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周邊
NHK特別節目《“731部隊”的真相》解說詞對白完全呈現
華夏經緯網   2017-08-17 09:28:04   
字號:

  NHK特別節目《“731部隊”的真相》解說詞對白完全呈現

  NHK特別節目《“731部隊”的真相——精英醫學者與人體試驗》

  播出日期:2017年8月13日

  翻譯:張建墅

  解說員:關東軍防疫給水部、所謂的“731部隊”,即是戰時實施細菌武器開發的日本軍秘密部隊。這個組織至今一直蒙著厚厚的面紗。不過,足以洞悉其全貌的線索在俄羅斯莫斯科被發現了。

  俄方資料館人員:這是1949年伯力城審判的原聲磁帶。

  解說員:這是記錄當事者們本人聲音、長達22小時的錄音磁帶。戰爭結束4年後,為了審判“731部隊”的幹部,在原蘇聯舉行的軍事審判的記錄。

  審判員:站到麥克風的前面來。

  解說員:(日軍)為了開發細菌武器,使用活人作為實驗材料(的事實)被證言證實了。

  關東軍軍醫部長:要說秘密中的秘密,就是實施了以細菌戰為攻擊(手段)的研究,還有實施人體實驗,這兩件事。

  “731部隊”衛生兵:我看到將糜爛毒劑使用於人體實驗,在(實驗對象的)手、腳或臉上潑灑糜爛毒劑,並將他們關在留置所中。

  解說員:“731部隊”實施實驗的(地點),是位於中國東北部舊滿洲的秘密研究所。活生生地被當成試驗材料而死去的人,據說達到了3000人以上。為何人體試驗會被推進到如此規模?NHK電視臺從國內外收集到了數百件資料。浮出水面的,不僅是日本軍人,還有從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調集而來的“精英醫學者”,(他們)也主導著人體試驗這一實際事態。

  (展示田部井和照片),京大出身的這名細菌學者,研究高致死率的沙門氏菌(typhus),實施著用填滿細菌的炸彈誘發大規模感染的實驗。

  (展示吉村壽人照片),這名醫學研究者實施的是人為地使人的手腳凍傷的實驗。

點擊進入下一頁

將人的手和腳人為凍傷後進行凍傷實驗的731部隊醫學者、吉村壽人

  “731部隊”憲兵隊員:(我)看到那些中國人的手,有3人的手指已全部變黑並脫落,其餘的2人(手指)僅剩下骨頭。

  解說員:掌握專業知識的醫學者被集中、組織起來,(人體)實驗被大規模地推進著。

  原“731部隊”隊員三角武:有藥學博士、也有理學博士。所以說,“731部隊”集結了這些各界的權威。

  解說員:原本應該保護生命的醫學者,為何染指了人體試驗?70年過去了,被解開的是“731部隊”的真相。

  解說員:中國東北地區城市哈爾濱,俄羅斯人建起來的這座國際城市,戰時成為了日本軍的據點。在哈爾濱郊外20公里的地方,“731部隊”總部的殘址還在。被破壞過的建築物的殘骸,是在戰爭結束之際,為了隱藏這支部隊的存在而被刻意爆破的。

點擊進入下一頁

731部隊總部原貌照片

  解說員:這是(“731部隊”總部)當時的照片。部隊在方圓數公里的廣闊營地中,極其秘密地實施著研究。在四方形的三層大樓堙A並排著的是裝備有製冷制暖設備的最先進的研究室。大樓中央設置有從周圍無法看見的牢獄,用來關押被用作試驗材料的人們。

  解說員:“731部隊”編成于1936年,當時日本正“進出”舊滿洲。為對抗國境接壤、正成為軍事威脅的蘇聯,(“731部隊”)開發著細菌武器。統率部隊的是軍醫石井四郎。

  當時,細菌武器在國際條約上被禁止使用。但是(日本)認為以防衛為目的研究可以搞,因而繼續推進開發(這個計劃)。部隊的人數最多時達到3000人。為開發細菌武器,石井四郎從全國大學調集來一些醫學研究者。

