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
第四次戰役是抗美援朝戰爭中歷時最長的一次戰役,歷時87天,殲敵7.8萬餘人。敵軍雖向北發起猛烈進攻,卻只前進了100余公里。中朝軍隊保全實力並撤至“三八線”以北,所進行的機動防禦以空間換取了時間,為進行下一次反擊創造了必要的條件。
 

  1951年1月下旬,當中朝軍隊轉入休整,準備兩個月後再發動春季攻勢之際,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展開了反攻。中國人民志願軍和北韓人民軍為制止敵人攻勢,爭取時間等待後續兵團到達,以進行反擊準備,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了第四次戰役。 [詳細]

△第四次戰役作戰經過要圖 圖源:中國共產東新聞網

  ■作戰背景

  我軍經三次戰役的勝利,已取得了一定的對現代化裝備之敵的作戰經驗,士氣異常高漲,但是我軍減員很大,兵員沒有得到補充,而且第9兵團尚在元山、鹹興一帶休整。同時,隨戰線南移,我軍運輸線已長達五百五十公里至七百公里,在敵機狂轟爛炸下糧彈物資補給十分困難。於此同時,美國依仗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和迅速的運輸手段,不僅擴大軍火生產,還從美國本土和其他地區迅速抽調大批老兵補充在朝部隊對在朝軍隊進行了補充,積極準備實施反撲,企圖奪回漢城,將中朝軍隊壓回“三八線”以北,挽回頹勢,保住美國在遠東的軍事力量。

  1月15日,敵軍為消耗疲憊我軍,查明我軍情況,開始採用“磁性戰術”(始終與同我保持接觸,以消耗戰制約我軍的一種戰術)在水原和利川間實施試探性進攻,此時敵人發現中朝人民軍隊糧彈物資補給困難,我軍第一線兵力不足,於是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開始準備反攻。

  ■敵我戰力與部署

△第四次戰役“聯合國軍”參戰地面部隊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

  1月25日,第四次戰役打響。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馬修•李奇微指揮美軍第1、第9、第10軍和韓軍第1、第3軍團共16個師又3個旅、1個空降團,計23萬餘人,由西至東逐步在全線發起大規模進攻。針對志願軍迂迴穿插的傳統戰術,李奇微改變了過去只沿公路冒進的戰法,採取互相靠攏、齊頭並進、穩紮穩打的戰術。

  原本進入戰後休整的中朝人民軍隊于1月27日重新轉入防禦作戰。志願軍第一線部隊有6個軍21萬餘人,北韓人民軍有3個軍團7萬餘人。具體部署是:由志願軍副司令員韓先楚指揮第38、第50軍和人民軍第1軍團(簡稱韓集團)負責在西線組織防禦,抗擊“聯合國軍”向漢城方向的進攻;由志願軍副司令員鄧華指揮第39、第40、第42、第66軍(簡稱鄧集團),在人民軍前線指揮部司令官金雄指揮的第2、第3、第5軍團(簡稱金集團)配合下,在東線尋機反擊。

戰役第一階段:“西頂東放”(1月25日-2月16日)

  第四次戰役第一階段的整個作戰,是在極為困難的條件下被迫進行的,但在作戰指導上則力求爭取主動。在判明“聯合國軍”的進攻企圖後,根據敵我雙方情況,確定採取“力爭停止敵人前進,穩步打開戰局”的方針,堅持“西頂東放”的作戰部署,以部分兵力在西線漢江以南堅決防守,鉗制美軍主攻集團,掩護志願軍主力在東線尋找“聯合國軍”的薄弱環節實施反擊,視情況擴張戰果,一舉取得了橫城反擊作戰的勝利,使東線之敵全線南撤或動搖。圍攻砥平堻s打兩夜未能解決戰鬥,因“聯合國軍”在東線已經形成新的防線,適時果斷地停止攻擊,全線轉入運動防禦,從而避免了同“聯合國軍”拼消耗,在被動的情況下,靈活地掌握了自己的主動。整個第一階段作戰共23天,斃、傷、俘敵2.2萬餘人,雖砥平媥埶咧挫,但仍取得了滿意的結果。

  ■西線  漢江南岸的堅守防禦作戰

△在第四次戰役中,志願軍在漢江南岸頑強阻擊敵人的進攻。圖源:中國軍網

  敵進攻開始後,我西線第38軍和第50軍負責在漢江南岸一線阻擊向漢城進攻的美第1軍。在天寒地凍、糧彈供應困難、工程器材異常缺乏的條件下,我志願軍依託一般野戰工事,頑強堅守陣地,每一要點都要和敵人反復爭奪,使敵付出重大代價。漢江南岸阻擊戰進行了20余天,是志願軍戰史上最艱苦的防禦戰之一。我志願軍也從防禦作戰中吸取教訓,在前沿對部隊實行疏散配置,火炮也進行分散隱蔽,並總結了“兵力配置前輕後重,火力配置前重後輕”的原則,同時對白天失去的陣地,夜間再以反擊奪回。

