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軍事文摘
國防大學專家解讀:周邊地區國防和軍隊發展形勢
華夏經緯網   2021-01-04 14:19:10   
字號:

前言

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和此伏彼起的衝突事件中,2020年悄然過去。回望這一年,各國艱難抗擊疫情,大國競爭持續加劇,單邊主義、保守主義逆勢回流,世界格局加速調整,多域安全風險上升。全年雖然沒有爆發大國軍事衝突,但在灰色地帶、邊緣地帶、新領域的鬥爭日趨激烈。在此背景下,世界主要國家紛紛加快推進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把軍事實力作為保障安全、應對風險、謀求主動的重要依託。

圍繞“解讀2020年國防和軍隊發展戰略形勢”這一主題,國防大學微信公眾號邀請國家安全學院“國防和軍隊發展戰略研究團隊”撰寫了一組文章,今天推出的是《周邊地區國防和軍隊發展形勢》。

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肆虐,亞太地區因亞洲國家特有的疫情管控措施而使形勢好于其他地區。但同時,亞太地區安全形勢趨於複雜,各國紛紛加大軍費投入,推進國防和軍隊建設進程,以期跟上新一輪軍事革命步伐,呈現分化組合、各謀其利的態勢。

美國加強地區軍事存在

美國是對亞太地區軍事安全形勢影響最大的外部因素,某種意義上,其奉行的“遏制”政策,正是地區動蕩之源。

強化美臺合作關係。美國利用中國台灣地區作為制衡中國大陸的重要棋子,2020年3月26日,特朗普簽署由參眾兩院先前通過的“2019台北法案”,粗暴干涉中國內政;8月9日,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阿扎率團“訪問”台灣地區,這是六年來美國內閣官員首次“訪問”台灣地區;9月17日,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克拉奇“訪台”,創下了美國高級官員連續“訪台”的紀錄。

疫情期間,美國頻頻派偵察機在臺海上空巡查,美艦多次穿越台灣海峽,並加大對臺軍售力度。特朗普任期內美國對臺軍售達到11次,是美國歷屆政府售臺武器次數最多的一屆,其中僅2020年就對臺軍售6次。以往美國對臺軍售武器多是淘汰的落後武器,以防禦性武器為主,2020年對臺軍售的武器,既有進攻性武器,也有美軍現役武器。

增強南海地區軍事活動。2020年,美軍進一步增強在南海地區的活動頻率,除了加強作戰演練以外,明顯加大了抵近偵察力度,更加靠近中國領空。

7月29日,美軍派出P-8A海上巡邏機和KC-135R空中加油機進入南海上空,最近時距離中國廣東海岸僅52.11海堙C8月5日,美軍E-8C空地監視飛機靠近中國廣東沿岸領海基線,最近距離59.27海堙C抵近領空附近偵察,成為美軍對他國施壓、挑釁或監視的常態化行動方式。11月17日至20日,短短4天內美軍就有13架次偵察機前往南海偵察。12月22日,美軍“麥凱恩”號驅逐艦未經中國政府允許,再次擅闖我國南沙島礁鄰近海域。

這些做法表明,美國政府正在大力落實其《國防戰略》《印太戰略》,強化戰略佈局和力量部署,開展一系列挑釁遏制行為,成為破壞地區和平發展大勢的攪局者。

▲12月22日,美軍“麥凱恩”號驅逐艦擅闖我國南沙島礁鄰近海域

日本加快軍事大國步伐

2020年,日本安保戰略未因首相更疊而產生大的波動,總體保持新版《防衛計劃大綱》《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2019-2023年度》的既定方向,以日美軍事同盟為基軸,不斷尋求軍事自主和局部優勢,持續向更具影響力的軍事大國邁進。

深化日美防務合作。日本新首相菅義偉就任後,繼承安倍執政時期的安全政策,注重強化日美同盟。2020年9月20日晚,菅義偉與特朗普舉行電話會談,強調“日美同盟是維護太平洋地區和平穩定的基礎”。10月26日,菅義偉在首次施政演講中強調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和安保的基軸”。

日本積極通過日美聯合軍演加深作戰融合。例如,10月26日至11月5日,日美雙方在日本本土、沖繩縣及其周邊海域舉行“利劍21”聯合軍事演習。12月7日至15日,日美在日本西南部地區和東京西北部地區舉行了“山櫻”演習和“森林之光”演習。

在2020年的幾場演習中,日美雙方海空聯合作戰融合得更加深入,以“確保一旦印太地區發生危機或緊急事件,美軍能夠有效支援日本的防衛作戰”。

▲10月26日,美國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與日本自衛隊聯合啟動了“利劍”軍演

全面升級武器裝備。日本防衛省與三菱重工簽訂“下一代戰鬥機”項目研發合同,計劃首架原型機2024年開始生產,2035年使用該型戰機取代現役約90架的F-2戰鬥機。

7月9日,美國批准向日本出售105架F-35戰機和相關裝備及服務,此次採購合同中的42架F-35B戰機可與日本“準航母”搭配使用,將使日本海上作戰能力進一步提升。10月1日,日本航空自衛隊新一代電子偵察機RC-2正式服役,用於替換YS-11EB。12月18日,日本內閣會議通過導彈防禦相關文件,將建造兩艘“宙斯盾”艦,並延長現有的“12式”地對艦導彈飛行距離。

