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經緯觀察
蔣介石日記:蔣緯國才是寶
華夏經緯網   2009-09-09 09:52:14   
字號:

蔣介石在江西與蔣緯國、蔣經國合影
 

  從蔣介石的早期日記中我們可以看出,蔣介石對蔣經國和蔣緯國是有很深的感情的,特別是對蔣緯國的感情更加深厚,雖然現在已經有很多證據證明蔣緯國是他的養子,但是他在日記中卻從未流露出,相反,從對蔣緯國記載的篇幅來看,蔣介石是將蔣緯國看作親生兒子的,甚至可以說超過了一般的父子親情。

  社會上有一種說法,蔣介石與蔣緯國關係並不好,蔣緯國在蔣介石心中的地位,遠不如哥哥蔣經國。這種說法的流行由來已久,但是對之要具體分析,事實上在早期的蔣介石日記中,情況正好相反,無論是記述的篇幅,還是記述的文字中流露出的感情,都體現了蔣介石對於蔣緯國的深厚感情,而其父子之間的留戀與默契,在對蔣經國的記載中是看不到的,此時蔣緯國是蔣介石的掌上明珠。

    蔣緯國(1916--1997),幼名建鎬,號念堂,浙江奉化人,生於日本,蔣介石次子,蔣經國之弟,乳名建鎬。

  蔣緯國生於1916年,幼年的他聰明可愛,在蔣介石早期的日記中,他沒有提及蔣緯國的出生,卻用大量篇幅描繪對蔣緯國思念、教育以及與之在一起享受天倫之樂的快樂時光。1919年6月2日他寫道:“下午接潔如(即陳潔如)信,知冶誠(即姚冶誠,蔣緯國養母)、緯國已到漳,不住鼓浪嶼,徒勞跋涉,心滋煩悶。”同年7月14日他在日記中寫道:“緯兒狡慢,問訓一次,事後心甚不忍,戀愛無已。”顯然蔣緯國的聰明與淘氣使他又喜歡有時又無奈,顯示了一個父親面對調皮的愛子的複雜感情,這給蔣介石帶來了很大的樂趣。同樣的,他也有平凡父親的煩惱。同年8月18日,蔣緯國生病,他表現得極為擔憂,“緯兒寒熱未退,心甚憂慮”。而9月7日蔣緯國因為玩弄點痣藥水,“涂染手股,股上起泡,心甚悲憐,而恨其母冶誠看顧不週也。移時稍瘥,心方安”。眷戀疼愛的心情,沒有一點的遮攔,表現無余,並因此遷怒蔣緯國的養母、他的妾姚冶誠,這在蔣介石的日記中並不多見。

身穿戎裝的蔣緯國

  此時的蔣介石對自己年輕時的荒唐行徑已經萌生了極大的痛悔,因為早年生活上的不夠檢點,他正在遭受病痛的折磨,這促使他在遠離女色方面下定決心,也使他更加留戀家庭的溫馨。1919年10月5日他在日記中寫道:“昔以為以色生情,亦以情生色之人自居,故見女色無不愛,由愛而貪,因貪而亂,因亂而憎,因憎而疏,因疏而怨,因怨而悔恨、嫌惡無不生也。自問為我所愛、所貪亦在所得者幾何,由愛而貪,以之而憎而亂而疏而怨,競以此斷絕放棄怨恨者又幾何。其有始終如一,結果圓滿,無所沾污者又幾何,其有以愛合以禮離而毫無悔恨,見輕者又幾何,自有智覺以至於今十七八年之罪惡,吾以為已無能屈指,誠所謂決東海之水無以滌吾過矣,吾能自醒自新,而不自蹈覆轍乎?噫,空即是色之語,吾今悟乎,自勉以觀後效之何如也。”作為一個性情中人,一個有朝氣的年輕人,多情善感,無可厚非,但是過度沉迷于隋色之中,則要付出代價,蔣介石此時已經悟到這一點,明瞭了色就是空,空就是色,這是他對人生哲理的痛悟,到1920年2月底他已經明白表達了戒除色慾的決心,“一生愧悔之事,惟色慾。戒去色慾”。

