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大陸
對話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某旅旅長楊在坤
華夏經緯網   2019-11-19 11:27:22   
字號:

飛上更高的平臺,遇見更好的自己

點擊進入下一頁

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某旅飛行教學任務密集,經常可見3架戰機在同一條跑道上連續起落。余曉威攝

  初冬,長天寥廓。萬里空疆,鷹飛鶻落。

  東北某機場,23歲的飛行學員公艷峰又一次駕駛殲教-9戰機迎風起飛。這一次,他身後的座艙“封艙”了——年輕的“雄鷹”開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戰鬥課目單飛。

  西南某機場,25歲的飛行員李旭峰也起飛了。這一次,剛剛完成三代機改裝訓練的他,駕駛殲-10C戰機巡航空天,正式開始戰鬥值班。

  公艷峰起飛的那條跑道,也是李旭峰戰鬥飛行的起點。那堿O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某訓練旅。

  這個旅負責為飛行學員開展作戰飛機入門教學訓練。3年前,旅長楊在坤受命來到這裡,探索飛行學員新模式改裝訓練。

  這裡,是年輕飛行員獲取戰術素養的源頭;這裡,也是空軍飛行員訓練轉型的潮頭。

  從潮頭出發,20多歲的李旭峰和公艷峰備感幸運。作為按新模式培養的年輕飛行員,他們親歷了空軍飛行員“不經過二代機培訓,直接進入三代機部隊服役”的歷史性跨越,成長週期大大縮短。

  從潮頭出發,年過40的楊在坤同樣備感幸運。飛了20多年,在戰鬥飛行生涯的後期,突然走到訓練轉型的前沿,他慶倖自己能“飛上更高的平臺,遇見更好的自己”。

  “我們都在轉型重塑中,遇見了更好的自己。”站在高高的飛行塔臺上,看著年輕的飛行學員駕駛戰機起起落落,楊在坤感慨不已。

  飛行間隙,楊在坤經常站在塔臺頂層,瞇著眼凝望窗外晴空下練翅的“雛鷹”,那神情就好像在瞭望一支強大的現代化空軍的明天……

  一個人的轉型

  第二次起飛,從40歲以後開始

  ●“我的轉型有些晚,但很慶倖還是趕上了這個時代”

  ●“通過一個人的努力改變更多人,比自己飛上好戰機更有意義”

  11月8日這天,楊在坤先後3次帶教學員飛行,又一次達到大綱規定的一日帶教飛行次數上限。

  戰機翱翔藍天,頭盔面罩之下,年滿48歲的楊在坤依然活力四射。在前不久的體能考核中,他所有課目的成績都超過了滿分。

  “飛了28年,我的第二次起飛從40歲以後開始。”楊在坤說,“40歲之前,自己通過努力順利完成了各項任務,但總體成績不算突出;後來趕上訓練模式轉型,又突然迸發出了無限的動力。”

  飛行是一項充滿激情與挑戰的事業。如果說有人是天生的飛行員,那麼楊在坤認為,性情內斂的自己是算不上的。

  小時候,他對飛行的全部印像是淄博老家的上空,偶爾掠過的空軍航校教練機,以及曾作為炮兵參加抗美援越戰爭的父親口中,那些飛揚跋扈的美軍戰機。

  那場戰爭中,父親曾擊落敵方一架F-4戰機並榮立戰功。退伍後,他當了一名煤礦工人,在地層深處的一次次塌方中死堸k生。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兒子也能駕駛飛機衝上雲霄,長子出生後,他給起了一個與大地密切相關的名字:楊在坤。

  讀高中時,楊在坤突然被老師叫到辦公室,參加了一場視力測試,而後又在一系列體檢中脫穎而出。再後來,他便以超出招飛線一大截的高考成績被空軍航校錄取。

  那是1990年,一場海灣戰爭震驚世界,19歲的楊在坤也因此讀懂了什麼是制空權。“自覺天分一般”的他開始拼命地學習。有人建議性格內向的他去飛轟炸機,但他一口咬定:“就想飛殲擊機。”

  畢業後,技戰術精湛的他被調入空軍某基地,當上教官的教官,培養戰術飛行教員。教學飛行年復一年,因為愛學習被大家稱作“秀才”的他,卻越學越感到困惑:未來打仗,我們真能這樣飛嗎?

