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經緯觀察
戴安瀾:赴緬作戰光榮殉國 曾與幾倍于己的日軍苦戰
華夏經緯網   2017-03-09 16:47:05   
字號:

  □ 本報記者 陳巨慧 實習生 田原暢

  73年前的今天,中國遠征軍赴緬作戰的第5軍200師師長戴安瀾到達緬甸同古。與印緬軍第一師師長會見時,戴安瀾詢問敵情,對方不甚了了。戴安瀾深感今後在緬對日的戰鬥,非由中國軍隊負起全責不可。

  1942年3月20日,進攻同古的日軍遭到了入緬以來最為猛烈的抵抗,傷亡慘重。日軍調整戰術,派空軍每天百餘架次狂轟同古,喪心病狂地投擲燃燒彈、毒氣彈。但是,同古防線巋然不動。

  3月22日,同古保衛戰進入危急關頭,戴安瀾已開始作最壞打算。在下定死守孤城的決心後,他提筆給妻子寫下了一封義無反顧而又兒女情長的絕筆家書:

 

  “親愛的荷馨,余此次奉命固守東瓜(同古城),因上面大計未定,其後方聯絡過遠,敵人行動又快,現在孤軍奮鬥,決以全部犧牲,以報國家養育!為國戰死,事極光榮……”

  妻子王荷馨見到這封家書時,同時見到的還有戴安瀾的遺骨。5月26日下午,在緬甸茅邦村,作戰中負傷的戴安瀾將軍,因傷口潰爛感染光榮殉國,年僅38歲。

  時光荏苒,73年後,抗戰名將戴安瀾的這封家書在2月14日山東衛視羊年春晚的舞臺上誦讀。國難當頭,大丈夫慷慨赴死,為國盡忠卻不能為母盡孝,保衛大家卻不能保衛自己的小家的精神感動了無數觀眾。2月12日,到濟南錄製節目的戴安瀾小兒子戴澄東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追述父親的家國之愛。

  禦侮揚名 遠征緬甸

  戴安瀾,原名戴炳陽,字衍功,自號海鷗,1904年出生於安徽省無為縣。北伐時期,戴安瀾的叔祖父戴端甫在廣東粵軍第四師任團長。受孫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感召,20歲的戴安瀾在叔祖父的介紹下,于1924年參加國民革命軍,初為二等兵,後進入伍生隊。1925年,入黃埔軍校第三期學習。

  畢業後,戴安瀾歷任國民革命軍排長、連長、營長、團長、旅長。1939年1月,35歲的他升任中國第一支機械化部隊——第5軍200師師長,並在同年12月的桂南崑崙關戰役中一戰成名,率部與敵苦戰一月,斃敵6000,並擊斃日軍前線指揮官第5師團第12旅團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

  對於常人來說,戴安瀾是一個聲名遠播的抗日英雄,提起他,總會想到他在抗日戰場上立下的赫赫戰功。但對於戴澄東來說,父親殉國時,他還未滿周歲,他心目中父親的形象,是以母親、兄姐的述說及父親生前的日記、書信中的文字豐富起來的。

  “我看到父親日記埵酗@句話,他說:‘小澄兒只會笑不會講話’,這是他對我僅有的描述。而對哥哥姐姐,他在日記堛煽y述很多。尤其是在父親出去打仗以前,二哥咳嗽得很厲害,他很著急,訓練之餘就打電話回家問有沒有請醫生之類的。在緬甸打仗的時候,還惦念著給姐姐買皮鞋的事。”戴澄東說,父親是一個感情很深的人,有一次父親給大哥的信中說:“東兒:你對我的想念我是知道的。其實我對你們兄妹弟的想念,比你更甚呢。不過,當這個時候,只有按下私情,為國效力了。你總要這樣想:你有個英雄父親,當然是常常離別。如果我是田舍郎,那麼我們可以天天在一起了,但是你願意要哪一種父親呢?我想,你一定是願意要英雄父親。”

  “父親本人會唱戲,字寫得很漂亮,文章也寫得非常出色,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戴澄東小的時候母親常告訴他,父親特別喜歡讀書、學習,“我在父親日記堿搢,他當團長後,工作之餘除學習數學、物理外,還學習英文,所以他後來可以跟英國人進行一般的日常對話。”