  “731部隊”的研究(原本)是在絕密中推進的。將這一活動公諸於眾,是戰爭結束四年以後在原蘇聯舉行的軍事審判、伯力城審判。 受審者是“731部隊”的幹部以及關東軍幹部等共12人。多數醫學者是在向日本撤退的過程中因逃亡不及而被蘇聯羈押的。

  (日本國內)有批評稱,關於那次審判,至今只有蘇聯公開的文書記錄,是捏造的。但此次發現的聲音記錄資料中,當年“731部隊”的中樞成員的證言,證實了當時進行人體試驗的詳情。

  審判員:人體試驗是怎樣進行的,盡可能詳細的說一下。

點擊進入下一頁

被徵調到731部隊搞人體實驗的日本精英醫學者

  證人、“731部隊”衛生兵古都的供述:記得是在昭和18年(1943年)年末,為了檢測疫苗的效力,將約50余名中國人,還有滿人(滿洲人)使用於人體實驗。做了糖水,然後在其中放入沙門氏菌,再強制性地令(“囚人”)喝掉,使其感染。記得在那次人體試驗中死去的有12到13人。

  解說員:(受審者說)在醫學研究者的指示之下,使用並反復進行了高致死率細菌的人體試驗。

  “731部隊”軍醫西俊英的供述:有用來搞鼠疫蚤(感染了鼠疫的跳蚤)實驗的建築物。在那座建築物中,關進了四五名“囚人”,然後向(建築物的)房屋中散佈鼠疫蚤。之後,被用於那次實驗中的“囚人”全部罹患了鼠疫。

點擊進入下一頁

731部隊隊員持有的中國“囚人”照片

  解說員:這是“731部隊”隊員持有的中國人照片。這些人被送到部隊充當試驗“材料”。當時,日本軍將反抗日本的中國人或蘇聯人稱為“匪賊”,當成間諜或思想罪犯加以拘捕。

  這是在俄羅斯發現的資料,上面記錄著,(日本)軍一旦認定沒有間諜逆用價值者,不經過審判即被送到”731部隊“。(伯力城)審判證明,其中包括女性和兒童。

  審判員:“囚人”中是否有女性?

  “731部隊”第一部(細菌研究)部長川島清:有的,我想她們可能是俄羅斯人。

  審判員:那些女性中是否有1名還帶著幼兒?

  川島清:帶著的。

  審判員:讓人感染細菌後,在部隊進行治療了嗎?

  川島清:治療的。

  審判員:那些人康復後怎麼辦?

  川島清:留置相當長時間後,再提供給其他試驗是當然的。

  審判員:那麼,就是一直做(試驗),直到那些人死去為止?

  川島清:就是這麼回事。

  審判員:那麼,也就是說,你在部隊服役期間,就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這支部隊的監獄是嗎?

  川島清:就是那樣的。

  解說員:在這種人體實驗中,從大學調集來的醫學研究者是如何參與其中的?(NHK記者)找到了知悉當時(內情)的“731部隊”原隊員。

  (NHK記者)“您好!請多關照。”

  解說員:這是14歲時進入“731部隊”的三角武先生。這次(他表示)希望(讓人們)知道事實,頭一回接受了採訪。三角先生(當時)負責給“731部隊”的飛機做維護保養,並在“囚人”被押往演習場供醫學者們試驗時提供協助。“囚人”被叫做“馬路大”(MARUDA)。

  三角武:(“囚人”的)腦袋都被剃成光頭,全部剃光,光頭,“馬路大”全是光頭。(地上)打了樁,打了一大圈的樁,將“馬路大”栓在那堙C按照試驗計劃,憲兵(把他們)押過去,將一個個的人綁或者栓在幾號樁上進行試驗。

  解說員:三角先生被稱作“少年隊員”,接受過一年的細菌學教育。而指導(人體實驗)的是從全國的大學調集而來的優秀醫學研究者。

  三角武:藥學博士、理學博士、醫學博士,有很多。所以,要說“731部隊”的話,就是雲集了各界的權威,都到齊了啊。

  解說員:(這是)原“731部隊”隊員之一的須永鬼久太先生。他保管著一份寶貴的資料,是有關至今不為人知的醫學者們參與(“731部隊”人體實驗)全貌的線索,“731部隊”的戰友會在戰後整理的名冊(《帝國陸軍防疫給水部編成總覽》)。