發展新域作戰力量。日本強調,太空、網路等新域作戰力量是支撐“多域聯合作戰”的關鍵,明顯加快了發展步伐。

2020年4月18日,日本首支“太空作戰隊”在東京都府中基地成立。6月,日本“宇宙開發戰略本部”推出新版《宇宙基本計劃》,明確提出未來將強力推進“準天頂”衛星系統、X頻段軍事衛星通信網等項目建設,內容涵蓋安全保障、情報收集、導彈監視、宇航員登月等諸多項目。加快推進新版《網路安全戰略》落實,明確開始通過“奪旗賽”的形式從全國範圍內招募網路安全人才。

這些做法,是日本軍事佈局的重要組成部分,體現了其一貫的低調發展高端軍事手段的風格。

印度加快提升軍事實力

2020年,印度持續加強與域外大國合作,積極開展軍事活動,試圖躋身世界主要大國行列。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上,印度著眼建設“軍事大國”和“地區強國”,加快國防自主建設,加強戰場設施建設,宣佈2021年前成立首個海上戰區司令部,推進軍隊現代化。

密切美日澳印軍事關係。2020年,美日澳印進一步加強軍事合作關係,印度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6月4日,印度與澳大利亞簽署《軍事後勤支援和防務技術合作協議》,兩國軍隊可共用對方機場和港口,印澳由“戰略夥伴關係”提升至“全面戰略夥伴關係”。9月9日,印度與日本簽署《相互提供物資勞務協定》,使印度和日本的戰爭物資以及各種軍需品可以共用。10月27日,印度與美國簽署《地理空間合作基本交流與合作協議》,這是兩國簽署的第四份基礎性軍事協議,將允許印度使用美國的衛星和地圖數據,對提升印度導彈和武裝無人機的瞄準精度至關重要。11月中旬,美日澳印舉行“馬拉巴爾2020”聯合軍事演習,標誌著四國戰略合作進入新的階段。

▲2020年11月中旬,美日澳印舉行“馬拉巴爾2020”聯合軍事演習

努力推進國防自主建設。印度總理莫迪多次公開表示,印度將不再充當世界最大武器進口國的角色,希望實現70%硬體由國內生產的目標。

2020年以來,印度加快國防工業自主創新,不斷提高裝備本土化率。8月3日,印度國防部發佈了《2020國防生產和出口促進政策》,該政策是國防部指導國防工業建設的頂層文件,旨在提高國防自主生產能力,實現自力更生與擴大出口目標。

該政策要求推進“印度製造”計劃,到2025年將用於採購本國武器裝備及服務的經費增加一倍。同時,印度在國防預算中增設專門負責採購本國武器裝備及服務的科目,要求未來5年內武器裝備及服務的採購預算每年增加15%。

加強邊境國防設施建設。印度一貫將設施建設作為加強邊境控制的重要手段。

2020年1月20日,印度國防部下屬的邊境道路機構稱,已完成印中邊境沿線全部道路建設的75%,2020財年將有9條公路竣工,同時正在邊境地區修建125座橋梁。7月7日,印度國防部批示加快邊境地區價值20億盧比的戰略公路項目,要求建成以列城為中心的邊境公路網。9月,印度國防防長辛格透露,印度政府已將邊境基建預算增加了一倍。同時,印度加快通往前沿地區鐵路建設速度,國防部全程參與鐵路的設計工作,使鐵路建設服從於兵力投送需要。此外,印度計劃在邊境地區修建多個機場和場站。

印度這些做法,既是為了強化邊境管控,增強地區影響力,也是為了深度參與大國競爭,在實力與各大國存在差距的背景下企圖成為國際舞臺上的重要棋手。

澳大利亞全面加強軍備

澳大利亞作為美國重要盟友,2020年在中國南海地區及“五眼聯盟”“自由航行”“疫情甩鍋”等方面緊跟美國步伐,在亞洲地區事務中充當反華先鋒。與此同時,為了增強戰略影響,澳大利亞還加大軍費投入,企圖建立一支在更大範圍發揮作用的軍隊。

國防開支大幅提升。2020年7月,澳大利亞發佈了《2020國防戰略修訂》和《2020部隊結構計劃》兩份重量級文件,明確未來十年澳將投資2700億澳元提升國防軍的實力,這一預算規模相比往年有明顯提高,大體相當於澳大利亞GDP的2%。若計劃如期完成,澳軍的中遠程活動能力、遠程打擊能力將得到顯著增強。

▲澳大利亞海軍霍巴特級防空驅逐艦,搭載美制“宙斯盾”系統

美澳合作穩步推進。2020年7月,澳大利亞派出其最大的軍艦“堪培拉”號兩棲攻擊艦,進入中國南海配合美國“堮皒飽辛镼嶺x演。澳大利亞海軍在美國、紐西蘭、加拿大的海上反潛巡邏機配合下,多次進入中國東海、黃海水域。

