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商情 分類商機 熱點區域 熱點觀察 經濟時評 走進臺商 企業采風 焦點人物 財富話題 政策法規 招商 專題   |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 臺商

廈門PX項目遷址在望? 民意與智慧改變廈門

2007-12-21 08:54:52   華夏經緯網

關鍵詞:

  圖:2007年12月16日,在廈門海滄區的PX項目工地,工地已經荒廢了

  圖:2007年12月16日,在廈門海滄區的PX項目工地,工地已經荒廢了,附近的村民鄭景福看著丁點的耕地很惆悵。以前徵地前,這裡村民每人都有9分地,現在半分都不到了。 

  多方利益半年博弈趨於“多贏”

  遷址在望?

  這已經是一天內第四條關於廈門PX項目遷址的消息了--

  12月19日,《人民日報》刊文《廈門PX項目:續建、停建還是遷建》,稱:“如今,各方專家意見傾向一致:在海峽西岸地區擇地遷建,是一個上上之選。”

  一切原在程式之中。12月14日廈門PX區域環評公眾座談會(下文簡稱座談會)後,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朱子鷺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表示PX項目的最終去留將在區域環評專家評審之後決定,估計“會在12月底,最遲明年1月初”。

  PX項目的投資方、台灣翔鷺集團董事長俞新昌同一天也對南方週末記者稱,事情正在關鍵時刻,一週後會有清晰結論。

  但香港《大公報》12月18日披露廈門PX項目尊重民意遷址漳州古雷半島,讓事態提前生變。報道稱:12月15日下午,福建省委所有常委參加了福建省政府召開的專項會議,會議形成一致意見:決定遷建廈門PX項目,預選地將設在漳州市東北灣北岸的漳浦縣古雷半島。

  報道還透露,當晚,廈門市委、市政府已與PX投資方檯灣翔鷺集團就遷建達成初步意向,廈門市政府並表示願意承擔企業損失。

  南方週末記者第一時間就此消息向廈門市有關部門核實,對方背景聲音一片嘈雜,稱正緊急應對此突發事件。

  旋即,18日下午,福建省政府新聞辦主任朱清緊急通過新華社發佈通稿,強調目前廈門PX項目建設問題仍在進一步論證審議中,並重申相關資訊將通過政府新聞發佈渠道提供。

  耐人尋味的是,新華社稿中未對《大公報》所稱遷建消息進行否認。而政府新聞渠道也至今未就此澄清。

  12月14日公眾座談會結束後,廈門市分管PX環評工作的副市長裴金佳就已奔赴福州彙報工作。

  知情人士分析,遷建可能只是地方建議,但在區域環評程式尚未完全走完的情形下,貿然公開,的確不符常規,尤其是遷建新址,更需對新址進行系列環評後方可決定。

  廈門一官員透露,PX項目的決定權在中央。廈門及福建省政府都只有建議權,未獲中央認可前,任何建議都存有變數。

  這不難理解,提前曝光遷址消息,對福建省及廈門市的巨大壓力。

  但正如《人民日報》報道,種種細節暗示,地方政府在民意的驅使下,的確傾向於遷建。

  朱清在強調項目尚處論證時,也在最後強調廈門的民意是“反對復建,建議遷建的人士佔絕大多數”。這是自公眾參與階段以來,福建乃至廈門官方第一次公開承認“絕大多數”的結果,被認為有所傾向。

  而在12月初,廈門一主要領導在接待某港臺媒體採訪團時,稱未來海滄區“將開發成廈門特區的副中心”,只字未提化工區字眼。

  緩建半年來,PX項目落戶廈門海滄的產業障礙也漸顯現,除去民意抵制之外,一位知情人士稱,就產業前景而言,海滄也非PX的適宜地。他說,廈門海滄PX是全國50個同類項目中唯一沒有就近原料支援和上游煉油項目支援的項目。2007年初,投資方曾要求上煉油項目,但未獲環保總局批准。

@pages@  

  民意的勝利?