蔣介石與蔣緯國

  由於蔣介石的小妾姚冶誠與蔣母關係不好,使極為孝順母親的蔣介石兩面為難,他內心十分矛盾,他認為姚冶誠不夠賢良,但是對打發她走則心存矛盾,因為姚冶誠是蔣緯國的養母,如果姚冶誠離去,蔣緯國怎麼辦呢?“處置冶誠事離合兩難,再三躊躇率無良法,乃決以暫留分住以觀其變,如果脫離,一則緯兒無人養育,恐其常起思母之心,令人難堪,一則恐其終不能離也。”6月25日姚冶誠寫信給蔣介石,表達了堅決離去的決心,讓蔣介石很受刺激。考慮到對蔣緯國的養育問題,蔣介石對姚冶誠的“狠心”表示了極大的不滿,“其離退之心堅不可動,兇狠如此,是誠男子之所不能為者。脫離固不可免,緯兒養育問題,其將何以解決耶,悲傷極矣”。為了避免與姚冶誠發生正面衝突,28日他離開上海遊覽普渡。離家在外期間,蔣介石在日記中不停地記載對蔣緯國的思念、留戀,如1921年1月21日他寫道:“緯兒咳嗽,已有一星期,今日稍劇,夜間發熱,頗為憂懼也。”值得注意的是,在日記中蔣介石從來沒有提及蔣緯國的身世,從行文中看儼然就是他的親生兒子。

蔣介石與8歲的蔣經國

  與蔣緯國相比,他在早年日記中對蔣經國的記述很少,這倒不是因為他對蔣經國缺乏父子之情,而是受到與毛氏不幸的婚姻關係很大的影響,這是他早年很少提到這個兒子最為重要的原因,他在對蔣經國的直接教育、撫養上關注得很少。如他在1921年5月4日日記中記載:“人類以愛敬相尚況乎家族之間,我待毛氏太過,自知非禮,但一見心狠,不能忍耐,如中國習慣不以離婚為醜事,則今日彼此之痛苦皆可免除,可增進天上之幸福,今乃不然,徒使彼此受累。”而這種關係一直在惡化,1921年6月9日他在日記中記載:“見毛氏而心驚,見其親戚心尤不快也。”這種感情帶累他對毛氏直接撫養的蔣經國。

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蔣緯國

  1921年9月3日,蔣介石離開老家前往南方,他與蔣緯國依依惜別,幼年的蔣緯國不肯讓父親離去,讓蔣介石很痛心,“緯兒始則依依不放,必欲與我同行,繼則大哭,大叫爹爹,用力經繞我身,不肯放鬆,終為其母強阻拉放,及乎出門,獨在門首發不願舍之聲,此兒眼慧逼人,年長尤覺親親可愛也”。在依依不捨中,蔣介石推開緯國,強行離開了家。一人在船上獨行,讓孤身在外的他更加思念在家的蔣緯國,他在日記中再次顯露出了性格中的脆弱,“近日甚想緯兒,恨不能與其同行耳”。1921年11月28日他在日記中表達了他與經、緯的複雜感情,他深沉地寫道:“緯兒可愛,經兒可憐,思之沉悶。”


蔣介石(右)、蔣母(中)、原配毛福海(左),以及蔣經國的合影。

  1922年1月雖然國內的時局還是動蕩不定,但這對於喜愛遊山玩水的蔣介石來說,並不能阻礙他抓緊時機去遊玩,蔣介石很留戀故鄉的山水,浙江奉化迷人的風光讓他流連忘返,但他在這種時候,仍然不忘表露一下他那多愁善感的個性,“時局多故,內容複雜,言之抑鬱傷悲,慨嘆無已”。他母親去世不久,他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從母親去世的傷感中解脫出來,“又想家庭狀況,母親逝世不能在家與兒孫輩度歲,以後可憐我的無人了,愛惜經緯的人亦少了一個,從此我永不能再在家中與我母親見面度歲盡些孝道,思之更覺苦痛,晚寫緯兒信”。為了走出痛苦,蔣介石表現出對親情的特別的留戀,一方面他決心與自己舊時的放蕩生活告別,另一方面蔣介石更加珍惜與經國和緯國的父子親情。

