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美合作、設立戰區:印度野心勃勃針對中國

美印2+2會談結束並簽署了《地理空間合作基本交流與合作協議》,雙方軍事合作向前邁出了一步,美印“準盟友”關係的說法開始在學者和媒體層面出現。印度進一步呼應美國的拉攏,在戰略上向華盛頓傾斜。美國以遏制中國為目的的印太戰略可以說取得了一些進展。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和國務卿蓬佩奧26日相繼抵達新德里,27日出席了印美外長防長“2+2”對話會。

  據《印度快報》報道,此次印美“2+2”對話會的一項重要內容是簽署《地理空間基本交流與合作協議》。這將是繼2002年簽署《一般軍事資訊安全協議》、2016年簽署《後勤交流協定備忘錄》、2018年簽署《通信相容與安全協議》之後,印美達成的第四份基礎性軍事協議。

    印度媒體稱,新協議的簽署將使印度能夠共用美國的空間地理情報,提高自動化硬體系統和彈道導彈以及無人機等武器的精確度。 有分析認為,這四份協議分別代表雙方軍事合作的不同層次,到了第四個層面,印美在軍事情報資訊交流方面,至少在理論上已達到“準盟友”級別。

  此外,此次對話會的時機也很微妙,距離11月3號美國大選投票日十分接近,蓬佩奧更是一個月內二度訪問亞洲、第二次與印度外長會晤,美國對印度的拉攏意味明顯。

蓬佩奧意在“挑撥離間”

  美印《地理空間基本交流與合作協議》得以簽署,意味著兩國完成了重要的支撐兩國間的三個重要軍事協定的簽署,使雙方在軍事安全方面能夠更加全面且順暢的溝通合作。此舉也有利於美國進一步推進美日澳印四方安全框架以及打造美國心中印太版“小北約”。儘管落實協議需要雙方進一步採取行動,但目前外交上的動向以及雙方意向的表明,對於當前美國來說是特朗普時期印太戰略的重要標桿。

  據美媒報道,蓬佩奧還將走訪斯里蘭卡、印尼等國。專家指出,此行目的就是挑撥離間,挑撥中國與其所訪國家間的關係。蓬佩奧南亞行,有可能與到訪國談及南海問題,甚至進一步挑動南海行為準則未來的談判方向,盡可能製造障礙攪動南海局勢。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我們一直主張各國之間發展雙邊關係,應當有利於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發展,不得損害第三方的正當權益。同時,任何的地區合作構想都應當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美方提出的印太戰略,鼓吹的是早已過時的冷戰思維,推行的是集團對抗,維護的是美國的主導地位和霸權體系。我們敦促美方的一些政客,摒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的思想,停止炒作所謂的“中國威脅”,停止挑撥地區國家之間的關係、破壞地區和平穩定的錯誤行徑。

  汪文斌強調,中印邊境問題是中印兩國之間的事情。目前中印邊境局勢總體平穩,雙方的溝通渠道是暢通的,正通過磋商談判妥善處理有關問題。

美印成了“準盟友”嗎?

  美印兩國政府簽署的《地理空間合作基本交流與合作協定》(BECA)是美印達成的第四份基礎性軍事協議,這個協議確定了華盛頓與新德里之間分享衛星軍事資訊進行戰略合作的計劃。有印媒稱,簽署BECA意味著印美在軍事情報資訊交流方面至少在理論上已達到“準同盟”級別。“美國之音”更赤裸裸妄言,美印“聯合抗中邁出新的一步”。美印就此真成了“準盟友”嗎?恐怕各懷鬼胎走近的美印雙方自己心堣]沒底。

  美印兩國關係近年來確實有所加強,但雙方是有選擇性的合作,並且主要集中在軍事防務領域。而在經濟等方面美印之間依然矛盾重重,因此美印關係充其量只能說是升級為“準軍事性同盟”,但還遠未達到“準同盟”關係。

  近年來,美印在軍事防務領域合作方面確實動作頻頻。從美國角度來看,印度是“印太戰略”的重要支點,美國需要通過印度來實現該戰略部署。特別是將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後,印度也成了美國對華戰略的一環。從印度角度來看,“印太戰略”被當作了印度刷新在地區的存在感和影響力的抓手。印度始終擔憂在南亞的影響力被中國取代,向美國靠攏毫無疑問有加重對華要價籌碼的“如意算盤”。不過,美印相互借重的心思雖不少,但實際上很難擰成一股繩。

  一方面,美國最近幾年積極拉攏印度,不僅是為了遏制中國,也是為了趁機向印度出售軍火,並非真心想幫印度提升戰鬥力。比如,美印軍事貿易從2008年近乎零的水準增長到2019年的150億美元;美國此前極力向印度兜售的F-21戰鬥機,實際是早已過時的F-16戰鬥機。可見,美國只是將印度作為其全球戰略的一環而已,並未將印度提升特別重要位置。

  另一方面,頗具雄心的印度並不甘心當美國的棋子。長期奉行“不結盟”外交的印度深知,美國善於“坐山觀虎鬥”,讓地區國家之間相互牽制,卻不輕易捲入地區大國之間的衝突。這一點,從27日當天的美印聯合記者會就可見一斑,與蓬佩奧和埃斯珀公開叫嚷“中國威脅”不同,印度外長蘇傑生和防長辛格在公開場合避免直接點名中國。美國對華遏制和圍堵是全方位的,而印度在這個問題上還保留餘地,並不願意跟中國徹底搞僵。

