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行倉庫保衛戰
近日,隨著電影《八佰》熱映,連帶著真實歷史事件的發生地——上海四行倉庫紀念館也迎來了參觀客流高峰。影片講述了1937年淞滬會戰期間,一支中國軍隊留守上海四行倉庫,阻擊日軍,掩護大軍撤離的故事。那麼真實的歷史是怎樣的呢?
 

  中國不會亡,

  中國不會亡,

  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

  中國不會亡,

  中國不會亡,

  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

  四方都是炮火,

  四方都是豺狼,

  寧願死不退讓,

  寧願死不投降。

  ……

    《八佰》的真相:高層作秀 孤軍奮戰 結局窩囊

    近日,隨著電影《八佰》熱映,連帶著真實歷史事件的發生地——上海四行倉庫紀念館也迎來了參觀客流高峰。影片講述了1937年淞滬會戰期間,一支中國軍隊留守上海四行倉庫,阻擊日軍,掩護大軍撤離的故事。那麼真實的歷史是怎樣的呢?

淞滬會戰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會戰中雖然蔣介石調遣70余萬國民黨軍與日本侵略軍展開激戰,但由於淞滬平原無險可守,裝備差距懸殊,兩個多月下來,國軍傷亡慘重失敗已成定局。

  10月26日,鋻於在上海閘北地區抵抗已日趨艱難,蔣介石決定撤出該區絕大多數部隊,去防衛上海西部郊區;同時命令顧祝同將軍讓其麾下的八十八師單獨留守抵抗。因為九國公約的簽字國將於11月6日召開會議,蔣介石希望以八十八師的犧牲來贏得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支援。

  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通過參謀長張柏亭向顧祝同提議:既然出於政治目的,那麼留守閘北的部隊,實力多是犧牲,實力少也是犧牲;守多個據點是守,集中兵力守一、二個據點也是守。最後顧祝同同意八十八師留下一個團的兵力,留守地點自行處置。

    孫元良決定,就以四行倉庫為據點固守,固守時間為7天,這也是蔣介石向他提出的。他想來想去覺得一團兵力還是過多,在最後撤離時,決定只留下八十八師五二四團第一營這麼一個加強營。營長為陸軍少校楊瑞符領導,特派五二四團副團長中校謝晉元作為最高長官。

四行倉庫

  四行倉庫是一座位於蘇州河北岸、新垃圾橋即西藏路橋西北角的倉庫建築,是交通銀行與北四行(金城銀行、中南銀行、大陸銀行與鹽業銀行)于1931年建成的聯合倉庫。它是當時閘北一帶最高最大的建築物,建造得十分堅固。

  楊瑞符營長接到從閘北前沿陣地撤退的命令,很不情願,因為他在這塊陣地上已堅守了2個月,犧牲了差不多有一半的兄弟。當孫元良告訴他撤到四行倉庫,就一個營堅守7天,掩護全軍撤退時,他非常高興。他明知有可能與他的部下全部犧牲,卻說“大敵當前,男兒自應以死報國”。

    兵力經過兩個月的艱苦奮戰,經過5次補充兵員,全營撤退到四行倉庫時,包括謝晉元副團長在內,僅414人。而他們的對手,是以後製造了南京大屠殺的松井石根親自指揮的日本王牌軍第三師團。

作秀之戰

圖片

九國公約會議現場

    日本全面侵華後,國民政府向國聯呼籲,請求各國出兵制止日本的侵略。國聯提議召開《九國公約》簽字國及其他諸國參加的會議,調停中日戰爭。

  會議定於1937年10月30日在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召開,上海的戰況,將直接影響到會議談判上中國的利益。為了國際輿論,蔣介石下令:無論如何,必須有一支部隊守住最後的陣地,即使戰至一兵一卒,也要撐到會議召開。

  慘烈而殘酷的戰鬥已經持續了70多天,中國軍人的血染紅了黃浦江。上海,終究還是守不住了。所有國人抗日的情懷一度降到了冰點。此時,必須有一支部隊來成為它的尾聲,他們將是曲譜上最後一個高音,一場已經失敗的戰役堻怮嶊滌{光。

“八百壯士”

    留守四行倉庫的官兵只有四百多人,而面對的日軍卻有幾萬人。謝晉元團長為了隱藏自己的實力,迷惑敵人,對外宣稱800人。所以日後被稱為英雄的“八百壯士”。

  10月27日早晨,天剛濛濛亮,日軍在重炮、坦克的掩護下,攻進了早已是一片廢墟的上海火車站(老北站)。他們驚訝地發現,這裡已是空無一人。松井石根不敢相信這一狀況,他親自視察了老北站後,便命令部下快速挺進到蘇州河北側。

  當時蘇州河南岸是英美的公共租界。為了應付局面,保護英美帝國主義在華的利益,美國海軍上將亨利·歐文率領一支以“奧古斯塔”號巡洋艦為首的由40多艘艦船組成的艦隊開進了黃浦江;英國人除了海軍中將查爾斯指揮的海陸軍隊外,還特別從香港調來了威爾士燧發槍團的一個營。日軍雖然驕橫,但當時還不敢向英美動手。