  戴澄東出生於1941年,就在這一年的12月7日,妄圖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日本,偷襲了美軍在夏威夷的珍珠港海軍基地及美、英、荷在太平洋的屬地,太平洋戰爭爆發。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日軍就佔領了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香港、新加坡、緬甸等地。中國西南大後方日益孤立,從陸上和海上取得國際補給的渠道逐漸被隔斷。中國和英國簽訂《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成立軍事同盟。

  此時,第5軍奉命出國作戰已醞釀多時。200師接到入緬動員令後,師長戴安瀾表示,一定要痛擊倭寇,揚威海外。1942年元旦前,200師到達與緬甸山水相連的雲南保山,等候入緬的命令。但由於英方的反反復復,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的時間被一再推遲。戴安瀾只能令駐紮保山的200師加緊軍事訓練,加強紀律教育,組織軍官隊集訓。

  戴澄東說,當時600團的駐地在保山金雞村,那奡蕈g是諸葛武侯的點將臺。戴安瀾在軍事訓練之餘,專程到金雞村拜謁,遊覽此地,不禁思緒低徊,想到抗戰已四年多,尚不能打敗日寇,自感愧對武侯。“他對隨行的部屬說,武侯是窮不餒志、富不淫心、危不亂計、忠不懷私的先古聖賢,這次遠征要學習武侯的這些品格,完成戰鬥任務。”

  1942年2月底,英方見日寇的攻擊日甚,不得不請求中國軍隊入緬,但已貽誤了戰機。中國還是以第5軍、第6軍和第66軍編成遠征軍向緬甸進發。中路作戰的第5軍,既要抵禦正面之敵,又要策應東西兩路,任務最為艱巨。

  浴血守同古 絕筆念妻兒

  3月1日夜,戴安瀾接英方電話,告訴他,中國戰區的最高統帥蔣介石已經到了臘戍,急於見他,請迅速趕往。一天之內,蔣介石在臘戍三次召見戴安瀾,問情況,交待任務。戴澄東說,蔣介石對父親是非常看重的,“後來,在得到父親犧牲的消息時,蔣介石曾在日記中寫道:‘聞戴師長死訊,如晴天霹靂。’可見父親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戴安瀾在緬甸打的第一仗在距離當時的首都仰光50公里的同古。3月6日,戴安瀾率師部進駐同古。3月8日,仰光即陷落。作為從仰光北進曼德勒的鐵路要衝,同古成為阻止日軍北進的一道屏障。

  3月的緬甸正值旱季,天晴日烈,稻田乾涸,同古附近又是一片全無依託的廣漠地區,大小河川均可徒涉,對阻止日軍進攻極為不利。待200師集結完畢之後,戴安瀾就派兵到同古以南12公里的皮尤河畔,接替英軍防務,掩護英軍撤退。

  3月18日,駐緬英軍全部撤退,日軍跟蹤追擊。當夜,敵搜索部隊騎著摩托車向皮尤河畔警戒陣地前進。待進入設伏地段後,早先埋伏的炸藥爆炸,皮尤河大橋突然陷落。經過3個多小時的激戰,敵遺屍20余具、步槍11支、輕機槍2挺、摩托車19輛。在清理戰場時,還從日本軍官的屍體上搜出日軍作戰部署圖,摸清了敵軍的底細。這一前哨戰,是日軍侵緬後遭到的第一次損失,也轉變了英軍對中國“草鞋兵”的輕視。

  日軍先頭部隊遭此打擊後,其後續部隊仍猛烈攻擊。3月21日,經過一整天的激戰,戴安瀾發現日軍不斷增兵,並配屬重武器。他感到大戰已臨眉睫,把情況向上反映後,得到的回答是要死守孤城,下一步如何則是大計未定。

  援軍不至,為恪盡職守,戴安瀾準備戰死同古。他臉色嚴肅,給各團團長打電話,表明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放下電話,他就坐在小桌前,給妻子寫遺囑。

  “父親、母親的感情非常好,兩人從小訂婚。1927年在廣州結婚時,母親目不識丁,連名字也沒有,父親給她取名叫王荷芯,因為當時父親已是軍中一員,取名之意就是告訴妻子,作為軍人的妻子,生活可能會跟蓮芯一樣很苦。結婚一年之後,在父親的幫助之下,母親讀書認字,兩人感情也日漸升溫。父親又把母親的名字改為王荷馨,意思是荷花已發出了馨香。”戴澄東說,父親心中最惦念的就是自己的妻兒,他叮囑道:“所念者,老母外出,未能侍奉。端公仙逝,未及送葬。你們母子今後生活,當更痛苦。但東、靖、籬、澄四兒,俱極聰俊,將來必有大成。你只苦得幾年,即可有福,自有出頭之日矣。望勿以我為念,我要部署殺敵,時間太忙,望你自重,並愛護諸兒,侍奉老母!老父在皖,可不必呈聞。生活費用,可與志川、子模、爾奎三人洽取,因為他們經手,我亦不知,想他們必能本諸良心,以不負我也。”

