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商 財富話題
經濟紅利,是否會被富人獨享?
華夏經緯網   2018-11-08 15:21:05   
字號:

  編者按:保守主義浪潮正在席捲全球的今天,我們不禁懷疑貧富分化的程度有多大。全球化這麼多年之後,真的只有富人從經濟增長中獲益了嗎?本文作者Russ Roberts,原文標題Do the Rich Capture All the Gains from Economic Growth?

經濟增長帶來的紅利,是否會被富人獨享?

  在調整了通脹因素後,美國自1975年以來經濟實際增長了一倍以上。

  但這些增長有多少流入了“尋常百姓家”?許多經濟學家認為,基本沒有。

  窮人的處境更加惡化了嗎?

  在最近一項關於美國經濟的悲觀研究中,Thomas Piketty, Emmanuel Saez和Gabriel Zucman發現,社會底層的人口幾乎沒有從經濟增長中獲益。他們寫道:“從稅前和未接受轉移支付前的收入來看,收入最低的50%的人的收入停滯不前,這類人1980年的平均稅前收入是1.6萬美元——經國民收入平減指數(national income deflator)計算得出——到2014年仍然是1.62萬美元。”Piketty、Saez和Zucman還發現,收入最高的那1%人口的收入增長了三倍。

  《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David Leonhardt對這篇文章的反應是:“最近幾十年,有且只有那些非常富有的人薪酬大幅度增加。”

  大多數人認為中產階層和的收入增幅停滯不前,而富人得到了所有的好處。諾貝爾獎得主Paul Krugman寫道:“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普通工人的工資實際上一直沒有任何變化。”Jared Bernstein在《New York Times》上寫道,“從1979年到2010年,中等收入家庭的收入實際下降了7%。”

  諾貝爾獎得主Joseph Stiglitz在2011年的《Vanity Fair》雜誌上寫道:“近幾十年來所有的所有增長果實——甚至更多——都被那些頂層人士所瓜分。”聽聽,“所有”,“甚至更多”——這意味著除了那1%得人,其他人的福利不僅沒有增加,而且減少了。

  但這些令人沮喪的結論依賴於不完整或有缺陷的研究和數據。他們低估了窮人和中產階層的經濟增長,因為他們使用的是錯誤衡量通脹的價格指標。一些研究遺漏了薪酬的重要組成部分,如附加福利——而附加福利在近年來變得越來越重要。一些研究還包括老年人,但是畢竟老年人在人口中所佔的比例越來越大,而且不太可能全職工作。

  許多關於美國中產階層命運的悲觀研究都忽略了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結婚率的下降和離婚率的上升以及人口變化對我們衡量家庭收入變化的影響。

  但那些悲觀研究存在的最大問題是,他們很少長期追蹤同一個人來觀察他們的情況變化。相反,這些研究只依賴於截取的首尾兩個時間點。例如,研究人員觀察了1975年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中位數,並將其與2014年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中位數進行了比較。當他們發現幾乎沒有變化或者根本沒有變化時,就得出了普通美國人的收入基本沒有取得任何變化的結論。

  但問題是整個社會環境都發生了顯著的變化——比如工人構成的變化以及家庭結構的變化。而且在此期間還有大量的移民,同時隨著社會變遷結婚率也有了很大的變化。運氣和機會不定,人們在經濟階梯上上下下地移動。

  這些影響有多重要?一種方法是在時代變遷的過程中追蹤同一批人。當你長期追蹤同一批人的時候,你會得到非常不同的結果。

  來自面板數據的研究

  使用面板數據的研究——這些數據是通過長期追蹤同一批人得到的——一致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最貧窮的工人得到的收益最大,而最富有的工人得到的收益卻很少。從納稅申報單上收集的數據能夠驗證這一說法。

  以下的研究得出了美國經濟對窮人、中產階層和富人的經濟福利影響的截然不同的結論。

  由Pew Charitable Trusts資助、Leonard Lopoo和Thomas DeLeire進行的一項研究將孩子的家庭收入與父母的收入進行比較。父母的收入來自20世紀60年代的數據。而孩子的收入來自21世紀初的數據。如下圖所示,在調整了通貨膨脹因素後,84%的人比他們的父母掙得多,在最貧窮的家庭中有93%的孩子收入超過了他們的父母。而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的家庭中,只有70%的人的收入超過了父母的收入。

  

經濟增長帶來的紅利,是否會被富人獨享?

