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軍事文摘
美大搞反恐“雙重標準” 多行不義必自斃
華夏經緯網   2021-01-13 09:33:41   
字號:

  作者:郭凡孔

  近年來,恐怖主義在世界各地不斷發展蔓延,恐怖分子為達到自己的政治主張或個人目的通過冷兵器砍殺、武裝襲擊、炸彈襲擊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使全球許多國家和人民成為恐怖主義的受害者。恐怖主義已經成為全人類的公敵,也是世界各國在推進全球化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進程中面臨的嚴峻考驗和挑戰。為打擊恐怖主義,聯合國安理會于2001年通過了《全球努力打擊恐怖主義的宣言》,2006年聯合國全體會員國又通過了《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打擊恐怖主義,消除極端思想,已成為一場“得道多助”的正義之戰。

  21世紀以來,全球反恐取得了一些令人欣喜的進展,但距完全勝利依舊任重而道遠,一些國家和地區甚至出現了恐怖組織勢力擴大、分支增多等越反越恐的局面。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的背景下,恐襲活動有增無減,截至去年11月底,全球至少發生2000余起恐襲事件,已超出2019年全年恐襲數量,創下歷史新高。其中重要原因,是以美國為代表的一些國家在反恐方面大搞“雙重標準”,將反恐工具化、政治化,不斷推高全球反恐複雜程度。

  “合則用,不合則棄”,反恐已成了為美政治服務的工具。去年10月份以來法國接連發生斬首事件,法政府對其境內穆斯林出臺了一系列嚴厲的舉措,特朗普政府立即表態美國與“我們最古老的盟友”站在一起,並表示“激進的伊斯蘭恐怖襲擊”必須立即終結。高喊反恐口號的美國政府卻于11月5日宣佈撤銷將“東伊運”定性為恐怖組織的決定。法國發生的極端事件就像一面鏡子,清晰照出了美在反恐問題上的“雙重標準”。

  1月1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民主黨人正式提交針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條款草案,指控特朗普“煽動叛亂”。圖為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一名男子在國會大廈附近的隔離圍欄外拍照。新華社發

  眾所週知,“東伊運”(“東突伊斯蘭運動”)是“東突”恐怖勢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組織之一。2002年9月11日,聯合國安理會正式將“東伊運”列入安理會頒布的恐怖主義組織和個人名單,對其實行凍結資產、旅行限制、武器禁運等制裁。美國也于2016年9月在13224號行政令中將“東伊運”列為恐怖組織並支援將該組織列入聯合國1267委員會綜合製裁清單。數十年來,“東伊運”在境外建立多個訓練基地,一方面派人赴敘參加“聖戰”,威脅他國和平與穩定;另一方面不斷向我境內滲透,先後策動了“4·30”烏魯木齊火車南站暴恐襲擊案、“3·1”昆明火車站暴力恐怖案、“10·28”暴力恐怖襲擊案等一系列重大恐襲案件,在境內外渲染暴力、製造流血。面對如此殘暴的恐怖勢力和無辜生命的流血傷亡,美國充耳不聞、視而不見,反而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美撤銷對“東伊運”恐怖組織的認定,實為單邊主義和冷戰思維在作祟,充分反映了美國不是真反恐、反真恐,而是以反恐之名,行撈取政治利益之實,這已是其慣用伎倆。蘇軍入侵阿富汗時期,美為對抗蘇聯,給予“基地”組織、阿富汗塔利班大量援助和支援。蘇聯撤軍後,美為實現在中亞的戰略目的與“基地”組織和阿塔反目成仇,先後上演了推倒塔利班政權、手刃本·拉登的戲碼。

  恐怖主義是“過街老鼠”,是全人類的公敵,當世界各國都在努力研究和推進對恐怖勢力的打擊的時候,美國卻將沒有對美產生威脅和不利的恐怖主義貼上“好的恐怖主義”標簽,大肆豢養利用;將對美產生威脅和不利的恐怖主義貼上“壞的恐怖主義”標簽,瘋狂予以打擊,這種“合則用,不合則棄”的反恐“雙重標準”,早已被世界各國看清。