  給妻子寫完絕筆家書後,他又給軍中至交子模、志川、爾奎三人寫信,希望倘若自己戰死,他們能夠為自己善後,幫妻子兒女渡過難關。

  “寫完兩份遺囑之後,父親即將信與日記本裝入他使用的作戰皮包之中,他因決心戰死,所以連一生養成記日記的習慣也停了下來。”戴澄東說。

  孤軍殲勁敵 棠吉再告捷

  此後,戰事愈發慘烈。英駐緬空軍被全面摧毀,中國志願空軍也從未出現,日本空軍得以肆無忌憚地猛炸同古城。

  3月29日拂曉,日寇全力向師指揮所猛攻。戴安瀾親自在第一線,用機槍掃射進攻的日寇。雙方激戰,傷亡均十分慘重。夜,戴安瀾接軍令撤出同古城。他立即命令步兵指揮官鄭庭笈及各團團長,組織好撤退安排,要把傷兵都帶走,並親自到色當河邊指揮守城部隊撤退。雖然四面槍聲不絕,全師的秩序卻極佳,在敵人的包圍中安全撤退。

  鄭庭笈曾在紀念戴安瀾的文章中寫道:“上午8時左右(3月30日),我在師指揮所一間草棚內會見了戴師長,他久久握著我的手說不出話來。師長並解釋說,我師後方補給已經中斷,如再曠日持久堅守據點,則仰光登陸之敵五十六團勢必參加戰鬥,如不及時撤退,我200師有全軍覆沒之虞。”

  “激戰12天的同古保衛戰,就這樣奇跡般地結束了。”鄭庭笈回憶,戴安瀾率部與幾倍于己、配備有步兵特種兵和空軍的日軍苦戰,“日軍死5000人,傷不勝數,血流漂杵,遺屍遍野。”日軍大佐橫田屍身所遺日記上,這樣記載著:“南進以來,從未遭受若是之勁旅,勁敵為誰,即支那軍也。”

  英國路透社重慶分社的特約駐緬隨中國遠征軍記者樂恕人和倫敦《泰晤士報》記者白德恩,在同古戰役之後採訪了戴安瀾及有關指揮官,對戴安瀾的沉著冷靜、指揮若定及200師官兵英勇戰鬥、不怕犧牲的精神和取得的顯赫戰功予以高度評價。

  入緬視察戰局的蔣介石,4月6日在瓦城東北的梅苗親自聽取了戴安瀾所作的同古保衛戰彙報,聽後甚覺滿意,予以慰勉,並留戴安瀾一道吃飯。當晚,戴安瀾就住在與蔣介石一暀完j的屋內。

  4月25日,身先士卒指揮衝鋒的戴安瀾率200師又取得了棠吉之戰的勝利,然而此時局部戰鬥的勝利,已無法遏止整個緬甸戰場上中英盟軍疾速潰敗的車輪。在臘戍失陷後,駐緬英軍、美軍退入印度,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羅卓英也棄軍入印,留在緬甸的中國遠征軍成了無首之軀。

  壯志未酬 竭忠域外

  “經過同古、棠吉戰鬥,200師還有兵力5800余人,父親決心要把這支部隊帶回國,儘快與軍部會合,重整旗鼓,再擊倭寇。”但回國之路儘是險途,他們需要渡過兩條大河,跨越三條公路。

  200師在不見天日的森林中鑽來鑽去,沒有給養,沒有水喝,路經常走錯,頭頂上還有終日盤旋的敵機。在如此艱險的環境下,200師還是順利穿越後撤時的第一大河南渡河,通過了臘戍到曼德勒的公路。

  5月17日,戴安瀾率200師越過細泡至摩谷公路時,沒料到早有敵軍兵力預先埋伏在公路兩旁。待前衛部隊通過後,敵人開始了掃射。在滂沱大雨中,全師經過一夜激戰才擺脫了敵人,傷亡慘重。