  遷址消息至今未有官方確認,但廈門市民則已開始口耳相傳。

  “政府不辟謠,就說明是真的。”一位13日公眾座談會的市民代表對南方週末記者稱,他準備當晚集合朋友去島外燃放鞭炮以示慶祝。

  今年3月份,聯合105位全國政協委員遞交一號提案、揭開廈門市民反PX浪潮的中科院院士趙玉芬,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如果確認遷址,這歸功於廈門市民。”

  民眾相信,12月5日啟動的環評報告公眾參與階段,是推動遷建的最直接原因,那兩場座談會上,接近九成的市民代表堅決反對PX項目上馬。

  今年6月1日,因為抵制PX項目落戶海滄,部分廈門市民散步街頭,此事驚動高層。

  即便廈門市政府此前三天緊急宣佈緩建決定,並在當地媒體應急澄清傳聞,仍未能阻擋住堅忍的市民的步伐。

  公開資料亦顯示,半年中,廈門市政府共收到各類渠道反映的市民意見近萬條。

  “未來海岸”的業主吳玉梅說,“我們給總理寫過信,也給焦點訪談打過電話。”

  復建或遷建的傳言撩動市民們的神經。進入11月,廈門公眾更盛傳PX項目“已經獲得批復”,將於春節後動工。

  民意愈加堅定。有座談會代表甚至提及電視劇《士兵突擊》稱,她從“許三多”那媥Й|“不放棄,不拋棄”。

  12月5日,廈門市政府依照承諾,如期公佈海滄南部重點區域規劃環評簡本,並開啟公眾參與渠道。這一次,理性建言成為主流。兩天的座談會,廈門市民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公共決策辯論。以人大代表身份參加座談會的廈門大學法學院教授曾華群欣慰,“從發言來看,市民比較成熟、理性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兩場座談會,近九成市民代表反對項目上馬。但其間某報曾誤報“超過半數市民代表反對”,廈門市民再次顯出執著精神。最終該報重新改寫新聞。

  正如《大公報》援引的福建省主要領導所言,“這麼多群眾反對,所以我們應該慎重考慮,應該以科學發展觀、民主決策和重視民情民意的視角來看待這件事。”
  
  “政府和市民在一起成長”

  如果最終遷址成功,廈門市政府無疑將重喚民意,而且還可能為中國環保史留下政府和民眾互動的經典範例。

  政府的開明表現,迥異於今年6月份PX風波。正如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朱子鷺所言,“政府和市民在一起成長”。

  今年6月1日,民意正是在這種堵塞中爆發散步事件,而在成功化解危機後,廈門市政府有意識地開啟民意通道,漸趨與民眾良性互動。

  整個6月,廣開短信、電話、傳真、電子郵件、來信等渠道,充分傾聽市民意見。6月7日、8日,圖文並茂的科普讀本《PX知多少》25萬冊,免費送到市民手中。而此間通過報紙發佈公安局通告,試圖對別有用心的小部分策劃者嚴肅查處,最終也未完全較真,迅捷地化解了緊張氣氛。

  他們還在第一時間響應環保總局要求,啟動規劃環評程式,一個由市長挂帥、六個區級一把手、二十多個相關職能部門一把手構成的廈門整體區域規劃環評領導小組成立,級別之高,較為罕見。

  但最初的進展並不順利,沒有任何一家仲介機構願意承接廈門的全區域環評工作。直到7月選定中國環科院。“做了相當長的說服工作,並堅決表示政府不預設立場,只要公開公正就行。”朱子鷺稱。環保總局最終也未參與。

  7月初,波瀾又現。廈門市工商局一副局長在接聽市長熱線時透露,廈門擬發佈《廈門市互聯網有害資訊和不良資訊管理和處置辦法》,禁止網站匿名發帖,此言一齣,再度譁然。

  廈門一官員表示“當時內部確有此動議”,後來在民意的潮涌下,未見下文。而這位副局長也遭停職處理。

  12月5日,廈門市政府正式發佈環評報告簡本,並啟動公眾參與程式,其間許多細節設置令市民逐漸打消“政府會暗箱操作”的疑慮,包括現場電視直播搖號過程、邀請反對代表現場監督,座談會對媒體全程開放,網路社區和博客也安然無虞。