  2003年,他得到了一次赴國外學習深造的機會。那一年,我國自主研製的首款第三代戰機殲-10交付部隊。那一年,近距離感受世界空軍強國對三代機的成熟應用,他憂患在胸。

  “大家都覺得要改變,但怎麼改、朝哪變,卻不很清楚!”當時才30來歲的楊在坤,以為自己將沿著一條既定航線飛向飛行生涯的終點。

  轉型的機遇,在數年之後出現。那年,空軍組織探索新的訓練模式,時任飛行團團長的楊在坤受命帶隊參訓。這是一場全新的探索,從觀念上、路徑上、方法上都與以往截然不同。

  楊在坤完成改裝訓練後,發現自己的技戰術能力有了很大提升:“我的轉型有些晚,但很慶倖還是趕上了這個時代。”

  不久,新的轉捩點接踵而至——空軍準備推開新模式、新大綱整建制改裝,楊在坤是理想的指揮員人選。

  去不去?那年,楊在坤45歲,在熟悉的航線上,他可以平穩飛到退休,也可能隨部隊改裝三代機,實現飛上先進戰機的夢想。

  去!他沒有任何猶豫:院校是飛行員成長的源頭,從源頭更新水體,才能更廣泛深遠地重塑江河。

  他挑選出7名已完成轉型的優秀教官,並逐一徵求意見。結果,大家的想法出奇地一致:“通過一個人的努力改變更多人,比自己飛上好戰機更有意義。”

  一個以轉型為共同目標的團隊就此形成。2016年春節剛過,他們告別親人戰友,穿越山海關,一路向北,一頭扎進冰天雪地堛滌V練場。

  他們期待著從那媔}始,以一顆顆小小的水滴,匯成澎湃的大江大河,引領一場影響深遠的轉型浪潮。

  一群人的轉型

  給人一滴水,自己要有一桶水,這桶水還得是活水

  ●“你如果不去突破,就會永遠困在井堙

  ●“如果沒有新的基因,內部繁衍的種群將越來越弱”

  教學轉型,教官先行。楊在坤的首要任務,是幫助全旅教-8飛機教官完成殲教-9戰機新模式改裝訓練。

  從二代性能的老型教練機到接近三代性能的新型教練機,這場改裝既要改機型、改模式,又要改思維、改理念,難度前所未有,楊在坤卻“熱情特別高、幹勁特別足”。

  然而,轉型之路一開始並不像他們預想的那樣順利。

  面對挫折,楊在坤發現,不少人眼中曾經光芒四射的信心、期待,似乎在一夜之間被一片黯淡和迷茫所取代。

  剛剛起飛就跌入低谷,楊在坤面臨巨大的壓力。妻子北上探親,心疼地安慰他:“沒啥大不了的,你要接著幹,我就繼續支援你,家堛漕い鄑A都別操心!”

  他揉揉發潮的眼睛,對妻子笑了笑:“你啥時候見我半途而廢過?”

  不善言辭的他,決心用實幹扭轉局面。站在空曠的跑道盡頭,迎著凜冽的寒風,一腔熱血的他變得更加冷靜,就像燒紅的鐵塊在遇冷淬火後變得更加堅硬。

  檢討反思會上,他第一個上臺發言。緊接著,他帶著教官把教學課目逐一重新加工打磨,重新試飛了一遍。

  一次教學飛行,氣象預報可能有雨。有人露出猶豫情緒,他拎起頭盔站到大家面前:“天氣不好,我先上去看看!”

  教官楊珂記得,那段時間,楊在坤既當指揮員又當教員。“我們每天給參訓者打完分都晚上10點多了,他再匯總,那得多晚!”

