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大陸同胞赴臺探親、奔喪
   1988年11月9日,台灣“行政院大陸工作會”開會討論決定,開放大陸同胞赴臺探病奔喪。在開放大陸同胞赴臺探病奔喪方面,台灣當局規定“不準共產黨員入臺”。14日,台灣“入出境管理局”首批核發了4位大陸同胞赴臺奔喪、探病的“入臺旅行證”。
 

 

 

      

    1988年11月19日(戊辰年十月十一),台灣當局准許大陸臺籍國民黨兵返故鄉。

     1988年11月19日,《中國時報》和《聯合報》都在頭版頭條報道:國民黨決策層已經決定准許滯留大陸的臺籍國民黨兵返回台灣。目前正在研究具體細節辦法,預定在1988年12月以前實施。國民黨有關方面估計,目前滯留大陸的台灣同胞約有2.7萬人,其中台灣省籍老兵約有1000多人。臺“內政部”初步考慮,先開放年老體弱、生病無依、在大陸無親屬的臺籍老兵返臺定居。

    1988年11月9日,台灣“行政院大陸工作會”開會討論決定,開放大陸同胞赴臺探病奔喪。會上還決定,凡是“非政府性質”的國際組織在大陸舉辦學術、體育、文化活動,而台灣又為會員單位的,可由有關團體選派人員前往參加。但如果台灣不具會員資格,以個人或團體名義申請到大陸參加學術會議或文化體育活動時,則仍以“個案處理”。

    在開放大陸同胞赴臺探病奔喪方面,台灣當局規定“不準共產黨員入臺”。14日,台灣“入出境管理局”首批核發了4位大陸同胞赴臺奔喪、探病的“入臺旅行證”。

首位大陸返臺探親的臺籍老兵謝源拔。

      首位大陸返臺探親的臺籍老兵——

     11月22日,台灣“境管局”首次核準一位大陸臺籍老兵返回台灣探視患病的母親。獲批准的謝源拔原籍台灣省苗栗縣,1945年被國民黨徵調到大陸。當時他年僅19歲。他在台灣苗栗的家人聽到謝源拔獲准返鄉的消息後十分高興。90歲高齡的老母親更是悲喜交集。

    謝源拔——

    1946年12月調到大陸打內戰的國民黨70師的一員,這支軍隊中的一萬多名台灣兵,因為內戰和兩岸交往長期隔絕,戰後許多人滯留大陸並與台灣親人失去聯繫40多年。1988年,謝源拔成為被台灣當局核準回臺探親的首位臺籍老兵。當時,台灣、香港有十幾家媒體的記者採訪謝源拔,台灣的報紙每天都有謝源拔探親的報道。

   

            

   卑南族的臺籍老兵鄭文成(前右一)離鄉57年,2002年終於回到台東知本老家,受到妹妹及親人的歡迎。(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有一群台灣人,70年前參加國民黨徵兵、被送到大陸打國共內戰,在國民政府退出大陸、播遷台灣後,約一千多人滯留大陸,直到1987年底故總統蔣經國開放民眾赴大陸探親後,開始有人推動讓這些臺籍老兵返臺落葉歸根。據統計,迄今約900多人返臺定居,留在大陸生活的老兵約100多人。

  近千人返臺落葉歸根

    據大陸"台灣老兵返鄉協進會"調查,在大陸的臺籍老兵大概有1000多人,已有近900人返臺定居(包括家屬應有4000多人),留在大陸生活的老兵大概100來人,但多數年事已高,好些都已經離世了。

    1988年初,台灣第一個返鄉探親團"台灣外省人返鄉探親團"回到大陸。當探親團抵達北京與在京台灣鄉親會面時,一名臺籍老兵、大陸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黃清旺,也在採訪現場。

   黃清旺1927年出生於台灣苗栗,當過日本兵和國軍,留在大陸工作後,曾在大陸央廣擔任閩南語播音員。當天他看到探親團成員身穿白色外套上寫著"想家"兩個字,他激動地說:你們把"想家"寫在衣服上,我把"想家"兩個字深埋心媥蒝40年。