點擊進入下一頁

  原731部隊隊員須永鬼久太保存的731部隊戰友會編纂的《帝國陸軍防疫給水部編成總覽》

  須永:京大、東大醫學部,這種地方挺多呢。

  解說員:名冊記載有被調集到“731部隊”的醫學者們的出身大學和名字。這些人被稱為“技師”,也隸屬於軍隊。

  我們不僅從這些資料中,還從現存的部隊名冊和論文等資料中,梳理出並確認了“技師”的經歷。這是得出結論所披露的具體情況:京都帝國大學11名,東京帝國大學6名,滿洲醫科大學3名,慶應義塾大學2名,北堿膍s所1名,京都府立醫科大學1名,京城帝國大學2名,其他滿洲的研究所12名。派出最多研究者的是京都大學(京都帝國大學),其次是東京大學(東京帝國大學)。至少有10所大學和研究機關的共40名研究者被調集到了“731部隊”。成為“技師”的醫學研究者,被賦予等同於軍醫的將校軍銜,並身居“731部隊”中樞。正是這些精英醫學研究者指導著部隊的研究。

  為何會有如此多的醫學者參與“731部隊”?採訪推進過程中,“731部隊”與大學不為人知的關係浮出了水面。這是被確認派出人數最多、達11名“技師”的京都大學。(京都大學)保管公文的文書館接受了採訪。

點擊進入下一頁

NHK從日本內外收集到數百件有關731部隊的資料

  文書館職員:(文書館的藏書櫃),按年份保存著文部省與京都大學之間每年的往來文書這樣的資料。

  解說員:從(保存的資料)中首次發現了證明“731部隊”與大學商討金錢問題的證據。作為細菌研究的報酬,折算成現在的金額,近500萬日元被支付給了研究者個人。接受這筆錢的是(京都大學)醫學部副教授田部井和。從事高致死率的沙門氏菌研究的田部井,“在731部隊”設立不久後即赴任,並成為研究班的負責人。他在那堥s竟搞的是什麼樣的試驗?他當時的部下有指證。

  “731部隊”衛生兵、田部井的部下、證人古都:用注射器將沙門氏菌注射到西瓜和香瓜堙A然後將它們帶回研究室,檢查細菌如何繁殖或者減少等。待確定細菌完全增殖後,就讓約五六名滿洲人和支那人把它們吃了。

  審判員:那些吃了水果的可憐的人們怎麼樣了?

點擊進入下一頁

731部隊衛生兵、證人古都在法庭上供述對中國人搞細菌實驗的情形

  古都:全員感染了。

  解說員:(展示田部井照片)這就是搞著人體試驗的田部井。同一時期,京都大學有7名醫學者到“731部隊”赴任。隨著採訪深入,被認為將自己的學生送往“731部隊”的教授們也曝光了。(展示戶田正三照片),這是當時擁有巨大影響力、曾兩度擔任(京都大學)醫學部長的戶田正三。戶田通過與軍方的勾結,獲取鉅額研究經費的情況開始顯現。證明上述情況的是戶田的研究報告。

  (戶田)從陸軍等委託的防寒服研究(項目)中獲得8000萬日元,從日軍“進出的地方”的衛生狀態研究(項目)中獲得7000萬日元,折成現在金額,他一共獲得了超過2.5億日元研究經費。戶田與軍方關係不斷深化的契機是“滿洲事變”。(日本的)傀儡國家滿洲國一旦建國,(日本)國民就會予以支援。在這種輿論中,大學向滿洲的病院等派遣醫師,開始爭奪“為保衛(滿洲)當地人們免受疾病傷害的防疫活動”的機會。戶田所屬的京都大學也派遣了多名醫師。在與東京大學和慶應義塾大學等的競爭中,京都大學將派遣醫師的數量翻倍。京都大學1936年為37人,1942年增加到75人。東京大學1933年為35人,後增加到48人。慶應義塾大學1936年40人,1940年增加到54人。當時,戶田認為醫學者應該為國家“進出滿洲”做貢獻。

  戶田的聲音:成為開發至今尚未開化的東洋北部的領導者,是賦予我們的一大試金石。

  解說員:此中,向大學擴大自身影響力的是“731部隊”。它被投入了鉅額的國家預算。

  審判員:作為部隊的經費,投入的金額有多少?

