍數架蘇-30SM先進戰機和中國戰機一起參加了聯合演練,完成了一系列針對地面假想敵目標的空中打擊以及繞開“敵”導彈防禦系統的任務。說明中俄雙方高度重視這次聯合軍演,也希望通過展示這種精銳力量表明雙方共同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決心。

  俄東部軍區當天發布消息稱,此次雙方大約1.3萬名官兵參演,中方以西部戰區為主,俄方以東部軍區為主。俄軍出動1個戰役戰術航空兵編隊、駐外貝加爾邊疆區1個摩步兵團的軍人和1個指揮機構參演。雙方投入演習的地面主戰裝備達到400余輛(臺),外加30余架飛機、直升機和無人機。俄羅斯紅星電視臺強調,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少有的大規模跨國聯合演習,也是俄羅斯所參加的最大涉外聯合軍演。

  軍事專家表示,這是俄羅斯軍隊首次進入位於寧夏的合同戰術訓練基地參加演習,表明中俄兩軍之間的信任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此前,在上合組織“和平使命-2014”軍演期間,俄軍曾赴內蒙古自治區的朱日和訓練基地參演。中俄兩軍在聯合演習中交換使用對方的武器裝備是互信的體現,可以讓雙方更好地了解彼此作戰方式,在未來的聯合軍事行動、反恐任務中得以更好地配合,使用雙方的武器裝備進行相互支援,擁有更多的默契。

  這是中俄兩國軍事協作關係深化的又一體現。在疫情期間組織融合度高的聯演是非常困難的,中俄兩軍依舊保持正常的年度軍事演習,這表明增強兩軍協同能力是非常必要的。同時,在疫情期間組織聯演也能夠提高兩軍在特殊情況下協同合作應對地區和國際挑戰的能力。這位專家認為,此次演練表明兩軍的合作上了一個新臺階,體現出了中俄高度的政治互信。

本次演習實戰化水準很高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演習實戰化水準很高。其中裝甲突擊群主要擔負大型裝備遠距離地面突擊任務,在同一時間、相同空間,與空軍、陸航等空中力量協同配合,對恐怖組織的地面武裝力量和工事實施高速進攻和火力摧毀。央視畫面顯示,裝甲突擊群在演練中火力密度高,同一時間、同一地域每分鐘可達百發,進一步錘煉了合成作戰能力。

    演習中,人員和裝備戰場投送採取多機型編隊的方式,展開大規模集群傘降和重型裝備空投新模式。央視畫面顯示,特戰隊員在索降時採用“1機6繩”的方式,讓特戰隊員得以最大限度縮短用時,搶先一步佔領攻擊陣位。裝備投送更是如此,飛行員需在1分鐘內將多輛突擊車運抵作戰地域,實現最短時間內作戰區域的人裝快速結合。

  專家表示,演習中裝甲作戰部隊憑藉快速機動能力和強大火力,迅速抵達任務區對恐怖組織形成包圍和圍剿態勢。“這種作戰方式一般針對規模比較大的武裝團夥,他們往往擁有較多輕武器,甚至構築有簡易工事。面對這種情況,我方利用裝甲部隊對其強攻,一方面形成火力壓制,一方面減少我方人員傷亡。”

  從公開的畫面可以看到演習的另一個核心詞是“空中機動”,利用運-20運輸機快速投送人員和裝備,以及直升機機降兵力、吊裝突擊車等,這些課目訓練有助於提高突發情況的處置能力。此外,演習還有先進的防空武器為作戰部隊提供伴隨性的中近程防空火力保護。

  此次演習中,中俄兩軍聯合作戰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俄軍參演官兵首次使用解放軍提供的中型輪式戰車與裝甲車,並攜帶單兵裝備和制式武器從中國空軍米-171E直升機上進行空降作業。中俄並肩戰鬥,在作戰思想融合、兵力行動融合、火力突擊融合等方面展開交流。2020年解放軍在俄羅斯“高加索-2020”戰略演習中,曾首次成建制使用俄軍主戰裝備。

緊貼阿富汗局勢,打擊“三股勢力”

新華社記者劉芳 攝

  “中俄此次演習的主要目標將是打擊‘三股勢力’: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俄羅斯《記者真理報》引述俄軍事專家佩倫吉耶夫的話稱,這次中俄聯合軍演選在了美國以及北約部隊倉促決定撤出阿富汗之際,而選址在中國寧夏,目標非常明確,就是為了打擊“三股勢力”,維護地區穩定。佩倫吉耶夫認為,美國人從阿富汗倉促撤軍後,這一地區會出現動蕩,美國實際上是將安全包袱甩給周邊國家。不過,俄中聯合軍演顯示出兩國打擊“三股勢力”的決心和能力,將為維護地區安全穩定奠定基礎。