  教官黃小保感慨,那段時間,自己因為帶教任務都忙得好幾天沒空洗澡,“他的教學任務不比我們少,還要組訓,可想而知多忙!”

  接受改裝的張金新發現,即使這樣,楊在坤的訓練標準絲毫沒變。一次飛行訓練,楊在坤只給他打了58分。飛了10多年、帶出了六七批學員,卻還差兩分及格,張金新覺得面子上挂不住。

  他把成績單貼在辦公桌前“臥薪嘗膽”,直到下一次飛好了才取下來。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了旅長的良苦用心:“轉型的過程中,有些東西,你如果不去突破,就會永遠困在井堙C”

  幾個月後,真正的突破終於到來——接受改裝的教官開始第一次單飛。旅參謀長第一個駕機起飛,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當最後一架戰機順利返航時,一群曾給無數學生放過單飛的教官,為自己的這次單飛激動得熱淚盈眶。

  那天,北國已冰雪消融,樹木的枝頭髮出了新芽。

  漸漸地,新芽長成了一片翠綠。3年多來,他們從3架戰機、7名教官起步,先後完成了50名教官的改裝,為部隊輸送了近30名三代機飛行員。最近,又有40多名飛行學員開始放單飛。

  回首來路,楊在坤覺得,自己“三年打基礎”的目標已部分實現,但飛行員培養模式轉型的道路依然漫長。

  “軍事強國的飛行教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們才剛剛起步,還差得很遠呢。”他不止一次對剛剛完成轉型的教官們講:“給人一滴水,自己要有一桶水,而且,這桶水還得是活水。”

  “活水”從何而來?楊在坤覺得首要是加強學習。“已知的半徑越大,未知的邊界越廣,只有不斷學習,才不至於落後。”

  他熱切期待院校和部隊之間能走開人才雙向交流之路,不斷把部隊訓練轉型的最新成果帶到飛行教學的源頭。“如果沒有新的基因,內部繁衍的種群將越來越弱。”他說。

  這些年來,目睹空軍戰鬥機進院校、現役轟炸機進院校等教學改革不斷推進,楊在坤堅信,新的轉型浪潮即將滾滾而來。

  一代人的轉型

  我們的戰鬥,是培養最優秀的戰鬥員

  ●“我們就像是造槍的人,槍打得越遠越準,我就越驕傲”

  ●“每一滴航油都要飛出戰鬥力,不允許拿航油來彌補你悟性的不足”

  飛行學員們開始單飛的時候,代號“65”的學員卻要停飛了。

  停飛對一名飛行員意味著什麼,飛了20多年的楊在坤當然清楚。停飛前,他親自帶教,再次認真考查“65”的飛行能力。填寫考評表時,每一項“不及格”的後面,他都認真備註了原因。

  年輕的“65”稚氣未脫,見到教官幾番落淚:“我還想飛!”然而,評審小組做出最終決定時,沒有教官為他說情。

  按新模式培養第一批飛行員時,也有一個學員停飛。當時,負責帶教他的教官盛偉鑫一度想不通:帶了好幾個月,付出那麼多心血,停了多可惜!

  楊在坤的一番話說服了盛偉鑫。“教學就是打仗,我們的戰鬥是培養最優秀的戰鬥員,如果能力不夠還勉強飛,對部隊、對他本人都是不負責任。”

  在新模式下,飛行學員的教學訓練環環相扣、層層進階,訓練強度大、進度快,稍微趕不上就可能被淘汰。

  公艷峰記得,學員開飛當天,旅長向大家鄭重承諾,教官團隊一定會盡力將每個人的能力都提升到規定的標準以內。但同時,他也嚴正聲明:“每一滴航油都要飛出戰鬥力,不允許拿航油來彌補你悟性的不足。”

  楊在坤告訴記者,在國外留學期間,他曾看到,由於國力衰退,該國很多優秀的飛行員一年只能飛20多個小時,很多當時先進的戰機都被封存出售,令人惋惜。

  今年的閱兵訓練中,在機場參觀了殲-20戰機,他忍不住感嘆:這麼好的裝備,如果讓一個平庸的飛行員去飛,是多大的浪費!

