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史上最強航母”搭載F-35進南海挑釁
美國軍艦近日在南海動作頻頻。剛進入南海不久的美國“卡爾·文森”號航母與美國海軍瀕海戰鬥艦會合併開展聯合演練,期間美軍航母還出動了F-35C隱形戰機。除此之外,“本福德”號導彈驅逐艦還未經中國政府批准,非法闖入中國南沙美濟礁鄰近海域,中國人民解放軍南部戰區組織海空兵力進行跟蹤監視並予以警告驅離。

  美國太平洋艦隊發佈新聞通稿稱,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已進入南海,並於5日、6日連續兩天進行航母艦載機飛行訓練。在9月5日晚間的訓練中,來自美國海軍第78直升機海上打擊中隊的MH-60R“海鷹”直升機從“卡爾·文森”號航母上起飛;而在9月6日白天的訓練中,該航母出動了F/A-18E/F艦載戰鬥機進行飛行訓練。

  美國太平洋艦隊還老調重彈稱,“卡爾·文森”號航母正按計劃在美國第七艦隊作戰區域進行部署,以加強與盟友和合作夥伴的互操作性,同時作為一支隨時待命的部隊為打造“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提供支援。

    除了航母進入南海以外,美軍還出動驅逐艦擅闖中國南沙島礁鄰近海域臨近海域。對此,南部戰區新聞發言人田軍堛躑x大校表示,9月8日,美“本福德”號導彈驅逐艦未經中國政府批准,非法闖入中國南沙美濟礁鄰近海域,中國人民解放軍南部戰區組織海空兵力進行跟蹤監視並予以警告驅離。美方行徑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和安全,是其大搞航行霸權、製造南海軍事化的又一鐵證。事實一再證明,美是不折不扣的“南海安全風險製造者”,是南海和平穩定的“最大破壞者”。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戰區部隊時刻保持高度戒備狀態,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南海地區和平穩定。

    另據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的消息,隨著航母進入南海,美軍的空中偵察強度也隨之大幅提升。9月7日,美空軍1架E-8C空地監視機(AE1492)、1架RC-135W電子偵察機(AE01CC)及美海軍1架MQ-4C無人偵察機(AE5C76)、2架P-8A反潛巡邏機(AE67DD、 AE67A2)前往南海進行了高強度偵察。偵察機型涵蓋了各方面的任務。MQ-4C和P-8A主要負責海上巡邏和反潛,RC-135W監聽雷達和通信設備的電子信號,而E-8C則主要監視地面目標、保障戰場管理。

    與此同時,還有多艘美國軍艦近日也出現在南海海域。據美國太平洋艦隊消息,美國海軍的“塔爾薩”號瀕海戰鬥艦5日在南海海域出動艦載直升機,進行海面投送人員訓練;美國海軍“蒂皮卡諾”號補給艦在南海上為一艘澳大利亞海軍護衛艦進行了海上補給;美國海軍“奧凱恩”號驅逐艦月初也曾在南海航行期間舉行了傷亡急救訓練。

  對於美國軍艦在南海活動等相關問題,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大校曾在8月的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方作為域外國家,無視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時常打著“航行自由”的幌子在南海炫耀武力、挑釁攪局,不斷破壞地區國家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努力,成為南海緊張局勢的直接推手。

“史上最強航母”首次搭載F-35C進行部署

  據美國海軍學會官網“艦隊追蹤”欄目之前報道,這是美國海軍航母搭載F-35C和CMV-22“魚鷹”艦載機的首次部署。“卡爾·文森”號航母上搭載了第二艦載航空聯隊,其中包括VFA-147攻擊戰鬥機中隊(裝備F-35C)、VFA-2中隊(裝備F/A-18F雙座戰鬥機)、VFA-113中隊(裝備F/A-18E戰鬥機)、VFA-192中隊(裝備F/A-18E)、VAQ-136電子攻擊中隊(裝備EA-18G電子戰飛機)、VAW-113預警機中隊(裝備E-2D)預警機、VRM-30後勤多任務中隊(裝備了CMV-22傾轉旋翼機)以及兩個直升機中隊。

  專家介紹,一般而言,美國航母艦載機聯隊通常會部署4個戰鬥機中隊,每個中隊配備F/A-18E/F戰鬥機12架左右,或配備F-35C戰鬥機10架。從目前的報道來看,“卡爾·文森”航母搭載了一個中隊的F-35C戰鬥機。此外,配備F-35C的航母都需要一個CMV-22B“魚鷹”中隊。因為需要“魚鷹”攜帶F-35的發動機模組。F-35C的發動機直徑過大,美國海軍的MH-60直升機和C-2運輸機無法搭載,所以需要“魚鷹”這個搭檔。

