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撤離阿富汗,增兵西太平洋全力遏制中國
在五角大樓介紹美軍從阿富汗撤軍的情況說明會上,奧斯汀兩次提及“來自中國的安全挑戰”,這意味著美軍將進一步加大制衡中國,尤其是在臺海、南海、東海等方向,未來美國打“台灣牌”的力度、頻度肯定會比以前高。我們要準備好應對美國在西太平洋又一輪帝國野心和多動症的發作。
美國防長奧斯汀 資料圖

    在五角大樓介紹美軍從阿富汗撤軍的情況說明會上,美國防長奧斯汀在新聞發佈會上兩次提及“來自中國的安全挑戰”。他首先表示,現在一個任務(阿富汗撤軍)結束了,其他任務還得繼續,“我們需要繼續應對來自中國、俄羅斯、伊朗和北韓的安全挑戰”。緊接著,奧斯汀說:“保衛國家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不會轉移我們的注意力。這意味著在新的世紀我們領導層有新的關注,去迎接來自中國的安全挑戰,在印太和其他地區抓住新的機遇深化我們與傳統盟友和新夥伴的關係,保衛我們的民主不受所有敵人的侵犯。”

  此前,美國總統拜登在為結束美國在阿富汗20年戰爭中辯護時表示,“世界在變化。我們與中國正在進行激烈競爭。在這場競爭中,中國和俄羅斯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國在阿富汗陷入另一個十年”。奧斯汀的發言重申了拜登的重點關注,也成為美國未來軍事行動的方向。

    專家分析指出,美軍從阿富汗的撤軍說明美國在全球軍事戰略的收縮,但與此同時美軍對中國針對性卻大為突出,這點從奧斯汀的發言中能看出,這也意味著未來美軍會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地區部署更多兵力,做好足夠準備,形成足夠軍事威懾力,尤其是在臺海、南海、東海等方向。之後美國拿台灣做文章的比重會多起來,因為對美國而言要“挖中國的椓}”沒有比台灣更合適的話題,也沒有什麼比台灣問題更敏感、更能挑動大陸的神經。

  台灣親綠的《自由時報》在一篇報道中聲稱,美軍全面撤離阿富汗,總統拜登表示撤軍決定是為“專心對抗中國挑戰”,美國聚焦印太后,“台灣的重要性直線上升”。報道引用華盛頓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及加拿大智庫“麥克唐納─勞瑞爾研究所(MLI)”資深研究員寇謐觀點表示,對抗目前被美國視為第一競爭對象的中國,台灣無疑是“重要角色”,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灣所在區域的戰略價值提升,加上台灣作為民主夥伴一員、全球供應鏈重要一環”。

  針對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後更集中力量來對抗中國,從而打“台灣牌”的可能性,專家表示,最重要的是中國要始終不斷增強軍事威懾力,使美國在涉臺問題上冒險的代價高到美國無法承受之重,既要向美國決策者指出支援“台獨”的嚴重後果,也要讓美國公眾明白美國的政治精英漠視美國公眾和美國自身的福祉和根本利益,卻因為鼓動和支援“台獨”將美國帶入一條不歸路,使得美國各階層在美國對華政策鋌而走險的時候對美國政治精英能夠施加約束。

挑釁!美海軍海巡“雙艦”通過臺海

“紀德號”(後)與“門羅號”(前)通過臺海。(圖片來源:臺媒)

    日本海上自衛隊宣稱,為了強化日美同盟的應對力,加強海上自衛隊的戰術技能及與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合作。8月26日,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岸警衛隊在東海海域進行了一次補給訓練,日本海上自衛隊的一艘補給艦和美國海岸警衛隊“傳奇”級國安巡防艦“門羅”號參加了訓練。

    而這艘美國海岸防衛隊傳奇級國安巡防艦“門羅號(USCGC Munro WMSL-755)”隔天的27日,就與美國第七艦隊的伯克級導彈驅逐艦“紀德號(USS Kidd DDG-100)”穿越了台灣海峽。島內媒體炒作稱,這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美國軍艦第8度通過台灣海峽,也是上任後首度由美國海軍和海岸防衛隊艦艇同時通過臺海。