  唯一的插曲是,官方的廈門網的投票網頁中途被取消,一度令民眾費解。宣傳部官員解釋,因為技術原因對投票權未作限制,導致可反復投票,違背科學公正的原則。

  一向持批評態度的時評家連岳也承認,即便不論項目的結果,單就環評報告公眾環節設置,政府的公開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而早先被懷疑為政府所左右的環評報告,儘管沒有明確給出海滄南部在化工區和城市副中心間的取捨意見,但其客觀公正度也受到大部分市民代表的肯定。

  隨後政府在發佈消息時的審慎,《廈門日報》《廈門晚報》即時的會議報道中均未提及具體反對比例,被民眾認為政府刻意忽視。

  對此,廈門市政府一官員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無奈,他說,PX項目的去留,早非簡單的GDP與環境的矛盾,而事涉經濟、政治等諸多因素,且決定權歸屬中央,“地方政府不能輕易展示任何傾向性”。

  他說,這些複雜的考量可能包括,一、全國PX項目繁多,廈門若處置不力,會在其他地方引發連鎖效應,PX的國家戰略受影響;二、項目本身是合法得到審批的,涉及臺商投資大陸的信心以及審批部門的執政權威;三、廈門處於對臺一線,不能波及國家對臺的經濟及統戰的大戰略。

  如果遷建最終得到中央首肯,廈門市與遷建新址漳州兩地政府的合作問題也成為關鍵,是廈門市徹底退出,還是兩地合作,稅收分成,目前不得而知。
  
@pages@

  失聲者重新發聲

  PX風波最早起因恰是全國105位政協委員的一份聯名提案,在欽佩院士、專家的良心的同時,廈門地方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早期的失聲,也被市民所指摘。

  6月份,廈門市一位政協委員曾對南方週末記者稱,因為有關方面的要求,雖然早知PX上馬一事,但廈門兩會遲遲沒有相應提案。

  而座談會兩天,更多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挺起胸膛。廈門大學法學教授曾華群是第一個舉手發言的人大代表。“我反對在海滄建這個項目。”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湖堸洉F協委員鄭承忠則分別以市民和政協委員身份獲得兩張入場券,他是最幸運的廈門市民。這使得他有兩次機會表達堅決反對的意見,“多一個是一個”。

  民間環保組織廈門“綠十字”也開始行動。座談會召開前夕的12月11日至13日,他們連續開了三次諮詢會,通過網路召集與會市民代表參與,就問題重點和分工進行指導。

  6月初的事件中,綠十字因為宣佈“三個不”--不支援,不反對,不參與組織,而引發網友狂擊。

  負責人馬天南對綠十字遭遇的苛責感到委屈,他說:“我們是非政府組織,但不是無政府組織”。

  他自言綠十字力量微弱,無專業評判能力,所能做的,是搭建平臺,推動公眾有效行使參與權。“綠色和平為何不做,而無人去質疑?”
  
  漩渦中的翔鷺

  所有矛頭都指向PX的投資方檯灣翔鷺集團。

  12月13日中午,該公司授權南方週末發表致廈門市民的公開信,信中措辭和緩,除對環評單位、政府和民眾致敬外,仍堅持PX項目環保先進,安全可靠,復建合法。

  《大公報》遷建傳聞出現的第一時間,南方週末記者連線翔鷺董事長俞新昌,他並未顯得吃驚,但仍不願作過多評價,稱“一言不慎,就會波及全局”。

  一位知情人士稱,政府於今年6月份凍結該公司資金,已使翔鷺集團資金鏈遭遇嚴重問題。公司高層曾多次與廈門市政府交涉,甚至痛哭流涕。

  “翔鷺已經不堪項目的長期擱置,這也許會是它們轉而可能答應遷建的原因之一。”上述人士稱。

  廈門市政府一官員亦曾對南方週末記者稱:“如果項目遷建,政府必然要遭遇企業索賠的問題,一個手續齊全的項目畢竟是因為行政手段而叫停。”他說這會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從6月份至今,翔鷺集團刻意修復此前6月事件中被妖魔化的形象。他們在新浪上專辟公司博客,發佈環保成績以及在海滄區行善的記錄,包括慰問老人、學生參觀等。喝水的環節多次出現,多次引用參觀者的感慨“這處理過的水比礦泉水還甜”。這工廠哪有那麼可怕啊?

