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發表《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
   2000年2月21日,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以政府文告的方式,詳細、系統、全面地向國際社會闡述了中國政府有關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立場和政策,和對在兩岸關係、國際社會中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若干問題的態度主張。
 

   2000年2月21日,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以政府文告的方式,詳細、系統、全面地向國際社會闡述了中國政府有關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立場和政策,和對在兩岸關係、國際社會中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若干問題的態度主張。

  《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全文約1.1萬字.

     前言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國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統治集團退踞中國的台灣省,在外國勢力的支援下,與中央政府對峙,由此產生了台灣
問題。

  解決台灣問題,實現中國完全統一,是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五十年來,中國政府為此進行了不懈的奮鬥。一九七九年後,中國政府以極大的誠意、盡最大的努力,爭取以“一國兩制”的方式實現和平統一。自一九八七年底以來,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和人員往來有了長足的發展。但是,九十年代以來,台灣當局領
導人李登輝逐步背棄一個中國原則,極力推行以製造“兩個中國”為核心的分裂政策,一直髮展到公然主張兩岸關係是“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嚴重損害了兩岸和平統一的基礎,危害了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整個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也危害了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中國政府始終如一地堅
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決反對任何把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的圖謀。中國政府與以李登輝為首的分裂勢力的鬥爭,集中表現在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還是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問題上。

  我們于一九九三年八月發表了《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系統地論述了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問題的由來、中國政府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和有關政策。現在,有必要進一步向國際社會闡述中國政府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和政策。

   一、一個中國的事實和法理基礎

    一個中國原則是在中國人民捍衛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正義鬥爭中形成的,具有不可動搖的事實和法理基矗

    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關台灣的全部事實和法律證明,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八九五年四月,日本通過侵華戰爭,強迫清朝政府簽訂不平等的《馬關條約》,霸佔了台灣。一九三七年七月,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中國政府在《中國對日宣戰佈告》中昭告各國,中國廢止包括《馬關條約》在內的一切涉及中日關係的條約、協定、合同,並將收復台灣。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中美英三國政府發表的《開羅宣言》規定,日本應將所竊取于中國的包括東北、台灣、澎湖列島等在內的土地,歸還中國。一九四五年,中美英三國共同簽署、後來又有蘇聯參加的《波茨坦公告》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同年八月,日本宣佈投降,並在《日本投降條款》中承諾“忠誠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項規定之義務”。十月二十五日,中國政府收復台灣、澎湖列島,重新恢復對台灣行使主權。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取代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和在國際上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從此結束了它的歷史地位。這是在同一國際法主體沒有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新政權取代舊政權,中國的主權和固有領土疆域並未由此而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理所當然地完全享有和行使中國的主權,其中包括對台灣的主權。

     國民黨統治集團退踞台灣以來,雖然其政權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政府”的名稱,但它早已完全無權代表中國行使國家主權,實際上始終只是中國領土上的一個地方當局。

    一個中國原則的產生和基本涵義。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當天即向各國政府宣佈:“本政府為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凡願遵守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等項原則的任何外國政府,本政府均願與之建立外交關係。”隨後又致電聯合國,聲明:國民黨當局“已喪失了代表中國人民的任何法律的與事實的根據”,完全無權代表中國。外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與台灣當局斷絕或不建立外交關係,是新中國與外國建交的原則。

    中國政府的上述主張受到當時美國政府的阻撓。儘管一九五○年一月五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表示美國及其他盟國承認一九四五年以來的四年中國對台灣島行使主權,但是同年六月北韓戰爭爆發後,美國政府為了孤立、遏制中國,不僅派軍隊侵佔台灣,而且拋出“台灣地位未定”等謬論,以後又逐步在國際社會策動“雙重承認”,企圖製造“兩個中國”。對此,中國政府理所當然地予以堅決反對,主張和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正是在中國與外國發展正常的外交關係中,在維護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的鬥爭中,產生了一個中國原則。上述主張構成了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涵義,核心是維護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在一九四九年後的三四十年間,台灣當局雖然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全中國的合法地位,但也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只有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製造“兩個中國”和“台灣獨立”。這說明,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堙A兩岸的中國人在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一根本問題上具有共識。早在一九五八年十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進行炮擊金門的戰鬥時,毛澤東主席就向台灣當局公開指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沒有兩個中國。這一點,也是你們同意的,見之於你們領導人的文告。”一九七九年一月,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指出“台灣當局一貫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反對台灣獨立。這就是我們共同的立場,合作的基矗”

