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樓“暗流涌動”,中美交鋒恐更激烈
“美國現代政治史上最瘋狂、最無拘束的72天(指至明年1月20日前的權力過渡期)邁出第一步。”讓CNN使用如此強烈的措辭做出評論的,是特朗普解雇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的舉動。這是美媒宣佈拜登勝選後,特朗普採取的首個重大官方行動。多名美國防部官員私下擔憂稱,特朗普很可能在其“任期最後幾天發起軍事行動”。

埃斯珀被傳與白宮“面和心不合”

    11月9日,又是在推特上,特朗普宣佈解雇埃斯珀的消息。“備受尊敬的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奡策咱情P米勒將出任代理國防部長,立即生效。”他寫道。當天晚些時候,兩名白宮官員告訴《紐約時報》,解雇埃斯珀還不夠,下一波被特朗普炒掉的可能是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奡策咱情P雷和中情局(CIA)局長哈斯佩爾。該報評論說,對於一個即將離任的總統來說,解雇這些高級官員是史無前例的,實際上是對美國國家安全機構的“斬首”。

  “特朗普將解雇防長”的消息傳了很久,埃斯珀被爆已寫好辭職信。因在各種場合大讚特朗普的領導力,埃斯珀被冠以“應聲蟲(Yesper)”的綽號。但今年6月,兩人公開決裂——特朗普想動用現役部隊處理抗議活動,遭到埃斯珀抵制。特朗普將選舉失利的部分原因歸罪于埃斯珀,認為沒有動用聯邦軍事力量壓制騷亂,讓自己失去一些選票。

  “潘多拉的盒子已經打開。”CNN稱,這可能只是政府清除那些被認為對特朗普不夠忠誠的人的開始。一名政府高級官員稱,白宮人事辦公室主任麥肯迪放風說,“如果他聽說誰在找新工作,就炒掉誰”。美國政治新聞網10日報道稱,在與白宮人事辦公室發生衝突後,國防部高級政策官員詹姆斯·安德森當天辭職,引發外界對國防部在大選後遭“清洗”的擔憂。

  民主黨人對特朗普的舉動表示震驚,批評他向美國的對手發出危險資訊,並使總統有序過渡的希望變得渺茫。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這表明特朗普打算利用總統任期的最後時間在我們的民主國家和全世界製造混亂。”

多名五角大樓高官火速辭職

從左至右分別為安德森、克南、斯圖爾特 圖片來源:美國國防部及其社交媒體

    據美國《國會山報》報道,最新辭職的官員包括五角大樓最高政策官員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五角大樓最高情報官員喬·克南(Joseph Kernan),以及埃斯珀的參謀長詹·斯圖爾特(Jen Stewart)。三人都遞交了辭職信,且立即生效。

    報道稱,據現任國防部官員和一位前國防部官員稱,安德森在與白宮人事辦公室(官員)發生衝突後辭職,他于當地時間10日早上提交了辭職信。

    數名官員辭職的消息引發輿論擔憂,即美國政府可能正在尋求讓那些能助推有爭議行政行動的“忠誠人士”入駐五角大樓。美媒也稱,預計未來幾天和幾週內,還會有更多人辭職。

  多家美媒指出,特朗普與埃斯珀之間積怨已久。尤其是在弗洛伊德案引發全美抗議示威後,特朗普曾威脅派出軍隊應對,但遭到了埃斯珀的公開反對,特朗普對他產生了極大不滿。

“任期最後”對伊朗或其他對手發起行動?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特朗普當天宣佈解除埃斯珀職務後,兩名白宮官員隨即表示,特朗普的解雇計劃並未結束。他們推測稱,FBI局長克奡策咱情P雷和CIA局長吉娜·哈斯佩爾可能會是特朗普“下一個解雇的目標”。

