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宣佈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所謂《中華民國憲法》的附屬條款。該條款是由“國民大會”所制定,並且在“動員戡亂”時期優於《憲法》而適用。該《條款》于1948年5月10日公佈實施,直到1991年經“國民大會”決議及“總統”公告才于同年5月1日廢止,共施行43年之久。
 

 

 

  “動員戡亂時期”的形成和《臨時條款》的頒布

    1948年4月, 國民黨召開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一次會議。在會上,為挽救殘局, 擴大“總統”權力, 許多“國大”代表提議要修改剛剛生效不到4個月的憲法。

    但要修改“憲法”,又怕失掉民心,於是經會內往返磋商的結果,認為最好的辦法莫過於“為于暫不變憲法的範圍內,予政府以臨時應變之權力”。

    於是張群、王世傑等一批人拼湊721名“國大代表”聯名提出了“制定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一案。4月18日,大會正式通過了該案,規定“總統”在“動員戡亂時期”,“為緊急處分,不受憲法第39條或第43條所規定程式之限制”,使得蔣介石“總統”不經“行政院”、“立法院”批准即可採取重大行動。“臨時條款”實際上成為蔣介石在“戡亂時期”進行獨裁統治的重要法律依據,它具有“憲法”補充條文的性質。

    “臨時條款”于5月10日實行,最初規定有效期為兩年半。但國民黨退踞台灣後,不僅繼續維持“戡亂時期”的各種法令, 並頒布“戒嚴令”。

    1954 年2月16日,在台北召開的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上,決議“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繼續有效,並於1960 年、1966年和1972年先後4次對條款作了修訂,將這個原為單項的條款增至為11項,直至1991年4月30日才“終止”,實行了43之久。

    “臨時條款” 的性質相當於“憲法修正案”, 被稱為“戰時憲法”。憲法原文與之相抵觸時,以“臨時條款”為準。“臨時條款”與通常“憲法修正案”不同之處在於原憲法修正後,被修改的條文即行廢止,憲法原有條文恢復效力。

    雖然國民黨政權去臺後,一直奉行所謂“戡亂”與“行憲”“並行不悖”的政治統治,實際是以臨時條款作為統治的“根本大法”,架空“憲法”。

    由此可見,台灣40多年來的政治體制,是以現行的“憲法”和“動員戡亂時期” 及“臨時條款”為基礎,是由象徵性的“憲政”體制與實質性的“戡亂”體制相結合的產物,實行的是專制獨裁的統治。

  1991年5月1日 台灣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1991年5月1日,台灣當局終止所謂“動員戡亂時期”,同時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動員戡亂時期”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40多年前國民黨統治集團為挽救它在內戰中的敗局和加緊對人民的鎮壓而實施的,中國共產黨被列為“叛亂團體”和“戡亂”的對象。國民黨統治集團逃到台灣後,繼續實行“動員戡亂”體制,在反共的名義下對台灣實施軍事獨裁統治。台灣人民為反對國民黨的這一倒行逆施進行了長期鬥爭。近些年,隨著島內政治形勢的變化以及海峽兩岸交流的發展,要求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和取消“臨時條款”的呼聲更加高漲。繼續存在“動員戡亂”體制的所謂“憲政危機”,已經成為造成島內種種不安定局面的一個重要因素。在這樣的形勢下,台灣當局于1990年5月宣稱要在“一年內終止動員戡亂時期”。1991年4月8日,台灣當局召開了“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臨時會議”。這個會議于4月23日通過決議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臨時條款”,同時通過了十條所謂“憲法增修條文”。按照這些條文,與“動員戡亂時期”有關的法律得適用到1992年1月31日止,根據“臨時條款”設置的一些特務機構的“組織法”得適用到1993年底。

  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對台灣民主化的意義及在歷次憲改中發揮的基礎性作用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廢除,是台灣民主化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要事件。在此之前台灣雖然也號稱擁有“憲法”,實行資本主義“憲政體制”。但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侵蝕下,憲法實際上被束之高閣,“臨時條款”代替了“憲法”,“動員勘亂體制”取代了“憲政體制”。《中華民國憲法》的原則和精神遭到踐踏,人民的自由、權力被無情的剝奪。台灣人民想要奪回本應屬於自己的權力,必須糾正已被扭曲的政治體制,也就是實行“憲政改革”,恢復《中華民國憲法》的原本精神。而進行“憲政改革”,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廢除“臨時條款”——這不僅是台灣“憲政改革”的第一個步驟,也是整個“憲政改革”的前提條件。離開了這個大前提,所謂“憲政改革”,就是無本之源、空中樓閣。

    “臨時條款”的廢除,拉開了台灣“憲政改革”的大幕,此後,台灣的民主化進程便一發而不可收拾。以第一次“憲政改革”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為基礎,台灣隨後又進行了6次“憲改”:1992年五月,“第二屆國民大會”“第一次臨時會”,決議施行第二次“修憲”,這次“修憲”規定了“國民大會代表每四年改選一次”、“總統、副總統直選產生,任期四年”; 1994年7月,第三次“修憲”,取消了“行政院長”關於“總統”人事任命的附屬權,強化了“總統制”;1997年六、七月,第四次“修憲”,規定“行政院院長由總統任命之,毋庸經立法院同意”進一步強化了總統的權力,同時增加了立法委員的人數,並改組了司法院。此次“修憲”還“虛置”了省級行政立法機構;1999年9月3日,第五次“修憲”,對立法機構實行了進一步改革;2000年4月,第六次“修憲”,改革了“國民大會”、“總統”、“副總統”罷免程式、加強了“立法院”權力;2004年8月,第七次“修憲”,此次“修憲”最大的動作是廢除了施行半個多世紀的“國民大會”,同時將“立法院”的“立委”人數減少一半。

    “臨時條款”的廢除即使是台灣民主化運動的產物,同時又促進了台灣民主的發展,使台灣政治朝著鞏固民主憲政體制、實現政治轉型、提高統治和管理效能方向前進。雖然民主化過程中不乏權力鬥爭和法理台獨的痕跡,但從總體上說應該予以正面肯評價。

 

[編輯策劃: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