  據悉,1993年,美國防部啟動聯合先進打擊技術驗證機項目,意在發展一款各軍種通用的輕型戰鬥機,取代F-14、F-15和F-16等現役戰鬥機。1996年3月,該項目更名為聯合打擊戰鬥機計劃。在這一計劃下,誕生了F-35系列戰鬥機。

  F-35系列戰鬥機包括A、B、C三個型號。其中,F-35A是陸基常規起降型,F-35B為短距/垂直起降型,F-35C是艦載彈射起降型。不同於F-35A與F-35B早已大規模列裝部隊,F-35C列裝最慢、形成戰鬥力最晚,加上僅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使用,因此成為該系列中最“神秘”的機型。

    F-35C原計劃搭載在福特級航母上,但由於該級航母的建造進度嚴重滯後,導致F-35C列裝速度緩慢。迫不得已,美國海軍決定由尼米茲級航母搭載F-35C進行部署。

  2018年底,美國海軍首支裝備F-35C的作戰部隊——VFA-147攻擊機中隊在尼米茲級航母3號艦“卡爾·文森”號上進行新艦載機適應性起降測試。隨後,該航母開始改裝,直到去年8月結束。此次部署表明,美國海軍首支F-35C中隊已經成軍。目前,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共有3個F-35C中隊宣佈形成完全作戰能力,具備實戰部署條件。

  從“卡爾·文森”號航母搭載的第2艦載機聯隊看,其主要戰鬥力量採用“混搭”模式,即1個F-35C中隊、3個F/A-18E/F“超級大黃蜂”艦載戰鬥機中隊和1個EA-18G“咆哮者”電子攻擊機中隊。考慮到F-35C是首次部署,且只有一個中隊,此次部署的重點應是對VFA-147攻擊機中隊的運行能力進行檢驗,進一步加強與航母各部門的協同配合,促使F-35C儘快形成戰鬥力。另外7月時,美國海軍決定削減F-35C採購規模,將每艘航母上配備的F-35C中隊數量從兩個削減為一個。因此可以肯定,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美國海軍艦載戰鬥機將繼續採用這種“混搭”模式。

一架“超級大黃蜂”戰機準備在“卡爾·文森”號航母上起飛

  即便如此,擁有F-35C的“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群將迎來作戰能力上的變化。一方面,F-35C具有較強的數據蒐集、處理和傳輸能力,能拓展編隊對戰場態勢的感知能力,為編隊內的作戰艦艇或F/A-18E/F“超級大黃蜂”艦載戰鬥機提供引導,擴大火力圈。另一方面,F-35C憑藉隱身優勢,能夠對對方戰鬥機和艦艇實施先發打擊,為爭奪作戰海域的制空權取得先機。未來,在艦載加油機的配合下,F-35C將助力美國海軍海上作戰編隊進一步強化對所在海域的控制。

  除了艦載航空聯隊外,該航母打擊群內還包括CG-57“夏普倫湖”號巡洋艦以及第一驅逐艦中隊的驅逐艦,該中隊擁有“杜威”號(DDG-105)、“奧坎”號(DDG-77)、“邁克爾·墨菲”號(DDG-112),“查菲”號(DDG-90)和“斯托克代爾”號(DDG-106)導彈驅逐艦,但尚不清楚上述驅逐艦是否全部在航母編隊內。

  專家表示,美國海軍航母打擊群的一次海外部署大約7個月。此次進入西太,算是彌補了幾個月來因為“堮琚邪僖镼嬤顜U美國在阿富汗撤離行動而導致的西太航母真空。但隨著美國在阿富汗撤軍活動結束,“堮琚邪鼠雈i能會在近期返回母港。屆時,西太或許會有短暫的雙航母時期。

在南海掀不起大風浪

 

    儘管美國《防務新聞》吹噓,“卡爾·文森”號航母是“史上首艘混合使用第4代和第5代戰鬥機的航母,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殺傷力和生存能力,憑藉強大的作戰力量,他們可以在高端對手發現美國海軍到來之前就將其擊敗,確保美國海軍在現在和未來的衝突中都能獲勝”。

    但中國專家認為,僅憑增加一個中隊的F-35C,“卡爾·文森”號航母在南海掀不起太大風浪。中方有能力、有信心維護南海地區和平穩定。

    裝備F-35C後,美國航母編隊可以一定程度上提高航母打擊群的制空作戰能力和對地、對海打擊能力。不過,對於打擊弱小對手,該艦載機帶給整個航母打擊群的“能力增量”有限。因為之前航母打擊群裝備的F/A-18E/F戰鬥機,在E/A-18G電子戰飛機的配合下,已經具備較強的制空和對海、對地打擊能力。而且航母編隊內還裝備一定數量的“戰斧”巡航導彈,在與弱小對手的衝突初期可以先砍上“三板斧”。裝備F-35C,對於這類弱小目標意義不大。