    中國政府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嚴正立場和合理主張,贏得了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國際組織的理解和支援,一個中國原則逐步為國際社會所普遍接受。一九七一年十月,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通過二七五八號決議,驅逐了台灣當局的代表,恢復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聯合國的席位和一切合法權利。一九七二年九月,中日兩國簽署聯合聲明,宣佈建立外交關係,日本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關於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場,並且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規定的立常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中美發表建交公報,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目前,一百六十一個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了外交關係,它們都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並且承諾在一個中國的框架內處理與台灣的關係。

 
  二、一個中國原則是實現和平統一的基礎和前提

     一個中國原則是中國政府對臺政策的基石。經由鄧小平同志的倡導,中國政府自一九七九年開始實行和平統一的方針,並逐步形成了“一國兩制”的科學構想,在此基礎上,確立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這一基本方針和有關政策的要點是:爭取和平統一,但是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積極推動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等各項交流,早日實現兩岸直接通郵、通航、通商;通過和平談判實現統一,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都可以談;統一後實行“一國兩制”,中國的主體(中國大陸)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台灣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長期不變;統一後台灣實行高度自治,中央政府不派軍隊和行政人員駐臺;解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應由中國人自己解決,不需借助外國力量。上述方針和政策,貫徹了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基本立場和精神,也充分尊重了台灣同胞當家作主、管理台灣的願望。江澤民主席在一九九五年一月發表發展兩岸關係、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八項主張時,明確指出:“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是實現和平統一的基礎和前提。”

    只有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才能實現和平統一。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戰遺留下來的問題。迄今,兩岸敵對狀態並未正式結束。為了維護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為了實現兩岸統一,中國政府有權採用任何必要的手段。採用和平的方式,有利於兩岸社會的共同發展,有利於兩岸同胞感情的融合和團結,是最好的方式。中國政府于一九七九年宣佈實行和平統一的方針時,是基於一個前提,即當時的台灣當局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同時,中國政府考慮到長期支援台灣當局的美國政府承認了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也有利於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中國政府在實行和平統一方針的同時始終表明,以何種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並無義務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決不是針對台灣同胞的,而是針對製造“台灣獨立”的圖謀和干涉中國統一的外國勢力,是為爭取實現和平統一提供必要的保障。採用武力的方式,將是最後不得已而被迫作出的選擇。

    對台灣而言,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標誌著承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可分割,這就使兩岸雙方有了共同的基礎和前提,可以通過平等協商,找到解決雙方政治分歧的辦法,實現和平統一。如果否認一個中國原則,圖謀將台灣從中國領土中分割出去,那就使和平統一的前提和基礎不復存在。

    對美國而言,承諾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就要切實執行中美兩國政府之間的三個公報和美方的一系列承諾,就應當只與台灣保持文化、商務和其他非官方的關係,反對所謂“台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不阻撓中國的統一。反之,就破壞了中國政府爭取和平統一的外部條件。

    對於亞太地區和世界其他地區的國家而言,台灣海峽局勢一直與亞太地區的安定密切相關。有關各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有利於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也有利於中國同各國發展友好關係,符合亞太地區乃至世界各國的利益。

    中國政府積極地真誠地努力爭取實現和平統一。為了爭取和平統一,中國政府一再呼籲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舉行兩岸平等談判。充分考慮到台灣的政治現實,為了照顧台灣當局關於平等談判地位的要求,我們先後提出了舉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兩黨對等談判、兩黨談判可以吸收台灣各黨派團體有代表性的人士參加等主張,而始終不提“中央與地方談判”。中國政府還提出,可先從進行包括政治對話在內的對話開始,逐步過渡到政治談判的程式性商談,解決正式談判的名義、議題、方式等問題,進而展開政治談判。政治談判可以分步驟進行,第一步,先就在一個中國原則下正式結束兩岸敵對狀態進行談判,並達成協定,共同維護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並對今後兩岸關係發展進行規劃。一九九八年一月,為尋求和擴大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中國政府向台灣方面明確提出,在統一之前,在處理兩岸關係事務中,特別是在兩岸談判中,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也就是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中國政府希望,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雙方平等協商,共議統一。