姚冶坪(中)與蔣緯國、邱愛倫夫婦的合影


  因受封建家庭傳統教育影響,他一直對於親情和母愛特別敏感,他特別孝敬母親,對於兒時的生活特別留戀。而蔣緯國則讓他想起兒時的自己。1922年5月3日,“七時起床,上午約同馮竺二君重遊法華奄祖山,舊地重遊,觸目興感。吾遊此山之第一次即祖父領我前往,跳躍放浪,無異今日之緯兒,降山途中,竟至顛倒,右額添血甚多。祖父痛惜醫治者即此山也。吾父喪後,吾母望吾成人,時教兒登山管理。五舅父領吾上山,在途中口渴,採枇杷以止渴者,亦即此興隆廟頭之小亭傍也。今日吾祖吾父吾母皆已去,而吾領緯兒往遊,不禁起今昔無窮之感矣”。經常帶蔣緯國外出,並見景生情想起兒時舅父帶自己上山的情景,使他感受到一個成年人應該享受的天倫之樂。24日他又帶“經、緯兩兒及竺甥攝影,乘汽車遊行郊外,晚與靜公談天,同緯兒往天蟾舞臺看戲”。這次他帶上了蔣經國,但是最後看戲則只帶了蔣緯國一個去。

年輕時候的蔣經國

  不僅帶蔣緯國遊玩,對於他的教育,蔣介石也不放鬆,他經常親自為蔣緯國挑選書籍,他在日記中經常記載為蔣緯國買書、教他讀書等情景,這在日記中與一同出去遊覽的事同時出現,可以看出他對蔣緯國非同一般的感情。1923年2月14日“下午與緯兒外出購物,晚課兒讀書,九時睡。15日上午整書,下午人浴祭祖,陪緯兒外出遊覽,晚在家度舊歲,課兒書”。1923年2月21日“課兒”,即為蔣緯國講解書,教授書上的知識等。

蔣經國對父親蔣介石永遠是畢恭畢敬的樣子。


  對於他的長子,他有時也會想起,1923年他在日記中再次提到了蔣經國,2月23日“經兒由家赴滬上學”。2月底“致果夫與經兒函,課兒外出遊玩,晚令緯兒放花筒”。3月10日他在日記中記載“近日經兒學問頗有進步,心頗自慰”。雖然與對蔣緯國的記載連篇累牘相比要簡略得多,但是廖廖數語也表達了一個父親對兒子的眷戀。3月10日“檢書,示經兒”。

  蔣介石對兩個兒子的栽培,有“經文緯武”的期許。他培育蔣經國在政治上發揮,蔣緯國則完全受軍事歷練;一文一武,期待能成左右手。蔣緯國雖然不是蔣介石的親生兒子,但是幼年時調皮有趣,蔣介石十分疼愛他,曾說:“經兒可教,緯兒可愛。”蔣介石將他交給偏室姚治誠養育,姚夫人對緯國視如己出,照顧得無微不至。蔣緯國長大後得知自己不是蔣家親生骨肉,對姚夫人仍侍奉親炙。1967年,姚夫人病逝台中,蔣緯國在墓碑上鐫刻:“辛勞八十年,養育半世紀”。
 

 蔣緯國陪同父親蔣介石觀看軍事演習

  3月28日他日記的重心再次轉向了蔣緯國,“下午在家課緯兒,出外十日,緯兒品學皆有長進,心甚喜也”。29日“上午為緯兒訂影本五冊”。30日“上午定緯兒課程表”。4月3日“上午往母墓植樹,下午在學校種樹,晚課緯兒”。幼年的蔣緯國聰明伶俐,接受能力很強,讓蔣介石非常滿意。

 

  蔣緯國留德留美,為台灣的裝甲兵部隊打下深厚的基礎。按理以蔣緯國的才智與學養,蔣介石應會逐步賦予他重大權位,然而蔣緯國的個性卻使蔣介石感到不放心。蔣緯國個性過於外放,逢人笑鬧,打成一片,朋友交太多,使蔣介石覺得他不夠穩重深沉,而兄長蔣經國更不喜歡他鋒芒畢露的公子哥調調。因此1964年“湖口事件”之後,蔣介石和蔣經國正式凍結蔣緯國的政治生涯,將他逐出權力核心。蔣緯國以閒雲野鶴的心情,當了十四年中將,才在宋美齡向蔣經國說項之下升為上將。

  1923年8月15日在接到孫中山的信後,他準備啟程前往廣東,但是在日記中又表露了對兩個兒子的留戀,“今日對兩兒及家事視發依戀,不忍舍之心甚,且暗地吞淚”。但儘管戀戀不捨,還是起程了,8月17日在船上他再次表露思念蔣緯國,“昨日與玄廬、登雲、太雷同行,船中頗不寂寞,風平浪靜,又為樂事,惟時念緯兒而已”。