  另一方面也採取強勢手段。南方週末記者獲悉,10月左右,該公司以名譽侵害的名義將廈門大學趙玉芬、袁東星教授告至北京某法院。後經裁定,由廈門中院管轄此案。

  南方週末從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相關人士處了解到,“聽說此案將轉移過來,但現在還沒看到相關的立案記錄”。而當事人教授已經確認被告一事,稱正由廈門大學出面處理。

  翔鷺的絕地反擊,究竟是真心堅守復建,還是為可能遷建後的索賠增添籌碼,目前公司未有針對性回應。

  但截至12月5日中國環科院的環評報告簡本發佈,其間對於翔鷺集團石化PTA一期工程自2002年以來廢氣污染問題未徹底解決、屢遭投訴事實的披露,被指為有了“不良前科”,迅即使其一心塑造的親善形象又倒至市民的對立面。

  儘管公司致市民的公開信對環評報告中的內容進行了反駁,比如認為醋酸味道並不意味著超標排放,但民眾顯然不願相信。

  而廈門臺商協會目前對此事反應平靜,南方週末記者從廈門臺商協會一位臺商會員處了解到,“協會從來沒有提到這件事。”這位臺商說,翔鷺的老闆在廈門的臺商中特立獨行,有自己的渠道,不需要協會為其撐腰。
  
@pages@

  開發商笑了

  12月16日消息傳開後,海滄地區個別開發商已經封盤。一位地產高管估計,“是為了等到最後項目定奪,重新確定銷售策略。”

  此前,受PX項目影響,即便廈門島內樓價已飆升至兩三萬元,海滄區一度不升反降。更要命的是,“這兩個月,交易量跌至冰點。”海滄最大國有地產開發商海投集團一位高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開發商已開始自救。6月之後,該區房地產協會曾召集開發商開會,商量應對可能到來的崩盤危險。結果是商家聯手齊漲500元/平方米,以營造買漲殺跌的景象。

  而在6月份PX風波中,個別房地產商更是被傳言扮演不光彩的幕後推動角色。當時的廈門輕工業集團董事長、三屆廈門市人大代表楊景成,就曾公開指責部分不法開發商,“為了自身的利益,煽動、組織不明真相的善良市民參加非法集會、遊行。更為惡劣的是,有的甚至提供經費,雇傭外來人員參與非法集會、遊行,每次每人發給100元”。此文曾引起譁然大波,但至今楊仍堅持這一觀點。

  一位民營地產高管透露,六月事件之後,廈門市有關部門曾查詢各家開發商當日的出勤記錄,“還聽說有兩家被調查”,但未見公開資訊披露。

  而作為海滄區屬國有企業,海投集團的上述高管則一肚子委屈,“PX若上馬,我們利益受損,我們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嗎?”
  
  古雷半島歡迎PX

  遷建傳聞中涉及的古雷半島並不是半路殺出的黑馬。

  該島所在的漳州市漳浦縣經貿局一位工作人員對南方週末記者說,他們一直期待項目落戶,併為之努力。

  早在今年5月,即關於PX項目巨毒傳聞蔓延廈門的時刻,台灣翔鷺集團就曾親臨該地視察。

  隨後的8月22日上午,漳州市市長李建國主持召開市政府專題會議,研究古雷港開發問題。會議形成“共識”:跟蹤落實翔鷺化工重特大項目,促進項目儘快簽約報批。

  緩建的半年內,古雷半島就一直被廈門市、海滄區的部分幹部們私下定為合適的預選地。

  古雷經濟區位於廈門和汕頭之間,距離兩座特區城市均達一百餘公里。從產業基礎看,這裡有優良的深水岸線資源,可建設30萬噸泊位,且半島經濟區內,有20平方公里平坦的土地,大部分為國有鹽田和集體農場土地。