     為爭取和平統一,中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積極的政策和措施,全面推動兩岸關係發展。自一九八七年底兩岸隔絕狀態被打破後至一九九九年底,到中國大陸從事探親、旅遊、交流的台灣同胞已達一千六百萬人次;兩岸間接貿易總額超過一千六百億美元,臺商在中國大陸投資的協議金額及實際到位金額分別超過了四百四十億美元與二百四十億美元;兩岸互通郵政、電信取得了很大進展;兩岸海上、空中通航也取得了局部進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國務院、地方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規,依法保障台灣同胞的正當權益。為了通過商談妥善解決兩岸同胞交往中所衍生的具體問題,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台灣的海峽交流基金會達成在事務性商談中各自以口頭方式錶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在此基礎上,兩會領導人于一九九三年四月成功舉行了“汪辜會談”,並簽署了幾項涉及保護兩岸同胞正當權益的協議。一九九八年十月,兩會領導人在上海會晤,開啟了兩岸政治對話。兩會商談是在平等的地位上進行的。實踐證明,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完全可以找到兩岸平等談判的適當方式。香港、澳門回歸中國以來,港臺之間、澳臺之間原有的各種民間往來與交流,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繼續保持和發展。

   三、中國政府堅決捍衛一個中國原則

    台灣分裂勢力蓄意破壞一個中國原則。一九八八年,李登輝繼任為台灣當局的領導人。當時他多次公開表示,台灣當局的基本政策就是“只有一個中國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我們一貫主張中國應該統一,並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

    但是,從九十年代初開始,李登輝逐步背離一個中國原則,相繼鼓吹“兩個政府”、“兩個對等政治實體”、“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現階段是‘中華民國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而且自食其言,說他“始終沒有講過一個中國”。李登輝還縱容、扶持主張所謂“台灣獨立”的分裂勢力及其活動,使“台獨”勢力迅速發展、“台獨”思潮蔓延。在李登輝主導下,台灣當局採取了一系列實際的分裂步驟。在台灣政權體制方面,力圖通過所謂的“憲政改革”將台灣改造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以適應製造“兩個中國”的需要。在對外關係方面,不遺餘力地進行以製造“兩個中國”為目的的“拓展國際生存空間”活動。一九九三年以來,連續七年推動所謂“參與聯合國”的活動。在軍事方面,大量向外國購買先進武器,謀求加入戰區導彈防禦系統,企圖變相地與美、日建立某種形式的軍事同盟。在思想文化方面,圖謀抹殺台灣同胞、特別是年輕一代的中國人意識和對祖國的認同,挑起台灣同胞對祖國的誤解和疏離感,割斷兩岸同胞的思想和文化紐帶。

    一九九九年以來,李登輝的分裂活動進一步發展。五月,他出版《台灣的主張》一書,鼓吹要把中國分成七塊各自享有“充分自主權”的區域。七月九日,他公然將兩岸關係歪曲為“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企圖從根本上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地位,破壞兩岸關係、特別是兩岸政治對話與談判的基礎,破壞兩岸和平統一的基矗李登輝已經成為台灣分裂勢力的總代表,是台灣海峽安定局面的破壞者,是中美關係發展的絆腳石,也是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的麻煩製造者。

    中國政府堅決捍衛一個中國原則。對於以李登輝為代表的台灣分裂勢力的種種分裂活動,中國政府和人民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並進行了堅決的鬥爭。

    一九九五年六月李登輝以所謂“私人”名義訪問美國後,中國政府果斷地開展了反分裂、反“台獨”的鬥爭,並對美國政府公然允許李登輝訪美、違背美國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所作的承諾、嚴重損害中國主權的行為,提出了強烈的抗議,進行了嚴正的交涉。這場鬥爭顯示了中國政府和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和能力,產生了重大和深遠的影響。台灣同胞進一步認識到“台獨”的嚴重危害。李登輝在國際上進行分裂活動受到沉重打擊。部分“台獨”勢力被迫放棄了某些極端的分裂主張。國際社會進一步注意到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必要性,美國政府還明確承諾不支援“台灣獨立”、不支援“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援台灣加入任何必須由主權國家參加的國際組織。