11月,美澳在華盛頓舉行高層會談,重點討論如何應對中國挑戰,雙方決定在澳大利亞北部建立軍事基地,在達爾文港建立戰略軍事燃料儲備,加強在南海以及印度洋的海洋合作。

這些做法表明,澳大利亞正在大力提升防務能力,並採取超出本國實力的軍事活動。在實力不夠時搶在大國博弈的前沿,是一種危害本國利益的做法。

▲2020年7月,澳大利亞“堪培拉”號兩棲攻擊艦參加美日澳聯合演習

其他國家強化軍力發展

面對大國在印太地區激烈角逐的態勢,為在動蕩變局中謀求自保,部分國家也都強化自身軍力發展,盡力獲取更大利益。

南韓加快推進國防改革。2020年,南韓持續推進“國防改革2.0”計劃,加快軍隊改革轉型的步伐。在制定《國防基本計劃2014-2030》基礎上,又先後出臺了《2020-2024國防中期計劃》《國防改革基本計劃2020》等一系列文件,確定國防改革方向。

發佈《2020-2034年核心技術計劃》,明確了南韓國防科技未來的發展方向和現實需求,為今後15年的武器體系以及需要重點領域技術發展指明方向,並確定了發展方案。

越南強化多邊軍事合作。2020年,越南在自主推進國防和軍隊建設的同時,與多個域內外國家深化軍事合作,拓展合作範圍。

與美國在油氣開發、裝備採購、軍事基地等領域合作有所邁進。10月18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出訪越南期間,日越簽署12項經濟、軍事合作協議。11月27日,越南、印度兩國國防部長舉行會談,印度承諾幫助越南實現武裝力量現代化,提升越南的海上行動能力。

印尼加強海上力量建設。2020年,印尼政治上不選邊站隊,國防上加大投入,從多國進口武器裝備,重點加強海上力量建設。

年初,印尼向法國求購4艘鲉魚級常規潛艇和2艘追風級護衛艦。7月6日,印尼向美國購買8架MV-22Block C“魚鷹”傾轉旋翼機和相關設備。同月,印尼與丹麥簽署價值7.2億美元的前期採購合同,計劃5年內購買2艘6000噸級、帶有APAR相控陣雷達的“伊萬·休特菲爾德”級導彈護衛艦。

11月,在菅義偉訪問印尼期間,印尼與日本磋商,計劃進口4艘30FFM護衛艦,希望由日本提供技術在印尼國內再造4艘,屆時將極大提升印尼海上作戰能力。

總之,2020年,周邊地區安全形勢趨緊,各國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呈現四種情況。部分國家與美加強防務合作,把自己牢牢綁在別國的戰車上;部分國家宣稱“國防自主建設”,但實際行動已有傾向性選擇;部分國家保持獨立自主,不選邊站隊,穩步發展軍力;部分國家奉行務實戰略,注重維護本國利益、維護地區安全與發展大勢。

無論哪種類型的國家,面對疫情衝擊和形勢變化,都更加重視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加強軍備,更新武器裝備,為國家發展尋求安全保障或發展利益。

(作者係國家安全學院國防和軍隊發展戰略研究團隊成員)

來源:國防大學作者:張志剛、潘攀、陶永強

 

責任編輯:唐詩絮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全民視角下的全民國防
·湖南省新時代國防動員工作新風撲面:國動委主任述職全程“直播”
·促進國防實力和經濟實力同步提升
·我國國防法修訂,這些內容有修改!
·我國國防法修訂 明年1月1日起施行
·解放軍報年終特別報道|中國有多大,國防教育的陣地就有多大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
·當國防教育遇上冰雪體育,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把安全發展貫穿國家發展各領域和全過程
·江西省上饒軍分區在婺源縣太白鎮曹門革命歷史陳列館舉行“紅色教育基地”揭牌儀式
·遼寧省新賓縣組織學生開展國防教育
·濟南市第四屆“愛我國防”大學生主題演講比賽落幕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VP-11防雷車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熱點新聞排行
   
日親潮級潛艇將裝瑞典斯特林發動機
律師“探監祝壽”並與薩達姆長談六小時
2009年前俄羅斯將至少發射11顆衛星
美軍司令稱終統不利兩岸關係
烏克蘭總統因刻赤海峽危機中斷南美行
潛艇走俏亞太國家:日潛艇技術始終居世界前
對華軍售禁令-中歐關係發展的絆腳石
進行中的伊拉克空戰:地面部隊主導空中行動
9?11事件四週年:我們的悲傷開始"摻水
伊拉克境內反美力量“越剿越強”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殲-20首飛十週年
殲-20實現了我國航空工業研製能力和航空武器裝備建設從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是中國軍隊重要的“撒手锏”武器。
大國長劍:盤點火箭軍
火箭軍是中國軍隊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是我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戰爭回顧
  更多
北韓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北韓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崑崙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崑崙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台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遊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