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著中國“秀肌肉”:美日印澳四國軍演打響
尚未走出“阿富汗陰影”的美國,又開始拉幫結夥“秀肌肉”。“四方安全對話”機製成員國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於26日至29日首次在西太平洋舉行“馬拉巴爾”聯合軍演。美日印澳時刻不忘將“維護印太地區海上秩序”挂在嘴邊,威懾中國的味道很濃。

    美國第七艦隊8月26日在其官方網站上發佈消息稱,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參與的“馬拉巴爾-2021”海上演習的第一階段于當天在菲律賓海開始舉行。這項年度演習旨在增加美澳日印四國海上部隊之間的戰術規劃、戰術訓練和武器裝備使用能力。

  美國第七艦隊表示,今年的演習由美國海軍主導,將分為兩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四個參與國的海上部隊在菲律賓海演練協同作戰,以加強四國在海上聯合作戰、反潛作戰、空中作戰、海上補給、跨甲板飛行作戰和海上攔截方面的能力。今年的演習還將有美國海軍特種作戰部隊參與,以應對非常規的海上威脅,並與常規海軍作戰力量進行整合。

  參加第一階段演習的裝備和人員包括美國海軍的阿利伯克級驅逐艦“巴堙邪飽B美國海軍特種作戰部隊、美國海軍第72特遣部隊的海上巡邏機和偵察機,以及美國海上軍事運輸司令部的一艘補給船。

  印度海軍出動“什瓦利克”號護衛艦和“卡德馬特”號反潛護衛艦參加演習;日本海上上自衛隊出動“加賀”號直升機航母(出雲級航母二號艦)、“村雨”號驅逐艦和“不知火”號驅逐艦(朝日級驅逐艦二號艦)參演;澳大利亞海軍則出動“瓦拉蒙格”號護衛艦參加。參演的飛機預計將包括印度的P-8I反潛巡邏機、日本的P-1巡邏機以及美國的P-8A反潛巡邏機。

日本“加賀”號直升機航母

    談及演習目的,美日印澳時刻不忘將“維護印太地區海上秩序”挂在嘴邊,但他們選擇的演習地點及課目無不暴露其針對中國的險惡用意。

    “馬拉巴爾”演習舉行的前一天,美軍印太總部司令阿奎利諾還跑到印度大談所謂的“中國軍事擴張”,其渲染“中國威脅”的嘴臉讓人不得不聯想到美國副總統哈奡絨怐韘b東南亞國家對中國說三道四的樣子。

    而澳海軍中將努南則宣稱,該軍事演習將有助於強化四國在印太地區安全事務中所發揮的作用。“澳大利亞致力於與我們的夥伴密切合作,應對共同的區域挑戰,包括在海洋領域。”努南說:“我軍加入‘馬拉巴爾2021’軍演,將增強該區域的海上協同能力,這是我們之間的一項重要合作行動。”

    報道還特意提及隸屬美國的關島位於中國上海東南3000公里處,是距離中國最近的美國軍事基地。

  對此,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26日表示,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以他國為假想敵,組織大規模軍演,在有關海域拉幫結夥、炫耀武力,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這與地區國家求和平、促合作、謀發展的普遍訴求背道而馳。

四國軍演走向“精細化”

日本“不知火”號驅逐艦

    “馬拉巴爾”軍演由美印兩國于1992年發起,起初是兩國海軍間安排的雙邊演習,日本海上自衛隊2007年首次應邀參加演習,2015年成為參加該演習的永久夥伴。由於與澳大利亞的防務合作加強,2020年印度邀請澳大利亞參與“馬拉巴爾2020”聯合演習。

    從“馬拉巴爾”演習的歷史看,本年度是該演習第25屆。在過去的24屆中,共進行了25次演習活動(2020年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在孟加拉灣、第二階段在阿拉伯海)。在目前已知的過去24次演習活動中,8次在印度東西海岸,5次在孟加拉灣,4次在日本週邊海域,3次在阿拉伯海,3次在菲律賓海,1次在波斯灣。在菲律賓海和日本週邊的演習大多是在近年舉行,這也充分說明瞭該演習性質正在發生變化。

    今年的“馬拉巴爾”演習由美國海軍主辦,總共分為兩個階段。美方在新聞稿中只介紹了第一階段演習的情況,稱四國海軍將加強海上聯合作戰、反潛作戰、空中作戰、實彈射擊、海上補給、海上攔截行動等方面的能力。但印度官員對《印度斯坦時報》透露了更具體的消息:美國海豹突擊隊、印度海軍陸戰隊突擊隊“馬科斯”、日本海上自衛隊特別警備隊將進行登船、搜查和扣押等訓練,並模擬實施人質救援行動。

    相比于其他國家的媒體,印度媒體對於“馬拉巴爾-2021”演習的關注度顯得頗高。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引述俄學者的話稱,在印度眼中,演練打擊水下目標是今年演習的關鍵組成部分,因為該國一直擔心中國潛艇進入印度洋執行任務。《印度斯坦時報》稱,印度海軍正“專注于遏制中國日益增長的雄心,併發出一個強烈信號——北京在南海展示的力量不能出現在印度洋”。