  或許正因為如此,他對教學訓練的要求格外嚴格。

  起飛前檢查座艙,有的儀錶靠下方不易觀察,有的教官通常會問學員“檢查過沒有”,他則直接要求報出讀數。

  他的飛行代號為“Sniper”(狙擊手)。面對訓練中存在的問題,他總能一針見血,如狙擊手般精準。他的工作筆記寫得像印刷體一樣工整,他也要求所有人把每一次飛行都準備得像打仗一樣精細。

  空中帶教飛行過程中,他提倡最大限度放手,鼓勵學員自主探索,“不怕你犯錯誤,就怕你不知道這是錯的。”飛行結束後的講評中,他最喜歡問學員“你為什麼要那麼做”,卻從不輕易評判答案——他更希望“通過問題來引導大家學會思考”。

  這些年來,該旅培養出的飛行員,上級考核認為“品質不錯”,部隊反饋基礎紮實、成長迅速。他卻依然對“學員的自主研究能力還不夠”耿耿於懷。

  “今天的空軍飛行員是幸運的一代,起點高、時代好;但也是使命重大的一代,因為我國空軍發展已經站到世界前沿,前方的路都得靠自我探索。”楊在坤說。

  48歲的楊在坤很清楚,不知什麼時候自己也會停飛,再也無法帶飛“雛鷹”。

  今年的國慶閱兵中,他的團隊首次代表教練機梯隊藍天受閱,他在地面塔臺上擔任梯隊指揮員,保障機群分秒不差地通過天安門上空。

  在那160多架戰機組成的鷹陣中,他所在單位培養出的3名飛行員駕駛四代機殲-20奮飛在前,他們曾經的老師則駕駛著殲教-9列陣在末尾。

  這一幕意味深長。楊在坤說:“作為教官,我們就像是造槍的人,槍打得越遠越準,我就越驕傲。”

  說到這裡,他呵呵地笑了,魚尾紋瞬間爬滿眼角,好似一道道戰機尾焰寫進藍天……

  (採訪得到宋修剛、王維華、劉捷夫、姜海、張元治等人協助,特此致謝)

  王天益 邵文傑 于淼鑫 解放軍報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對話空軍地空導彈兵某旅旅長鄭志洲
·對話空軍航空兵某團團長陳亮
·曾經造不了戰機的我們,如今站在世界前列!
·對話空軍運輸航空兵某團團長滕輝
·大漠深處,他們這樣為空軍慶生
·超浪漫!空降兵夫婦結婚紀念日同機跳傘
·全國各地以多種形式致敬人民空軍成立70週年
·空軍某後勤訓練基地排彈搶修分隊實戰化訓練
·人民空軍70年,強軍思想指引新航程
·人民空軍向“空天一體攻防兼備”邁進
·中國空軍以開放自信姿態走向世界
·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週年大型情景音話主題文藝演出在京舉行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VP-11防雷車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熱點新聞排行
   
日親潮級潛艇將裝瑞典斯特林發動機
律師“探監祝壽”並與薩達姆長談六小時
2009年前俄羅斯將至少發射11顆衛星
美軍司令稱終統不利兩岸關係
烏克蘭總統因刻赤海峽危機中斷南美行
潛艇走俏亞太國家:日潛艇技術始終居世界前
對華軍售禁令-中歐關係發展的絆腳石
進行中的伊拉克空戰:地面部隊主導空中行動
9?11事件四週年:我們的悲傷開始"摻水
伊拉克境內反美力量“越剿越強”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中美擦槍走火可能性增
美軍近期在南海舉行了頻繁的艦機抵近偵察行動和前所未有的軍事演習,並且拉攏日、澳在南海地區對中國進行圍堵。
大國長劍:盤點火箭軍
火箭軍是中國軍隊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是我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戰爭回顧
  更多
北韓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北韓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崑崙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崑崙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台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遊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