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深度分析
抹紅陳抗團體是蔡當局對付異己的手段嗎?
華夏經緯網   2017-08-28 10:06:18   
字號:

    台北市主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上周開幕,因反年金改革團體鬧場而使得選手一時無法進場,直到警方強勢排除陳抗人士的阻撓,才讓開幕儀式順利結束。

    看到反年改陳抗人士突破警方封鎖線、與警察發生肢體衝突、甚至有人丟擲煙霧彈等,絕大多數民眾皆嚴厲批評這些示威團體,認為他們的抗議不能影響儀式的進行,亦不該對選手的安全造成威脅。

    臺當局相關單位當然必須徹底檢討維安缺失,尤其是台北市政府共動員5,600警力,卻被數百名陳抗人士突圍,讓台北市長柯文哲丟盡顏面,蔡英文更下令嚴加防範下周的閉幕式,不得再有干擾情事發生。

    只是奇怪的是,幾年前台北市舉辦聽障奧運會的時候,也曾遭逢“台獨”團體的抗議。但由於當時的台北市政府處置得當,隔離示威者與選手,遂未對開幕式造成影響。兩項賽事同樣都在台北市,卻有不同結果,顯見是主事者“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的託大心態。

    蔡當局在處理維安問題的時候,亦不該以放話的方式,來抹紅反年改團體或其他反對蔡當局的人士,這不該是民主政黨應做的事。

    近期媒體一篇報導,就以驚悚標題大做文章,對這些退休軍公教人士扣上“親共、急統”的大帽子,在兩岸對峙的敏感當下,剛好轉移眾人對民進黨的指責。

    指控反年改團體可能被“第五縱隊”滲透的學者,是加拿大籍的寇謐將(J. Michael Cole)。他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何要幫蔡當局擦脂抹粉?了解民進黨內派系生態的人應該都聽過這號人物。寇謐將是蔡英文的“御用學者”,曾是小英基金會“想想論壇”網站英文版編輯,亦曾多次在偏綠媒體撰寫評論。

    每當需要為蔡英文辯護時,寇謐將就化身成看似中立的學者,以英國大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名義挺身而出,意圖引導輿論風向。在台灣“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心理作祟、又不知幕後真相之下,部分民眾確實容易受到特定立場的影響。

    並不是說外籍學者不能為特定政治人物辯護,但指控別人總該有證據吧!此次寇謐將懷疑反年改團體“可能有中國第五縱隊成員”,請問證據在哪?甚至還把近期“憲兵”遭砍事件,以及圓山神攝石狛犬遭竊乙事,都指向“急統派”在背後鼓動。

    請問“這位學者”,既然台灣地區是民主社會,任何人都應尊重別人的政治立場,那為何你能說此次世大運的鬧場是“中國第五縱隊成員”搞的鬼,請問證據是什麼?又為何將反對蔡英文的團體及人士,都歸類為“急統派”或是“中國第五縱隊”?難道台灣已經成了因言賈禍的“綠色恐怖”獨裁體制了嗎?

    若任何人都不能向蔡英文表達不滿,民進黨及其打手更該向英國《經濟學人》及日本《經濟新聞》大聲抗議,因這兩家媒體近日均刊載批評蔡英文的評論。前者批她的能源政策,後者則說蔡的改革結果是一場空。蔡當局總不能只敢磨刀霍霍向自己民眾,而碰到外籍人就自我繳械吧!

    自蔡英文上任以來,民意支援度直直下挫,仍有繼續探底的可能。早有多位有識之士勸蔡不應一意孤行地推動自以為是的改革,反而忽略台島真正面臨的迫切難題,像是永續能源發展或經濟競爭力問題等,而不是提出一些空洞的政治口號,因為時間已經不在台灣這邊了。

    蔡當局還是該實事求是,好好思考如何解決台灣所面對的當前困境,而不是搞兩手策略來對付反對團體,更不該以莫須有的指控栽贓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如此將有失身份,蔡應謹慎為之,否則有失其“成為歷來最會溝通政府”的承諾。

 

來源:中央日報網路報 www.cdnews.com.tw (www.cdnews.biz)

 

責任編輯:左秋子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