    有分析認為,與以往的“馬拉巴爾”演習相比,此次演習的規模似乎有些小。像在2020年該演習第二階段中重點圍繞印度海軍“維克拉馬蒂亞”號航母打擊群和美海軍“尼米茲”號航母打擊群為中心的海上聯合行動展開演練,兩艘航母與參演的其他水面艦艇、潛艇和戰機開展高強度演習行動,其中包括跨甲板飛行以及米格-29K戰鬥機、“超級大黃蜂”戰鬥機和E-2C預警機參加的高端防空演習。而從今年的演習參演兵力看,似乎“略顯寒酸”。然而,此次演習可能圍繞兩個重點展開,即聯合反潛作戰和海上特種作戰,這也說明“四方安全對話”機製成員國之間的演習走向“精細化”。

針對中國的意味更濃了

  “美日印澳共同舉行軍演是最近兩年才開始出現的。”專家分析道,過去通常都會有一到兩個國家不參加,原因就是為了避免刺激中國,以及避免給外界留下四國形成牢固軍事同盟的印象。不過從目前的狀況看,四國在加強安全合作方面應該有了更多共識,“在顧及中國和地區其他國家的感受方面也突破了一些認知上的限制”。

  專家表示,“馬拉巴爾”海上聯演已經有近30年的歷史,這並不是其首次將演習地點選擇在西太平洋,但是美日印澳在四國機制下首次在西太平洋舉行聯合軍演。四國機制對中國的威脅不言而喻,四國聯合軍演是在軍事安全層面為該機制注入實質性內容,針對性更強。在美國的構想中,在軍事層面,“四國機制”的完善可以建立起聯合海上巡航、完善各方武器平臺和軍事裝備的互操作性、完善印太海域感知系統建設甚至強化地區導彈防禦,其潛在影響需要引起關注。美日印澳的對華軍事合作更加成型,以避免“四國機制”空心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四國聯合軍演即將舉行之際,《印度快報》等印度媒體對於印度此前與菲律賓在南海舉行的聯合演習給予重點關注,並提及印度還與越南在該地區舉行了演習。對於印菲之間的演習,印度海軍發言人稱,兩國海軍仍然致力於進一步加強海洋領域的雙邊合作,以確保印太地區的穩定、和平和繁榮。根據此前印度國防部通報,從8月初開始印度海軍艦艇編隊將在東南亞、中國南海和太平洋西部地區參加多場演習,持續兩個多月。印方稱,印度與越南、菲律賓等國海軍舉行雙邊演習,旨在擴大與友好國家的軍事合作,加強與地區其他國家的聯繫。

  舉行聯合軍演無疑會加劇地區局勢的複雜性和緊張程度,但是,“四國軍演並不會改變亞太地區的基本發展態勢”。作為地區穩定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國的發展和崛起是外力無法任意壓制、隨意破壞的。專家認為,“無論對手演練的課目是什麼,我們都需要認真對待,紮實地做好自己的備戰工作,戰場無亞軍,只有勝者為王。”

“中國威脅”成美軍高官口頭禪

  “馬拉巴爾”演習開始前夕,美軍印太總部司令阿奎利諾訪問印度,與印國防參謀長拉瓦特、陸軍參謀長納拉瓦內、外交部長蘇傑生等軍方和政府高級官員密集舉行會談。據新德里電視臺報道,阿奎利諾聲稱中國正在推進“軍事擴張”,“這是二戰以來規模最大的軍事建設,無論是在常規領域還是核軍備建設方面。中國軍方的“言行並不總是一致……對於這種軍事擴張,真正的問題不是為什麼,而是他們的意圖是什麼”。

  阿奎利諾將對基於規則的國際海事秩序的“攻擊”形容為“最關鍵的挑戰”之一。在沒有點名中國的情況下,他還談到“經濟脅迫”、針對台灣的行動、香港問題以及印度在印中邊境實控線所面臨的挑戰等,並且稱“南海對所有國家的繁榮至關重要”。對於美國的角色,阿奎利諾稱,在印太地區,“沒有比美國更好的盟友、更糟糕的對手了”。

  專家指出,這種言論反映出美國一些政治精英和軍人的傲慢、自戀。美國試圖通過片面的、歪曲的說法來擴大所謂“中國威脅”,展現出其在印太地區不可或缺的地位。阿奎利諾聲稱中國“軍事擴張”,但事實上,正是美國自己秉持著窮兵黷武的理念。

  因從阿富汗倉促撤軍而廣受質疑,美國高官連日來四處活動,想要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聲譽。除了阿奎利諾,美國副總統哈奡筍e兩天在新加坡和越南抹黑中國“破壞秩序”。

  小布希執政期間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邁克爾·格林還撰文為拜登政府出主意——如何在混亂、悲慘的撤軍行動後“挽救其中國戰略”。在他提出的建議奡N包括展示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威懾力量,舉行比計劃中更多的演習、進行更多部署。格林稱,美日、美澳國防部長會議將在今秋舉行,美國必須儘快鎖定軍事演習、武器開發以及網路和太空等新領域的合作議程。