    作為美國海岸警衛隊巡邏艦隊的旗艦“門羅號”,其在西太展開為期數月的部署,部署期間4600噸級的“門羅”號將在美第七艦隊的指揮下展開行動,旨在增加在印太的行動便利及海上影響力。美國海岸警衛隊和日本海上自衛隊聯合訓練恰恰體現出美國將部署在印太地區的海岸警衛隊當做“第二海軍”來使用,也證實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印太地區的圖謀是要在西太平洋地區形成對中國的威懾。

  專家分析,有一種可能性是在這次訓練日本海上自衛隊補給艦對“門羅”號進行油水和後勤物資的實際補給,使得其有能力實施穿航台灣海峽的行動。通過這種訓練,提高了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岸警衛隊相互之間配合能力,也就是說,當美國海軍補給艦無法對其海岸警衛隊船隻實施補給時,日本海上自衛隊可以承擔起補給角色,從而提高其在相關海域持續執行任務的能力。日本這一行動直接助長了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囂張氣焰。

“門羅”號(左)接受海上補給

  剛卸任的駐日美軍司令的凱文·施耐德此前在日本《讀賣新聞》發表署名文章稱,為對抗持續採取攻擊性行動的中國,美軍與日本自衛隊應進行高品質聯合軍演,努力加強威懾力量。施耐德認為可靠的威懾力對美日相互安全保障至關重要,為此,日本自衛隊與美軍必須具備高水準的即時反應能力,並進行具有實戰性的高品質訓練。

  而這其中號稱美國“第五軍種”的海岸警衛隊正在扮演著重要角色。據美國《星條旗報》今年4月份的報道,美國海岸警衛隊從珍珠港抽調5艘執法船前往西太平洋地區等更廣闊海域,試圖與美海軍陸戰隊攜手對抗“在該海域日益活躍的中國海警船和民兵武裝”。美國海岸警衛隊司令卡爾·舒爾茨曾公開表示美海岸警衛隊計劃增加在西太地區的兵力部署,未來可能代替美國海軍執行“航行自由”行動。

  近年來,美國海岸警衛隊與美太平洋艦隊一起組成多軍種海上力量,在西太平洋地區形成對中國的威懾。而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合作並不多見,甚至可謂是一種突破,這表明日美將戰時的同盟機制擴大到平時的威懾協同。通常情況下,海岸警衛隊船隻由美海軍補給艦進行補給,現在日美進行補給訓練,很可能是為日本海上自衛隊對未來支援美海警的行動做準備。

  軍事專家分析,美國有可能會常態化把海岸警衛隊部署到中國周邊,在執法等多個領域對中國實施挑釁。但海岸警衛隊所能發揮的效能是有限的,其中主要原因是海岸警衛隊本身的執法能力,或者說軍事能力是有限的。與此同時,當前中國也非常重視海警的發展,比如當前中國的海警船噸位越來越大、能力越來越強,也會有力維護中國的海疆利益。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在例行記者會上強調,美艦近來多次在台灣海峽炫耀武力、滋事挑釁,這不是對什麼“自由開放”的承諾,而是搞軍事橫行自由,是對地區和平穩定的蓄意干擾和破壞,國際社會對此看得清清楚楚。中方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堅定不移,我們敦促美方為地區和平與穩定發揮建設性作用,而不是相反。

炫耀!美軍多艘戰艦在南海出沒

    美國軍艦近日頻繁現身南海炫耀武力,太平洋艦隊發佈消息稱,美國海軍的“塔爾薩”號瀕海戰鬥艦(LCS-16)當天在南海航行期間出動一架艦載“海鷹”直升機開展訓練,直升機機組人員使用艙門機槍對海面進行射擊。還老調重彈稱,此次任務是為“加強與合作夥伴的互操作性,並作為一支隨時待命的部隊為打造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提供支援”。