點擊進入下一頁
紀念館內真人大小的蠟像,結合戰爭環境,真實地再現了四行倉庫戰鬥的壯烈瞬間。 張亨偉 攝

  當日軍第三師團先頭部隊挺進到四行倉庫前,突然遭遇到中國軍隊的猛烈射擊,一下子扔下了10多具屍體,余部慌忙撤退。下午,日軍在坦克的掩護下,從東西兩側同時進攻,但炮彈打在倉庫堅硬的椈壑W根本無濟於事。日軍又不敢用重炮,唯恐炮彈越過蘇州河,打到租界內。新垃圾橋(即西藏路橋)東側的蘇州河邊,還矗立著一個幾十米高的巨大煤氣包。萬一炮彈擊中煤氣包,引起煤氣爆炸或泄漏,後果不堪設想。結果日軍的兩路夾擊碰到火力迅猛、居高臨下的守軍,根本無濟於事。日軍扔下20來具屍體再次敗退。

八百壯士與日軍的戰鬥,開創了當年一個前所未有的模式,那就是“現場直播”

  上海市民得知國民黨軍隊全線敗退的消息原本是十分沮喪的。現在突然聽到閘北傳來的槍炮聲,了解到四行倉庫還有一支中國軍隊在堅守,極為振奮!無數市民爬上屋頂向閘北眺望。有些膽大的市民甚至跑到蘇州河南岸觀望。由上海市民組織的各界抗敵後援會和主要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救亡協會隨即行動,十多輛汽車運來的各種物資堆積在河岸。

  當謝晉元與楊瑞符從這位10多歲的小姑娘手中接過國旗時,都情不自禁地向她行了一個軍禮!楊惠敏問謝晉元今後的打算,在場的軍人齊聲回答:誓死保衛四行倉庫!

憋屈的撤退

  從10月27日至30日,戰鬥已經打了四天四夜,引起了中外各方面的嚴重關注。蔣介石本想用四百人爭取國際同情,卻沒想到弄巧成拙,因為四行倉庫和公共租界緊鄰,遭到了公共租界的抗議。10月29日,英美等國派代表向國民政府遞交請願書,要求以“人道主義原因”停止戰鬥。

  蔣介石經過再三考慮,認為堅守閘北、堅守四行倉庫最初的目標已經達到:絕大部分的中國軍隊已經順利撤退,並重新部署;而這場戰鬥已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注意。於是他下令部隊于10月31日撤離倉庫,並委派上海警備司令楊虎與英國將軍斯馬萊特會面,商議中國軍人如何撤退至公共租界,並與在上海西部作戰的第八十八師匯合。於是租界方面出面,與日本軍部反復磋商,讓中國軍隊撤退。

上海派遣軍司令官松井石根(前排左五)與日軍其他將領在軍艦上合影。曾任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組織發動了南京大屠殺。

  日軍指揮官松井石根原以為四行倉庫至少應該有一個旅,二、三千人的兵力,因此他答應了讓中國守軍撤退。後來當他從報紙上獲悉,造成他的第三師團陣亡200多人的四行倉庫守軍不滿800人時,臉上立刻挂不住了。他當即要求英方:當謝晉元部撤退到英租界後必須全部繳械,並限制行動自由。否則,這支部隊退到哪,日本皇軍將追擊到哪……

  租界當局屈服了,而謝晉元與他的八十八師五四二團第一營的全體官兵還蒙在鼓堙C

四行孤軍浴血堅守的事跡傳遍了全國。圖為張治中(左一)、劉峙(左三)等接見了向四行倉庫獻國旗的女青年楊惠敏。

  當上海警備司令楊虎派員通知謝晉元率部準備撤退到蘇州河南岸公共租界時,謝晉元堅決不答應。因為當他從孫元良將軍處受命堅守四行倉庫時,他已經立下了“殊死報國,誓于四行倉庫共存亡”的誓言。楊虎不得不找來了八十八師參謀長張柏亭,經張柏亭的一再勸說,並明示這是蔣介石的命令時,謝晉元才同意率部撤退。

  英國士兵熱烈歡迎了謝晉元和他的部隊。英國准將亞歷山大對淚流滿面的謝晉元說:“我從來沒有見過比這更壯烈的場面”。但隨後租界當局的政客們便兌現了對日本侵略者的承諾,他們解除了一營官兵的全部槍械,並將他們全部送到了租界西部義大利防區內的膠州路進行隔離。

民族英雄謝團長

 

  當天,“八百壯士”被轉移到滬西余姚路一片15畝大的空地上,與膠州公園僅一暀完j。四週被鐵絲網圍著,由租界的白俄士兵監守,不許他們走出半步。

  不久,環境的艱苦、心情的憂憤使十幾位官兵相繼病倒。為了重振軍心,團長謝晉元帶領士兵們自蓋營房。他們建起了宿舍、廚房、禮堂。為了鍛鍊身體,他們又自建了籃球揚、足球場和排球場。士兵們還被編成三個班,學習算術、常識、歷史、地理等,還自製肥皂、毛巾等生活用品。

