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開辦兩岸直接通匯業務
    通匯是海峽兩岸人民交往與經貿往來發展的必然要求與結果,並逐漸從民間非商業性的小額通匯發展為商業性通匯,並從間接通匯轉變為局部直接通匯。
 

 

 

海峽兩岸民間小額通匯

    1987年,台灣當局開放台灣民眾赴大陸探親政策後,島內民眾給大陸親友的匯款問題逐漸浮現。但當局限制多,匯款程式複雜,一般情況是台灣民眾先將款匯到香港,再由香港紅十字會轉匯到大陸,費時持久。隨著匯款業務的增多與海峽兩岸關係的發展,在台灣紅十字會的積極努力下,1990年5月20日,台灣“陸委會”正式批准並委託台灣華南銀行與英國渣打銀行合作,採用票匯方式,經由第三地轉匯辦理台灣民眾間接匯款給大陸業務,為海峽兩岸通匯打開了一條重要渠道。

    為規範與擴大海峽兩岸民間通匯業務,台灣“陸委會”于1991年7月29日正式通過《現階段金融機構辦理對大陸地區間通匯作業要點》,規定經台灣“中央銀行”指定辦理外匯業務的銀行及郵政儲金匯業局辦理對大陸地區的個人間接匯款業務;匯款金額依《民間匯出款項結匯辦法》辦理,即以每人每年匯出300萬美元為上限(後調整為500萬美元)。同年8月14日,台灣“交通部”正式通過《“交通部”郵政機構辦理大陸地區間接匯款作業要點》,于8月23日起在台灣12個郵局實施,11月1日起又新增5個郵局開辦此業務,以後開辦郵局不斷增加。其匯款採取電匯和信匯兩種方式,幣制一律以美元為單位,並由美國花旗銀行台北分行、香港分行及香港住友銀行擔任中間媒介。

    繼華南銀行及郵政儲金匯業局開辦大陸匯款業務後,1991年8月29日,台灣華僑銀行和美國信浮銀行合辦對大陸地區電匯、信匯和票匯業務。此後,世華銀行、第一銀行、彰化銀行、上海銀行及台灣銀行等相繼與外商銀行簽約,合作開辦海峽兩岸間接匯款業務。

    自台灣開放對大陸小額匯款業務以來,經第三地銀行間接匯往大陸的小額匯款不斷增加。1990年5月至12月底,台灣個人對大陸匯款計15815件,匯款金額1890.4萬美元;2001年分別達到172772件與6.8億美元;到2001年底累計,匯款件數達119萬件,匯款金額40億美元。

海峽兩岸間接商務通匯 

    在海峽兩岸經貿發展初期,台灣當局將海峽兩岸通匯定位在個人對個人的小額民間匯款,不能匯給企業公司作為商業用途,即不開放商務通匯。同時規定台灣金融機構不能接受直接開自大陸的信用證及標明大陸原產地證明、輸出入許可證和提單等相關文件,台灣外匯銀行只能與外商銀行利用香港等三地轉開信用證辦理大陸商業匯款,臺商也只能採取巡迴方式在香港等第三地辦理押匯事宜。

    為順應海峽兩岸經貿關係發展及通匯需要,台灣當局在1990年5月開放民間小額通匯政策後不久,于同年7月擬定了《對大陸地區間輸出貨品管理辦法草案》,其中將大陸列為銀行押匯對象。1991年3月,台灣“陸委會”原則決定,對依規定報備赴大陸投資的廠商,准予在台灣的金融機構辦理押匯;12月6日正式實施“大陸出口,台灣押匯”政策,廢除原“關於台灣廠商持大陸出具文件不得在臺辦理押匯”的規定,有關作業程式按《指定銀行對台灣地區廠商辦理大陸出口、台灣押匯作業要點》規定辦理,並適用於台灣地區各銀行與外商銀行在臺分行。這一政策開放後,臺商通過這一合法管道辦理押匯的數量不大,顯示臺商與香港銀行已形成較為穩定的商業往來關係,仍以香港為押匯仲介。

