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發出嚴厲資訊?印軍赴南海演習刷存在感
印度海軍4艘艦艇組成的特遣編隊擬赴南海,未來兩月內計劃與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等多國海軍舉行雙邊演習,並在關島附近與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共搞“馬拉巴爾2021”聯合軍演,借機秀一秀自己身上不多的“肌肉”。印度媒體聲稱,這是印度繼續推進“東方行動”政策,向中國發出嚴厲資訊的表現。

印度軍艦與越南軍艦南海演習

    據《印度時報》報道,印度在南海與越南舉行了一次海軍聯合演習,並聲稱這是印度軍艦在南海持續部署的體現。據悉,參加該演習“海上階段”的軍艦包括印度海軍的導彈驅逐艦“薩維傑”號和護衛艦“科拉”號,以及越南海軍護衛艦“李太祖”號,3艘軍艦開展了水面戰演習、武器射擊演習以及直升機演練。

    此前印媒TimesNowNews網站報道,印度海軍東部艦隊從8月初開始向東南亞、南海和西太平洋派出一支特遣部隊,為期兩個多月。其中包括“蘭維傑”號導彈驅逐艦、“什瓦塈J”號導彈護衛艦,以及兩艘輕型護衛艦“卡德馬特”號和“科拉”號。

    印度國防部表示,印度軍艦將與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新加坡、印尼、澳大利亞等多國海軍進行演習。此外,還將在西太平洋的關島附近與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一起參加“馬拉巴爾-21”四國海軍演習(MALABAR-21)。

  報道宣稱,“馬拉巴爾”演習將進一步加強日益增長的戰略一致性,確保印太地區的“自由、開放安全和穩定”,以對抗所謂的“中國在該地區的擴張行為”。這是印度繼續推進“東方行動”政策,“向中國發出嚴厲資訊”。

    專家認為,印度希望通過這樣的年度部署展示其在馬六甲海峽地區的海軍存在,印度海軍只要出現在南海地區就足以滿足新德里的戰略目標,即表明其打算繼續參與西太平洋事務的意圖,同時顯示印美防務合作正在不斷深化。

南海不是印度撒潑秀肌肉的地方

    印度國防部聲稱,印度此舉是在“東進行動”政策指導下,為確保所謂“海上良好秩序”而與“印太地區友好國家”開展的一次軍事合作。但明眼人一看便知,印度想來南海渾水摸魚,借機秀一秀自己身上不多的“肌肉”,實現它腳踏兩洋的所謂“印太超級大國”迷夢。

  南海地區和平穩定,是域內國家的共同心願,但某些圖謀不軌的域外勢力試圖把南海當成掣肘中國和平發展、挑撥中國與鄰國關係的戰略工具。近期,在中國和東盟國家共同努力下,“南海行為準則”磋商工作克服疫情等困難穩步推進,包括中國在內的南海當事國在合力穩定南海局勢的同時,著力共同制定有實際內容、有約束力、符合國際法的地區規則。各方圍繞“準則”前言部分已經達成初步一致,但個別域外勢力似乎不願看到“準則”磋商的順利推進。

  印度不是南海域內國家,亦非南海主權聲索國,卻在此時派軍艦前來南海攪局,成為近來印度在反華路上狂奔的最新注腳。印度戰略分析人士毫不掩飾地鼓噪稱,撥弄南海是非可以緩解中國在陸地邊境對印方構成的正面壓力。

  印度南海動作背後包藏著對華戰略訛詐的圖謀。多年來,印度自詡為印度洋交通要地的天然掌控者和所謂“凈安全提供者”,一直圖謀通過軍事控制“印太戰略要點”,在國際競爭中撈取好處。隨著“印太”一詞被炒熱,印度覺得機會來了,有意將這種“設卡碰瓷收費”的行徑帶到包括南海在內的西太平洋地區。

  近日,印度海軍退役少將拉賈·梅農口出狂言,宣稱“印度應聯合美、澳、日共同建立覆蓋印度洋和南海的偵察區,掌控中國海軍在南海全部動向,必要時可扣押中國油輪,迫使中國海軍西出馬六甲海峽,陷入印度在安達曼群島附近預先設好的埋伏圈。”印度軍方將領這種宣揚海上恐怖主義的惡毒又愚蠢的言論應引起中方高度警覺,所有南海國家應對域外勢力的危險挑釁予以當頭棒喝。