  Chetty等人發現了類似的情況。在另一份對美國收入分配的悲觀研究中,他們發現,在1980年的最底層的孩子中,有70%在2014年收入超過了自己的父母。對於那些出生在前10%家庭的孩子,只有33%的人收入超過了自己的父母。

  窮人家的孩子可能會發現自己可以很輕易地比父母做得更好。但他們最終能做到多好呢?Julia Isaacs為Pew Charitable Trusts所做的研究發現,與富裕家庭的孩子相比,在最貧困家庭長大的孩子在成年後獲得的收益最大。

  來自最貧困家庭的孩子長大成人後的富裕程度是父母的兩倍。來自最貧困家庭的孩子也獲得了最大的絕對收益。在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家庭中長大的孩子長大成人後表現不會比父母好,也不會比父母差。

  對這些發現的一種解釋是均值回歸——如果你的父母特別不幸,他們可能會發現自己處於經濟的底部。而另一方面,你可以期望有一般的運氣,並且發現想要比你的父母做得更好更容易。而在收入分配的另一端,你的父母非常富有的一個原因是他們特別幸運。而你不太可能重復他們的好運氣,所以你會努力比他們做得更好。

  但這並沒有改變Isaacs研究中展現出的20世紀最後30年的實際情況:來自最貧困家庭的孩子比來自最富裕家庭的孩子收入增加的更多。這一事實與過去30-40年堨u有最富有的美國人從經濟增長中獲益的悲觀說法並不相符。那些悲觀的說法忽略了美國經濟的潛力,也沒有準確衡量不同地區的工人在收入分配中的表現。

  美國財政部稅務分析辦公室(Office of Tax Analysis)的Gerald Auten、Geoffrey Gee以及Nicholas Turner利用納稅申報單來觀察富人和窮人在1987年至2007年間的收入情況。他們發現了同樣令人鼓舞的結果:隨著時間的推移,窮人的收入增幅最大。

  

經濟增長帶來的紅利,是否會被富人獨享?

  這項研究覆蓋了在1987年35歲至40歲的人群,然後調查了20年後他們的收入情況。1987年收入最高的20%的人群收入中位數在20年後下降了5%,中間20%的人最終收入中位數要高出27%,而那些收入再20%以下的人收入翻了一番。而那些收入在1987年的前1%的人20年後收入中位數下降了29%。

  英國稅務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的David Splinter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利用稅收數據對收入進行了狹義定義。他估計了經濟增長對不同收入群體的影響,他先在收集了1980年的分配數據,然後與2014年後期的數據進行了比較——你可以發現,他用的還是截取兩端的方法——他發現,2014年收入最低的20%的家庭的收入低於1980年。像Piketty、Saez以及Zucman一樣,他發現低收入人群沒有從經濟增長中獲得任何好處。

  在1980年至2014年間,只有最富有的人才從經濟增長中獲益。平均收入最高的1%的那群人收入從189000美元增長到了843000美元,這似乎證實了經濟增長的大部分收益都被最富有的那群人瓜分了的觀點。但問題是,2014年排名前1%的人與1980年的人不是同一類人。如果你的研究對像是同一批人,又會是什麼情況?Splinter也做了計算。

  結果大為不同——你的考察對像是同一批人的時候,你會發現最窮的人才是收益最大的人。平均看來,在1980年最富有的那些人到了2014年變得比過去更窮了。與前20%的人一樣,1980年排名在前1%的人34年後的平均收入也比過去低了。所以,對美國經濟的悲觀描述並不準確。富人不會得到所有的好處。窮人和中產階層的收入也並沒有停滯不前。

  Splinter指出,納稅申報單會嚴重低估實際收入,而且說明瞭橫截面數據比起長期追蹤同一批人的面板數據相比,具有誤導作用。

  窮人們的福利其實是在增加的

  所有這些例子都是基於絕對的流動性——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能獲得多少收入。但是相對流動性仍然相對較小。雖然1980年的富人34年後的實際平均收入有所下降,但仍遠高於1980年的窮人。但是1980年的實際收入差距實際上隨著經濟的增長變得越來越小。

  有些讀者可能會問了,為什麼在Splinter的研究中,最貧窮和中等收入的五分之一人口在2014年的境況比1980年更差,這難道不意味著窮人沒能從經濟增長中受益嗎?那得看情況。正如Splinter指出的那樣,基於納稅申報單的收入不夠準確,因為存在很多未申報的收入,大概有40%。令人驚訝的是,這些未申報的收入中有相當一部分沒有流向最富裕的那部分人。Piketty、Saez和Zucman假設未報告的收入是報告收入的一部分。Auten和Splinter利用稅務審計數據獲得了希望能更好地衡量未申報收入的情況。這對最終的研究結果產生了巨大影響:

經濟增長帶來的紅利,是否會被富人獨享?