    大陸金融機構在辦理台灣民間小額匯款後,也開始承辦臺商轉匯業務。1992年 5月,工商銀行廈門市分行首先受理廈門的一位臺商電匯一筆美元給台灣彰化縣,支付進口原料款項,並通過廈門工商銀行海外代理行轉匯台灣,實現了兩岸轉匯業務。此後,海峽兩岸之間此類間接商業匯款業務日益增多,並成為海峽兩岸通匯的主流形式。

    1993年4月15日,台灣“行政院”公佈《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其中規定,台灣地區銀行海外分支機構與大陸地區金融業務往來對象,開放初期限于外商銀行在大陸地區的分支機構、大陸地區銀行海外分支機構及海外的大陸法人、團體、其他機構,從而形成海峽兩岸資金往來通過外商銀行在大陸分支機構、大陸銀行在海外分支機構的“海外對海外”方式進行。同時規定開放海峽兩岸金融業者進行收受客戶存款、辦理匯兌、簽發信用證及信用證通知、進出口押匯、代理收付款項等業務。

    此後,受李登輝“戒急用忍”政策的影響,海峽兩岸通匯與金融往來政策未有進一步的開放。直到台灣入世前夕,即2001年6月,台灣“財政部”修正《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開放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與外商銀行在大陸地區的分支機構、大陸地區銀行海外分支機構及在海外的大陸法人、團體、其他機構、個人進行直接通匯與金融業務往來。據台灣“財政部”統計,到2002年4月18日,已有25家台灣銀行及16家外國銀行在臺分行的OBU獲准與外國銀行在大陸分支機構或大陸地區海外分支機構進行業務往來。

    總之,在兩岸直接通匯前的間接通匯時期,台灣僅開放台灣銀行及郵匯局經由第三地區銀行,辦理大陸地區的電匯、信匯及票匯業務,通匯貨幣限于新台幣與人民幣之外的貨幣。匯款業務種類包括個人接濟及捐贈親友的匯款、“大陸出口,台灣押匯”廠商的再匯出款、大陸地區人民繼承台灣地區人民遺產及利息的匯款、定居大陸榮民的生活給付匯款等。

海峽兩岸直接通匯

    在大陸與台灣先後加入世貿組織的壓力下,台灣當局不得不對現行海峽兩岸通匯政策進行調整,重新規劃開放兩岸金融機構直接通匯問題。其中包括國際金融業務分行、外匯指定銀行與大陸的直接通匯。

    1、國際金融業務分行與大陸的直接通匯。2001年11月16日,台灣“財政部”修正公佈《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即日起開放台灣地區銀行海外分支機構、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或稱“境外金融中心”)與大陸地區金融機構及其海外分支機構、大陸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等進行直接金融業務往來。開放業務範圍包括收受存款、辦理匯兌、簽發信用證、信用證通知、進出口押匯及託收、代理收付款項及同業往來等,以便利臺商資金調度。隨後,台灣“財政部”陸續批准上海銀行、世華銀行、彰化銀行、華僑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等十多家銀行的OBU可與大陸地區銀行直接通匯。同時,經營OBU業務的台灣銀行與大陸銀行展開直接通匯的業務合作商談,如台灣上海銀行與大陸中國工商銀行、大陸上海商業銀行,台北國際商業銀行與中國工商銀行,世華銀行與大陸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3家國家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與大陸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福建興業銀行及北京華夏銀行,彰化銀行與大陸光大銀行,世華銀行與上海華一銀行、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台灣土地銀行與大陸中信實業銀行等簽署合作或代理協議,交換電報口令(SWIFT CODE),為直接通匯做準備。

    7月初,大陸中央銀行正式同意工商、中國、建設與農業等銀行與台灣銀行簽署代理協議及開展直接通匯業務。中國工商銀行于7月11日宣佈,自即日起全面受理公司客戶和自然人與台灣地區銀行各類結算通匯業務。至此,工商銀行經中國人民銀行批准與台灣合作金庫等22家銀行及12家外商銀行在臺分行交換了結算控制文件,正式建立代理關係,從而開通了大陸商業銀行與台灣銀行直接通匯的渠道。與此同時,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先後與台灣多家銀行簽署代理協議,建立直接通匯關係。13日,工商銀行廈門分行與台灣彰化銀行率選完成一筆臺商向台灣的直接匯款業務,這是海峽兩岸50餘年來第一次直接通匯業務。