  2020年6月中印邊界西段加勒萬衝突後,印度國內輿論被印度教民族主義勢力綁架,鼓吹要向中方“報仇雪恥”,逢中必反甚至成為近來印度涉華言行的“政治正確”,對華理性之聲受到壓制。半年多來,印度接連遭受數波新冠疫情海嘯,德爾塔變種病毒成為重燃全球疫情的罪魁惡首。此時印度軍政勢力炒作海上問題,製造新的熱點和焦點,藉以轉移國內民眾對政府應對疫情荒腔走板的憤怒。

  中印為解決邊境西段對峙問題的第12輪軍長級會談剛剛取得若干進展,印度海軍就選在這一微妙時機高調宣佈其南海動作,表面上是替印度陸軍“挽回顏面”,實際上卻既不利於兩國在邊境地區局勢的緩和降溫,更無助於雙方重建戰略信任。闖南海撒潑秀肌肉,絕對不是印度該做的。奉勸印方好好掂量,別把手伸得太遠、戰線拉得太長,以防落得個“撿了芝麻卻丟了西瓜”的結局。另外,自降身價,甘當某個大國的小跟班和炮灰,亦步亦趨迷失自己,自然也不會給印度帶來什麼好果子吃。

  南海是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是地區國家的共同家園。中國和東盟國家多年共同努力,確保了南海航行和飛越自由從未出現過問題。個別域外國家打著所謂“航行自由”旗號,圖謀把紛爭對抗和強權政治帶到南海地區,大搞所謂“炮艦外交”,蓄意以地緣戰略博弈在南海掀起新的衝突對立,借機渾水摸魚。這應當引起地區國家的共同警覺和抵制。當然,域外個別國家搞狐假虎威式的表演,絕對嚇不倒包括中國在內的南海地區國家,相反只會暴露有關國家內心的恐慌和孱弱。

印度與澳大利亞繼續靠攏走近

    除了進行聯合軍演,澳前總理阿博特日前訪印歸來,撰文大談印度可在全球供應鏈上“完美取代中國”,還聲稱“幾乎所有與中國有關問題的答案都是印度”。作為“四國機制”的兩個重要成員,新德里和堪培拉姿態親善,互動頻頻,似乎正在加快補回昔日欠賬,推動“四國機制”更趨實心化,這也給那些國際上的反華勢力留下不小的遐想空間。

  較之美日澳盟國之間和美印、日印幾組關係,印澳關係不僅是相對疏遠和薄弱的“短板”,而且兩國還曾因1998年印度核子試驗齟齬不斷甚至交惡多年。然而形勢的變化和共同的利益驅使印澳開始拋棄前嫌,不斷在政治、外交、經濟和軍事領域走近。尤其去年以來,從兩國簽署《軍事後勤互助支援協議》到印首次邀請澳參加“馬拉巴爾”軍演,從兩國與日本啟動三方部長級“供應鏈彈性倡議”會議,到“四國外長”直至“四國峰會”,雙方關係升溫勢頭顯著,也標誌著彼此在對方對外戰略中的地位明顯提升。

  對於印度而言,提升印澳合作關係,一方面可以增加手中的外交籌碼,更好推進既定的“東向行動”戰略。另一方面,也可在中印關係低迷且印方無法“單獨抗擊”中國之際,拉澳制華,讓中國感受到“清晰有力的反制信號”,還可通過迎合美國“印太戰略”的部分需求,展現新德里“疏中靠美”的姿態,贏得美國給予的更多實惠。

    對於澳大利亞來說,疫情以來中澳關係嚴重惡化並持續趨冷。無論是繼續充當美國的“反華急先鋒”,還是未來擴大對印太安全事務的影響,澳大利亞都急迫需要一個更具實質內容的“四國機制”。因此,選擇像印這樣“志同道合”的國家可以互為援手,共同向中國施壓。