  就連反華先鋒“美國之音”對印度能否牢牢綁在美國反華“戰車”上也心存懷疑。“美國之音”10月27日刊文稱,印度不僅不願意百分百放棄中國市場,而且在上合組織等框架內和中國也有合作空間。印度“不願意成為一個避雷針把所有的危險往自己身上引”。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美印“2+2”會談不僅是在美國總統大選前,也是在中印關係因邊境問題走低背景下舉行的,因此也有一些觀點認為,印度今後將採取更加強硬的對華政策。因此,對於美印兩國在軍事防務領域的深化發展,中國需要保持警惕,並做好應對準備。

“把米粒炒成爆米花”

 

  印度對中國長期存有戰略疑慮,中印邊境衝突進一步攪動了這些疑慮,但是美印走近無法轉化成印度在邊境地區對抗中國的資源,他們很希望會對中國產生心理壓力,但從加勒萬河谷到班公湖地區,印度的希望都成了泡影。

  美印這兩個全球當前最大的疫情國幾乎是冒險舉行外長和防長的面對面會晤,如果倒退幾十年,而且他們面對的是一個野心勃勃使用蠻力擴張的國家,他們的這種“地緣政治勤奮”會有較大實際收穫,但他們這一次是在錯誤的時間選擇錯誤的對象,並做了錯誤的佈局。

  美國調整對華政策,想試試別樣做法能否讓自己佔些便宜,這種戰略衝動也能從霸權主義的邏輯中找出來龍去脈。但是華盛頓要很認真地發動一場針對中國的“新冷戰”,就是抽風,是把自我極端幻象當真實世界打造,它最終不撞到暀W,不騎虎難下才是怪事。

  印度利己的機會主義因邊境問題過度發酵,加上輿論中極端民族主義的綁架,讓新德里有點迷航。與美國一起釋放向中國施壓的信號究竟能給印度帶來什麼?新德里很像是有點微醺地跟著感覺走。

  蓬佩奧和埃斯珀向印度死於加勒萬河谷的士兵致敬,讓很多印度人感動。印度人是否想過:美國新冠疫情目前已經死了22萬多人,美國政府高官們還從沒有向那些死者鄭重默哀過,他們現在跑到印度來祭奠印度死亡的士兵,這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又是什麼?

印軍針對中巴分別設立兩個戰區

    據《印度斯坦時報》報道,印度軍方計劃在2022年前對五個司令部進行重組,重新確定各自的責任範圍,力爭實現“協調同步的”無縫行動指揮體系。報道說,莫迪已授權國防參謀總長拉瓦特研究並創建類似美國和中國的戰區指揮作戰體系。

  報道稱,五大戰區中負責對華方向的北部戰區責任範圍將從“拉達克地區”的喀喇崑崙山口一直延伸至“阿魯納恰爾邦”(即中國藏南地區)的最後一個哨所“吉比圖”,主要職責是保衛中印邊境實控線沿線安全,司令部可能設在北方邦首府勒克瑙。負責對巴基斯坦方向的西部戰區責任範圍將從錫亞琴冰川至古吉拉特邦北部,司令部可能設在拉賈斯坦邦首府齋普爾。第三個戰區司令部是半島司令部,總部可能設在喀拉拉邦首府特堣Z得瑯。第四個戰區司令部是現已成熟的防空司令部。第五個則是海上司令部。

  這種戰區指揮作戰體系是將陸海空三軍統一置於一個戰區司令官的指揮之下。印度陸軍前副總參謀長蘭巴表示,“此舉將整合這三種防務資源,最大程度地提高在戰爭中的影響力”。他認為,“印度幅員遼闊,需要統一的命令來制定戰略決策並獲取關鍵性成果,通過集中資源,印度有可能實現這一目標”。報道援引熟悉此事的印度政府高官的話說,五個戰區司令部將由中將或同等級別的指揮官領導,他們將是現任司令部首長。屆時,陸海空三軍參謀長將不再擁有作戰指揮權,但要協助戰區司令官調動各項資源。

  《印度時報》認為,對於印度軍隊來說,建立戰區體制還需要一些努力,因為陸海空軍都在積極捍衛自己的勢力範圍。印度目前唯一的戰區或地緣司令部位於戰略要地安達曼-尼科巴群島。該司令部將陸海空三軍的資源和人力都置於作戰總指揮的統領之下,但自2001年成立以來,由於三軍之間的競爭、常見的官僚作風和資金問題,該司令部基本未能發揮潛力。印度空軍曾強烈反對相關提議,強調將該國“有限的空中資產”劃分給不同的戰區是不明智的。印度空軍高官表示,“應將整個國家看作一個戰區。如有需要,印度空軍有能力迅速將其裝備從西部調往東部前線,反之亦然”。

  莫迪執政以來一直在推動軍改,旨在提高現代作戰能力以適應新的安全形勢,今年年初設立統領三軍的國防參謀長是一個開端。印度軍方的指揮層級龐大,歷來是陸軍一軍獨大,陸海空三軍之間無法有效協同,這一點在中印邊境對峙事件中也有所體現,比如在調兵、物資保障方面行動遲緩,相互協調出現很大問題。印軍希望通過軍改最大程度整合力量,使得軍隊行動更快,作戰能力更強。有專家表示對“印度軍改要在2022年改革結束”的時間表深表懷疑,印度三軍之間歷來相互扯皮,資源分配不公,辦事效率低下,能否如期完成有待觀察。

  專家提醒要注意在印度此次軍改中是否有美國的身影,美方智庫以及一些退役將領一直針對印度軍隊問題出謀劃策,此次印度軍改中是否有美方的身影值得關注。

 

 

    來源:環球網、央視新聞、參考消息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