  “人權”“自由”與“制裁”,已成美“雙標”反恐的固定套路。“東伊運”“世維會”等“東突”組織長期在我境內實施反華分裂活動,自上世紀90年代至今,包括“東突”組織在內的“三股勢力”在新疆等地製造了數千起暴恐事件,對當地群眾的生命安全造成了嚴重威脅。反恐是一項複雜而漫長的鬥爭,既要有“硬”的武裝打擊,剷除暴力恐怖威脅;又要有“軟”的治理措施,消除恐怖主義和極端思想的滋生土壤。新疆作為中國抗擊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主戰場,是國際反恐鬥爭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政府在借鑒和吸收國際社會反恐經驗的基礎上,堅持打擊與預防並重,一方面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一方面通過鞏固九年義務教育、設立教培中心、大力脫貧攻堅等一系列惠民舉措,竭盡全力保障新疆人民的基本人權免遭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侵害,保持新疆社會的穩定和繁榮。據官方統計,新疆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在95%以上,維吾爾族人口是40年前的2.1倍。

  令人感到可笑的是,在“9·11”事件中深受恐怖主義傷害的美國不僅對新疆的經濟增長、社會穩定、民族團結和宗教和諧視而不見,還扯起“保障人權”和“宗教自由”的幌子對我國依法反恐和保護人權的行動橫加指責,抹黑中國在反恐和去“極端化”方面的努力,為“東突”恐怖組織站臺發聲,大搞“長臂管轄”,對中國企業和官員無理制裁。2020年以來,美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駐德國慕尼黑總領事分別於去年2月和7月會見多力坤,聽取“東突”要求和“世維會”開展反華分裂活動情況並“商討合作”。美駐土耳其大使去年7月公開會見“東突文化與團結協會”主席塞義提·吐姆吐魯克。美國務院在去年6月發佈的2019年度反恐報告中稱,名為“東伊運”的組織是否仍然活躍缺乏證據,試圖為“東伊運”洗白。去年11月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撤銷將“東伊運”定性為恐怖組織的決定。

  涉疆問題根本不是人權、民族、宗教問題,而是反暴恐、反分裂、去極端化問題。美國口口聲聲要“維護”新疆少數民族人權與自由,實際上卻為嚴重威脅2000多萬新疆各族人民群眾安全的“東突”分子撐腰打氣。事實上,美國打著“人權”“自由”的幌子進行“雙標”反恐是其早已玩慣的固定套路,美在阿富汗、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發動反恐戰爭,導致他國無辜民眾流血傷亡,大量難民流離失所,破壞世界和平穩定。縱觀美國劣跡斑斑的人權歷史,滅絕印第安人、奴役非洲黑人、持續至今的種族歧視,有如此表堣ㄓ@的行徑,竟然還以“民主鬥士”“人權衛士”自居,真是滑稽可笑,恬不知恥。

  “支恐”“縱恐”“用恐”,美已成全球反恐成果的最大破壞者。“9·11”事件發生後,美國的反恐行動獲得了世界許多國家和人民的支援,然而美國並未用真正的反恐行動告慰那些逝去的生命,而是以反恐之名,布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棋局,將世界各地的恐怖組織當作實現自己戰略意圖的棋子。對於未與自己“保持隊形”的國家,就對當地的恐怖組織大力“充值”、縱容扶持,禍亂他國安全和地區穩定。

  “伊斯蘭國”在興起之初就是一個跨境活動的極端組織,人員、物資、武器在敘伊兩國間自由流動,在國際反恐聯盟對“伊斯蘭國”的打擊過程中,美出於政治利益私心,在伊拉克積極幫扶政府軍圍剿打擊,在敘利亞則繼續支援反政府武裝對抗國家力量,並在“伊斯蘭國”肆虐最盛之時給予其資金援助。美反恐行動如此明目張膽的“夾帶私貨”,早已屢見不鮮。“東突”組織長期從事反華分裂和宣言極端主義活動,其恐怖性質已被世界各國認知,美國政府卻多次會見“東突”代表,指使各類基金會向“東突”組織注入資金,美中情局甚至派專人負責對“東突”分裂分子進行培訓。在國際反恐合作中,美方做法也是厚此薄彼。2006年起,美國陸續將其抓捕的“東伊運”涉恐嫌疑人轉移至不同國家。2008年,美方拒絕中國提出的將關押在關塔那摩監獄的17名“東伊運”恐怖分子遣返回國的要求。2009年,美再次拒絕中國要求,將4名“東伊運”恐怖分子移交英屬百慕大群島,2014年,美又向斯洛伐克移交關押在關塔那摩的3名“東伊運”恐怖分子。美國“煞費苦心”地為“東伊運”恐怖勢力保存火種,充分顯露了其“以恐遏華”的政治野心。