    台灣開放兩岸直接通匯政策後,台灣國際金融業務分行的兩岸業務量增加。據台灣“財政部”統計,到2002年1月底,20家國際金融業務分行辦理海峽兩岸金融業務的金額已達32.8億美元。2002年2月,兩岸直接通匯後,全體OBU辦理兩岸匯出入款合計近7億美元,較開放前增長99%:到2002年2月底,全體OBU非金融機構存款餘額為129億美元,較開放前增長13%;OBU資產總額增至515億美元,顯示台灣廠商利用OBU做為資金調度的意願升高。彰化銀行主管表示,該行自開辦OBU直接通匯業務後,OBU新開戶數及大陸地區匯款業務量增長3倍以上。

    這種局部的直接通匯,大大縮短了海峽兩岸之間通匯時間,節省中間環節的手續費,還可方便臺商節稅與資金調度。據估計,台灣與大陸大城市的通匯時間可在24小時達到,中等城市也在2-3天達到,較均間接通匯節省一半以上的時間。同時每筆通匯手續費節省15-20美元,一年總計節省費用超過5000萬美元。

    2、外匯指定銀行與大陸的直接通匯。2002年2月15日,為配合開放海峽兩岸直接貿易往來,台灣“財政部”修正公佈《台灣地區銀行辦理辦理大陸地區進出口外匯業務作業準則》,于即日起受理台灣銀行申請與大陸地區銀行辦理局部性業務的直接通匯,即只要台灣外匯指定銀行(DBU)向“財政部”申請並獲准,就可與大陸地區銀行直接辦理匯款及進出口外匯業務。同日,台灣當局還修正公佈《台灣地區金融機構辦理大陸地區匯款作業準則》,規定外匯指定銀行與郵政儲金匯業局辦理如下對大陸地區的直接匯款業務:1、個人接濟或捐贈親友為匯款。2、辦理“大陸出口、台灣押匯”廠商的再匯出款。3、進口大陸地區物品所涉及的匯款。4、金融保險機構經核準赴大陸地區設立代表人辦事處的辦公費用匯款。5、大陸地區人民合法繼承或領受台灣地區人民遺產、保險死亡給付、撫恤金、退伍金及其利息所得匯款。6、廠商向大陸地區子公司借入本金的還本付息。7、定居大陸地區就養榮民給付的匯款。8、經主管機關與“陸委會”許可的匯出款。每筆結匯金額在50萬元新台幣以下的對大陸匯款可由外匯指定銀行直接匯至大陸地區銀行。

    2002年4月初,台灣“財政部”同意經營海峽兩岸直接通匯的台灣OBU銀行可委託同一家銀行的DBU代為辦理進出口押匯和外幣匯款業務,以提高臺商利用OBU作為資金調度中心的意願。

    到2002年6月底,已有12家銀行向臺“財政部”提出申請DBU與大陸銀行直接通匯,但台灣當局認為兩岸直接貿易認定困難,一直未能批准,並於4月27日表示暫緩批准,在海峽兩岸關係好轉及直接貿易細節確定後再開放外匯指定銀行與大陸銀行的直接通匯。

    8月2日,台灣“財政部”修正公佈《兩岸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即日起受理外匯指定銀行與郵匯局申請,直接對大陸金融機構進行金融往來,台灣民眾可以直接通過外匯指定銀行對大陸匯款,但匯款項目限于“兩岸直接經貿往來部分”(主要包括赴大陸洽辦商務所需費用、支付大陸地區出版品、廣播電視節目製作費用,分攤兩岸通信費用以及經主管機關許可辦理的直接經貿往來項目等),但“直接投資”匯款則不能通過外匯指定銀行進行。另外,開放OBU與海外分行辦理對大陸臺商辦理貸款及應收帳款業務,未來臺商可以直接向OBU借款,籌資管道多元化,但OBU承作相關業務的總餘額不得超過該OBU上年度決算後資產凈額的30%,同時台灣境內的股票、不動產,以及其他新台幣資產,都不能成為OBU的擔保品;准許島內銀行海外子行申請赴大陸設立辦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