    李登輝拋出“兩國論”後,中國政府和人民進行了更加堅決的鬥爭。針對台灣分裂勢力企圖通過所謂“法律”形式落實“兩國論”的活動,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明確指出,這是一個更加嚴重和危險的分裂步驟,是對和平統一的極大挑釁。如果這一圖謀得逞,中國和平統一將變得不可能。這場鬥爭形成了海內外中國人同聲譴責“兩國論”的強大聲勢。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重申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美國政府也重申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和對台灣“三不支援”的承諾。台灣當局被迫表示不會依照“兩國論”修改所謂“憲法”、“法律”。

    但是,台灣分裂勢力仍在企圖以所謂“制憲”、“修憲”、“解釋憲法”或“立法”等多種形式,用所謂“法律”形式實現在“中華民國”名義下把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的圖謀。特別值得警惕的是,台灣分裂勢力一貫圖謀破壞中美關係,挑起中美衝突和對抗,以便實現他們的分裂圖謀。

    事實證明,台灣海峽局勢仍然存在著嚴重的危機。為了維護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利益,也為了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發展,中國政府仍然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不變,仍然堅持江澤民主席提出的發展兩岸關係、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八項主張不變,仍然盡一切可能爭取和平統一。但是,如果出現台灣被以任何名義從中國分割出去的重大事變,如果出現外國侵佔台灣,如果台灣當局無限期地拒絕通過談判和平解決兩岸統一問題,中國政府只能被迫採取一切可能的斷然措施、包括使用武力,來維護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完成中國的統一大業。中國政府和人民完全有決心、有能力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決不容忍、決不姑息、決不坐視任何分裂中國的圖謀得逞,任何分裂圖謀都是註定要失敗的。

   
 四、兩岸關係中涉及一個中國原則的若干問題

    中國領土和主權沒有分裂,海峽兩岸並非兩個國家。台灣當局支撐其製造“兩個中國”的主張,包括李登輝提出的“兩國論”的所謂理由無非是:一九四九年以後海峽兩岸已經分裂分治且互不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從未統治過台灣,一九九一年以後台灣也已產生了與中國大陸沒有關係的政權體制。這些理由是根本不能成立的,也絕對不能得出台灣可以“中華民國”的名義自立為一個國家和海峽兩岸已經分裂為兩個國家的結論。第一,國家主權不可分割。領土是國家行使主權的空間。在一個國家的領土上,只能有一個代表國家行使主權的中央政府。如前所述,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已經享有和行使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中國的主權。雖然海峽兩岸尚未統一,但是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的地位從未改變,由此,中國擁有對台灣的主權也從未改變。第二,國際社會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第三,台灣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主要是外國勢力干涉和台灣分裂勢力阻撓的結果。海峽兩岸尚未統一,這種不正常狀態的長期存在,並沒有賦予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和權利,也不能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律地位。目前的問題是台灣分裂勢力和某些外國反華勢力要改變這種狀況,而這正是中國政府和人民堅決反對的。

    堅決反對以公民投票方式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地位。台灣分裂勢力以“主權在民”為藉口,企圖以公民投票方式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地位,這是徒勞的。首先,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無論在國內法還是在國際法上,都已經是明確的,不存在用公民投票方式決定是否應自決的前提。其次,“主權在民”是指主權屬於一個國家的全體人民,而不是指屬於某一部分或某一地區的人民。對台灣的主權,屬於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而不屬於台灣一部分人。第三,歷史上台灣從未曾成為一個國家;一九四五年以後,台灣既不是外國的殖民地,又不處於外國佔領之下,不存在行使民族自決權的問題。總之,自一九四五年中國收復台灣之後,就根本不存在就改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地位舉行公民投票的問題。台灣的前途只有一條,就是走向與祖國大陸的統一,而決不能走向分裂。任何人以所謂公民投票的方式把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其結果必將把台灣人民引向災難。