  當前,恐怖主義與極端主義帶來的挑戰依舊嚴峻,全球反恐鬥爭需要各國凝聚反恐共識,增進政治互信,促進交流合作,鞏固反恐戰果。美秉持冷戰思維和單邊主義,在反恐行動上大搞“雙重標準”,一意孤行,掣肘全球反恐努力,破壞全球反恐成果,只會向國際恐怖主義勢力釋放錯誤信號,助長其囂張氣焰,給各國社會和人民帶來災難。

  借反恐之名肆意踐踏國際秩序,美終將自食惡果。反恐事業需要世界各國精誠團結、對話合作,美長期奉行單邊主義,實行“以恐劃線”,要求世界各國選邊站隊,以是否願意對打敗“激進伊斯蘭”承擔責任來評估是否盟友與親疏遠近。在國際反恐行動中,大搞“一言堂”和“美國優先”,致使國際反恐無法形成合力,給恐怖勢力喘息之機。美無視國際法,漠視人權,在反恐行動中濫用暴力,造成當地無辜民眾死傷,此舉往往被恐怖分子加以利用,高喊反美口號,發起新一輪襲擊,進而引發地區局勢動蕩,形成人道主義災難。以美國發動的阿富汗反恐戰爭為例,據聯合國統計數字顯示,阿富汗戰爭在持續至第17年時,就已造成3萬多平民死亡,流離失所者不計其數。發動反恐戰爭的美國在戰時竟協助外籍恐怖分子轉移,造成阿境內恐怖分子向周邊國家回流外溢,引發地區反恐局勢緊張。美軍在阿富汗戰爭期間辱屍、焚經、屠殺平民,使阿境內反美情緒空前高漲,阿塔復仇反美的旗號奪得越來越多的民心。阿富汗戰爭清晰反映了美式反恐的“雙重標準”與強權邏輯,最終結果卻是反恐之戰越反越恐,塔利班勢力不斷壯大,美國在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後深陷泥潭,只能自食惡果,黯然收場。

  恐怖主義是當今世界的一大毒瘤,它不僅對世界各國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帶來威脅,更對各國經濟發展和民生進步帶來阻礙。因此,打擊恐怖主義,消除極端思想是世界各國共同的責任,需要各國對話合作、步調協同。長期以來,美為實現自身政治利益,維護鞏固霸權地位,在反恐問題上完全從利己角度出發,對於不同國家發生的恐襲事件,使用不同的評判標準,做出不同的表態回應。自美國發動反恐戰爭以來,世界各地恐怖勢力仇美、反美情緒愈加強烈,美培植、縱容和利用恐怖勢力,也終將被恐怖勢力所反噬。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美國大搞反恐“雙重標準”,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必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光明日報》( 2021年01月13日 12版)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張軍大使:綜合施策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
·國際反恐形勢因疫情更趨複雜
·趙立堅:中國、巴基斯坦等國人士同意應加強打擊“東伊運”合作
·應對反恐新問題 湖南立法提升治理能力
·中外人士線上議反恐
·反恐高官突然“被辭職”,美媒:係特朗普對五角大樓最新打擊
·匈牙利外長:聯合國首個地區反恐中心落戶布達佩斯
·馬克龍等呼籲歐洲採取多重措施應對恐怖主義威脅
·德法奧反恐戰略引爭議,外媒:有人認為這侵犯公民隱私權
·港媒關注:中方譴責美開“國際反恐合作倒車”
·馬克龍提議建歐盟邊境部隊,動員各國聯手反恐
·法國官方悼念尼斯襲擊案遇難者 總理卡斯泰重申打擊極端主義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VP-11防雷車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熱點新聞排行
   
日親潮級潛艇將裝瑞典斯特林發動機
律師“探監祝壽”並與薩達姆長談六小時
2009年前俄羅斯將至少發射11顆衛星
美軍司令稱終統不利兩岸關係
烏克蘭總統因刻赤海峽危機中斷南美行
潛艇走俏亞太國家:日潛艇技術始終居世界前
對華軍售禁令-中歐關係發展的絆腳石
進行中的伊拉克空戰:地面部隊主導空中行動
9?11事件四週年:我們的悲傷開始"摻水
伊拉克境內反美力量“越剿越強”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殲-20首飛十週年
殲-20實現了我國航空工業研製能力和航空武器裝備建設從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是中國軍隊重要的“撒手锏”武器。
大國長劍:盤點火箭軍
火箭軍是中國軍隊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是我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戰爭回顧
  更多
北韓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北韓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崑崙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崑崙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台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遊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