    在美國主推的構想中,通過深入整合美日澳、美日印這兩個三邊機制,有助於建立一個以聯合海上巡航、完善各方武器平臺和軍事裝備的互操作性、完善印太海域感知系統建設甚至強化地區導彈防禦等為關鍵合作內容的“四國機制”。澳大利亞與印度地理上一南一北,恰好位於印度洋的兩端,扼守“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要道。隨著中國在印度洋利益增多而防衛重心又側重太平洋的當下,印澳加強海上軍事合作,理論上可以充當“四國機制”在印度洋地區看住中國的“帶刀側衛”,其潛在影響則不容忽視。

印度媒體狂吹國產航母首次海試

印度“維克蘭特”號航母出海畫面

    印度首艘國產航母“維克蘭特”號于8月4日出港,8日完成了為期5天的首次海上測試,返回了科欽造船廠。印度海軍南方司令部在一份聲明中說:“此次海試按計劃進行,各項參數令人滿意。在將航母移交給印度海軍之前,還將進行一系列的海上試驗,以驗證所有的系統和設備。”

  印度海軍發言人在推特上表示,這“對於印度來說是一個自豪的歷史性時刻”,特別是這艘航母代表了“印度自力更生”的倡議又向前邁進了一步。這名發言人還說:“印度加入了有能力自主設計、建造和整合先進航母的國家的行列,儘管面臨著新冠疫情的挑戰,印度仍然達成了這一里程碑。”

  《印度斯坦時報》稱,首艘國產航母“維克蘭特”號是該國建造的最大軍艦,還配備有專門的女性艦員艙室,計劃在未來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入列印度海軍。該航母的建成讓印度加入了一個“精英俱樂部”,此前只有美國、英國、俄羅斯、法國和中國有能力建造現代航母。

    報道援引印度海軍的聲明說:“印度首艘國產航母追求76%的國產化率,這讓其成為印度‘自力更生’計劃的光輝典範。這是印度海軍和科欽造船廠在建造航母上的首次嘗試,大約550家印度公司為這艘航母的建造提供各種服務。”

印度“維克蘭特”號航母出海畫面

  印度海軍此前曾表示,每天約有2000名印度人在“維克蘭特”號上工作,超過4萬人被間接雇傭參與航母建造。印度海軍通過計算得出,在整個項目成本中,約有80-85%回報到印度經濟中。而這艘航母沿用了印度此前從英國購買的尊嚴級航空母艦第5艘“大力神”號的艦名,上一艘“維克蘭特”號航母曾在1971年與巴基斯坦的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沿用這一艦名“是一種巨大的民族自豪感”。

  “印度快報”網站稱,印度海軍目前尚未透露這艘印度國產航母的艦載機配置和武器配置細節,但其作戰能力可與印度海軍現役的“維克拉馬蒂亞”號航母相媲美,“維克拉馬蒂亞”號航母排水量4.45萬噸,能夠搭載34架艦載機。一旦投入使用,“維克蘭特”號將成為“最強大的海上資產”,該航母將配備俄制米格-29K和卡-31直升機。另外該航母還將配備印度最新從美國引進的MH-60R“海鷹”多用途艦載直升機,以及印度製造的ALH先進輕型直升機。

  美國媒體也關注了印度首艘國產航母海試的消息,還將印度航母與中國航母進行了對比。美國“動力”網站“戰區”專欄指出,“維克蘭特”號航母全長263米、寬63米,總共有14層甲板,排水量達到3.75萬噸,依靠4台燃氣輪機作為動力,最高航速能達到28節,巡航速度為18節。

    相比于蘇聯時代的航母,印度“維克蘭特”號航母在設計上有一些顯著的進步,例如配備了專門的女性艦員艙室,航母自動化水準也大大提升,提高了機械操作、導航和戰場生存等方面的能力。在感測器和武器方面,“維克蘭特”號搭載了以色列提供的四面陣有源電子掃描陣列雷達,可用於搜索以及跟蹤海空目標;艦載防禦武器則是以色列裝備和俄制裝備的“結合體”,配備有“巴拉克-8”艦空導彈和AK-630近防武器系統。在艦載機方面,目前印度海軍的標準艦載機是俄羅斯製造的米格-29K,另外印度還在通過“多用途艦載戰鬥機”項目尋找替換機型,很可能會從美國波音F/A-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法國達索“陣風”戰鬥機和米格-29K戰鬥機中進行選擇。