  他們雖然身陷孤軍營,但並沒有消沉,嘗試用各種方法引起外界的重視,離開這個地方。1938年2月,謝晉元在孤軍營接受了新聞記者的採訪。

  他呼籲道:“余敬向全世界愛好和平人士呼籲,請主持公理正義,喚醒公共租界當局注意其自身中立態度,實踐諾言。更有望于當日呼籲我政府下令撤退之友邦人士,為國際正義而好終為余等贊助,則不獨余等之幸,實全世界人類正義之幸。”然而,租界當局和“友邦人士”對他們的呼籲卻置若罔聞。

四行孤軍寫給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抗議信(上海市檔案館藏)

  1938年8月上旬,為了紀念陸軍第88師在上海抗日一週年。謝晉元向租界工部局再三交涉,要求在孤軍營內升國旗。工部局同意了,但租界當局卻派人進行干涉。通過雙方反復鬥爭,最後商定,將旗桿截去4尺。

  8月11日早晨6點左右,孤軍全體官兵齊刷刷地站在操場,謝晉元帶領全體官兵舉行升旗儀式。但沒過幾分鐘,400余名手持武器的白俄士兵將孤軍包圍,強迫降旗。遭到孤軍斷然拒絕,一場衝突在所難免。

  手無寸鐵的孤軍終究不敵裝備優良、人數眾多的白俄兵,不但國旗被奪走,還有100多人受傷,41人受重傷,3人死亡。

  “八百壯士”受到了重創。更大的打擊卻還在後頭。1941年4月,他們最為愛戴的謝晉元被暗殺,孤軍們親眼目睹這一慘狀,無不悲痛欲絕。

  7個月後,太平洋戰爭爆發,英、美對日宣戰。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日軍佔領英法上海租界,孤軍們頃刻變成日軍的俘虜。失去自由的孤軍們原本一心盼望著很快能夠再次投入戰場,至此,“八百壯士”重返戰場的夢徹底破碎。

遺落西南太平洋

 
四行倉庫紀念館內的八百壯士人名

  日軍進入租界後,孤軍們被押解到上海附近的寶山縣月浦機場,住在一個空出來的軍營堙C這裡戒備森嚴,四週拉有電網。他們被迫勞動,“八百壯士”成為名副其實的囚犯。

  半年後,“八百壯士”被拆散,一部分被遣送至杭州、孝陵衛及光華門(南京)做苦役,還有一部分留在南京老虎橋監獄拘押。還有一批則被押送到遠洋之外的巴布亞紐幾內亞。

  相比較而言,留在國內的士兵要幸運得多。部分被送至孝陵衛及光華門的士兵于1942年11月逃脫,其中一部分在重慶重新歸隊,另一部分參加了遊擊隊,被送至其他地區的士兵許多也先後逃脫日軍的魔爪。

  而被押送至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那部分官兵,命運要悲慘得多。

  1942年秋,25歲的湖北人田際鈿和其他幾十名官兵被押送上一艘日本大型軍艦。軍艦共有9層,他們被趕到最底層。在太平洋上顛簸了48個晝夜,軍艦到達大洋洲一個叫新不列顛的荒島上。

  上島後,田際鈿發現共有160名中國戰俘,其中包括被俘的新四軍、遊擊隊戰士。來自孤軍營的這幾十個人被拆散編隊,田際鈿被編入“中國軍人勤勞隊”。

  那是一段讓這些槍林彈雨都不懼的錚錚男兒都苦不堪言的日子。他們的勞動十分繁重,生活極其艱苦。一天要幹十多個小時的重體力活,住的是岩洞,吃的是瓜薯,有時還吃日本人丟下的豬牛內臟和骨頭。也沒有任何醫療條件,一旦患了病,就只能眼睜睜等死。田際鈿經常看到日本兵把死亡和重病的戰俘用卡車運到深山堨h埋掉。兩年多後,當初160人的中國勞工隊只剩下38人。

點擊看大圖

《八百孤軍抗日記》(上海市檔案館藏)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不久,麥克阿瑟統率的盟軍澳大利亞13師乘艦隻駛近該島海岸。島上的中國戰俘得知情況後歡呼雀躍,田際鈿等二三十人下海一直遊了500多米後爬到艦上,和盟軍士兵一齊享受勝利的喜悅。

  1946年,他們經香港回到上海。至此,“八百壯士”的故事已經告一段落。

  2017年12月2日,上海四行倉庫遺址更是入選了“第二批中國20世紀建築遺產”。

  時至今日,四行倉庫的遺址還依然存在,時刻為我們敲響著警鐘,告誡國人,銘記歷史,勿忘國恥。 

 

    來源:解放軍報、中華網、新浪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