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老版遺留 學者專欄 王家英
臺海和平新架構談何容易
華夏經緯網   2004-04-21 11:22:03   
字號:

    420日的參考消息刊登了香港《新報》414日文章《建立兩岸和平新架構知易行難》(作者  王家英)

    美國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蘭普頓和李侃如日前在《華盛頓郵報》共同發表專文指出,台灣近年的變化和大陸某些與本身目標相矛盾的行為,已導致數十年來維持臺海穩定的和平架構逐漸解體,故此相關各方必須面對現實環境的變化,採取新思維,建立在國際社會保證下不“獨”不武的新架構,才能維持往後數十年的臺海和平,否則臺海兩岸爆發戰爭的可能性將日益升高,而美國也很可能會被迫捲入這場相信會是相當慘烈的戰爭。

    其實,李侃如在1996年臺海危機之後,也曾提出過上述類似的所謂臺海和平中程協議,但始終止于書生之見,從未得到兩岸當局和國際社會的認真看待。李氏這次與蘭普頓的建議,只不過是舊事重提,內容上並沒有什麼新意,相信其命運亦與上次大同小異,原因最少有二:

    ()兩岸實力懸殊,而且各自內部變化異常快速,要建立一個長達數十年的和平架構有效照顧這樣複雜多變的政治現實,談何容易。簡單地說,中國的國力不斷上升,其統一台灣的意志、實力和迫切感只會與時俱增。在這樣的背景下,即使大陸方面同意建立上述的臺海和平新架構,台北接受的機會也微乎其微,因為新架構並非兩岸關係的終極安排,若將台灣的“獨立主權”訴求凍結數十年之久,到時兩岸實力差距只會更為懸殊,台灣的“獨立主權”訴求更難有實現的機會。

    ()對大陸方面而言,對臺動武一直有其前提,就是台灣不“獨”。從近年大陸對臺政策的發展看,並沒有跡象顯示其欲放棄有關前提。另一方面,大陸在臺海問題上所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也日趨寬鬆而非收緊。換言之,近年臺海危機不斷出現,並非來自大陸對臺政策的改變,而是來自台北大陸政策的調整。事實上,從上世紀90年代初的“一中各表”,到90年代末的“兩國論”,再到目前的“一邊一國”和“公投制憲”,台灣基本上已完全拋棄了“一個中國”原則,並逐步向法理上的“獨立”邁進。這才是近年兩岸關係危機持續升高的總根源。除非國際社會能說服台灣停止法理上“獨立”的追尋,否則兩岸和平新架構根本無從締建。但目前台灣本土意識空前高漲,2006年“公投制憲”如箭在弦,國際社會成功說服台灣的機會絕不令人感到樂觀。

鋻於兩岸和平新架構的締建困難重重,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看來仍難免碰碰撞撞,危機不絕。現在我們只能盼望每次危機的出現均可及時而止,不致演變成不可收拾的戰爭災難。

 

責任編輯: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