  川島清:確切的數字現在記不清楚了。大概數字的話,記得在昭和15年(1940年),大概有近1000萬日元(相當於現在的300億日元)的預算被使用了。

  解說員:折算成現在金額,(“731部隊”)每年的預算為300億日元。推動(國家投入鉅額預算)的,是“731部隊”部隊長石井四郎。京都大學醫學部出身的石井,與母校指導教官之一的戶田關係甚深。戶田還和石井提到了人事的話題。

點擊進入下一頁

  戶田正三的學生的回憶錄披露了戶田與石井四郎保持著緊密聯繫,且掌控著731部隊的實驗情況

  戶田的學生的回憶錄:戶田先生一來東京,經常和石井君等3人會談。(談論內容)有研究的事項,也有人事的事項。先生經常為了京都大學和年輕人而四處奔走。為此他還經常到(帝國的)佔領地、支那本土(指中國大陸)旅行。

  解說員:可以從中窺見戶田(實際上)掌控著“731部隊”研究內容的文書也被發現了。根據戶田的學生寫的回憶錄(《故戶田正三先生追悼號》(《國民衛生》第30卷第3-4號)),戶田反復到過在中國的“731部隊”關聯設施。

  戶田的學生:戶田先生一來,馬上就召集高級官員和將校一起開學術演講會,和氣藹藹地推進部隊的研究。

  解說員:(京都大學)與戶田關係深厚的教授的研究室共派出了8名醫學研究者,而京都大學整體有11人到“731部隊”赴任。向“731部隊”派研究者人數僅次於京都大學的東京大學,此次面對採訪時卻回答稱:“不認為是作為組織積極參與(“731部隊”)。”隨著採訪的深入,東京大學幹部與石井保持著交流的事實也得以顯現。

  (展示長與又郎照片)這一位,既是醫學研究者、又是擔任東京大學總長的長與又郎。

  這是(NHK記者)徵得(長與又郎)遺屬同意得到的長與又郎的日記。上面記有(長與)擔任(東京大學)總長時期就和石井有交集的事情,及其卸任後於昭和15年(1943年)視察“731部隊”總部的事情。

  長與的日記:奔赴關東軍司令部,訪問了軍醫部長,有和司令會面,在平房訪問了石井部隊。在石井大佐的引導下,參觀了“事業”的總體情況……接受了火鍋料理的款待。

  解說員:當時的記錄中,記有從東京大學到“731部隊”赴任的研究者的名字。

  (“731部隊”)在戰時期間至少從東大調集了6人的事情也明白了。

  (這是)在東京大學舉行的微生物學會會議合影,圍著石井的是從全國雲集而來的知名教授們。在大學幹部與石井勾結的過程中,優秀的醫學研究者被集中起來。

  醫學研究者中也記錄了當時被送往“731部隊”的詳細經過者。這是京都大學醫學部的講師吉村壽人。吉村說,自己是希望通過基礎醫學研究救治病人而立志成為醫學者的。吉村回憶說,雖然他很想在國內繼續研究,但無法違抗教授的命令。

  吉村日記:好像(教授)已經和軍方約定好了的樣子,教授突然命令我去給滿洲的陸軍搞技術援助。要舍棄好不容易才搞起來的研究,令人有切身之痛,我當即予以拒絕。但教授對我說,從日本的現狀看,拒絕的話是荒唐的,如果不去參軍的話,就是有違師命,得給我滾。

  解說員:這是吉村被送來的“731部隊”的秘密研究所。據說被運來這裡做實驗的“囚人”,每年最多時達到600人以上。生理學專業的吉村受命所做的是凍傷研究,當時關東軍士兵因寒冷而備受凍傷困擾。(在伯力城)審判上,(證人)供述了(“731部隊”)出於探求病例和對策的目的而搞人體試驗的情形。