  從蔣介石的早期日記中我們可以看出,蔣介石對蔣經國和蔣緯國是有很深的感情的,特別是對蔣緯國的感情更加深厚,雖然現在已經有很多證據證明蔣緯國是他的養子,但是他在日記中卻從未流露出,相反,從對蔣緯國記載的篇幅來看,蔣介石是將蔣緯國看作親生兒子的,甚至可以說超過了一般的父子親情,他不僅親自給緯國買書,對他親自教育,在旅途中或是在家鄉,時時刻刻想到的正是這個兒子。

  1954年,蔣介石與蔣經國合影。軍人出身的蔣介石,坐姿挺拔。蔣經國個子雖不高,但肩膀寬闊,胸膛厚實。蔣經國曾是前衛青年,15歲就遠赴蘇聯留學,培養社會主義革命精神。蔣介石“清黨”之後,蔣經國淪為“人質”,並在壓力之下發表公開信譴責父親是“中國的叛徒”,直到27歲才得以返回中國。蔣經國回國後,父子間曾彼此試探信任度。在蔣介石的培養下,蔣經國逐漸成為父親的左右手。

    與蔣緯國相比,蔣介石對蔣經國的感情是有些不同,在經國幼年的時候,由於他與毛氏的感情不好,也帶累到了這個兒子,對他比較冷淡,後來他將蔣經國帶到上海,並送往蘇聯讀書。正是這個事情徹底改變了他對蔣經國的態度,他甚至主觀地認為,正是由於蔣經國後來被困在蘇聯做人質,才使他能夠在1927年中得以平安,這個兒子對他來說,政治上的幫助很大。晚年他對於兩個兒子的態度是相近的,1935年8月9日他在日記中寫道:“近日時夢二子。”1937年4月蔣經國從俄國返回南京,“一別十二年骨肉重聚不足為異,而對先妣之靈似可告慰”。此時蔣介石對蔣經國更加看重,對於蔣經國的回國,他還要告慰他死去的母親,因為他深知自己身上肩負的家族的使命。

  近年學術界對蔣介石的評價有所變化,但是,作為一個父親,我們對之的評價可能要簡單一些。在日記中蔣介石表現出了濃厚的父愛,無論是對蔣經國還是對蔣緯國,他的關愛和思念都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與日俱增。但是對兩個兒子的厚與薄,則呈現著不規則的變化,早年對緯國,他表現出極度的眷戀,部分是因為蔣緯國是個聰明可愛的孩子,深得蔣介石歡心,部分是因為此時的他在經受著迷途歸返時的悵惘,由於後悔早年的荒唐行為,他已經決定遠離舊生活,開始享受新生活中的天倫之樂,而蔣緯國正好處於他變化後的生活中的核心。由於他受新舊生活觀念的共同作用影響,他對毛氏和蔣經國的態度是很矛盾的。但是世易時移,隨著時光的流逝,傳統的血統至上的觀念再次主宰他的心靈,他對蔣經國從冷淡到思念,感情也越來越深厚了。由於在抗日戰爭中,毛氏在日本人對浙江奉化的轟炸中被炸死,蔣經國到奉化去處理後事,曾經寫過一封信給他父親,在信中他表達了他母親的遺願中對父親的愛,並透露了他母親曾經為解除蔣介石的災難,自願接受上天的懲罰的毒誓,這讓相信報應說的蔣介石有很深的觸動,在蔣介石日記中,他特意收藏了這封信,也透露了某種思想轉變的跡象。

    1950年代,蔣方良正用粉撲補萛氶A蔣緯國湊上去搶著拍照。儘管蔣緯國和蔣經國互有嫌隙,與大嫂仍十分友好。

  關於社會上的種種傳說,只希望蔣介石日記能夠為對蔣介石的父子親情進行探討,提供一些有價值的證據。這起碼明瞭了這樣一個事實,蔣介石對蔣經國和蔣緯國都有很深的父子之情,但是對於二人的感情親疏,是有所變化的,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是蔣介石是一個比較情緒化的人,早年任性自為的他,更多是憑感性去判斷、去行動,對蔣緯國的愛,是出於一種自然之情,而到了中晚年後,傳統的教育、血統的觀念對他影響更大,加上毛氏的慘死,早年不幸婚姻留給他們父子之間感情的障礙也不復存在,相反,由於對毛氏的愧疚,他對經國信任更多一些。