  戰鬥結束後,戰士們發現戴師長不見了,參謀長周之再不顧個人安危又衝回戰場,在草叢中找到了身負重傷的戴安瀾。經仔細檢查,才知師長胸部、腹部各中一機槍彈。

  這時緬甸已進入雨季,部隊在深山密林中行進,終日衣服潮濕,醫藥又非常困難,連棉花都沒有,傷口化膿生蛆。戴安瀾由擔架抬著前進,仍然指揮部隊的行動。

  部隊到達茅邦後,村旁有一座寺廟,戴安瀾要求停下來在廟中休息一下。戴澄東告訴記者,“部隊已幾天未能好好休息,糧食也極端缺乏。父親的衛士設法從當地土著人那塈鋮鴗@些米來,熬了粥給他喝,他喝了兩口,十分香甜。但是看到戰士們都在忍饑挨餓,就把碗交給衛士,讓每個戰士都能喝上一口。”

  5月26日,由於傷勢惡化,戴安瀾處於半昏迷半清醒的狀態。參謀長周之再和步兵指揮官鄭庭笈去看他時,他已經說不出話了。二人問:“師長,我們下一步如何把部隊帶回國去?”戴安瀾示意他們拿來地圖,鋪開在他身旁,然後用手指著地圖要部隊立即在茅邦以北的莫洛處渡過瑞麗江,又指出回國的路線。然後,他示意身邊的衛士把他扶坐起來,面對北方祖國的方向深情地望著,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沒能說出來,就這樣與世長辭了。全師官兵無不悲慟,痛哭失聲。

  第二天,部隊改變原來的行軍計劃,按照戴安瀾指示的行軍路線,在莫洛附近渡瑞麗江向北,待在東南岸設防等待中國軍隊的日軍發現阻擊計劃落空時,200師已于6月5日回到了中國境內。赴緬前,200師有9000余人,經過100多天的浴血奮戰後,回到祖國的僅有4000人。

  忠骨還鄉 青史永垂

  戴安瀾赴緬作戰時,妻子王荷馨帶著四個子女住在貴陽。覆東、藩籬、靖東、澄東四個孩子的名字,寄寓著戴安瀾“覆滅東洋”“築起藩籬抵禦日本侵略”“平靖東洋鬼子”“澄清東洋鬼子”的心願。

  “當時,大哥正在讀初中。那天他在學校操場玩雙杠,一個同學跑過來問他父親是不是戴安瀾?他說是。這個同學就告訴他,戴安瀾已經在緬甸打仗犧牲了。聽到這個消息,哥哥驚得手一松,從雙杠上掉了下來。”戴澄東說,幸好200師的將士們並沒有撇下他們的戴師長,而是決心將他的遺體帶回國內。“工兵營將一棵攀枝花大樹鋸下來,將樹榦掏空,作為棺木,將父親的遺體入殮,由工兵營負責護送,跟隨部隊前進。”

  由於天氣炎熱,屍體開始腐壞,抬著繼續行軍不行,將戴師長的遺體留在緬甸更不行。無奈之下,他們決定將師長的遺體火化。

  士兵在瑞麗江的江心灘上堆放好木材,將棺木放在上面。為防止日軍突襲,重機槍連在兩側山頭警戒。“點火後,兩岸的士兵舉手敬禮,士兵大都哭了。屍體燒到一半的時候,在濃烈的火光中,有一股蟒狀的火焰夾雜著許多火星向天空飛去,戰士們看了高聲呼喊‘師長成龍上天了!’心情才得到了些許寬慰。”戴澄東說,這個富有神秘色彩的細節,他聽幾位經歷過這件事的老兵提起過。

  後來,部隊後撤到滇緬邊境時,一位老華僑為戴將軍痛殲日軍、為國捐軀的英雄事跡所感動,主動將為自己準備的一口楠木棺材獻出,並護送裝有遺骨的棺木一直走到村鎮的盡頭。

  從雲南到貴州,再到廣西,戴安瀾的靈柩每到一地,民眾都要自發地加入迎送的行列,拜祭這位抗日英雄。

  1943年4月1日,蔣介石委託李濟深主持,為戴安瀾在全州香山寺前舉行了悼念安葬儀式。蔣介石的挽詞是:“虎頭食肉負雄姿,看萬里長征,與敵週旋欣不忝;馬革裹屍酹壯志,惜大勳未集,虛予期望痛何如?”毛澤東也派人送來一首輓詩:“外侮需人禦,將軍賦採薇。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羆威。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沙場竟殞命,鬥志也無違。”周恩來、朱德、彭德懷、鄧穎超等也敬送輓聯。