    “兩德模式”不能用於解決台灣問題。台灣有些人主張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被分裂為兩個國家後又重新統一的所謂“兩德模式”來處理兩岸關係。這是對歷史和現實的誤解。戰後德國的分裂和兩岸暫時分離是兩個不同性質的問題。主要有三點不同:第一,兩者形成的原因、性質不同。一九四五年德國在二戰中戰敗,被美、英、法、蘇四個戰勝國依據《鋻於德國失敗和接管最高政府權力的聲明》及其後的波茨坦協議,分區佔領。冷戰開始後,德國統一問題成為美蘇兩國在歐洲對抗的一個焦點,在美英法佔領區和蘇聯佔領區分別相繼成立了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德國被分裂為兩個國家。顯然,德國問題完全是由外部因素造成的。而台灣問題則是中國內戰遺留的問題,是內政問題。第二,兩者在國際法上的地位不同。德國的分裂,為二戰期間和戰後一系列國際條約所規定。而台灣問題,則有《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國際條約關於日本必須將竊取于中國的台灣歸還中國的規定。第三,兩者存在的實際狀況不同。在美蘇兩國對抗的背景下,兩個德國都分別駐有外國軍隊,被迫相互承認和在國際社會並存。而中國政府始終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李登輝上臺前的台灣當局和李登輝上臺初期也承認一個中國,反對“兩個中國”;一個中國原則也被國際社會所普遍接受。因而,德國問題與台灣問題不能相提並論,更不能照搬“兩德模式”解決台灣問題。

    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問題都可以談。中國政府主張兩岸談判最終目的是實現和平統一;主張以一個中國原則為談判基礎,是為了保證實現談判的目的。而“台灣獨立”、“兩個中國”、“兩國論”違背了一個中國原則,不是談統一,而是談分裂,當然不可能被中國政府接受。只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內,什麼問題都可以談,包括台灣方面關心的各種問題。中國政府相信,台灣在國際上與其身份相適應的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對外活動空間,台灣當局的政治地位等等,都可以在這個框架內,通過政治談判,最終在和平統一的過程中得到解決。

     所謂“民主和制度之爭”是阻撓中國統一的藉口。近些年來,台灣當局一再聲稱,“大陸的民主化是中國再統一的關鍵”、“兩岸問題的真正本質是制度競賽”。這是拖延和抗拒統一的藉口,是欺騙台灣同胞和國際輿論的伎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不斷為實現社會主義民主的理想而奮鬥。按照“一國兩制”的方式實現和平統一,允許海峽兩岸兩種社會制度同時存在,互不強加於對方,最能體現兩岸同胞的意願,這本身就是民主的。兩岸不同的社會制度,不應構成和平統一的障礙。而且,中國政府注意到台灣與香港、澳門的不同特點,實現兩岸和平統一之後,在台灣實行“一國兩制”的內容,可以比香港、澳門更為寬鬆。台灣當局企圖以“民主和制度之爭”阻撓統一,妄想居住在中國大陸的十二億多人實行台灣的政治、經濟制度,是毫無道理的,也是不民主的。“要民主”不應成為“不要統一”的理由。兩岸雙方在這個問題上分歧的實質,絕不是要不要民主之爭、實行哪種制度之爭,而是要統一還是要分裂之爭。

  
 五、在國際社會中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若干問題

    中國政府對於國際社會普遍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表示讚賞。我們于一九九三年八月發表的《臺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在第五部分“國際事務中涉及台灣的幾個問題”中,闡述了在有關與中國建交國同台灣的關係、國際組織與台灣的關係、與中國建交國同台灣通航、與中國建交國向台灣出售武器等問題上的立場和政策。在此,謹重申有關立場和政策。

    台灣無權參加聯合國及其他只有主權國家參加的國際組織。聯合國是由主權國家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聯合國的合法權利恢復後,聯合國組織中的中國代表權問題已經獲得徹底解決,根本不存在台灣當局加入聯合國的問題。台灣當局聲稱聯合國2758號決議只解決了“中國代表權問題”,沒有解決“台灣的代表權問題”,要求“參與聯合國”。這是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分裂行徑,是絕對不能允許的。聯合國的所有成員國,都應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原則及有關聯合國決議,遵循相互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等國際關係準則,不以任何方式支援台灣加入聯合國及只能由主權國家參加的其他國際組織。