  我本人懷疑2014年的未申報收入比1980年多。另一種可能性是,2014年和1980年一樣,只是一個不具代表性的年份罷了。如果看看過去34年堜狾釵洶J的總和,Splinter得出的結論會更加引人注目。

  需要研究和理解還有很多東西。但上述研究表明,過去30-40年的經濟增長被廣泛分享的程度,遠遠超過了利用橫截面數據進行研究的情況。這些研究沒有一個能夠說明全部情況,因為他們各自對收入做出了不同的假設。

  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經濟就一切正常。那些為富人保留的幫助他們降低向下流動的風險的政策——如金融救助就是最令人震驚的例子。而阻礙弱勢群體在工作中取得成功的障礙也很多——如職業許可。美國的公立學校系統在教育孩子方面失敗的不能再失敗了,他們需要獲得21世紀所需的技能。如果我們想給所有美國人一個茁壯成長的機會,就應該明白,情況要比我們以為的複雜得多。但經濟增長的確不是只讓最富有的美國人受益了。

  寫在最後

  人們對這篇文章的反應之一是,家庭收入當然增加了——那是因為越來越多的家庭是丈夫和妻子都在工作。另一種說法是,在過去,一個人工作可以養活一個家庭,現在你需要兩個人工做才行,所以我們的收入狀況實際上是惡化了。但其實我上面提到的研究是針對個人,而不是家庭。但值得注意的是,自1980年以來,雙職工家庭的比例實際上有所下降,這是因為結婚率處於下降的狀態。因此,在1980年有33%的家庭是兩個人都在工作,但在2017年,這一比例僅為31%。自1980年以來,沒有人或者只有一個在工作的家庭數量從56%上升到了60%。

  讀者的另一個問題是,百分比的增長可能會誤導人——1萬美元的收入增長100%,也不過增加1萬美元的絕對值。這個數字跟年收入100萬美元的人增長5%比起來相形見絀。但其實,上述大多數研究都表明,窮人和中產階層也獲得了更大的絕對收益。唯一的例外是Auten、Gee和Turner的研究,它只顯示了百分比的增長,論文中沒有提及絕對收益的情況。

  來源:商學院

 

責任編輯:李欣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內地家族企業銷售增比超全球
·看看“拼多多”黃崢的朋友圈
·中國最有錢勢的五對夫婦出爐
·福布斯中國上榜多半財富縮水
·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發佈
·“新中產”階層的財富管理
·2018中國慈善企業家榜
·那些富豪榜上沒有的名字
·逾百名汽車人上胡潤富豪榜
·《福布斯》中國富豪的變遷
·揭秘胡潤富豪榜“二八定律”
·香港年輕人的買樓夢:榨幹幾代人
·中國富豪榜中的“地產演義”
·從天上到人間避稅天堂集體淪陷
熱點觀察
  更多
    儘管抗議不斷,已完全執政的當局並不準備聽民意所指。“核食”非吃不可?
    繼旅業者之後上街抗爭,台灣漁業“亂了”。咎其原因恐怕人為之禍才是亂源。
熱門文章
 
中國車市遭3000萬輛天花板 近20年首現
昨晚那場風波,究竟坑了誰?
金瑞龍財富堅守初心 做互聯網金融行業“尖子
信和財富夏靖董事長:公益這條路上從不缺席
天津歐亞醫院王主任:小病託大病,便血變腫物
金瑞龍P2P平臺應邀出席互聯網金融行業高峰
土撥鼠碳纖維自行車品牌談共用單車巨頭最後決
專訪國肽集團張琚G做一家有溫度的國民健康品
隱形富豪車峰的三個“貴人”
財富話題
  更多
“富二代”似乎即將成為中國家族企業沙場主角。然而調查顯示很多富二代並不願意接父輩的班。
·高凈值人群最密集的大陸城市
·大中華區高凈值家庭知多少
·經濟紅利,是否會被富人獨享?
·內地家族企業銷售增比超全球
·千億國企人事變動遭群嘲
·黃崢的“反阿堙迄I豪朋友圈
·看看“拼多多”黃崢的朋友圈
經濟時評
  更多
·昨晚那場風波,究竟坑了誰?
·經濟問題成了民進黨“罩門”
·台灣經濟地位與社會財富知多少?
·臺媒:封殺“三人幫”才能救台灣
·又老又窮?扎心了,我的寶島!
·“抹紅”國民黨無助挽回民心
·“韓流”現象暴露“經濟牌”無敵
走近臺商
  更多
·臺商謝智芳掘金大陸:來自台灣的“安親”基
·台灣單車少年王家豪大陸追夢:勇敢成最大標
·臺商黃紫玉珍藏的記憶:照片中的改革開放40
·臺商第二代闖出了新路子,看這倆兄弟大展身
·跨過海峽來築夢:這位臺商在寧波建了座工業
·臺商角本清的教育情懷:希望讓更多的孩子受
·臺商何紀豪大陸行善十年:把愛心傳到更多地
臺企風采
  更多
·英特爾壟斷地位動搖?臺積電有望奪下IBM大
·過度依賴“蘋果”?傳鴻海工人爆發“離職潮
·台資企讚“31條”:“南亞塑膠”體驗越來越
·富士康否認“從中國調人”傳言:被質疑“白
·宏達電年底再推中低階手機?王雪紅堅持不放
·聯電陷困境?台灣學者建議“先救台灣IC設計
·台灣聯電驚爆捲入美光竊密案 恐威脅台灣經濟
臺商論劍
兩岸商情 | 分類商機 | 熱點區域 | 熱點觀察 | 經濟時評 | 走進臺商 | 企業采風 | 焦點人物 | 財富話題 | 政策法規 | 招商 | 專題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