艦載直升機晚間從“卡爾·文森”號航母上起飛

  目前,美國海軍共有9個航母艦載機聯隊。根據規劃,到本世紀30年代,每個聯隊將至少配置一個F-35C中隊,加上美國海軍陸戰隊計劃編設的4個F-35C中隊。屆時,美國海軍航母打擊群將擁有可觀的5代機規模。

  即便如此,F-35C仍面臨一些問題。作為F-35系列戰鬥機中最晚服役的型號,F-35C的生產進度緩慢。目前為止,洛-馬公司僅向美軍交付70架左右。另外,該系列戰鬥機面臨發動機短缺問題。據美國“防務新聞”網站報道,一名美國防部官員稱,由維修能力跟不上帶來的發動機短缺是一個“嚴重的戰備問題”。到2022年,大約5%到6%的F-35機隊可能沒有足夠的發動機可使用。

  F-35C對於中等強國會有更好的威懾作用。進行制空作戰,它要比F/A-18優勢更大,同時也能針對地面防空系統完成“踹門”任務。但對於同樣擁有隱形戰鬥機並擁有完善防空系統的大國,一個中隊的F-35C作用就有限了。一個中隊的F-35C既沒有數量優勢,也沒有品質優勢。同時,F-35C固然具備隱形能力,但美航母是無法隱形的。所以,美國航母在南海的行動,還是要小心點。

中國決不會接受美在南海的霸淩行徑

    美國“本福德”號導彈驅逐艦9月8日未經許可非法闖入中國南沙美濟礁鄰近海域,中方組織海空兵力對其實施警告驅離。美方發佈的聲明承認“本福德”號進入了美濟礁12海堙A但辯稱該艦是履行航行權利和自由的行動,又稱根據國際法美濟礁鄰近海域不屬於任何國家的領海,任何後期填海造地及建設亦不能改變此性質。

  美濟礁周圍12海堮域是什麼性質,中美存在爭議。世界對這種情況也有不同理解。但國際法沒有賦予任何一個國家以軍艦強行闖入挑戰他國所主張主權的權力,而且美國根本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約國,它尤其無此權力。

  美方這樣做是赤裸裸的挑釁,所有人對此都看得很清楚。美濟礁上有很多中國人和設施,美國軍艦如此靠近它,製造了威脅,這是明擺著的。中方不可能無動於衷,必然要採取反制措施,常理如此。

  美國在南海攪動風浪、挑唆越菲對抗中國的政策失敗了,它氣急敗壞,才有了赤膊上陣,大幅增加派軍艦宣示所謂“航行自由”、直至闖中國島礁12海堛犖いg表現。這是美國軍艦大老遠地跑過來擦著中國的島礁挑釁,它真正宣示的是美國的霸權。美國這樣做的條件是必須只有它有實力這樣幹,別的國家即使不滿也只能承受,順應美國對其霸權的濫用。

  但中國正在強大起來,讓前述條件搖搖欲墜。美國在南海的挑釁於是比一般的霸權宣示更多了一層戰略壓制中國的含義,而隨著中國抵制這種壓力的手段和能力的飛速發展,美國這些挑釁引發中美海上摩擦的風險將越來越高。如果中國軍艦前往美國在亞太的軍事基地和其盟友的海岸線搞極限抵近活動,宣示航行自由,南海主權聲索國家也對其他方佔據的島礁實施抵近活動,世界的海上秩序會更好還是更亂呢?

 

  這個道理中國光向美國講是不夠的,中國需要積極行動起來,加快組建在上述基地和海岸線實施抵近偵察的能力。中國藍水海軍的快速發展使我們這樣做成為可能,我們只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才能觸動美國及其盟友的神經,重塑西方世界對美國在南海霸淩行為的認識和感受。

  美國蓄意挑起南海爭端,它就必須反過來承受解放軍對其施加越來越強烈的反制措施。雙方的博弈將不斷極限化,除了在不太遠的將來,美方必將看到解放軍出現在它的家門口,它還要與中方一起面對越來越難以把控的不確定性,那就是雙方海上的軍艦和飛機將承載兩國巨大的相互戰略敵意,以及各自不向對方退讓的意志。

  長此下去,中美之間在南海早晚會出事。美國是南海和平的最大威脅者,並有可能最終斷送它,這決非危言聳聽。

  中國一邊與美國在海上較量,一邊必須為雙方沒能控制好彼此的鬥法而發生軍事摩擦,並由此引發大規模軍事衝突做最壞的準備。一旦事態失去控制,導致中美短兵相接,我們一定要發揮“主場優勢”,做到不戰則已,戰之必勝。

 

    來源:環球網、中國國防報、國防部網站、南部戰區微信、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