中國航母編隊

    《外交學者》雜誌則認為,航母若沒有驅逐艦、護衛艦提供的防空、反潛和反艦護衛能力,就等於海上“活靶子”。單從現代化防空能力看,驅逐艦、護衛艦必須得擁有相控陣雷達系統和垂直髮射系統,形成半徑至少40公里左右的防空圈。目前,印度海軍擁有的驅逐艦中只有3艘驅逐艦具備這種能力;在現有護衛艦中沒有1艘具備現代化防空能力。印度海軍準備採購4艘新型驅逐艦和7艘護衛艦,雖然號稱具備了現代化防空體系,但預計至少在2025年才能服役。從印度造船業情況看,這個時間表也是虛數。反觀中國,近年來驅逐艦、護衛艦大批量服役,可供選擇的艦種艦型遠超印度。

  美媒分析稱,一支可靠的航母部隊對於印度來說肯定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作戰工具,因為印度正尋求在印太地區的海上區域發揮更積極的軍事作用,特別是著眼于中國這個主要的地區對手。中國也在推進自己的航母計劃,中國現在在航母建造方面遠遠領先於印度,而且這種趨勢很可能會持續下去。印度正在建立一支現代化的航母艦隊,但它能在地區和全球舞臺上能否發揮作用還有待觀察。

印度國產航母此前三次下水成笑柄

印度“維克蘭特”號航母

  2002年12月3日,時任印度海軍參謀長馬德文德拉·辛格證實,印度政府已批准自建一艘航母的計劃。2004年3月9日,印度報業托拉斯報道,印度國產航母的圖紙設計即將完成。然而,在隨後的建造的過程中工程進展也十分緩慢,而且成本也是一路水漲船高。

  第一次下水——2011年12月29日

  印度2009年2月28日正式在科欽造船廠安放龍骨,開始了“維克蘭特”號航母的漫長建造之路,最早估計2014年左右服役的印度海軍沒想到,這一拖就是好多年。2011年12月29日,艦身工程只完成了3成的“維克蘭特”號在科欽造船廠內下水,這讓印度舉國歡騰,然而大家沒想到的是,這次下水並不是該航母已經建造完畢,看航母的照片才發現它根本沒有艦橋,甲板也沒有鋪設完成。後來才有消息透露,因為“維克蘭特”號工期嚴重拖延,佔用船塢的時間太長,影響了造船廠的輪轉,因此不得不臨時下水騰出位置。“維克蘭特”號在泊位泡水等待其他船舶建造。

  第二次下水——2013年8月12日

  2012年,“維克蘭特”號再次回到船塢,繼續建造和安裝設備。2013年8月12日,“維克蘭特”號在印度南部港口科欽再次下水,此時艦體的建造才完成了75%。這次下水跟首次下水的原因類似,都是為了給其他船舶提供船臺週期。第二次泡水幾個月以後,“維克蘭特”號再次回到船塢。

  第三次下水——2015年5月28日

  2014年年底,“維克蘭特”號航母在沉寂了一年後終於有了新的進展,已經開始建造艦島設施。2015年5月28日,外形基本成型的“維克蘭特”號航母第3次下水以後,展開舾裝工作,但進展緩慢,直到2019年上半年都沒有什麼起色。一般來說,航母這樣複雜大型軍艦,下水以後的舾裝需要1至2年左右,而印度至今已經用了6年。

“維克蘭特”號海試畫面

  2019年初印巴衝突升級後,印度加快“維克蘭特”號的建造速度。當年底,該航母動力系統進行首次點火試驗。此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其建造工作再度放慢。

    2021年以來,印度軍方高層頻繁視察這艘航母,並給造船廠下達命令,必須在7月底進行海試。最終,“維克蘭特”號在匆忙中開始首次海試。此次海試,“維克蘭特”號的雷達電子設備尚未安裝到位,僅有保障航行安全的對海搜索雷達。考慮目前仍有許多關鍵設備未安裝到位,照以往節奏,該艦很難在一年內完工,更不要說形成戰鬥力。

    印度向來愛把中國當成假想敵,發展航母是意圖維持在印太地區的“海上霸權”。對此,中方表示,希望有關國家之間的合作是開放、包容、共贏的,能夠有利於世界和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成為積極向善的力量,而不是有所企圖、針對特定國家。

 

    來源:環球網、中國國防報、西寧晚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