  △50軍第149師447團堅守防禦, 11晝夜斃敵1400余人,音樂家根據其英雄事跡創作歌曲《歌唱白雲山》  圖源:中國軍網

  美第1軍經過14天進攻,只前進了18公里,並付出重大傷亡。2月10日佔領人民軍主動放棄的仁川,但漢江南岸陣地仍在我志願軍堅守之下。2月中旬,漢江已經開始解凍,為避免背水作戰,第50軍和第38軍一部才于2月18日前全部撤至漢江以北。

  ■東線 橫城反擊戰&砥平媥埶

△橫城反擊戰中,志願軍某部向敵後穿插 圖源:中國軍網

  敵軍于1月31日開始,集中8個師開始東線的攻勢。美第2師和韓第5、第8師分向砥平堜M橫城方向發起進攻。志願軍鄧集團和人民軍金集團各以一部兵力節節阻擊,誘敵深入。至2月9日,韓軍第3、第5、第8師和美2師一部已進至橫城以北,形成突出。

△在機槍的掩護下,志願軍戰士向橫城之敵發起衝擊。圖源:中國軍網

  1951年2月11日,橫城反擊戰打響。當日17時,中朝軍隊6個軍以迂迴穿插戰術,向橫城地區突出之敵發起進攻。中朝軍隊在夜間利用敵軍間隙大膽穿插,給橫城之敵以沉重打擊。經激戰,殲滅韓8師全部三個團、美2師一個營、美韓軍四個炮兵營和韓第3、第5師各一部,共一萬二千余人,其中俘虜7800余人(大部分是韓軍),是抗美援朝中俘虜韓軍最多的一次戰鬥。

△志願軍打擊砥平堣尬纂C圖源:中國軍網

  2月13日17時,志願軍各部對砥平堣尬警o起了攻擊。橫城以北戰鬥的迅速勝利,讓作戰官兵產生了輕敵思想,認為原州、砥平媯戊B之敵可能逃跑,為了抓住原州之敵,趕快打掉砥平堙A倉促投入戰鬥。砥平埵u敵有6000余人,設置了鐵絲網和地雷區,還有20輛坦克,志願軍攻擊部隊只有3個炮兵連共十幾門火炮,作戰4個師分屬3個軍的建制,並且主攻部隊的戰鬥力在前幾次戰役中受過較重的創傷,未恢複元氣。

△砥平媥埶哄C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李奇微認為放棄砥平媔掍疏浀霅悸漪第9軍右翼暴露,面臨威脅,下達了死守砥平堛漣@戰命令。美第10軍以位於文幕堛漪第2師第38團增援砥平堛熔23團;美第9軍將右翼南北韓第6師和英第27旅向砥平堜M文幕堣孜‾鉦鴃A封閉美第10軍前面的間隙。

  經二天二夜激戰僵持,我軍對敵火力不能壓制,坦克不能摧毀,障礙區也未能突破。當敵援兵已到,志願軍彈藥耗盡,各部缺糧嚴重,遂于16日開始北撤。砥平媥埶奕W模並不大,卻暴露了志願軍的主要弱點。美國軍方發現志願軍火力薄弱和供應困難,此後開始大膽進攻。 

戰役第二階段:“運動防禦”(2月17日-4月21日)

 

△志願軍某部向敵人發起反衝鋒。圖源:中國軍網

  在戰役第一階段,由於我軍著眼以反突擊粉碎敵人進攻,並準備在反突擊成功後乘勢向敵繼續進攻,只構築一道防禦陣地。實踐證明,這樣只作一種打算的準備是不夠的。因此,在戰役第二階段,我軍設置兩道防禦陣地,以後又增加了一道,增強防禦穩定性。具體部署是:第一梯隊由西向東依次為人民軍第1軍團主力,願軍第50、第38、第42、第66軍和人民軍第5、第3、第2軍團,共8個軍(軍團),在西起漢江口,沿漢江北岸經楊平、中元山、橫城、烽火山、酒峰至下珍富堣@線展開;第二梯隊為人民軍第1軍團1個師和志願軍第26、第40、第39軍共3個軍1個師,在西起汶山堙A經議政府、鑄錦山、青雨山、座防山、洪川江北岸至洪川、豐岩堣@線展開。

  2月17日,中朝軍隊決定全線轉入運動防禦,進入戰役的第二階段。我軍依託有利地形和工事,部署3道防線展開堅守阻擊,還及時發起反衝擊和反突擊,準備爭取兩個月時間,集結兵力,改善交通運輸,囤積作戰物資,在“聯合國軍”深入後再行反擊。

△志願軍官兵在冰天雪地媗S營。圖源:中國軍網

  李奇微指揮“聯合國軍”和南北韓軍接連發動反攻,先是于2月20日展開“屠夫行動”,緊接著又在西線發動大規模攻勢,于3月7日展開“撕裂者行動”。中朝軍隊第一線8個軍(其中人民軍4個軍團)組織了運動防禦。這時,志願軍前線部隊的困難局面超過入朝以來任何時期。因彈藥不足和炮損嚴重,炮兵部隊大多先撤往“三八線”以北休整。在戰鬥人員減少過半的情況下,前線部隊仍頑強奮戰,並以較小的代價遲滯敵人的進攻。

