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為哪般?
熱衷於“退群”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又突然盯上了和俄羅斯簽訂的《中導條約》,他指責俄方先違反了該條約,並表示美國將退出這一已經簽署了30多年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軍控條約。這意味著美在發展核武力量上少了一道“緊箍咒”。長期來看,此舉將加劇在全球範圍內引發新一輪核軍備競賽的風險。

    1987年,前蘇聯和美國簽訂了要求雙方全面銷毀射程為500至5500公里的陸導彈及發射裝置和相關的保障設施、保障裝設備的《中導條約》(全稱是《蘇聯和美國消除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它人類核裁軍歷史上第一部實質性削減核武器數量的條約。《中導條約》也由此成為了美俄兩國發展陸基中程導彈,提升戰略核打擊能力的“緊箍咒”和 “絆腳石”。特朗普現在拿俄羅斯違反條約說事,準備退出《中導條約》,除了要為美國發展核能力掃清障礙外,恐怕還隱藏著不肯示人的戰略陰謀。

    美國準備退出《中導條約》,發展陸基中導武器,或許會起到強化其稱霸全球,實施軍事威懾和主導國際事務的能力,但同時也進一步打破了世界大國間的軍力平衡,成為引發新一輪核軍備競賽的根本動因。這種開歷史倒車的行為,不僅會引發世界新的動蕩與不安,而且“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開,在“損人”的同時也難免會“傷已”。從人類共同利益的角度來看,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的言論必然會遭到全世界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共同反對,美國的政治信譽會因此一落千丈,美國人引以為豪的推廣民主、改造世界的“普世主義”更是由此透露出其虛偽的本質。不僅如此,核陰影籠罩下的世界,美國同樣難以獨善其身,獨享絕對安全,最終難免“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詳細】

非常危險的一步

點擊看大圖

資料圖:堮睇P戈巴契夫在華盛頓簽署《中導條約》

    《中導條約》簽署時,蘇聯尚是可與美國抗衡的超級大國。但今天,美國已越來越不把俄羅斯放在眼堙A急於擺脫條約的束縛。美國退約後,俄羅斯能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戰略地位又將坍塌一大塊。而世界的戰略失衡狀態,也將進一步加劇。

    特朗普聲稱,“將不得不發展這些(被條約禁止的)武器。”美國退約,勢必在全球範圍內引起新一輪導彈武器軍備競賽,對國際社會、地區安全增加不安定因素。世界在軍備控制與裁軍談判上幾十年艱辛努力的成果付諸東流。這無疑是歷史的倒退。華盛頓需要為今天的決定承擔歷史性責任。

    在此之前,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退出伊朗核協議,剛剛又退出萬國郵聯,呈現出一條對現有國際體系整體性否定和破壞的清晰脈絡。而這當中,退出《中導條約》將是“最危險的一次退出”。它對國際安全的衝擊,將是深遠的。

    華盛頓正在全方位地落實“美國優先”:不肯受到任何束縛,不願履行大國的義務和責任,只能佔別人便宜,吃不得一點虧。別的國家這樣也就罷了,但美國是當世唯一超級大國,現有國際體系的締造者。美國的“退”與“破”還沒畫上句號,而它對“立”又不感興趣。世界正被這樣的美國,帶向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

    特朗普在解釋他退出《中導條約》的理由時又提到中國。這在輿論的意料之中。《中導條約》是美蘇(俄羅斯)兩個超級核大國簽署的,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沒有約束性。但中國在導彈、核彈等戰略武器的發展上一直很克制,沒有和美俄在核力量上一爭高下的戰略意願。儘管如此,美國充滿疑慮的眼睛仍始終盯著中國。 【詳細】

世界核裁軍的倒退

    美國的類似“退約”行為已非首次。此前,美國于2002年單方面退出美蘇1972年簽署的《限制反彈道導彈系統條約》(簡稱《反導條約》)。《反導條約》的失效解除了對美國的約束,為其大張旗鼓地研製、發展和部署導彈防禦系統徹底掃除了障礙。

    分析人士認為,美方此次執意退出《中導條約》,除了特朗普給出的不滿俄羅斯違反條約的“官方理由”外,更重要的是想借機替自身“鬆綁”,為未來繼續強化核武力量掃除障礙。

    自特朗普政府上臺後,“通俄門”調查、美對俄多輪制裁以及多次外交爭端等令美俄關係始終在冰點徘徊。分析人士指出,《中導條約》是美蘇之間為實現戰略平衡而形成的,如今美方欲單方面退出條約,無疑將進一步加深美俄對立。

   特朗普政府謀求提升核武能力的意圖在今年年初已見端倪。美國防部在2月發佈的新版《核態勢評估》報告中稱,美國應研發更多種類的核武器,豐富核打擊手段,提升核威懾,確保核能力“無可匹敵”。報告一齣即引起國際社會廣泛憂慮。 【詳細】

造高超音速導彈對付中俄?

點擊看大圖

    目前來看,除了美俄以外,很多國家發展的陸基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都在500到 5500公里這個範圍內。例如,印度的“烈火”系列彈道導彈,除了“烈火-5”可以勉強算作洲際彈道導彈以外,“烈火-1”“烈火-2”“烈火-3”和 “烈火-4”的射程都在500到5500公里之間。而北韓發展了全系列的彈道導彈,其中不少型號也在此範圍內。巴基斯坦、伊朗的多型彈道導彈也在此列。因為這些國家一來技術實力和經濟實力有限,發展和裝備洲際彈道導彈比較困難。二來戰略需求也不大,他們主要瞄準地區國家,也沒必要發展射程太遠的導彈,1000到2000公里的射程足以執行戰略任務,所以全球大多數彈道導彈都在這個範圍內。而高精度的巡航導彈技術難度較大,所以相對來說型號較少。一些國家發展的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飛行器,按照《中導條約》的解釋,也在此範圍內。

    專家表示,美國如果退出《中導條約》,短時間內沒必要重新發展大量陸基中短程導彈,來應對別國的中短程導彈,但退出條約會令美國導彈的部署更具靈活性,也可能會發展全新的陸基高超音速導彈來對付中俄。實際上,目前美國並非沒有中短程導彈,只不過是集中于空基和海基巡航導彈這一領域。美國追求全球打擊、全球部署,空基和海基導彈反應更快速,更適合美國的戰略。相反,射程在500到5500公里的陸基導彈,如果用於戰術目的,可能在成本、部署靈活性上難以達成很好的統一。對於美方已較為完善的三位一體核打擊能力來說,也略顯多餘。不過,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會讓其更肆無忌憚地對大國進行地面上的圍追堵截,比如可以在東歐和日本的反導系統內加入“戰斧”導彈。另外也為其研製新型的地基中遠程助推滑翔型或吸氣式高超音速導彈掃清障礙。 【詳細】

    《中導條約》岌岌可危 美俄歐下一步如何走?

    外交部:美退出《中導條約》拿中方說事完全錯誤

    克宮:退出《中導條約》若成現實 世界會更危險

    俄外交部: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意在追求單極世界

    俄副外長:若美退出中導條約俄將回應 包括軍事措施

    美參議員:美退出中導條約將破壞數十年軍控工作

    美議員批評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 稱會令美更加孤立

    美國將退出中導條約 歐盟:希望美國考慮此舉後果

    馬克龍與特朗普通話:中導條約對於歐洲安全至關重要

    戈巴契夫:簽署《中導條約》曾是巨大勝利 美退出意圖不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