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兩線作戰”:同中國較勁,與巴基斯坦炮戰
印度總理莫迪近日在一次演講中不點名地攻擊中國,稱如果邊境受到威脅,印度士兵將給出“激烈回應”。與此同時,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再度爆發衝突,兩國于克什米爾交界處相互炮擊,是近幾個月來最大規模的攻擊,也是今年以來傷亡最慘重的一次。

    《印度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稱,中印雙方已大體上同意從班公湖-楚舒勒地區的“摩擦點”撤軍,並公佈了所謂的“撤軍方案”。中方消息人士和專家表示,中印雙方經過多輪談判正在逐步達成共識,但印度媒體報道中提及的“撤軍方案”並不準確,不利於雙方按照既定步驟達成既定目標。

  報道稱,雙方的撤離“可能從班公湖北岸開始”,解放軍將撤回到“第8指”以東的陣地(班公湖北岸有8個手指型山脊地區。此前,印度媒體一直宣稱自今年5月以來,解放軍“佔領”了從班公湖地區的“第4指”到“第8指”長達8公里的區域),而印度軍隊則向西撤回至“第2指”和“第3指”之間的據點。撤軍將分階段進行,每階段撤出三分之一的部隊,印度《經濟時報》的報道也提到了類似撤軍分“三步走”的說法。

  報道還描述, 隨著嚴冬的來臨,使部署在15000英尺以上高度的數千名敵對士兵付出了代價,這似乎也使中國“更願意”緩和緊張局勢。報道稱第九輪軍長級會談可能在未來幾天內進行,印中雙方“都同意了這一提議,考慮在下一輪會談中簽署正式協議”。

  對此,中方消息人士表示,中印第八輪軍長級會談氛圍不錯,但印度媒體報道中提及的撤軍方案是不準確的,印媒擅長通過半真半假的消息對外展現印度“強硬態度”,挑動國內的民粹情緒。據了解,中印雙方脫離接觸是開始於班公湖的南岸還是北岸,如何撤,撤多少一直是雙方在多輪會談中商談的重點。

  一直以來印度對中印實控線抱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單方面認為“4指到8指區域是印度一線部隊巡邏地域”,不承認歷史事實,希望在中印爭議地區撈取利益為中印談判撈取籌碼, 這是印度一些人士政策制定的錯誤前提。

  具體到印度媒體報道中提及的“撤軍方案”,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錢峰表示:“這個所謂方案明顯是將前期多輪會談中雙方的意見進行了一種帶有傾向性、自說自話的混合,某種程度上也揭示了當前印度特別是印軍單方面的真實想法,它並不能代表雙方現階段的談判成果,肯定也不是最終方案。”

  有印方消息人士通過媒體公開對外釋放這種雙方並未共同確定的所謂撤軍計劃,多少有對外向中國施壓,對內給國內解壓的考慮。坦率說,當前兩軍對峙區域天氣進一步轉冷,印方後勤補給壓力大,繼續拖下去得不償失,印方這種急迫的心態可以理解。但這種單方面“放風”方式顯然不利於中印雙方在前幾輪接觸上達成的先期共識,也不利於雙方按照既定步驟達成既定目標,反而會誤導輿論,混淆視聽。

    截止目前,中印雙方已經經過八輪軍長級會談,在過程中雙方坦誠交換了意見表達各自訴求,在談及分步驟撤軍問題包括先從哪撤,撤多少等問題。“雙方有不同的訴求,但經過深入溝通,逐步達成共識。在這個過程中雙方都做出努力,對外釋放了保持邊境穩定的信號。”

莫迪在印巴邊境暗批中國

    14日是印度排燈節,綜合印度新德里電視臺、《印度時報》報道,當天,印度總理莫迪在一次演講中不點名地攻擊中國,他抨擊所謂的“擴張主義”勢力展現出一種“屬於18世紀的扭曲心態”。莫迪還警告部分力量不要利用印度的容忍,他稱,如果邊境受到威脅,印度士兵將給出“激烈回應”。

    專家表示,莫迪發表這番言論,一是在給士兵鼓氣,二是配合美國等西方國家進行表演,甚至給美國等西方國家“帶節奏”,攻擊、抹黑中國和巴基斯坦。

  新德里電視臺報道提到,14日當天,莫迪在位於拉賈斯坦邦傑伊瑟爾梅爾的戰略要點隆瓦拉哨所(注:位於印巴邊境地區)與士兵共度排燈節,他在演講中稱,“印度信奉一種理解以及讓他人理解的政策……但如果有人試圖考驗我們的決心,那麼這個國家將會給出激烈回應。”

  新德里電視臺認為,莫迪在演講中對中國進行了微妙但意味深長的“抨擊”。他在講話中聲稱,“世界上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我們的士兵保護我們的邊境。印度已展示出它有實力以及政治意願,能夠對那些挑戰它的國家做出適當的回應。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印度不會在其利益問題上妥協,哪怕是一丁點。”

  莫迪出此類言論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此前,7月在訪問所謂 “拉達克地區”時,莫迪就抨擊過所謂的中國“擴張主義”。這次莫迪雖未點名中國,但印媒解讀認為他就是在攻擊中國,對此,劉宗義表示,莫迪實則是想抹黑中國,推卸自身責任;同時在邊界對峙問題上繼續向中國施壓。