   百人選擇在大陸定居

   高齡90歲的黃清旺目前住在北京的安養院。他回憶,在台灣有個風俗習慣,逢年過節全家人一起吃團圓飯時,都要為不能趕回家的親人留付碗筷、留個位子。黃清旺忍不住淚如雨下說:"我的家人為我把碗筷整整放了40年,我太想他們了,但我有家不能回……"

   徐兆麟生於1931年,新竹人,1945年小學畢業時拿到優等生獎狀,卻和家人不辭而別參軍。徐兆麟回憶,爺爺一直保存著這張優等生獎狀。直到臨終前,徐爺爺還將這張獎狀交給徐兆麟的嫂嫂,說他相信孫子一定會回來。當徐兆麟闊別42年後回到故鄉,可惜爺爺早已天人永隔,當嫂子把獎狀交給他時,他的手一直在發抖,淚水忍不住一直流。

   徐兆麟留在大陸工作,曾擔任大陸第三、四屆"全國臺聯副會長",並創立"台灣老兵返鄉協進會",協助推動臺籍老兵返鄉。他說,近900名臺籍老兵返臺定居,包括家屬有4000多人,留在大陸生活的老兵大概100來人,但好些都已經離世了。

    隨著大陸經濟起飛,許多台灣人赴對岸經商,就此在大陸定居,融入當地生活,久久一次回台灣反成"探親之旅"。


 

 

   許松林的入臺證,號碼為010號,據稱台灣“入境管理局”發放的前9號證件均無效,所以這張證件為“第1號”。許松林家屬供圖

    1988年11月21日,上海市民許松林手持台灣“入出境管理局”發放的第一號“入臺旅行證”離滬赴臺,為其父親奔喪。

   58歲的許松林是上海銅廠退休職工。1950年與父親分別後,天各一方,無緣相見。1988年9月,父親在基隆暴病身亡,許松林與其在臺的親屬多方奔走,以期獲准赴臺奔喪,但終未如願。不久前,台灣當局開放大陸同胞赴臺探病奔喪後,許松林在臺親屬為其爭取到第一號“入臺旅行證”,上海有關方面在一天內就為許松林辦妥手續,使其能及早成行,了卻心願。

    赴臺探親第一人:上海警方一天辦妥通行證

 1988年11月21日,許松林終於踏上了赴臺奔喪的旅程。

 一年前,母親去世他卻未能盡一份孝心,成為一生的遺憾;這一次,父親突然去世,他終於得以千里奔喪,見上父親的最後的遺容。經過香港轉機,四天后,1988年11月25日,許松林抵達桃園機場。

  分離40年後,他再次登上了台灣的土地。

  有媒體拍攝了他初下飛機的那一幕:儘管被眾多記者包圍,不過他仍然顯得比較從容。直到看見弟弟,開始失控,兄弟倆抱在一起,號啕痛哭。58歲的上海市民許松林,此次抵達台灣,持有的是台灣“入出境管理局”發放的第一號“入臺旅行證”(大陸同胞旅行證),兩岸分隔40年來,他是第一個獲得台灣當局認可的探親者。正因為此,他的此次台灣之旅,引起了眾多媒體的關注,並得以將影像留至今天。

 父病危

 赴臺探病難成行

  “大陸同胞旅行證”都由赴臺者的台灣親屬向台灣當局申請,當時,許松林的證件便是由弟弟許鵬林代辦的。

  許松林父生有五子,許松林排行老大。解放前,從商的許家舉家從上海搬遷至台灣。因為許父一直惦念在上海的老宅,便於1948年派老大許松林回家處理。沒想到這一別竟成40年的隔絕。

  1949年大陸解放後,台灣當局一直不讓大陸居民赴臺。許松林沒辦法回臺和家人團聚,只好留在上海工作,娶妻生子。之後,許松林和遠在台灣的親人只能陸續通過香港的親戚中轉聯繫。自然災害的時候,許家人還託人購買糧票轉送給許松林。

  1987年,許母親去世,當時,許松林便想奔喪,但未能成行。第二年,因先後接到父親病重和病逝的消息,許松林再次向上海出入境管理處提出赴臺奔喪申請。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處資料顯示,1988年,許松林兩次提出了出境探親的申請,一次是在7月份,一次是在10月份。