   對於某些允許地區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中國政府已經基於一個中國原則,根據有關國際組織的性質、章程和實際情況,以所能同意和接受的方式對台灣的加入問題作出了安排。台灣已作為中國的一個地區,以“中國台北”的名義,分別參加了亞洲開發銀行(英文名稱為TAIPEI,CHINA)和亞太經合組織(英文名稱為CHINESETAIPEI)等組織。一九九二年九月,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理事會主席聲明指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關貿總協定後,台灣可以“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單獨關稅區”(簡稱“中國台北”)的名義參加。世貿組織在審議接納台灣加入該組織時,應堅持上述聲明確定的原則。上述特殊安排,並不構成其他政府間國際組織及國際活動仿傚的模式。

    與中國建交的國家不能向台灣出售武器,或與台灣進行任何形式的軍事結盟。凡是與中國建交的國家,都應本著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干涉內政的原則,不以任何形式或藉口向台灣出售武器,或幫助台灣生產武器。

    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核心、最敏感的問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是兩國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的基矗二十多年來,美國承諾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為自己帶來了美中建交、兩國關係發展和台灣局勢相對穩定的利益。令人遺憾的是,美國一再違反自己在“八·一七公報”中對中國作出的莊嚴承諾,不斷向台灣出售先進的武器和軍事裝備。現在,美國國會又有人炮製所謂《加強台灣安全法》,還企圖將台灣納入戰區導彈防禦系統。這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和對中國安全的嚴重威脅,阻礙了中國的和平統一進程,同時也危害了亞太地區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對此,中國政府堅決反對。

    中國政府以一個中國原則對待台灣的對外交往活動。台灣當局極力在國際上推行所謂“務實外交”,擴大所謂“國際生存空間”,其實質是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中國政府理所當然地要堅決反對。同時,考慮到台灣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和台灣同胞的實際利益,中國政府對台灣同外國進行民間性質的經濟、文化往來不持異議;並在一個中國前提下,採取了許多靈活措施,為台灣同外國的經貿、文化往來提供方便。例如,台灣可以“中國台北”的名義繼續留在國際奧會中。事實上,台灣與世界上許多國家和地區保持著廣泛的經貿和文化聯繫,台灣同胞每年到國外旅遊、經商、求學和進行學術、文化、體育交流活動的人員多達百萬人次,年進出口貿易額高達二千多億美元。這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並不影響台灣同胞從事民間的對外交流活動,並未影響台灣正常的經貿、文化活動的需要。

    中國政府保障台灣同胞在國外的一切正當、合法權益。台灣人民是我們的骨肉同胞。中國政府一貫致力於維護台灣同胞在國外的正當的、合法的權益。中國駐外國使領館一向把加強與台灣同胞的聯繫、傾聽台灣同胞的意見和要求、保障台灣同胞的利益作為自己的責任,盡可能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在海灣戰爭中,中國使館幫助滯留在科威特的台灣勞務人員安全撤離險境。日本阪神大地震發生後,中國使領館及時撫慰受災的台灣同胞。柬埔寨爆發內戰後,中國使館積極幫助生命財產受到嚴重威脅的台灣商人和旅遊者安全轉移和撤離。上述事例體現了中國政府對台灣同胞的關心和照顧。在海峽兩岸實現統一後,台灣同胞更能夠與全國各族人民一道充分共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上的尊嚴與榮譽。

    結束語

    中國具有五千年悠久歷史。中華民族繁衍生息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各民族相互融合,具有強大的凝聚力,形成了崇尚統一、維護統一的價值觀念。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中國雖然經歷過改朝換代、政權更疊,出現過地方割據,遭遇過外敵入侵,特別是近代史上曾飽受外國列強的侵略和瓜分,但統一始終是中國歷史發展的主流,每一次分裂之後都復歸統一,並且都贏來了國家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的快速發展。台灣同胞具有光榮的愛國主義傳統,在反抗外國侵略台灣的鬥爭中建立了卓越的功勳。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後,中國人民倍加珍視得來不易的民族獨立,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併為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而努力奮鬥。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和文化深深地在中國人的心中根植了一種強烈的民族意識,這就是中國必須統一。

    中國政府希望國際社會始終如一地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希望美國政府切實履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關於台灣問題的各項原則和自己作出的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莊嚴承諾。

    隨著中國政府相繼對香港、澳門恢復行使主權,全中國人民迫切期望早日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的完全統一,不能允許台灣問題再無限期地拖下去了。我們堅信,在包括兩岸同胞和海外僑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中國的完全統一一定能夠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