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平宜成為首位當選“感動中國人物”的台灣同胞
    張平宜,台灣雲林人,曾是台灣《中國時報》的資深記者。2000年,張平宜放棄了原本衣食無憂的優越生活,投身四川涼山一個麻風康復村的教育事業。為了讓這些與世隔絕已久的孩子能儘快地融入現代社會,她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苦努力。2011年7月,獲民政部“中華慈善獎”最具愛心行為楷模稱號;2012年2月,獲評央視“2011感動中國人物”。
 

 

 

    【人物名片】

    張平宜,女,作為妻子和兩個孩子的母親,“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曾擔任《時報週刊》、《中國時報》記者及撰述委員,作品《台灣艾滋病防治經驗》、《終戰五十年省思日本三大反人道罪行》先後獲得第七屆吳舜文新聞採訪獎等獎項。著《悲歡樂生》一書記述台灣麻風病療養院的歷史,入圍德國第二屆“尤利西斯國際報告文學獎”。

    2000年,張平宜辭去工作,來到四川涼山一個麻風康復村。村堸艉@的小學擠著70多個學生,大部分只能站著聽課,張平宜通過募款,終於在大營盤建立起了新的學校…張平宜幫助涼山州越西縣大營盤村的事跡,先後被中國青年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等報道,反響強烈。2011年年7月,張平宜獲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第六屆中華慈善獎”最具愛心行為楷模稱號,並成為“2011CCTV感動中國年度人物”。

 麻風村孩子有個“台灣媽媽”

    第一次進入麻風康復村的情景,張平宜依然歷歷在目。“那真是個被刻意遺忘的黑暗角落。”這個台灣女人緩緩地說。

    在村子堙A張平宜看到,許多麻風病患者只能拖著殘缺的四肢在地上爬行,身後帶出一道道血痕。村莊堥麭B都是遊蕩的孩子,他們沒有父輩那可怕的疫病,眼神堿y露出野性的天真。這讓這位有兩個孩子的母親不由自主地想到,“這裡總該有所學校吧?”

  唯一的小學,在海拔1800米的山上。教室是兩間破土房子,沒有一扇完整的窗戶。這裡擠著70多個學生,大部分只能站著聽課。

  如果連這所學校都垮了,張平宜不知道這些生長在麻風病陰影下的孩子還能有什麼希望。她向老師許諾:“你留下來,我去籌錢蓋一所新的學校。”

    2002年,嶄新的教室在大營盤落地生根,而這個台灣女人的命運,也和這個一度被外界遺忘的村莊緊緊地連在了一起。從2003年起至今,她辭去年薪百萬的工作,在海峽對岸開辦“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致力於大營盤麻風病人的子女教育。

 為“被遺忘”的孩子追尋未來

    最開始,她將自己的動機解釋為一種“最樸素的母性”。現在她的長期願望是,“讓麻風病人子女都能正常地融入外部社會。”

    從洗臉、刷牙、洗澡開始,她慢慢教會那些孩子如何保持個人衛生。可是,一旦拋開孩子們帶來的成就感,張平宜面對的總是非常具體的困境。幾年前,當地政府在這一帶山區修建了引水工程,大營盤是這條水線的最後一站,一部分水管暴露在地面。有時,一頭牛踏過去,都可能給學校帶來“停水災難”。

    2010年,張平宜從台灣請來了一個水利專家,他們用了將近50萬元人民幣,在荒山上建成了一個個水窖。如今,就算停水,他們也可以在三天的時間埵蛣髡菬活C

    在讓孩子唸書、建一所村完小、就近上中學這些夢想逐一實現後,大營盤村後代的社會化回歸成為了張平宜的第四個夢想。

 十二年的堅守讀懂“取”“舍”

  對於張平宜的孩子們來說,自己最多只擁有“三分之一”個媽媽。因為只有在台北時,張平宜才能陪伴孩子和家人,其餘時間,她要麼在大營盤村,要麼在青島的培訓學校。“沒有好好陪伴孩子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如今,張平宜卻是大營盤村300多個孩子的媽媽。“有一天,我接到女孩羅國英的電話。她說:‘張阿姨,我很想你,我想唸書。’我是在很多年前見過她,已經不記得她是誰了,但沒想到自己對她的改變如此大,她到達學齡,就千里迢迢從鹽源縣來到大營盤小學上學。”講起這個故事,張平宜紅了眼眶,“這就是教育的力量。”

  “我多希望自己是完美的,什麼事都能兼顧。但是人生充滿太多取捨,12年來,我讀懂了舍與得。”張平宜淡淡地說,“我會讓孩子了解媽媽為什麼而忙碌。現在大兒子在念高中,每年暑假都隨我到大營盤村做志願者。小兒子念小學時第一次去那堙A背了一袋恐龍玩具去,我希望他懂得愛別人。”

馬英九讚張平宜麻風村支教:台灣人善心了不起

 

 

[編輯策劃: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