  ■漢城易手

  3月14日,人民軍第1軍團根據預定計劃主動放棄漢城,南韓第1步兵師和美軍第3步兵師佔領漢城。這是1950年6月以來第4次,也是最後一次該首都易手。中朝第一線部隊8個軍轉入第二線休整,第二梯隊的3個軍又1個師接替了第一線運動防禦的任務。

  ■麥克阿瑟被撤

  3月30日,麥克阿瑟一意孤行,不聽同盟國的勸告,連美國總統杜魯門的意見也置之不理,揚言要把戰火一直燒到中國去。在麥克阿瑟的指揮下,美軍在遭遇中國志願軍時接連挫敗,而他的狂妄更讓杜魯門無法忍受。1951年4月10日15點,杜魯門簽署了兩份文件,分別為給麥克阿瑟的解職命令,和向新聞界發佈此事的公開聲明:道格拉斯•麥克阿瑟被一併解除其美駐日盟軍最高統帥、“聯合國軍”總司令和遠東美軍總司令的職務,指揮權被移交給馬修•李奇微中將。

  志願軍各部頑強阻擊,但總會在他們將受到慘重損害前及時撤出。至4月中旬基本撤至“三八線”以北,敵軍發覺志願軍大批新銳部隊到達,加上連續作戰部隊損傷嚴重,基本上停止了進攻。4月21日,“聯合國軍”被阻止在開城、長湍、高浪浦堙B文惠堙B華川、楊口、元通堙B桿城一線,我準備發動的戰役反擊即將開始,第四次戰役遂告結束。

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評析

 

  △在第四次戰役中,在糧食供應困難的情況下,志願軍戰士用土豆充饑。圖源:中國軍網

  我軍在艱難條件下,通過堅守防禦、戰役反擊和運動防禦相結合的方式,頑強抗擊擁有強大火力優勢的“聯合國軍”達87天之久,打出要地防禦的堅定性;打出縱深防禦的科學性;打出運動防禦的積極性,有力掩護了後方戰略預備隊的集結,也為我軍現代化防禦作戰積累了寶貴經驗。

△志願軍在加平附近追擊潰逃亡敵。圖源:中國軍網

  縱觀第四次戰役全程,我軍兵力部署始終堅持“前輕後重”的原則。第一階段第一梯隊只有4個軍另2個師,第二梯隊有6個軍(欠2個師)。第二階段由於部隊減員較多,第一梯隊增至8個軍(欠1個師),第二梯隊減至3個軍另1個師,但規定各軍應根據情況組成數個梯隊,輪番作戰,換班整補,並以反衝擊打退敵之進攻或奪回已失陣地。在部分部隊由於對“前輕後重”原則貫徹不夠受到不應有損失後,志願軍首長進一步強調,“不要在一個陣地上堆很多部隊,以免遭受過大的傷亡,也不應死守一地不動,讓敵人打完”。這些及時有力的指導和作戰中的經驗教訓,使部隊迅速提高貫徹這一原則的自覺性,從而減少傷亡,有效殲滅敵有生力量。

△志願軍在橫城洪川地區,向敵陣地運動。圖源:中國軍網

  我軍充分利用山地、河流等有利地形,重點選取山腹、山麓等隱蔽地帶構築工事,逐山逐地抗擊敵軍,盡可能減少我方傷亡、殺傷敵人。從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戰線最終固定在“三八線”附近,“聯合國軍”雖佔領一些地區,卻沒有實現大量消滅志願軍有生力量的主要企圖。敵軍指揮官李奇微沮喪地說,“我們很失望地發現,他們什麼也沒有留給我們,而且,最終未遭我軍任何打擊便安全撤退了……我們朝新的目標線推進時遭到不同程度的抵抗。當地形對他們有利時,他們就掘壕固守;當地形便於我快速推進時,他們就很快溜之大吉”。

△我志願軍戰士向敵飛機射擊 圖源:中國國防報

  在敵人掌握制空權,地面火力和突擊力也佔有很大優勢情況下,採取消極的單純防禦行動,無法抵擋敵人進攻,我軍把堅守陣地同反擊行動結合起來,增強防線的彈性和活力。在我軍各個部隊的積極防禦下,“聯合國軍”平均每天付出900人的傷亡代價,才能前進1.3千米。敵人歷時87天,才從“三七線”以北地區推進到“三八線”地區。敵方損失7.8萬餘人,我方傷亡4.2萬餘人,敵我傷亡對比為1:0.67。在裝備如此懸殊情況下,志願軍取得這樣的殲敵戰果,難能可貴。 

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中我軍動態防禦予敵重創

國外權威史料評北韓戰爭中述麥克阿瑟被解職

美知名作家評述美軍在橫城地區的"屠夫行動"

漢江南岸的堅守防禦作戰

橫城反擊戰 砥平媥埶

抗美援朝戰爭第四次戰役(195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