點擊進入下一頁

  吉村壽人一邊在731部隊搞凍傷人體實驗,一邊在滿洲的醫學會發表研究論文,戰後逃脫罪責,甚至終生否認其所犯罪行。

  “731部隊”軍醫西俊英:根據我從第一部的吉村技師那媗巨鴘滷〞p,說是在極寒時節,將監禁在監獄堛漱H們放到戶外,約攝氏零下20度的地方,在那堜騆m大風扇送風,使那些“囚人”的手受凍,人為地製造凍傷並進行研究。吉村說,如此,一旦人工製造凍傷成功,就用小棍子敲擊“囚人”的指頭,(讓手指)變得像木板一樣僵硬。

  解說員:進行使人類凍傷實驗的吉村,一邊在部隊搞著凍傷研究,一邊在滿洲的醫學會上發表著論文。論文上記載了將人體置於各種條件下進行實驗的情況。如,置於“絕食3日”“一晝夜不眠”等狀態之後,將(“囚人”的)手指浸泡在零度的冰水中進行觀察。在審判時,也有證言說,在吉村的研究室現場看到過成為凍傷實驗對象的人。

  “731部隊”憲兵班成員、證人倉員:我親眼見到人體試驗是在1940年,具體是12月的時候。首先進入研究室,有一張長凳子,上面坐著5名中國人“囚人”。一看那些中國人的手,有3人的手指已全部變黑脫落,其余兩人的手指也變黑了,僅剩下骨頭。根據吉村技師當時的說明,凍傷實驗的結果就成了這樣。

  解說員:從“731部隊”收取高額報酬的京都大學的田部井和,把在實驗室搞的研究推向了實戰使用階段。他開發的是細菌炸彈,開始了誘發大量感染的研究。他的部下作證稱,曾一次使用10名以上的“囚人”(進行實驗),以確認效果。

  “731部隊”衛生兵、田部井的部下、證人古都:在安達的演習場,自己參加了實驗室的沙門氏菌試驗,用陶瓷做成和大炮炮彈相同形狀的細菌彈,打到空中爆炸,落到地上後變成噴霧狀,使細菌散落開。之後,就讓被試驗者走過細菌落到的地面。還有就是,強行將被試驗者綁在樁子上,在他們的上方爆破(細菌炸彈),使細菌從他們的頭部上方覆蓋下來。就用這兩種方法進行實驗。大部分人感染了,4到5人死掉了。

  解說員:(這就是)將活生生的人類作為試驗“材料”的醫學研究者。原本應該守護人類生命的醫學研究者,為何突破了底線?被認為在其中起到助推作用的是日本國內的輿論。

  1937年,日中戰爭(注:中國稱日本全面侵華戰爭)爆發。由於中方的激烈抗戰,日方的犧牲也在增加。日本軍將反抗的中國人們稱為“匪賊”而進行掃蕩作戰。(日本)政府和媒體也強調日本的犧牲,驅動(日本國民)對中國人的憎惡。“暴虐至極的匪賊”“徹底殲滅匪賊”。輿論強烈支援(日本)軍(對中國“匪賊”) 的懲罰。這種時代氛圍與研究者並非無緣。

點擊進入下一頁

  設置在731部隊總部大樓中間,週邊無法窺見,用來囚禁中國人、滿洲人或蘇聯人“囚人”的牢房

  除“731部隊”之外,學術界蔑視“匪賊”的情緒也在擴大。相關證明材料在北海道大學被找到了。這是當時的厚生省主辦的研究會(民族衛生研究會)發行的雜誌,是研究染色體的大學教授的演講記錄(《斷種法在外國的實施狀況》),公然講述將滿洲的“匪賊”活生生地用作“研究材料”。

  《民族衛生資料》(1940年):

  想到如果“匪賊”殺人的話,雖不是對其作為報復,但將那些匪賊作為(實驗)材料的話怎樣?

