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大陸
再見,抑或再也不見,你都是我銘刻在心的英雄
華夏經緯網   2018-02-14 09:47:34   
字號:

■中國軍網記者 李小琳

從北京到拉薩,3000多公里,我們坐飛機飛了5個小時。

從拉薩到無名湖山腳,300多公里,我們開車走了3天。

從無名湖山下連隊到哨所,1公里,我們爬山爬了4個多小時。

邊防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一、此去無名湖,是我最勇敢的決定

“你們要去無名湖採訪?”王副團長對我們幾個女記者的提議既驚訝又敬佩。

“那個連隊,在1999年之後就沒有女記者上去過,現在是冬天,大雪封山,你們得從山的另一面爬上去,亂石冰川,怎麼也得爬4個多小時啊!”王副團長把困難說在前頭,試圖考驗一下我們是否“去意已決”。

“爬呀!大老遠來一趟,就是為了看看邊防戰士,不爬上去,我們豈不白來了!”雖然我對即將面臨的高寒山路也有些心堨晶炕A但“見見邊防戰士”這個單純的願望,覆蓋了一切憂心忡忡。

這一夜,無眠。因為高原反應,也因為對未來一天的種種期待。

來到西藏的第四天,終於要向無名湖哨所進發。冬天的西藏真美,山峰高聳入雲,落雪染白了頭;霧氣盪漾,車子一轉彎,剛剛看到的山就悄悄隱匿。一路盤山而上,眼前的一切讓我這個初次進藏的平原女孩變得不再矜持,忙亂地舉起手機拍拍拍,真想把整個西藏的美景帶回家。

好景不長,盤山路一走就是兩個小時,上百個發卡彎把我晃得暈頭轉向。“這個路不算惱火,更惱火的路我們的車子根本開不上去!”司機班長尹幫飛操著濃重的四川口音笑著對我們說。而尹幫飛班長口中“不惱火”的路,卻是一邊懸崖一邊絕壁,最窄處將就過去一輛車,由於部分地基塌陷而變得顛簸不堪。行進在海拔3000多米的盤山路,眼看著車子在積雪的路上吱吱打滑,要說不害怕,那是假的。“我們明明坐的是一輛越野車,感覺卻像坐的是拖拉機!”我們哈哈說笑,嘗試掩蓋心中的不安。

“下車吧,過不去了……”前車的王副團長對著我們喊道。塌方,落石,阻斷了我們的路。離原本計劃的停車點還有三公里,此刻我們只能徒步走過去。

走到“旺東橋”已到中午十二點。六連的戰士們早已把鍋碗瓢盆搬到這兒,為我們一行人做午餐。架上高壓鍋,燉上辣油湯,切好蔬菜,備好調料,我們要來一頓地地道道的野炊!這頓飯,足可稱上高配版的“野外火鍋”。遭受高原反應三天的折磨,一直食欲不振的我,這次竟然能夠“放肆吃”。不誇張地說,這頓野餐真的好吃爆了,身體堨R盈了滿滿的熱量,特別是邊防戰友濃濃的情誼!

二、哨所就在前方,沒有你,我如何抵達?

野餐過後,才真要迎來絕壁山路,我們,高興得太早了……

一公里,垂直距離只有一公里,應該不會太遠吧?

我終究低估了這一公里的距離。

無名湖不是“路很難走”,而是“根本沒有路”。原始森林、懸崖絕壁、亂石冰川,我來不及感嘆大自然在這一公里路途中的鬼斧神工,癱軟的腳已經不聽使喚開始打顫。

為安全起見,王副團長給我們三個女記者一人安排了兩名戰士,護送我們上山。班長尹小波精幹樸實,他順手背起我的背包,拉著我向山上挺進。

“小心樹枝,別打到臉”“踩到麻繩上,別踩冰”“慢點慢點,不急,休息一下”……一路上,他細緻又耐心地囑咐著我。我問他:“你們平時爬山需要多長時間?”他說:“一個半小時就夠了。”我又問:“像我們現在這個速度,要爬多久?”他說:“得用四個小時吧。”他看了我一眼,緊接著說,“沒事的,我們天黑之前肯定能爬到,不著急。”

聽尹班長說,無名湖一進11月到來年6月都會大雪封山,原本可以通車的山路,會被五六米深的大雪覆蓋。每年初夏,都需要官兵開鏟車清理一個月,才能把路疏通。除了大雪封山前團部送上來的過冬物資,戰士們每個月還要下山去背一些新鮮蔬菜,一個冬天加春天,少則十幾趟,多則二十趟,他們都要在我們走的這條路上往返。

走了一個小時,頭疼欲裂,呼吸困難,我的體力完全透支了。看不清前路,只能昏昏沉沉挪動著肌無力的雙腿。尹班長架著我的胳膊,領著我慢慢往前走,我似乎把所有的重量全都壓在這一根胳膊上。“前面大石頭,你抓緊繩子再爬,”尹班長三兩步攀上石頭,拽緊繩子一頭,我在石頭下面拉住另一頭。我盡力抬起右腳,踩到我認為安全的地方,左腳一蹬,右腳一滑,啪!我結結實實地摔在了石頭上面。戰士們趕忙跑過來,把我扶起。

是啊,高原反應加體力透支,怎會有清醒的意識去斷定哪個地方才是安全的?