  “關鍵是不涉及拆遷安置,徵地費用低廉,而且地廣人稀,不會重現PX項目在廈門遭受民意反對的窘境。”一位廈門市政府官員稱。

  古雷半島的官員們已正翹首期待中。漳浦縣對外經貿局局長洪國繼12月18日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尚未接到確切通知,但敞開懷抱歡迎PX項目落戶。他尤為強調,古雷島港口到居民區有一定的安全距離。

  一旦順利落地,PX項目將成為這個“漳州經濟增長極”的第一個百億元以上項目。

  古雷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負責招商事宜的李少平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古雷島上公路和水電等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基本完成,“靜候上面的安排”。

  對於PX項目的污染可能,洪國繼顯得信心十足,“要做老百姓工作,就像我們家堛熒悎蟔齯@樣,那也是危險的東西。管理得好,就不會帶來危害,一個道理啦。”

  但一位環評專家指出,因為遷建新址是個複雜問題,需要專題討論,需要對所在地進行新的環評,所以現在輕言選址地,還為時過早。  

@pages@

  “公眾參與”背後的政府考量

  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朱子鷺受廈門市政府委託,接受南方週末記者獨家專訪

  從6月份的散步事件到12月份公眾參與環節,廈門民眾正日趨理性,政府執政能力得到鍛鍊提高。

  廈門海滄南部地區規劃環評報告還未最終完成,廈門PX項目是停建、遷建還是復建都在猜測之中。但自12月5日啟動的持續十天的“公眾參與”環節,廈門市政府採取公開、公正和廣泛參與的形式,正獲得越來越多的肯定。

  12月16日,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朱子鷺,受廈門市政府委託,接受南方週末記者獨家專訪,披露“公眾參與”程式的政府決策過程。這也是廈門市政府自今年6月份PX風波至今,第一次對相關事件公開回應。

  朱子鷺身兼廈門市政府整體區域規劃環評領導小組成員。在不久前結束的環評公眾座談會上,朱子鷺代表政府擔當惟一主持人。主持期間他引用最為頻繁的西方名言是,“我反對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他坦言,從6月份的“PX風波”到12月份“公眾參與”環節,廈門民眾日趨理性,政府執政能力得到鍛鍊提高。
  
  摸著石頭過河

  國家對具體建設項目的環評有明確規定,但對區域環評沒有。我們就儘量參照建設項目的環評規定來。但這次面對全體市民,既沒有法律法規可以借鑒,也沒有其他可供參照的實際經驗。廈門市政府是第一次,國內也是少有的,我們是摸著石頭過河。

  我們一開始就和環評單位強調,我們不預設立場,環評單位你也不要有負擔。這是市堣@開始就定下的基調。

  6月份,我們對市民有過承諾,半年後區域規劃環評會出臺,會聽取公眾意見。到了11月份網上有人說,政府肯定不敢公佈環評,我們就趕緊籌備。

  因為是沒有先例,所以原來設想的公眾參與方案比較簡單,後來的許多具體細節,都是根據報名情況,社會各方面的反映,本著體現公開公正和市民能夠廣泛參與的原則進行調整的。

  網上有一些過激的言論,一些境外的媒體和網站鼓動民眾到市政府散步。我們相信市民的素質,但也本著以防萬一的原則,準備了一些應急預案。這本身也是公共管理範疇。

  公共管理有個高壓閥的概念。你適時開闢渠道,又有暢通的渠道讓大家發言,情緒就會疏導。而如果壓制,那高壓鍋就得爆炸。

  專家組壓力也很大。我們的方案都要徵求他們意見。

  12月5日,環保簡本公佈的時候,環科院專家甚至專門拿自己的原件和報紙一字一句地比照,他們也被網路弄得很擔心。
  
  取消人大專場

  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是自己報名。我們本來要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專場,環科院專家最先同意了,可後來他們表示不參加人大專場,認為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相對官方,別人會說是官方自己關起門來搞。