   兩名聯邦政府高級官員9日說,特朗普很喜歡解僱員工,並且只剩兩個多月的時間去這樣做了。該報還援引這兩位官員的話表示,“解雇埃斯珀的消息也可以讓總統在大選後有機會重新登上(媒體)頭條,最近頭條一直被‘當選總統’拜登的勝利所佔據。”

  不僅如此,據報道,在特朗普解雇埃斯珀後,多名美國防部官員還私下擔憂稱,特朗普很可能在其“任期最後幾天”對伊朗或其他對手“發起行動”,無論這些“行動”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

  11月5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第一次在推特中發文諷刺到,“大選在美國國內製造了充滿敵意的氣氛,暴露了美國民主的現實”。同時稱“特朗普說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弄虛作假的選舉,但拜登卻指責特朗普在操縱選舉,這就是美國的民主和選舉,真是奇觀吶”。此後又在11月8日再次發佈推特稱,“美國大選證明瞭美國自由民主的醜陋面目”。

伊朗公開的地下彈道導彈自動運輸系統畫面

  近日,有伊朗媒體報道稱,伊朗革命衛隊總司令首次將伊朗最新彈道導彈的真容公之於眾。從公開的視頻中能夠看到,在地下深處的固體掩體堸_豎著大批彈道導彈,它們被排隊移動至發射口點火升空,這種方式將使導彈發射的時間間隔大大縮短。對此,伊朗軍方表示,發射彈道導彈能夠使伊朗的敵人因為感到“戰戰兢兢”而不得不被迫做出撤兵的決定。所以,這將賦予伊朗極大的力量,使伊朗在必要時刻能夠將其射向敵人的頭頂。

    有專家指出,這次伊朗軍方做出的這種舉動,事實上在某種程度是在對美下戰書並向其發出警告。伊朗的強硬態度不會因為任何原因而改變,所以不管美國的新任總統是誰,只要得罪伊朗,伊朗都會“照打不誤”。

美媒期待拜登政府誕生首位女防長

    隨著拜登在美國總統大選中勝利在望,他的支援者普遍希望他打破政策天花板,任命美國史上首名女性國防部長。

  報道稱,自1947年美國國防部成立以來,美國總統已先後任命27名防長,但他們無一例外都是男性,只有在奧巴馬任期內,曾于2013年12月任命克奡絡旨R·福克斯為國防部代理副部長,這也是五角大樓有史以來職位最高的女性。

  女性要想登上美國防長的寶座,首先要解決的是資歷、背景和能力等門檻。考慮到拜登既沒有參戰經歷,也沒有軍事經驗,下一屆防長最好有美軍服役和參戰經歷,熟悉美國武裝力量情況,同時還要通曉使用武力的時機和方式,能準確判明任務優先級;具有豐富的從政經驗,能同國會武裝部隊和國防撥款委員會等決策財政機構打交道,必要時還要代表軍方遊說總統和國會議員;不能與美國防務企業有任何聯繫,確保在軍事採購決策時保持公平中立。

  報道稱,如果拜登下決心任命五角大樓首名女防長,目前有4名女參議員符合上述標準。

  來自伊利諾伊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塔米·達克沃思出生於泰國,是美國國會為數不多的亞裔參議員。她曾在美陸軍預備役和國民警衛隊服役22年,2004年作為直升機飛行員前往伊拉克執行任務。她曾因座機被火箭彈擊中而身負重傷,雙腿和右臂不能完全正常活動。達克沃思在美國眾議院、參議院分別任職4年,並擁有伊利諾伊州和退伍軍人事務部5年高級行政管理經驗。此外,她來自軍人家庭,其父是二戰老兵,丈夫也參加過伊拉克戰爭。

  來自夏威夷的民主黨女參議員圖爾西·加巴德也符合女防長標準。她自2003年以來一直在美陸軍國民警衛隊服役,在伊拉克執行過兩次戰鬥任務,目前還是國民警衛隊少校。自2012年以來,她一直在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武裝部隊和外交事務委員會任職。此前她還曾在夏威夷州立法機構任職,是美國史上第一個薩摩亞裔美國國會議員。

