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遭禁播 《信·中國》到底有多讚!
 

    

     綜合新聞報道,前兩天,台北西門町一處大型廣告螢幕上播出一則長達15秒的央視節目宣傳片,片尾更出現“2018信中國”的字樣,引發綠媒跳腳,台灣方面陸委會4日稱這個節目宣傳片未經許可,已停播。

  臺媒稱《信·中國》是央視將於1月6日播出的節目,這也是央視第一次在台灣打出宣傳廣告。宣傳片雖然只有短短15秒鐘,卻引來台島輿論的關注。根據多家台灣媒體報道,《信·中國》的宣傳片之所以在台灣被禁播,是因為這個宣傳片“違法”了。



  原來,台灣當局制定的所謂“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簡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規定:大陸地區出版品、電影片、錄影節目及廣播電視節目,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進入台灣地區,或在台灣地區發行、製作或播映。

  其次,台灣當局制定的所謂“大陸地區物品勞務服務在台灣地區從事廣告活動管理辦法”還規定:大陸在台灣播出的廣告內容中不得有“為中共從事具有任何政治性目的之宣傳”;而若有疑問,亦需要獲得台灣當局審批。


  據悉,台灣媒體之所以特別強調這個“不得為中共進行政治宣傳”的內容,是因為《信·中國》所要展現的恰恰是中共建黨以來的50多組黨員書信,以展現共產黨人的錚錚鐵骨和俠骨柔腸。

  對於此事,台島某綠媒跳腳直呼:這是“公然上門”。台灣方面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4日表示,央視這個節目宣傳片未經許可,有關機關已經聯繫廣告業者,業者已經停止播放。

 

              

   與“綠媒”急到跳腳的反應相比,台灣網友卻顯得平靜很多,甚至表示越這樣越想看:

“何必大驚小怪”

“覺得大陸節目有創意多了”

“至少文化水準不會低吧?還可增廣見聞,提升一下水準”。

    這些台灣網民和紐約、香港的人一起,紛紛錄製《信中國》的大屏視頻發佈到Twitter和INS上;有的網友還登上微博,表達對節目的喜愛。

    正如不少台灣網友所說,即便台灣當局禁播《信·中國》的宣傳片,也無法阻止大陸節目進入台灣和吸引台灣民眾觀看的大趨勢。

 去年,台灣《旺報》的專欄作家馮忠鵬就曾經撰文盛讚央視的《朗讀者》,稱節目“總是讓人看了深受感動,甚至熱淚盈眶”。他還同時提到了更早前的《舌尖上的中國》,稱大陸優秀的電視節目正在令台灣自己的節目“失去競爭力”。



 

 

 

 

    跨越時空的對話:信仰、信念、信守、自信 

  《信·中國》2018年開年推出的大型人文類綜藝節目,旨在通過"信件"來發掘寫信人和收信人之間的故事,回顧歷史,展現人文關懷。以“信”為載體,傳遞的是“信仰、信念、信守、自信”的內核。節目每季選擇一個書信主題,精選“理應受到更多關注的信件”,由著名演員以及觀眾熟知和喜愛的各界文藝工作者等念讀,由主持人講述書信背後的故事,使用最新舞臺科技,老照片、影像資料鮮活呈現,營造齣電影化的節目效果。

 朱軍轉行製作人“讀信”  

    《信中國》朱軍:文化節目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信中國》登陸央視:以書信故事講述共產黨員無悔信仰   

 

  《信中國》卡司強大 “信使”包攬60多人氣爆棚的明星 

“我必將效忠中國人民”,黃渤讀錢學森的信,語氣堅定;

    唐國強讀到聶榮臻那句“我八路軍,必將為中華民族之生存,血戰到底!”時,慷慨激昂;

