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軍事文藝
軍旅作家裘山山新作:加西亞的石頭
華夏經緯網   2018-11-08 12:57:05   
字號:

穿過馬路,就可以看到目的地了,沙河。

羅毅陽看了一下手機,時間是八點三十五分,步數是七千一百(五公里左右)。他是七點半從家堨X發的,耗時一小時,他對自己的速度感到滿意。若退回去五年,他肯定要不了一小時,再退回去三年,就是剛退休那年,他還可以做到徒手行走一小時六公里。當然不能再退了,再退就沒意義了,誰沒有生龍活虎的歲月?好漢不提當年勇嘛。

紅燈亮了,他大步流星地穿過馬路,直奔河邊。渾身是汗,估計堶悸瘍谷蝷w經濕透了。雖然已是十一月,但今天的最高溫度有二十五攝氏度,這樣的溫度坐著曬太陽絕對舒服,這麼長途奔襲就有點兒偏熱了。

可以通知隊伍原地休息了。他想。當然,是一個人的隊伍。

河邊有棵很大的香樟樹,樹下修了一圈石凳,他走過去,在石凳上坐下,脫掉夾克衫,從左邊兜媞N出一瓶礦泉水,咕嚕咕嚕灌了幾大口,又從右邊兜堮野X毛巾,擦掉一腦門子的汗,然後長舒一口氣。爽。

河邊的景色真不錯,都深秋了,草坪依然是綠的,香樟樹也是綠的,廣玉蘭也是綠的,雪松更是綠的。低處的冬青和南天竹也毫無凋零的跡象。這就是成都的好,綠色可以一直保持到來年春天。即使進入寒冬臘月,大街上也沒有枯黃衰敗的景象——唯一變黃的是漂亮的銀杏樹。尤其是那些大香樟,一定會堅持到來年春天嫩綠的新葉生出來,才會讓老綠褪去。這讓他想起他的隊伍,也跟這些大樹一樣,始終保持著濃濃的綠色。是那些一茬一茬層出不窮的新綠,讓大樹永葆青春,永不泛黃的。

可惜,自己是一片泛黃的老葉了。儘管他自己並不覺得老,但看到那些生機勃勃的新綠,那些臉龐上毛茸茸的新兵蛋子,就不得不認了。一轉眼,他離開那棵茂盛的大樹都八年了。八年前,他從羅司令一夜之間變成了羅師傅——街上的人見到他總喊他師傅,師傅,請問某某街怎麼走?師傅,幫我們拍個照嘛。他每天出門,耳邊都會響起這樣的叫聲,讓他渾身不自在。這兩年更甚,都有喊大爺的了。地鐵上,小姑娘說,大爺你坐嘛。他真想說,我不是大爺,我是老兵。但他只能假裝沒聽見,站得筆直,堅決不去坐那個讓出來的位置,以示對大爺的一票否決。

其實羅毅陽身體還不錯。雖然已經過了花甲,但退休這八年,他每天都堅持鍛鍊,游泳、跑步、打羽毛球,輪番著來。尤其走路,每天堅持一萬步。如果遇到下雨或者其他原因沒能出門鍛鍊,他就在家做俯臥撐,做平板支撐,或者一邊看新聞聯播一邊原地踏步。哪怕戰友聚會住在賓館堙A他也會在賓館周圍暴走一萬步。所以他的體型完全不像一個六十三歲的人,結實,挺拔。

但畢竟是血肉之軀,內部一些該老化的部件還是在默默老化,該鬆垮的單位還是在偷偷鬆垮,你又不能像軍改那樣,把那些部件和單位都撤了。去年體檢,肺部紋理明顯增粗,他只好把煙戒了。血糖血脂開始增高,他只好控制吃肉。尿酸增加了,他只好減少喝酒。腰經常疼,一查是腰椎間盤突出,只好注重保暖。但總體還算不錯,比之同齡人算是很健康了。

健康歸健康,你只要被地球吸引力多吸引一年,那和少吸引一年的就是不一樣的。尤其是,他的頭髮開始白了,那幾乎是老邁的旗幟,人家看見你的旗幟在風中飄揚,叫你大爺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羅毅陽這些年是一邊抵抗一邊妥協,如同打仗時遇到了力量懸殊的敵軍,只能是邊打邊撤了。

歇息了十分鐘,他重新抖擻起精神,去完成他今天的課目。

今天的訓練課目,是找一塊石頭。這是他老婆大人佈置下來的。老婆大人目前是他的上級機關。

羅毅陽起身,穿過雜樹叢走到河邊,附身欄杆往下看。河水準緩流淌,不清澈,也不渾濁,微微散發著河水特有的腥氣。他沿著河岸掃視了兩遍,非常失望,一塊石頭也沒看到。他原以為入冬了,河水乾涸,會有石頭裸露出來。為此他還特意走到沙河來。離他家比較近的府南河,河兩岸已經被石塊砌得整整齊齊的,跟水渠似的,不可能撿到石頭。他還指望沙河是原生態的自然河,能見到大石頭呢。

判斷失誤。這可怎麼辦?專程走過來,竟然沒發現目標。

今天早上,當他領受任務時,就有些猶疑:石頭?找一塊大石頭?成都這地方,上哪兒去找大石頭?