    而即將卸任的駐日美軍司令的凱文·施耐德在日本《讀賣新聞》刊登署名文章,宣稱“為對抗持續採取攻擊性行動的中國,美軍與自衛隊應進行高品質聯合軍演,努力加強威懾力量。”

  施耐德稱,他將帶著三大主張回到華盛頓。第一,美日同盟是美國最重要的同盟且兩國仍有很多工作要做。過去60多年,不論是逆境還是順境,美日兩國始終團結在一起。這是因為兩國關係的核心部分建立在對“自由開放的印太”的承諾和對印太地區所有國家繁榮的展望之上。

  施耐德的第二大主張是“中國”。他聲稱,“中國在地區內繼續採取越來越具有攻擊性的行動。很明顯,中國的活動是在對抗美日同盟的核心價值觀。”

  最後,施耐德認為可靠的威懾力對美日相互安全保障至關重要,為此,日本自衛隊與美軍必須具備高水準的即時反應能力,並進行具有實戰性的高品質訓練。此外,施耐德還宣稱,美日安保條約“不僅僅是一堆華麗的辭藻”。美日需要進行聯合行動,例如為確保條約所要求的防禦而進行聯合演習。

  儘管這篇文章是施耐德卸任前發表的“個人感想”,但實際上,近期不斷增多的美日聯合軍演似乎已在“踐行”其觀點。據日本NHK電視臺網站報道,日本海上保安廳從25日開始分別與日本海上自衛隊、美國海岸警衛隊在九州近海舉行聯合演習。考慮到中國官方船隻在釣魚島附近海域巡航日趨活躍,此次聯合演習旨在相互間合作。《朝日新聞》則稱,美國空軍與日本航空自衛隊擬於9月中旬在北海道舉行聯合軍演。

四國軍演是昂貴的自我安慰秀

  美國攪動了強烈的冷戰和集團對抗氣氛,它把目前的地緣政治博弈極簡化了。華盛頓每一次拉起的向中國示威的場子都挺宏大,實際上經常文不對題,表現出的是美國這一波精英“一根筋”的無能,還有美國國家面對現代複雜性只會用老套簡單辦法應對的機制性無力。

  21世紀國際競爭的面貌和性質與上世紀有了重大變化,競爭的實際情形高度複雜化。中美之間的競爭原本發生在經濟和科技領域,美國因為中國發展快並有在經濟總量上超過它的勢頭而深感不安,擔心霸權不保。中印則是有邊境摩擦,印度很清楚中國沒有降服印度國家的企圖。日本對中國是不服氣和對兩國實力此消彼長的不適應。澳大利亞原本與中國無冤無仇,但因其孤懸南太的獨特地理位置而缺乏安全感,它扮演的是美國“走狗”的角色以求保護。

  搞聯合軍演不是它們真的認為與中國的海上衝突迫在眉睫,而是要炫耀它們的彼此“團結”,用向中國示威來實現自我安慰。這种老套的虛張聲勢猶如賣不出票的表演,觀眾只能用贈票請來。中國人才不會吃它們那一套。它們的勾勾搭搭第一損害不了中國發展的動力機制,也形成不了對中國造成實際後果的“圍堵”,總之它們形成不了阻擋中國作為大國不斷成長、前進的合力。

  中國在適應美國搞這些勾勾搭搭的炫耀,看到印度那點海軍忙不迭地與不同國家聯合軍演,尤其可笑。中國認準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加快發展經濟,像“下餃子”一樣建造自己的戰艦,全面升級軍事力量和實時應戰能力,隨時準備讓犯我核心利益者付出代價。

 

  中國要確保自己的現代化進程不被美國的軍事訛詐壓垮,確保中國推動國家統一不被美國以軍事介入的方式阻擋。換句話說,我們要用不斷增強的軍事力量打消美國以軍事手段為其經濟和科技逐漸下降的競爭力開展助攻的念頭,讓中美博弈始終按照和平的方式進行。

  各國加強與美國的正常關係,這是它們各自的事情,但有誰做美國遏制中國的幫兇,必須小心點。哪個國家想倚仗美國對它的利用來強化其處理與中國糾紛的地位,同樣要小心點。一旦誰在安全事務上觸碰中國底線,中國一定會毫不留情地讓它吃應有的苦頭,我們屆時可不會管它是否與美國經常搞聯合軍演,是不是美國的盟國。

  中國堅定站在自己的國家利益陣地上,我們的陣地會埋葬各種針對中國的野心、幻想以及支援它們的種種聯盟、合作機制。我們歡迎堂堂正正的競爭,我們也將強有力威懾遏制中國、逼中國讓步的企圖。美日印澳往一起湊的方式顯示了它們的心虛,它們奈何不了發展動力和捍衛自我利益決心都很充足的中國。

 

    來源:環球網、海外網、觀察者網、澎湃新聞、參考消息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