  “用死了的東西是絕對不行的……染色體的狀態明顯變差。”

  “犧牲一名匪賊,絕非毫無意義。有如此良好的材料,以往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就可以做了。”

  解說員:14歲時就進入“731部隊”的三角先生,他被教導說,“匪賊”是死刑囚犯,所以可以用作試驗材料。

  三角武:正是這樣的時代,不這麼幹的話,我們就會被責罰。就是這麼一種想法。但是不能說出口,所謂可憐啊什麼的,即使看到了,也不能說出口。說出口的話就成了“非國民”。可能就是那種氛圍,或者那種普遍的風潮。

  解說員:戰爭變得泥潭化的1940年代,“731部隊”終於跨入了細菌武器的實戰使用階段。在中國中部的數個城市,至少3次散佈了細菌。使用細菌武器攻擊是國際條約明令禁止的,但日本在未獲批准的情況下秘密地使用了。

  川島清:我在(“731部隊”)期間,昭和16年(1941年)使用了第一次,昭和17(1942年)年又使用了一次。在中支(即中國中部)的“731部隊”派遣隊對中國軍隊使用了細菌武器。

  解說員:證言指,出於使感染擴大到平民的目的,“731部隊”甚至將細菌撒到中國的村落中。

  川島清:被使用的細菌,(“731部隊”)決定的主要有鼠疫桿菌、霍亂弧菌、沙門氏菌。鼠疫桿菌主要以鼠疫蚤(感染了鼠疫桿菌的蚤)的形式使用。其他細菌則被直接散佈到水源、水井或儲水池等場所。

點擊進入下一頁

731部隊與關東軍幹部在伯力城審判的法庭上

  古都:那時在當地的中國人俘虜收容所有兩處,據說人員約3000人。(我)參與製作饅頭。(將饅頭)稍稍放涼後,用注射器將細菌注射到饅頭中。

  審判員:之後(那些饅頭)怎麼辦?

  古都:將饅頭送到收容所,並交給每個人,讓他們吃下去。

  審判員:那麼吃下那些加入細菌的毒饅頭後,中國人怎樣了呢?

  古都:就原地釋放了。

  審判員:目的是讓鼠疫桿菌大量感染嗎?

  古都:是的,我聽到的是那樣的。

  解說員:於是,戰爭末期的1945年8月9日,蘇聯出兵(原文稱“侵攻”)滿洲,“731部隊”立即開始撤退。部隊為了隱藏銷毀證據,殺害了全部“囚人”,徹底破壞了實驗設施。醫學研究者們搭乘(日方)準備的特別列車,早早地回到了日本。

  解說員:被告知部隊的事概不能對外透露的三角,那時還被命令處理(“囚人”的)屍體。

  三角:為了處理那些屍體,(軍官)喊道“少年隊,來!”(我)就被強拉去處理屍體。(我們)將屍體從各個牢房堳出來,然後集中到中間的院子,用鐵架子圈圍起來,潑上汽油後點燃,就這樣。燒起來後,全部燒死,僅剩骨頭了,這回就是收拾骨頭了。不對啊,所謂戰爭竟是這樣的事?!戰爭是絕對不能幹的事。(我)反反復復是這麼想的。真的啊,(有時)一個人就哭了。