老婆大人不容商量地說,我不管,反正你得找一塊。

羅毅陽說,這個任務有一定難度。

老婆大人說,你不是成天教育孩子要無條件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嗎?你不是經常給下屬講“致加西亞的一封信”嗎?我記得那媕Y的那個中尉還是你們羅家的嘞。

羅毅陽哭笑不得,是,那堶悸漸D人公叫羅文,可那是音譯的名字。故事說的是羅文中尉在紛亂的戰火中,領受了一個幾乎難以完成的任務,把一封重要的信送給不知在何處的加西亞將軍。羅文力排萬難,完成了任務。當然,他知道老婆是故意調侃他,老婆是大學生,退休前是某街道的黨委書記,是他們家辯論賽永遠的冠軍。

羅毅陽在腦子媟j索了一番。在哪見過大石頭。他們家小區倒是有幾塊大石頭,但那都是人家物業公司買來的,作為景觀放在草坪堛滿A上面還刻著什麼 “我很嬌嫩請不要踩踏”之類讓他看了就倒胃的環保標語。他總不能去把那個搬回家吧。而且,老婆說了,不用那麼大,像他腦袋那麼大就行。

石頭,那得有山才行啊。羅毅陽脫口而出。

說出口的時候,潛意識堛瑪翽悀S涌上心頭。

成都這個地方,哪兒都好,夏天不太熱,冬天不太冷,經濟發展不輸給一線城市,又沒有一線城市的燥熱喧囂,總體還比較平和寧靜。很適宜居住。但成都有一大缺點,沒有山,這讓羅毅陽很不適應。他在一個滿眼都是高山峻嶺的地方服役了二十年,突然回到一個平平展展毫無起伏的地方,很長時間不得勁兒,感覺腳都使不上勁兒。

老婆大人是地道的成都人,是他當年在軍區大院度過短暫的“跑腿挨罵接電話”的參謀生涯時娶到的,他們家的根據地由此建立。老婆凡事都站在“成都怎麼都是對的”的立場上。她反駁說,成都怎麼沒山啊,杜甫早就寫過“窗含西嶺韆鞦雪”了。我們家天氣好的時候窗口也可以看到龍泉山。

羅毅陽說,那我就表達準確一點兒吧,成都三環以內沒有山。三環以外當然多了,我還能不知道嗎,龍泉驛有龍泉山,都江堰有青城山,大邑有西嶺雪山,彭州有丹景山,名山有蒙頂山,再往遠了還有峨眉山。我退休回家第一年,就已經把成都周邊的地理狀況摸得一清二楚了。作為軍人,任何時候都要掌握自己所處位置的地理狀況。

老婆繼續為成都辯護(進入狡辯階段):三環以內怎麼沒山?我們川師(老婆大人的母校四川師範大學)有獅子山,總醫院那邊還有鳳凰山和磨盤山。你們軍區大院不是還有個武擔山嗎?

羅毅陽終於忍不住哼了一聲:虧你還是大學生,不知道真正的山長啥樣嗎?你說的那些個地方只能算丘陵,絕對海拔不到一百米。至於武擔山,那就是個高約二十米、寬約四十米、長約一百餘米的小土包(他早就知根知底)。

老婆也哼一聲:你不就是想說只有我們大雲南的山才叫山嘛。

羅毅陽笑了,滿臉都是得意:那肯定的嘛。我們雲南到處是大山,高黎貢山,梅堻楔s,哀牢山……就是昆明滇池旁邊的西山,也有海拔兩千多米嘞。你在雲南隨便一抬腿,一個不出名的山都夠你爬上三天三夜的。

他說這話時,腦海堸角W出現了那些山,那些盤山路,那些烈日下黑黢黢的臉龐,臉龐上滾落的大顆大顆的汗珠。他在野戰部隊從連長一口氣幹到團長,不知爬了多少回大山,他們的武裝越野總是在山路上進行。後來調到了軍分區,他還是喜歡和兵們一起在山路上跑。他那張黝黑的佈滿皺紋的臉龐,幾乎就是雲南大山的微型景觀。