  現在的特朗普政府,特別是像蓬佩奧等人,最喜歡聽(印度此番說辭)。實際上,最近,特別是在新冠疫情發生後,印度一些前高官和現任高官就開始“帶節奏”。由於經濟上美國對中國採取“脫鉤”的“去中國化”政策,印度在“去中國化”方面甚至跑到了美國的前面,比如封禁中國一百多款APP。印度有關言行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挑起中美兩國真正陷入“冷戰”。特別是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後,包括印度前高官、現高官在內的不少政客在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方面不斷攻擊中國,有給中國和西方國家之間“拱火”的意圖,同時也希望借此獲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青睞。

印炒作:中國科考船收集印度海軍情報

    印度《印刷報》網站援引軍方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印度海軍盯上了兩艘上月在斯里蘭卡海域進行考古活動的中國科考船,他們懷疑這兩艘中國科考船“借鄭和沉船遺跡考古活動為名、暗中蒐集印度海軍的相關數據,尤其是潛艇活動”。

  報道稱,2012年,中國在斯里蘭卡海域的科考活動頻率開始逐漸增加,近10年來,中國科考船不斷在該海域出現。印度軍方消息人士聲稱,“表面上看,這些船被部署到這裡是為了搜尋鄭和艦隊的遺跡,該艦隊據說15世紀初期在斯里蘭卡附近海域沉沒”。同時,一份來自印度安全和防務機構的聲明宣稱,中方沒有向斯里蘭卡方面通報活動細節,中國科考船在此海域的持續性活動“令人懷疑這是否僅僅是為了搜尋沉船”。

  《印刷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2014年2月以來,中國科考船公開宣佈的活動至少有12次。為了證明此類活動的目的僅限于歷史科考,斯里蘭卡的幾所大學也在“表面上”參與其中。印度安全和防務機構還稱,中方科考活動的帶頭人可能“與軍方有關”,這種“不受阻礙”且“令人懷疑”的活動“將打破印度洋微妙的軍事力量平衡”。

  事實上,讓印度疑神疑鬼的鄭和沉船遺跡考古工作,是中國和斯里蘭卡早就達成的行動計劃。2014年,中國和斯里蘭卡發表兩國《關於深化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行動計劃》,其中就包括:雙方同意進一步加強海洋領域合作,推進科倫坡港口城的建設,簽署馬加普拉/漢班托塔港二期經營權有關協議,宣佈建立海岸帶和海洋合作聯委會,探討在海洋觀測、生態保護、海洋資源管理、鄭和沉船遺跡水下聯合考古、海上安保、打擊海盜、海上搜救、航行安全等領域開展合作。

印支援恐怖分子破壞中巴經濟走廊

     “今天,我們掌握有無可辯駁的證據,將向國際社會展示這個事實。”巴基斯坦外長庫雷希和巴軍方發言人伊夫蒂哈爾少將在伊斯蘭堡舉行聯合新聞發佈會,展示了印度支援巴基斯坦恐怖主義的大量資料,包括印度情報機構人員和巴境內恐怖分子聯繫的信件、音頻等,明確指責印度正在蓄意破壞中巴經濟走廊(CPEC)建設。

    《日經亞洲評論》稱,巴基斯坦和印度互相指控對方支援恐怖主義,14日的新聞發佈會是巴基斯坦公開分享卷宗的第一例。巴方稱,印度情報部門組建了由700多名成員組成的民兵組織,併為該組織撥款6000萬美元,以破壞CPEC。

  據巴基斯坦《黎明報》報道,庫雷希在記者會上稱,巴此前曾與主要國際夥伴分享其關切,但這是它首次公開向世界展示證據。他說,“9·11”之後,世界見證了巴基斯坦成為反恐一線國家。2001年至2020年,巴遭受了19130​​起恐怖襲擊,超過8.3萬人在反恐戰爭中傷亡,遭受了至少126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當巴基斯坦在人員和經濟上做出巨大犧牲時,印度卻忙於鋪設恐怖主義網路。”庫雷希說,巴將向聯合國、伊斯蘭合作組織和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提交該卷宗,他呼籲國際社會不要再對印度支援恐怖主義的行為保持沉默。

  巴《論壇報》稱,庫雷希在記者會上提到了兩個印度情報機構——印度調查分析局(RAW)和印度國防情報局(DIA),稱二者為恐怖分子出資、培訓和窩藏他們,並詳細說明瞭他們與巴境內多個恐怖組織聯繫、提供彈藥、策劃襲擊事件的內容。他說,CPEC的提出與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恐怖襲擊增加之間有明顯的關聯。新德里已經在其情報機構中設立了一個部門,其唯一的目的就是破壞CPEC項目。庫雷希說,巴已做好準備,建立並部署兩個安全部門以保護有關項目及人員的安全。