  抗日戰爭勝利後,戴安瀾將軍的墓地遷往安徽蕪湖小赭山。

  赴緬尋茅邦雨中祭英魂

  “父親犧牲後,母親承受了很大的悲痛。除我們四個孩子外,奶奶、三叔、四叔,還有我父親幾個好朋友的孩子都跟我們生活在一起,是一個很大的大家庭,都要靠母親打理。”戴澄東說,母親知道父親對教育非常重視,在父親去世的第二年,就把全部撫恤金捐獻出來,在廣西全州開辦私立安瀾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卻不允許我們去學校沾一點點光。“那時家堛漸肮‵颩W,部隊有時會送幾袋子米來接濟生活,母親用積蓄在貴陽購置了馬車,雇人趕馬車賺點生活費。我小時候冬天是沒有棉鞋的,就是穿布鞋,褲子也是兩條單褲。母親常說,父親生前最喜歡講兩句話,一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另一句是‘人窮志不窮’,這兩句話我受用至今。”

  1949年,國民政府派人到戴家,要王荷馨帶著孩子們一起撤離到台灣,卻被王荷馨拒絕了,她說:“我的丈夫葬在哪,我一輩子就帶著孩子在哪陪著他,決不離開他。”對丈夫滿是忠貞之情。

  1952年,大哥覆東大學畢業,分配到同濟大學工作,戴家才有了比較穩定的生活來源。“到了‘文革’時期,有人說戴安瀾是國民黨,你們家的烈士證是假的,然後跑到家堨h抄家。”1942年10月,美國政府曾頒授戴安瀾一枚懋績勳章,他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鬥爭中第一位獲得美國勳章的中國軍人。可這枚勳章也在抄家中丟失了。“經歷這些打擊,母親精神上很痛苦,再加上長期的慢性支氣管炎,1971年死於肺心病。”說到母親的離世,戴澄東有些遺憾,覺得自己沒能好好陪伴母親。

  2010年,戴澄東在整理父親生平資料的時候,突然想起母親生前講的一句話。“那是在我準備考大學的時候,我在家堿摁,母親到房間來打掃衛生。她說:‘你爸爸對家堳D常好,但死了以後連夢都沒有托過。’我想,這件事對我母親來說一直都是一個遺憾。後來,我問大哥,大哥說父親也從沒托夢給他。我就想,父親為什麼不能回來?是不是他們犧牲在國外,魂回不來?所以我就決定去緬甸,尋找父親犧牲的地方。”

  在中國外交部的大力幫助下,通過與緬甸方面交涉,2011年5月,戴澄東一行得到緬甸總統辦公室特批,獲准進入緬甸。

  根據《第二○○師在緬作戰行動日誌》記載,戴安瀾在茅邦殉國,一天后于莫洛渡瑞麗江歸國。但地圖上找不到茅邦這個地方,到緬甸後,他先找到了英文註釋為“MOLO”的莫洛;幾經週折,找到了英文標注名字為“ManPun”的茅邦村;並最終在深山老林中找到與史料記載中父親犧牲地一模一樣的地方老茅邦村。

  “老茅邦村以前有一座老寺廟,很多年前已經被毀掉了,但作為寺廟標誌物的兩棵老榕樹尚存。”戴澄東說,同來的人不約而同地說,“這就是我們要找的茅邦村廟宇所在地,戴安瀾將軍就是在這裡犧牲的。”

  大家鋪開席子,擺上祭祀的物品,並把“中國遠征軍將士英魂不朽”的橫幅挂起來。“我們爬上山崗的時候,天氣還是晴朗的,準備開始憑吊祭祀時,天氣忽然陰沉下來。當我把著名書法家華人德教授給我的陀羅尼經拿出來時,天開始下雨了。我們忙著點香、燃燭、燒紙、焚經。”戴澄東跪在地上,哽咽著呼喊:“我親愛的爸爸戴安瀾將軍,敬愛的中國遠征軍犧牲的將士們,我戴澄東帶著媽媽和各位前輩的遺願,帶著我們兒女子孫和親朋好友的心願來憑吊你們了。我們來要把你們的英魂帶回家、帶回祖國,和家人和祖國人民團圓。跟我們回家吧!跟我們回祖國吧!”