  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女參議員瑪莎·麥克薩利軍事閱歷豐富、性格潑辣。她1988年畢業于美國空軍學院,在空軍服役22年,以上校軍銜退役。她是第一名參加作戰飛行的美國女性,也是美國空軍戰鬥機中隊的第一名女性指揮官。

  來自愛荷華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喬尼·恩斯特也是女防長的熱門人選。她曾在國民警衛隊服役23年,2015年以中校軍銜退役。恩斯特長期在軍事委員會任職,曾經代表國會向時任防長馬蒂斯提出政策質詢。

  報道稱,這4名擁有參戰、從政經歷的參議員要想成為女防長,先決條件是必須支援拜登的國家安全政策。不過在克林頓政府時代,最得力的防長是共和黨參議員科恩,因此不排除拜登在共和黨女參議員做出選擇的可能。

拜登勝選,中美交鋒可能將更激烈

 

  拜登當選後美國對華安全策略四不變四調整。特朗普當政期間,對華安全策略成為美國安全政策中的重中之中,遏制、包圍中國耍盡種種手段,但效果有限,殺人一萬,自損一萬。拜登當選總統後,美國總體對華安全策略不可能出現顛覆性變化,但鋻於前任總統遏華兩敗俱傷,拜登有可能在三個方面會出現三不變三調整。

  以臺制華不改變,但上任初始不會重點顧及臺海問題。以臺制華是美國長期不變的戰略,這是美國今後唯一能夠真正打到中國痛點的制華王牌。但特朗普派高官訪台、軍機過臺等行動,雖然在表面上羞辱了中國,但也誤導了台灣當局,使美國在一定程度上被民進黨當局綁架。而拜登已經表態上任後將首先開展抗疫行動,儘管目前兩岸已經處於1996年以來形勢最嚴峻時期,但拜登將一時無瑕顧及臺海問題,在台灣問題上的刺激行為將暫時有所收斂。

  南海挑釁不改變,航行自由總次數未必增多,但闖入領海和鄰近水域可能會更多。南海是美國兩洋兵力調動樞紐、中國貿易生命通道,中國一帶一路重要起點、美國“印太戰略”地理中心,美國戰略資源重地、中國戰略資源高地。中美在南海的較量將會日漸激烈。今年以來美國在南海戰機起飛架次超過3000架次,艦艇航行自由和演習超過70艘次。但由於中國海上實力的增長,美國若以兵力活動量的增加來與中國軍隊較量,將越來越力不從心。很可能會以深度闖入中國島礁領海或鄰近水域等方式,從自認為的法理和國際規則等方面來進行挑釁。

  聯盟圍困不改變,但可能會重視在重點方向著力。特朗普、蓬佩奧為遏制中國不遺餘力,可以說是四面出擊拉幫結派,但收效甚微,亞太多國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在中美之間站隊。拜登可能會改變四面出擊的方式,而重點在東亞、東南亞等某些國家使力,以在台灣、南海問題上打壓中國。

  安全對話機制不變,但交鋒可能更激烈。雙方安全對話機制是奧巴馬政府期間商定的,對話包括雙方國防部長會晤、參謀部與參聯會磋商、大校(上校)級安全評估等。特朗普政府期間,對話機制還在運行,但熱度有限,今年僅象徵性地進行了視頻對話。拜登執政後 對話將繼續延續,甚至雙方參與香格里拉和香山安全峰會的領導層級可能會高於特朗普政府時期,但上述對話中雙方關於安全熱點問題的交鋒可能更加激烈。

  與拜登政府打交道,不要指望比特朗普政府輕鬆,中國的安全壓力不會減輕,重要的是堅定不移地按照“三步走”的發展規劃,不斷提高戰略應對能力。

 

    來源:環球網、鳳凰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