  許鵬林證實,1988年7月份,他在美國的哥哥在跟許松林通電話時,告訴了父親病危的消息,並希望許松林能到香港會見一面。心急如焚的許松林向上海市出入境管理部門提出申請,想試圖通過香港中轉,到台灣看望父親。上海市出入境管理部門經審核後,本來已經批准了,但是台灣方面不允許許松林入臺,於是去台灣看望父親一事只好作罷。

  當年9月份,弟弟再次從美國打來長途,告訴他父親病故的噩耗。許松林又一次跑進出入境管理部門,申請出境赴臺。

                1988年11月,許松林入臺前與上海臺辦工作人員合影(前排中間兩人為許松林及夫人)。

 
曙光現

 拿到一號入臺證

  在許松林屢次跑出入境管理部門的同時,他在台灣的親人,也在為他赴臺一事進行奔波。這一次,很快有了結果。

    1988年11月14日,首批4位大陸同胞赴臺奔喪、探病的“入臺旅行證”核發。許松林和家人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是“第一號”。

  許鵬林介紹,因為許松林在1948年之前在台灣居住,台灣這邊存有許松林的資料,因此在審核上很快。另外,當時他在“入出境管理局”有同學,走了一下“後門”。於是,在等待了約10日之後,許鵬林在第一時間拿到了一號“入臺旅行證”,他立即將其快遞給哥哥許松林。

  上海虹口區臺辦主任陳金花表示,雖然當時台灣開放了探親,但是條件非常苛刻,只對直系親屬,而且入臺的條件必須是探病奔喪,探病要有重病證明,奔喪的要有死亡證明。而且這些東西必須要讓公證處公證,台灣那邊的親人,如果在台灣戶籍上沒被填進檔案的大陸直系親屬,也不得入臺。

  拿到“入臺旅行證”後的第二天,許松林拿到第一號“入臺證”的消息,就上了報紙的新聞,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文匯報等等,都報道了。一下子,許松林成了“名人”。

 
辦手續

  特殊對待一日批

  由於此前上海方面已經同意許松林的赴臺探親,拿到了入臺證後,大陸方面的手續“超乎尋常的快”。

  當時赴臺需要準備的材料有戶籍證明、戶口本、身份證、父子關係證明,以及台灣方面發放的“大陸同胞旅行證”等等。而出入境管理部門拿到齊全的手續後,當即在一個工作日之內,向許松林發放了出境的證件“往來港澳通行證”。

  據一位昔日給許松林辦證的民警回憶,那天應該是11月17日,“這在當時是很難想像的,16號來辦理手續,17號就拿到了證。”她告訴記者,考慮到喪親之痛,他們對許松林的申請給予了加快處理。

  至於發放的“往來港澳通行證”,該民警解釋說,那個時候還沒有人去台灣,許松林是第一個辦理入臺手續的,當時上面也還沒有專門的赴臺證件,考慮到是從香港中轉,因此給其發放了“往來港澳通行證”。現在,內地居民去台灣則都是“大陸居民往來台灣通行證”了。

  拿到齊全手續的許松林百感交集,他向身邊的人表示,自己的心情是亦悲亦喜,悲的是再也見不到父親的音容笑貌,喜的是終於可以赴臺與幾個弟弟和其他親屬,敘別離幾十年的衷情。

 

    由於台灣當局設置的重重障礙,和台灣老兵回大陸探親相比,大陸居民去台灣探親之路要曲折得多。幾十年的隔絕,導致誤會的消除、樊籬的拆走,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由重視親情這一兩岸中國人共同秉持的傳統倫理所衝開的大門,就再也不可能關閉了。爾後,赴台灣的大陸居民越來越多,目的已由探親擴展為商務、學術、文化活動。但依然有不和諧的因素出現,轉道香港也為兩地人交流帶來了不必要的成本。

 時光割不斷血脈,遲到的旅程,並不能使大陸人對台灣生分,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因為兩岸共有一個精神家園。

 

【編輯策劃:黃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