  “憑吊時,雨越下越大,在陀羅尼經快要焚燒完時,我不自覺地脫口而出‘雨要停了!雨要停了!’果然雨勢小了很多,陀羅尼經焚燒盡後,我大聲說:‘雨停了!雨停了!’果然雨停了,晴空萬里。”憑吊結束後,戴澄東從大榕樹下取回兩小袋土,帶回父親在安徽老家的墓前。

  2013年1月26日,戴澄東再赴緬甸,在禪邦孟密縣莫洛山寨莫洛寺,出席紀念抗擊日本法西斯在緬甸犧牲的中國遠征軍第200師將士們的懷唸佛塔安置塔傘開光儀式。陣亡將士的英魂在此得以安息,他們的英雄業績將永遠被中緬人民牢記。

來源:大眾日報

 

責任編輯:黃楊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自行車的歷史:清末傳入中國 上世紀曾是奢侈品
·日本設計大師建言:南京大屠殺和重慶大轟炸要講夠
·濟源473名中國敢死隊員與日鐵軍拼殺3晝夜後殉國
·清代名臣沈葆楨曾赴台灣逼走日寇 進行開路開礦等
·抗美援朝蔣道平擊落美頭號王牌飛行員 48年後確認
·“雞毛信”叫法始於抗戰時 是緊急信、秘密信(圖)
·辛亥首義“發難第一人”李鵬升將軍誕辰135週年
·原北京女師大校長楊蔭榆抗戰時因斥責日軍被槍殺
·汪毅夫:閩南文化研究的經典
·台北民眾感受郵政舊時光
·“台灣女婿”胡家文:想回安徽發展兩岸旅遊業
·間諜滲透大陸 台灣不僅承認了還供出了幕後黑手
·一條見證戰友情深的毛毯
·關於《中共黨史人物傳》的兩封書信
特別策劃
  更多
    “賣菜禿子”南韓瑜,這股“韓流”何其猛烈!
    大陸惠臺政策三十年回顧!
聚焦台島
  更多
    追追追……2018世界盃,台灣看球也瘋狂!
    春天來了,沒有比去台灣看場櫻花更浪漫的事了!
台島夜話
  更多
·賴清德搶先做檢討,與蔡英文切割
·“逼宮”會發生嗎?蔡英文的處境艱難
·南韓瑜的包容
·賴清德能戰2020嗎?
·“新係”急跳船要賴清德切割小英
·賴清德辭意堅,誰接爛攤子?
·民進黨空談價值
·"九合一"選舉啟示(九):兩岸關係從地方回溫
·民進黨迎接2020年的海嘯
獨家評論
  更多
·南韓瑜推動觀光初見成效
·邵宗海:蔡慰留、賴續辭,為啥?
·兩岸經濟融合發展贏民心順民意
·“天然獨”從來都是個假命題!
·陳麗麗:“九合一”選舉政治影響觀察
·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僵局難解
各抒己見
 
·臺軍8人驗出一級毒品反應 高層駁斥:因吃了
·多包毒品被發現,是否代表軍中吸毒已是普遍現
·從霸淩致死、虐狗到毒品氾濫,臺軍紀為何生
·力拼司法改革 蔡英文決定親任司改會議召集人
· 目前看,連續的人事問題已經衝擊到蔡英文的
·有人說蔡女士被深綠脅持,那麼她還算是綠營的
臺海視點
  更多
臺海視點388期 賴清德為軍公教加薪
·臺海視點387期 賴清德就職“行政院長”
·臺海視點386期 林全請辭"行政院長"
·臺海視點385期 臺當局欲刪減文言文
·臺海視點384期 吳敦義任國民黨主席
·臺海視點383期 全臺大停電惹議
·臺海視點382期 張柯會帶來兩岸契機
評論排行
   
邵宗海:蔡慰留、賴續辭,為啥?
處理兩岸關係,國民黨比民進黨強太多!
美國正在改變區域現狀
盧麗安效應令蔡當局緊張
臺軍吸毒是否已成普遍現象
寧馨:台灣新當局逐步顯露人事危機
寧馨:蔡英文止不住民調下滑趨勢
民進黨阻擋法案是要為奪權製造輿論
毛澤東弟弟毛澤民的三次婚姻
民進黨內訌,陳菊率先造反?
  圖片新聞   更多
  精彩視頻   更多
臺海評論
台島夜話 | 臺海七日談 | 特別策劃 | 華夏視點 | 媒體鏈結 | 深度分析 | 網友評說 | 經緯觀察 | 臺海熱點透視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