  “德國之聲”報道稱,中俄兩國舉行聯合軍演的時機剛好是美國正在從阿富汗撤出最後駐紮的部隊。中俄都已表達過對阿富汗未來前景的擔憂。兩國認識到,為了地區的穩定和防止出現任何地區性的動蕩,就必須聯手加強自己的實力。

  當前阿富汗局勢比較混亂。美國和北約軍隊倉促撤離後,阿富汗局勢會出現進一步動蕩,對周邊國家安全將帶來嚴重威脅。此外,阿富汗局勢一旦混亂,“三股勢力”會趁機作亂,也會危及本地區國家的和平與穩定。他說,作為上合組織的重要成員國,中俄舉行聯合軍演對於維護地區穩定,嚴防“三股勢力”危害地區安全,都有重要意義。同時,這次聯合軍演也是在提醒某些域外國家,不要試圖攪亂整個中亞地區的局勢。

  德國《焦點》週刊稱,對美國來說,中俄在軍事上進一步走近會帶來“新的威脅方程式”。中俄官兵互相使用對方武器裝備,顯示雙方政治上高度互信,軍事關係更加緊密,這必將提升兩軍聯合作戰能力,回擊美國對中俄的威脅。

中俄軍演展示維護地區穩定決心

新華社記者劉芳 攝

  “想將俄羅斯從中國身邊撬走是白費力氣”,《華盛頓郵報》刊登美國前駐俄大使麥克福爾的文章稱,美國一些人把拉攏俄羅斯來制衡中國看成“拜登政府的首要戰略”。然而,相比之下,今天中俄在經濟、安全和意識形態上的聯繫,比以往更緊密。在普京看來,北京是更可靠的夥伴,而拜登和未來的美國總統不值得這種信任。

  南韓《中央日報》稱,中俄雖然表示演習是為了共同維護地區安全,但三歲小孩都能覺察到,中俄聯合軍演也是在向美國發出強硬信號。世界正在發生變化,1971年美國為了應對蘇聯派基辛格訪問中國,導致中美俄大三角開始發生傾斜。現在為了遏制中國,美國拜登政府企圖再次玩起類似平衡,試圖拉攏俄羅斯,但中俄展示出了“真金不怕火煉”的蜜月關係。

    德國《世界報》稱,近來美國及盟友夥伴舉行了多個針對中俄的大規模軍演。中俄這次聯合演習,發出明確的團結一致反對美國威脅的信號。聯合演習已成為中俄軍事合作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兩軍聯合演習從陸地、空中和海上擴展到資訊和導彈防禦技術等敏感領域。

新華社記者劉芳 攝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此前曾表示,中俄“西部·聯合-2021”聯合軍演其目的是進一步強化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和戰略互動,提高兩國軍事合作水準,展示中俄共同打擊恐怖主義,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決心和能力。可見演習並不針對某一個具體國家或者特殊對象,演習最大目的是再一次提升兩國、兩軍之間的戰略互信,為維護地區安全穩定做出新的積極貢獻。

  中俄聯合軍演在中俄關係“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的背景下致力於反恐和維護地區安全穩定,既是中俄兩國內在的安全需求,也是兩國在上海合作組織框架內務實合作的國際責任所在。如同中俄歷次聯合軍演一樣,“西部·聯合-2021”軍演是根據國際及地區安全形勢的變化,加強軍事合作與演練。尤其是隨著阿富汗安全形勢的惡化,上海合作組織有義務加強軍事與安全合作,這也是《上海合作組織憲章》及相關條約所賦予的歷史使命。

  面對美西方同盟在全球各地的聯合軍事演習以及在全球挑釁並製造事端,中俄兩國必然要維護自身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必然要在上合組織範圍內按照上合憲章及相關軍事安全合作條約來聯合開展行動,這也是維護國際公平正義的必然要求。因此,中俄及上合成員國應該團結起來,堂堂正正、合理合法維護自身的國家安全及歐亞地區的安全穩定,堅決反對西方“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荒謬言論。此外還要做大做強中俄聯合軍事演習的力度與效果,體現中俄軍事合作及戰略協作的團結與強大力量。

  因此,中俄聯合軍演以及上合範圍內一系列軍演,對外是應對歐亞地區日益嚴峻的安全形勢,對內是條約所賦予的組織義務。中俄聯合軍演是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背景下為保障中俄兩國國家安全及歐亞地區安全穩定的正義行為。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新華社、環球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