  《日經亞洲評論》稱,伊夫蒂哈爾少將表示,印度招募了一支700人的民兵組織以破壞CPEC,成立了一個由24名成員組成的委員會,其中包括10名RAW特工,並撥款6000萬美元專門用於這支部隊。他還表示,有證據表明,RAW官員阿努拉格·辛格是2019年恐怖分子襲擊瓜達爾港珍珠洲際酒店的幕後策劃者,印度特工還直接參與策劃了今年6月對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的襲擊,中國公司在其中擁有40%的股份。印度外交部發言人15日否認巴方指責,稱這是“反印度宣傳活動”。

印巴邊境發生大規模炮戰

1605492691606588.jpg

  當地時間11月13日,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再度爆發衝突,兩國于克什米爾交界處相互炮擊,是近幾個月來最大規模的攻擊,也是今年以來傷亡最慘重的一次。

  據新德里電視臺報道稱,印方共有4名軍隊士兵,1名邊境安全部隊(BSF)副巡視員,以及6名平民在此次交火中喪生。巴基斯坦方面稱,巴方有4名平民和1名士兵喪生,另有22人受傷。

  在這次的軍事衝突中,印巴兩國互相指責對方主動破壞停火協議,印度指控巴基斯坦毫無理由就破壞長達20年的停火協議,並且對平民區開火。而巴基斯坦則指責稱,印度正在支援“恐怖主義”,目的是破壞巴基斯坦的穩定。巴基斯坦外交部長庫雷希稱,巴基斯坦正在向聯合國遞交證據,要求對印度進行譴責。

  據報道,自2003年以來,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劃分巴控克什米爾和印控克什米爾的控制線(LoC)上實施了停火,但雙方經常違反停火協議,雙方經常指責對方挑起敵對行動。兩國都聲稱對克什米爾有爭議的山區領土擁有全部主權,但各自管轄該地區的部分地區。自1947年從英國手中獲得獨立以來,該地區發生過三場戰爭,其中兩場為爭奪該地區而戰。

印媒:印巴炮擊不是戰爭!與中方要新賬舊賬一起算

 

  近年來,印度和巴基斯坦軍隊近來在克什米爾實際控制線附近多次發生交火,並相互指責對方破壞停火協議。印度和巴基斯坦均主張對克什米爾擁有主權,但自從1947年印巴分治後,兩國曾為爭奪克什米爾地區爆發兩次戰爭。2003年,雙方在克什米爾實際控制線一帶達成停火協議。

    有意思的是,對於此次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炮擊,一位印度學者認為這不是戰爭,而印中之間則不同。這位印度學者指出,印巴之間的炮擊不屬於戰爭,而是邊境摩擦,與兩國之間的戰爭沒有多大關係。而當有人問他如果中印之間發生類似的炮擊,那會是什麼性質時,他表示那不是摩擦,而是戰爭。

  事實上,印度的心堣@直有一根刺,即:在印度部分高層及精英的意識堙A中印一旦發生槍炮衝突,就要新仇舊賬一起算,因而不是摩擦,而是戰爭的問題。所謂“舊賬”,指的就是1962年中印戰爭(注:中方獲勝,印度慘敗)。然而,這場邊境戰爭的失敗,卻使印度國內的一些鷹派分子很不服氣。在1982年-1983年間,當時的印度總理英迪拉·甘地批准了一份由陸軍參謀長克塈かョP拉奧上將提交的軍事計劃,即加快速度部署軍隊到與中方接壤的實際控制線上。與此同時,印度還下定決心大力進行國防基礎設施建設。

    而至於“新仇”,指的則是今年4月以來,印度邊防部隊單方面在加勒萬河谷地區持續抵邊修建道路、橋梁等設施。中方多次就此提出交涉和抗議,但印方反而變本加厲越線滋事。尤其是在5月6日淩晨,印度邊防部隊乘夜色在加勒萬河谷地區越線進入中方領土、構工設障,阻攔中方邊防部隊正常巡邏,蓄意挑起事端,試圖單方面改變邊境管控現狀。為此,中方邊防部隊不得不採取必要措施,加強現場應對和邊境地區管控。

  簡單來說,印度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戰勝東方鄰國,以此來向全世界證明自己的大國地位。據對中印邊界爭端研究最深入的曾任英國《泰晤士報》駐南亞記者內維爾·馬克斯韋爾表示,印度帶著必勝的信念在1962年與中方開戰,但僅僅一個月就美夢破碎,這給印度政界帶來深深的傷痛,以致在印度的政治精英中演變為長期難以癒合的心靈創傷。這種傷痛又促使印度人渴望復仇,寄望于在與中方的第二次戰爭中獲得勝利。

    他指出,關於1962年中印之戰,印度方面一直維持著兩個自欺欺人的幻覺。首先,總覺得是“中方無端侵略”,而印度是無辜的受害者。儘管這個謊話早已在國際上被揭穿證偽,但卻在印度軍方和政界高層醞釀出一種復仇的渴望。其次,所有接受過教育的印度人,都被灌輸“中方佔領印度領土”的虛假觀念。因此,這種國內氛圍很容易使邊界爭端發展為危機。

    不過,印度渴望戰勝中方以“復仇”是一種妄想。真要等到算賬的那一天,一定是中方清賬,印方認賬。

 

    來源:環球網、海外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