這一摔,把我的倔強摔得粉碎。

望著看不到頂的山,看著前面根本不算路的路,我有些後悔,有些自責,幹嘛非上來這一趟?幹嘛非給戰士們添麻煩?為什麼這麼不爭氣,連個山都爬不上去?

尹班長說:“不麻煩啊,你們能來,是給我們的最好的禮物!”他憨憨地笑了,我默默地哭了。

一路上,我跟尹班長聊了很多。他的樂觀超出了我的想像。湖南體育職業學院畢業的他,身體條件很好。原本畢業後要到中學當一名體育老師,但由於普通話考試沒達標而與教師這個職業無緣。

“我考了兩次,一次76,一次74,及格線是80,我這個湖南話算是改不了了。”尹班長的湖南話有時也讓我有點懵,但我總能感覺到他每說一句話,咧咧嘴角,那藏不住的淳樸又真實的笑。

“當時報名參軍,人家說西藏有25個名額,問我要不要去。我一想,西藏是高原,一定是平的,長滿草,能騎馬,特別美,我就主動報名了!”

“你認為西藏是平的?”我驚訝地問。

“是啊,我從小在農村,也沒出來過,一直以為西藏是我想的樣子。沒想到來了之後,發現西藏凈是山溝溝啊,哈哈哈哈哈……”他不好意思地自我嘲笑了一番。

七年了,尹小波班長駐守在無名湖,他說現在連隊的條件比以前好多了,有了宿舍樓,還通電通網,跟內地沒什麼差別,“住慣了還捨不得走呢!”

為了早點見到讓尹班長捨不得離開的無名湖,我嘗試著邁出了一步又一步。

“你看,山頂上那個紅房子就是我們連隊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我整個人像被電擊中一般打了個激靈,趕緊抬頭望去。是啊,我看到了,我看到哨所了!我看到希望了!

我要加把勁,快到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再抬頭望,哨所依然矗立在山頂,絲毫沒有離我更近。我有些失落,一屁股坐在長著青苔的石頭上,止不住抱怨起來:“你們總是騙我,總說快到了快到了,怎麼還有這麼遠?”王副團長看著我哈哈笑道:“你知道這個地方叫什麼嗎?這是‘絕望坡’,每每爬到這,戰士們抬頭能見到哨所,卻總也走不到,都有點‘絕望’了,所以開玩笑起了這個名字。但這只是個玩笑,畢竟到了這,離連隊確實不遠了,堅持一下沒問題的。”

我在兩名班長的攙扶下,繼續前行。

又是兩個小時過去,我們終於爬到了山頂,那一刻我哭了。為自己一路不易而哭,更為戰士們的“日常”心疼落淚。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2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界碑見證我們的愛情
·河尾灘:仰望那群離星星最近的兵
·西陲第一哨:頂風冒雪守護祖國萬家團圓
·我離天空最近的一次,是“爬”上無名湖哨所
·風雪邊關,飛來冰雪“鬧春單”
·我為祖國守邊防丨阿拉山口:一群兵和一條犬
·我為祖國守邊防丨風口第一哨:“爸爸在阿拉山口”
·西藏阿-20℃極寒 邊防官兵騎馬踏雪巡邏邊境
·我們這樣去無名湖,走走戰士們日常走的路
·北極哨兵:挺立在風雪中的“北極楊”
·走進中國最北的邊防哨所 感受“最冷”的熱血忠誠
·探訪中國最北端海島上的“邊防衛士”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綿陽”號導彈護
熱點新聞排行
   
巴黎恐怖襲擊三週年:陰霾漸散 戒備仍嚴
金沙江堰塞湖泄流 西藏軍區繼續全力保障搶
重現航空母艦大決戰?美日舉行最大規模海上
拼殺在街頭巷尾 ——看敘利亞巷戰武器運用
武警國賓護衛隊"9•3"大閱
走進武警國賓護衛隊:使命召喚 重組亮相創
紀念一戰結束100週年官方儀式現場特寫:
“最美退役軍人”20名先進人物事跡簡介
一個通知留下一批好兵
陳東:這個工兵,讓軍工專家豎大拇指!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美創建新軍種 加劇太
近日特朗普政府明確提出在2020年前組建“太空軍”,外界驚呼這是“星球大戰計劃2.0版”。
大幅擴軍 日本防衛預
日本政府為2019財年申請超過5.2萬億日元的防衛預算。這一旦成為現實,安倍執政以來防衛預算將實現“7連漲”並再創新高。
戰爭回顧
  更多
北韓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北韓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崑崙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崑崙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台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遊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