  解說員:主導人體試驗、早早地回到日本的醫學研究者們,在戰後,他們的行為並未被問罪。美國以提供人體試驗數據作為交換,免除了“731部隊”隊員的責任。

點擊進入下一頁

731部隊總部殘址、為了掩藏731部隊的存在,毀滅其人體實驗而被爆破後的建築

  被發現將多名自己的學生送往“731部隊”的戶田正三,後來出任了金澤大學的校長。他對自己與部隊的關係未曾提過只言片語,金澤大學後來也成為了醫學界的重鎮。

  開發了沙門氏菌的田部井和,後來成為了京都大學的教授、細菌學研究權威。

  搞凍傷研究的吉村壽人也擔任了教授。他說“自己沒有實施非人道的實驗”,終生都在不斷地否認(自己犯過的罪行)。

  吉村壽人:我是在軍隊內,聽從部隊長的命令,研究如何保護士兵免於凍傷、凍死的,絕不是變成了喪失良心的惡魔。

  解說員:在當事者們的三緘其口中,“731部隊”話題逐漸成了禁忌。戰後72年的今年,它的歷史再次受到拷問。

  解說員:這是匯集了醫學研究者以及各方面科學代表的日本學術會議。從防衛省流向大學等的研究資金正在快速增加。如今,大學與軍事研究的關係與形態正被議論著。

  (日本學術會議,發言者1):我認為,軍事研究並非等同於武器研究。不是武器研究,軍事研究的範圍要更寬一點。就是這樣的一種認識吧。

  解說員:會場上,“731部隊”與美國的原子彈開發一同被提上了臺面。

  (日本學術會議,發言者2):說到科學研究者的責任,科學研究者不是被戰爭所動員,相反,回顧歷史,也存在著科學研究者令戰爭更加殘酷化的歷史。

  解說員:如今拷問我們的,是醫學研究者和“731部隊”的真相。那就是,在不斷向戰爭突進之際,不知何時就突破了生而為人所必須守住的底線的這個國家的姿態。

  這次發現的錄音資料,最後記錄下了被告們對各自心情的陳述。醫學研究者柄澤十三夫,是參與了當時人體試驗的責任者之一,他供述,戰爭結束後,他才開始感覺到罪孽之深重。

  柄澤十三夫:自己現在成了平凡的人,我想稍稍談一下自己實際內心之所想。我現在在日本有年已82歲的母親,還有妻子和兩個孩子。我認識到自己所犯的罪行是非常大的,因而,(我)始終在懺悔著、後悔著。我將來如果獲得新生的話,如果還有餘生,對於自己(當年)所做的惡事(應該悔過),將作為新生的人為人類而盡力。

  字幕:據說,這名醫學者服刑後,在歸國之前自殺了。

  (張建墅翻譯,國際部編輯)

來源:中青線上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日本NHK紀錄片揭露“731部隊”罪惡鐵證
·日媒:美國檔案顯示日政府對運進核武器無異議
·中領館通報中國女教師在日失聯情況 將繼續搜尋
·為入常鋪路?日本政府擬邀請聯合國秘書長訪日
·天氣影響收成欠佳 日本食品自給率創近23年新低
·日本2017防衛白皮書渲染周邊“威脅”引中韓抗議
·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提及遼寧艦:中國海上戰力提升
·日媒:日本政府將正式探討修改防衛大綱
·日本發佈2017版防衛白皮書 “中國威脅論”老調重彈
·日本2017年版《防衛白皮書》再次鼓吹“中國威脅”
·日本2017年防衛白皮書出爐 未提自衛隊瞞報問題
·颱風“奧鹿”登陸日本將引發強降雨 已致2死36傷
最新酷圖
  更多
兵器大觀
  更多
導彈護衛艦衡水艦
導彈驅逐艦西安艦
“臨汾”號護衛艦
“綿陽”號導彈護
熱點新聞排行
   
中印邊境瘋狂基建 印度雄心與實力是否匹配
半島局勢緩和曇花一現 未來面臨關鍵性重大
西藏阿堜x兵高海拔不放棄的“橄欖綠”
美軍艦與菲貨船太平洋相撞 美憂造成“脆弱
解放軍裁軍4類目標為主 文工團夠不上零頭
專家發現侵華日軍731部隊申請細菌實驗所
日本自衛隊軍官網上賣大炮教程野戰乾糧等軍
新疆立法堵治安“漏洞” 依法嚴打“三股勢
被害後遭鏹水毀容 誰是殺害楊虎城的幕後真
臺軍舉行09年上半年陸海空軍將官晉陞典禮
網上談兵
  更多
軍事觀察
  更多
美國的冷戰老調幾時休
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俄定性為“修正主義國家”和首要安全威脅的判斷,把中國視為最大“戰略競爭者”。
日本以防禦之名謀攻擊
從修改憲法到提升軍備,安倍政府所謂的“防禦”動作大有出格越線之勢,令人憂心日本的“防禦”正在“變質”。
戰爭回顧
  更多
北韓戰爭爆發60年
60年一甲子,戰爭的陰霾始終籠罩在北韓半島上空,直至今天,傷痛依舊。
崑崙關戰役
1939年12月爆發的崑崙關戰役是中國軍隊對日軍攻堅作戰的首次重大勝利。
  精彩視頻   更多
軍事頻道
大陸軍情 | 台灣軍情 | 國際軍情 | 周邊軍情 | 軍事文摘 | 軍事鉤沉 | 戰爭回顧 | 兵器大觀 | 最新酷圖 | 臺軍資料庫 | 軍事文藝 | 軍事遊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