羅毅陽真是很想念那些山,那些觸手可以摸到雲朵的大山,那些像屏障一樣的邊關山脈。中國人對山的區別是很細的,有嶺,有岳,有嶂,有巒,有峰,有岩,各司其職,為不同的地貌命名。而這些所有關於山的名稱,無論是嶺、岳、峰、嶂、巒、岩,在雲南都可以用上,那片紅土地仿佛就是為了托舉起那些山而存在的。

老婆沒時間聽他關於山的深入闡述,再次重申道:我不管,今天你必須找塊石頭回來。那個羅文能無條件地把信送給加西亞,你也應該無條件地找塊石頭給加西亞。

跟著老婆又追了一句:反正你一天到晚也沒啥事兒。他說,我怎麼沒事兒?我一天到晚都安排滿滿的。老婆說,不就是跑步游泳打球嗎?少玩兒一天沒關係。他說,我那不是玩兒,是訓練,都是每天必須完成的規定課目。老婆說,那另外增加的訓練課目叫什麼呀?他上當了,回答說,叫自訓課目。老婆說,好,今天請羅毅陽同志完成一項自訓課目吧。他沒話說了。

當然他也知道,就算老婆沒那麼能說會道,他也得去完成這個任務。畢竟老婆大人比他辛苦多了,帶一個八歲的小孫子可不亞於他帶一個團。兒子媳婦雙雙軍醫大畢業,今年年初時雙雙參加醫療隊去了海外。小孫子就長期駐紮在了爺爺奶奶家。最近孫子上了繪畫班,老師要求這個週末的素描作業是畫石頭。他的第一反應是去買個冬瓜回來給他畫,老婆說不行,全班同學都畫石頭就你寶貝畫冬瓜,你不嫌丟人?

真是可氣。難道這老師不是成都人嗎?他不知道成都沒石頭嗎?完全不切合實際嘛。這相當於要求東北部隊開展山地叢林作戰訓練,雲南部隊開展爬冰臥雪訓練嘛。

老婆說,你就別發牢騷了,咱們兒子從小到大,從幼兒園到高中畢業,我完成了多少老師佈置的作業?有一次兒子錶演遊擊隊,老師要我給他打綁腿,還有一次竟然要求我拿蔬菜做一套環保服。嘖嘖,往事不堪回首。相比之下,你這個算是很容易完成的了。你也算是補補課吧。

羅毅陽聽到老婆說到環保服時,腦子堜縝a閃出個念頭,成都沒有山倒是有河,三條,府河、南河、沙河。其中沙河是原生態的自然河流,那下面應該有石頭。

於是他打斷老婆的嘮叨,果斷地說,行了,我去就是了。保證給加西亞找一塊石頭回來。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3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戰士紅星藝術團將在大連首演《璀璨星河-致敬經典雜技晚會》
·中國當代軍旅小說從“單兵作戰”到氣象萬千
·維和題材電影《中國藍盔》將於11月23日公映
·中國經典民族歌劇《洪湖赤衛隊》唱響雪梨歌劇院
·多部優秀軍事題材影片列入“國防萬映”影視作品扶持計劃
·築夢中華英雄路:史光柱詩歌、音樂作品專場在京舉行
·戰場無亞軍!羅援將軍拍案而起的鐵血之作在這裡
·解放軍文工團文藝輕騎隊為兵服務側記
·《大轟炸》真的“炸”沒了 導演蕭鋒確認已取消上映
·紀錄片《上軍校》導演講述鏡頭堛瑣ン成長
·如何在軍事電視綜藝節目中講好強軍故事
·愛德華·霍普的《夜遊者》首次在亞洲展出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綿陽”號導彈護
熱點新聞排行
   
戰士杜富國掃雷被炸殘失去雙眼雙手 被授予
什麼叫軍人血性?聽聽這些身殘志堅的開國將
疑似抗日英烈頭顱現身日軍老照片
美聲稱繼續闖南海 中國連發四問令其啞口無
沖繩新知事訪美遇冷 美軍基地搬遷分歧明顯
美軍研製新型防彈衣:穿著更加舒適 滿足女
聯合國特使說葉門衝突方將在瑞典舉行和談
軍民深度融合之新材料透視
我國成功發射第四十二、四十三顆北斗導航衛
法德欲建“歐洲軍隊” 歐洲防務一體化能走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美創建新軍種 加劇太
近日特朗普政府明確提出在2020年前組建“太空軍”,外界驚呼這是“星球大戰計劃2.0版”。
大幅擴軍 日本防衛預
日本政府為2019財年申請超過5.2萬億日元的防衛預算。這一旦成為現實,安倍執政以來防衛預算將實現“7連漲”並再創新高。
戰爭回顧
  更多
北韓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北韓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崑崙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崑崙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台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遊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