楊洋 圖片來源:網路

楊洋 圖片來源:網路

     作為開年巨制,《信中國》的“信使”陣營異常強大,集結了陳建斌、黃渤、吳剛、TFboys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楊爍、楊洋、關曉彤、劉濤、馬蘇等60多位藝人,朱軍直言,根據信件內容,選擇最適合的讀信嘉賓就像進行電影選角,“節目中楊洋讀的是黃繼光的信、黃渤讀錢學森的信、唐國強讀聶榮臻的信、劉濤讀趙一曼的信、王俊凱讀成貽賓的信,每一封信的‘信使’都是根據寫信人的年齡、性格、背景選出來的。”在現場播出的VCR中,每位“信使”確表現得情緒飽滿、熱情激昂,關曉彤、劉濤、王俊凱等均淚灑現場。

王俊凱 圖片來源:網路

王俊凱 圖片來源:網路

朱軍、易烊千璽

    強大的“信使”陣容讓網友紛紛留言表示對節目的期待:“期待‘添福寶’讀信!”“竟然還有達康書記,想看!”“男神們穿著西裝讀信的樣子太帥了吧!”

陳曉讀信

    除借力偶像明星進行"導流"之外,《信中國》在表現形式上同樣不落窠臼,節目將利用全息投影,在舞臺上製造炫目的裸眼3D效果,這也是國內綜藝節目使用全息投影舞臺的首次嘗試。新潮的黑科技和明星陣營讓央視節目在形象上完成了從"老幹部"到"偶像派"的轉變,將綜藝節目模式從1.0華麗升級為3.0,大幅增加了對青年觀眾的吸引力。 

鄧倫讀信

     偶像和文化是《信中國》華麗的外在,那麼節目中體現出來的信仰、信念、信心和正能量就是《信中國》美麗的內在。節目中的50多組信件,甄選自從中共建黨以來收錄的2000多封共產黨員書信,這其中有的信來自膾炙人口的偉人名人,也有的來自不為人知的普通共產黨員,時間跨度則從建黨初期直到如今,橫跨中共近百年的輝煌歷程,讓觀眾在書信的時空堿搢ㄓ什瞗B感受共產黨人的人性光輝。 

     朱軍轉行製作人“讀信” 

朱軍 圖片來源:新浪

    

      甄選50組共產黨員書信

  提到朱軍,觀眾最熟悉的標簽莫過於“春晚”和《藝術人生》,如今轉型幕後也是“主持優則製作”的必然選擇,“《藝術人生》到今天已經十七年了,作為一個老的品牌節目,它已經充分表達了藝術人生所要完成的任務。所以,一直想找一個突破口,到了這個年齡,也是希望自己能夠有一些提升、有些思考。”於是,朱軍就想到了《信中國》。



  據朱軍介紹,節目最終甄選的50多組信件,是從建黨以來收錄的2000多封共產黨員書信中精心挑選出來的,有偉人、名人的信,也有不為人知的普通共產黨員的信,時間跨度從建黨初期、戰爭年代到建國初期、改革開放,直至最近五年。“收集信件的過程其實是一個挺具有挑戰的過程。我回憶了一下,光中央電視臺綜藝頻道開給跟信件相關博物館、資料館的介紹信就有幾十封。我們從這些地方收集到了這些信件,然後進行了簡單分類,再從這個當中尋找能夠打動內心的信件。”

    朱軍轉型   匠人之作不忘初心



    朱軍把很多“第一次”都獻給了《信中國》,他第一次擔任獨立製作人;第一次在一檔節目中集結60多位具有影響力的演員,票房價值超過500個億;第一次在綜藝節目中使用全投影舞臺技術;以及第一次集中展現了建黨以來共產黨員的書信。朱軍說這檔節目的制

    作過程是一次次自我洗禮的過程:“8個月的策劃,4個月的錄製,近一年的時間。從選擇什麼樣的書信,到如何呈現每一封信的時空,再到什麼人來讀,再到我作為講述人如何講好每一個故事,可以說,這一年堛漕C一個小時、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確定、推翻、再確定、再推翻的過程中過來的。在甄選書信的過程,其實也是自我洗禮的過程,通過當年一筆一劃寫下的文字,我發現我們腦海中熟悉的先輩們,原來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讓人願意去接近。”朱軍並表示,感謝節目聯合出品製作方世熙傳媒的付出和努力,這是一次完美而難忘的合作。據了解,“信中國”節目的名稱是由朱軍親自揮筆題寫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