  美國軍艦近日在南海小動作不斷。根據美國軍方發佈的資訊,美國海軍“塔爾薩”號瀕海戰鬥艦曾于8月27日在南海上開展了消防和醫療救護演練;美國“邁克爾墨菲”號驅逐艦(DDG-112)也于8月26日出現在南海,在飛行甲板上對艦載直升機進行維護;美國海軍“奧凱恩”號驅逐艦(DDG-77)也曾于8月26日在南海上與“蒂皮卡諾”號補給艦進行了海上補給作業;美國海軍“查爾斯頓”號瀕海戰鬥艦(LCS-18)于8月18日在南海上進行了艦載直升機的檢修作業。

  另外,美國副總統哈奡竣_8月23日在新加坡登上美國海軍的“塔爾薩”號瀕海戰鬥艦,並表示這艘美國軍艦“在這裡的原因很重要”。美國海軍領導人也表示,瀕海戰鬥艦在規模上可以與更為標準的護衛艦級別的艦船相媲美,在實現這些目標方面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

  對於美國軍艦在南海活動等相關問題,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大校曾在8月的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方作為域外國家,無視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時常打著“航行自由”的幌子在南海炫耀武力、挑釁攪局,不斷破壞地區國家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努力,成為南海緊張局勢的直接推手。

警惕!美國正在東南亞精心佈局

哈奡絰P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在美國副總統哈奡答韙曈X問東南亞之後,美國戰略界對拜登政府的東南亞新策略仍有不少議論。他們認為,拜登在執政後頻繁派外交和軍事安全領域高官乃至副總統訪問東南亞國家,地緣政治目標是想把該地區打造成“印太戰略”中發揮對華遏製作用的關鍵拼圖。

  今年6月,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溫迪·舍曼訪問印尼、柬埔寨、泰國;7月,防長奧斯汀訪問新加坡、越南和菲律賓;8月初,國務卿布林肯連續多日參與東盟框架下的高層視頻會議;8月下旬,哈奡筐麭X新加坡和越南。這一齣訪頻率表明,僅就上任後的同一時期而言,拜登政府比特朗普政府更重視東南亞。

  安全議題是優先目標。例如在新加坡和越南,哈奡絨ㄣ雓V中國在南海的“威脅”。而之前舍曼與奧斯汀訪問東南亞也有類似表態。顯然,美國把南海當成加強與東南亞國家安全合作的重要“驅動力”,而新加坡和越南則被美國視為加強南海軍事存在的重要依託。2019年,新加坡與美國續簽了防務合作諒解備忘錄,允許美國繼續使用新加坡軍事設施,為美國過境人員、軍機和軍艦提供後勤支援。在越南,哈奡筒蚇梇N贈送第三艘美國海岸警衛隊退役巡邏艦。美國還嘗試推動其航空母艦訪問越南金蘭灣,進一步強化其在南海的軍事存在。

哈奡絨X問越南

  在整體策略上,拜登政府在東南亞外交方面做出了一個新的調整,就是以“小項目”推動“大合作”。例如這次哈奡絨X問越南,提供了許多小項目,旨在推動美越之間不僅合作領域拓寬,而且合作覆蓋的人群進一步擴大。為了支援受戰爭影響的殘疾人,美國援助400萬美元,鼓勵殘疾人提高生活品質,融入主流社會。

  從地緣戰略角度出發,美國這些努力的主要目的是未來在東南亞通過兩大抓手遏制中國。一是通過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打造“Quad+”模式,將東南亞的新加坡、越南等夥伴國納入這一新機制,試圖打造地區安全合作的新架構,在南海問題上開展深度合作。二是通過美國-湄公河夥伴關係,通過經濟互聯互通、水資源可持續管理、自然資源和環保、非傳統安全威脅、人力資源等領域合作,對衝瀾湄合作機制的影響力。