  與其他人物研究中的問題一樣,蔣介石對於兩個兒子的感情,是受到一些具體的事件和具體的歷史情境的影響的,簡單地判斷,不利於解讀歷史的真相。而他對於父子親情的理解,既受到他所受教育的影響,也受到他的性格特徵的左右,因此對於社會流傳的關於蔣介石父子血緣關係的猜測,我們也不用急於做出判斷。通過蔣介石日記對父子親情的記載,我們看到了蔣介石作為父親的細心的一面,重視親情的一面,體現了蔣介石人格中完整、正面的一面,至於他與蔣經國與蔣緯國的血緣關係,日記回答了一部分,雖然不能得出完全肯定的答案,但對於了解蔣介石個人和蔣介石的家庭,都具有無法替代的價值。


蔣緯國與宋美齡合影

來源:人民網

轉自:環球網

 

 

責任編輯:趙娜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國共重慶談判老照片
·毛澤東一生只當過半年兵 軍餉每月7元
·毛澤東表弟文強 緣何成了軍統特務?
·迫於情勢 1949年國民黨炸自己空軍基地
·蔣經國與宋美齡"母子關係":患難與共or水火不容
·黃埔軍校究竟走出了多少位共產黨將領?
·珍聞:蔣介石曾欲提毛澤東為接班人?
·蔣介石悍將張靈甫亡命之謎:被俘後遭槍擊身亡
·抗戰老兵:老蔣講派系失人心
·毛澤東曾籌劃武力解放台灣為何未能實現?
·蔣介石為何選擇台灣為最後的生存之地?
·英姿颯爽 國民黨唯一的混血美女上將
·解放軍炮擊金門 1小時擊斃3中將
·組圖:宋美齡婚前的求職生涯
特別策劃
  更多
    大陸惠臺政策三十年回顧!
    花蓮大地震“關鍵數”!
聚焦台島
  更多
    追追追……2018世界盃,台灣看球也瘋狂!
    春天來了,沒有比去台灣看場櫻花更浪漫的事了!
台島夜話
  更多
·最新民調對民進黨不利
·日人敢踹南韓的慰安婦銅像嗎?
·台中市長龍燕爭霸五五波
·美國為臺撤回三使節?台灣想太多了!
·日人代表踹台南慰安婦銅像
·民進黨這次選輸老天爺
·一聲“叱”笑炸碎台灣民眾“求救心” 還有
·台灣悲慘的宿命
·今夏台灣旅遊業不振
獨家評論
  更多
·韓冰:蔡英文全力輔選難挽民進黨選情
·臺諜案:寒了誰的心?
·“促轉會”變身“東廠”衝擊民進黨選情
·兩岸同胞如何傳承中華文化
·“九合一”熱點觀察(二):年底“九合一”
·“九合一”熱點觀察(一):選舉中的“北柯
各抒己見
 
·臺軍8人驗出一級毒品反應 高層駁斥:因吃了
·多包毒品被發現,是否代表軍中吸毒已是普遍現
·從霸淩致死、虐狗到毒品氾濫,臺軍紀為何生
·力拼司法改革 蔡英文決定親任司改會議召集人
· 目前看,連續的人事問題已經衝擊到蔡英文的
·有人說蔡女士被深綠脅持,那麼她還算是綠營的
臺海視點
  更多
臺海視點377期 國民黨魁選舉登記
·臺海視點376期 “習特會”圓滿落幕
·臺海視點375期 蔡當局炒作"共諜案"
·臺海視點374期 馬英九遭起訴恐獲刑
·臺海視點373期 兩會中的"台灣時間"
·臺海視點372期 228事件70週年省思
·臺海視點371期 美軍入臺可能帶來災難
評論排行
   
韓冰:蔡英文全力輔選難挽民進黨選情
蔡當局愈“獨” 台灣社會民意就愈“統”
小圈圈堛煽咫H遊戲
謝明輝:2018台灣縣市長選舉年中預測
是狐狸總要露出尾巴 陳菊暴露了
臺軍吸毒是否已成普遍現象
寧馨:台灣新當局逐步顯露人事危機
華航罷工:先放火再滅火?
42年饑荒奇景:5萬國軍被百姓繳械
馬當局如何度過“磨合期”?
  圖片新聞   更多
  精彩視頻   更多
臺海評論
台島夜話 | 臺海七日談 | 特別策劃 | 華夏視點 | 媒體鏈結 | 深度分析 | 網友評說 | 經緯觀察 | 臺海熱點透視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