  雖然美方總是說,美國在東南亞和印太的參與,不是為針對任何一個國家,但美國遏華的戰略已顯露無遺。不過,東南亞國家此前多次表態,不會在中美競爭中站隊。這次訪越前後,美國高官多次表示將美國與越南的全面夥伴關係提升為戰略夥伴關係,但從白宮的簡報中沒有看到這方面的進展,似乎就說明瞭這一點。可以說,拜登政府的東南亞魅力攻勢,看起來精心包裝、用心良苦,但實際上與時代和地區潮流相悖。

荒謬!美軍高官渲染“中國核威脅”

  據路透社報道稱,美國戰略司令部副司令布西埃爾近日在一個線上論壇表示,“中國很快將超越俄羅斯,成為美國的頭號核威脅”。他宣稱“中國核武器正處於快速發展中,雖然中國對外聲稱要保持最低限度核威懾力量,但實際上核能力發展已不再與此相符”。按照布西埃爾的預測,未來幾年內將會出現一個交叉點,即“中國的核威脅將超越俄羅斯目前構成的威脅”。他的判斷依據不僅取決於中國的核彈頭數量,也取決於核武器的“實戰部署”。

  五角大樓2020年提交國會的一份報告估計,中國目前擁有200多枚核彈頭,隨著中國不斷推進軍隊現代化,庫存核彈頭將增加至少1倍。布西埃爾說,中國去年測試的彈道導彈次數“多於全球其他國家的總和”。但諷刺的是,根據美國國務院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3月1日,美國一共部署了1357枚核彈頭,數量遠多於中國的核彈頭。

  而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站則透露,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查爾斯·理查德也在另一個線上論壇集中討論了中國迅速部署的戰略武器問題。他表示,中國最近在核力量、太空和網路領域的努力以及在高超音速系統方面的全速突破,讓“美國確保核威懾系統的穩定增加了新的緊迫性”。他警告稱,美國以前從未面對過中俄兩個“同等對手”,後兩者都擁有廣泛的核武庫和能跨多個領域運作的高科技系統。

    8月初,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多次對“中國不斷擴大的核武庫”表達所謂的“深切關注”。美國智庫根據衛星圖像發佈報告稱“中國正在建造數百個新的核導彈發射井”。

  中國專家表示,中國的核武器是二次核反擊力量的重要支撐,中國的核武器是有限核威懾,不會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主要用於維護自身的國家安全。美國對中國的核武器感到“恐懼”,是因為美國心思不純,美國不斷對中國進行各種核訛詐,甚至要斥資1萬億美元打造新的“三位一體”戰略核力量,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面對美國咄咄逼人,中國必須要強化自身核能力來維護自身的國家安全,這是符合國家安全的重要考量。

  美國已經拉開與中國全面地緣政治競爭的架勢,但明眼人都清楚,這些很大程度上是花架子。美國最恐懼的是中國持續的發展能力,中國經濟實力逐漸追平超過它,以及中國軍事實力越來越能夠蔑視它的恐嚇,共同形成了瓦解其全球霸權的趨勢。讓中國失去發展動力,讓中美的發展態勢掉個個,這就是華盛頓夢寐以求的。

  然而中國的未來首先取決於自己的努力,這讓我們對保持自我發展態勢擁有極大的主觀能動性。只要中國延續內部的良好機制和節奏,美國在外部的調兵遣將就將很大程度上屬於“瞎忙活”。保持這一戰略清醒和自信對我們贏得與美國的博弈具有關鍵意義。

  所以說,中國人要重視美國的“戰略重心轉移”,但完全無需被它嚇住。浮躁的美國政治精英們以為玩好戰略和地緣政治手腕就是一切,他們缺少的是操作層面的耐心和韌勁,美國的國家體制也提供不了複雜鬥爭所需的長期支援力。只要打持久戰,將戰略博弈轉化成事無巨細的戰術糾纏和消耗,美國打到哪輸到哪。

  一個在阿富汗如此出錯出醜的美國,決不可能在西太平洋上舉義護道,運籌帷幄。它以霸權之私阻擋14億中國人民實現民族復興的圖謀必將遭到更大的失敗。這一課將極具內容,而且它有可能用不了20年。

 

    來源:環球網、海外網、觀察者網、參考消息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