  所以才決定和市民代表合併在一起。因為是廈門地方的事情,我們就限制在市區兩級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駐廈全國和省堛熙ㄗS有邀請。當然他們可以以市民身份報名。
  
  關於發言順序

  發言的順序是最後定的,原來的方案是人大代表和市民混著坐。一直到最後一秒鐘,改過來了,因為考慮那樣很容易給人以操控輿論的嫌疑。

  人大和政協委員的座位刻意安排在市民後面,因為市民是座談會的主角。

  每場有50個是自己報名並通過隨機抽號參加座談會的市民,還有50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要在三四個小時內所有人講完不可能,但是又要考慮讓大家都發表意見,凡要講話的一定讓他講。我們後來權衡,人大和政協委員從第51號開始領號牌,將更多的時間留給市民。會上有人大代表提意見,認為發言時間少。可是我覺得,人大代表有表達渠道,而這些市民機會難得。限制三分鐘是為了照顧大家,必須要有個時間限制。但即便如此最後還是超時了。我也沒有強行制止,只是善意提醒。不然說不定又有人評價政府別有動機。

  我當時想,只要本著把大家當成朋友而不是洪水猛獸的主持態度,該調侃,就調侃。原來也有扳著臉的方案,規定什麼這不許、那不許的會場紀律。還是要充分相信市民的素質。絕大部分市民還是和政府一條心的。大家都是為了廈門,想鬧事的畢竟是少數。

  何況那兩天參與座談會的50%以上是年輕人,容易激動,處理不好只會誘發逆反心理。
  
  關於搖號

  每個步驟都有幾個方案備選,我們同時參考網上輿論,尤其是負面意見,細節儘量細化、透明,不落把柄。既然大家說政府作秀,那我們就要把坦蕩的一面展示出來。比如搖號,本來就是大人操作,可是網上有人說我們作假,那我們就乾脆選最純潔的小朋友。本來也沒必要兩百個號拿兩百次,可是有人說我們會操控號碼,那我們就乾脆拿兩百次。

  我們還把兩個反對意見最強烈的人請去現場,而且抽號的過程通過廈門電視臺現場直播,全市人民都在看,這樣你還怎麼說政府暗箱操作。

  為什麼第二天多了七個代表?因為之前通知時人不在,我們又急著要定名單,所以就讓候選人補上。後來他們又來電話找我們要參會。我們看人也不多,就索性加在第二天了。我們還破格通知了廈門大學教授袁東星參加座談會。她本是排名靠後的候選人,為了聽到更權威的意見,我們讓她去。

  徵集參會代表的每個環節只有公示後才可進行下一步。比如搖號前必須要把報名號碼先分到位,免得到時說我們偷替。報名名單原本想就在網上登,後來我們又專門在當地的報紙上登,用了好幾個版面。

  搖號的直播時間定在晚上,還是黃金時間,是為了避開上班。後來為什麼時間緊,是因為前面環節太多,每個都要公示,佔去了大量時間。廈門以前任何事情、任何會議,選什麼代表,都沒有這麼公開透明,這麼細緻。

  以後會不會繼續沿用?我想,要看項目的影響性。對市民生活影響比較大的重大項目,以後會採取。但是一般性項目,法律法規沒有規定需要公眾參與的,就不採取。因為這次許多細節都不免煩瑣,太消耗人力物力了。但肯定的是,會是空前,但不會絕後。

@pages@

  “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廈門PX項目區域環評公眾座談會全記錄  
   
  會議現場提供菊花茶,在與會代表反對PX項目的聲浪趨於火爆時,主持人總是適時調侃,“請大家多喝菊花茶,清熱降火”。  
  
  通往廈門賓館的明宵廳,必須經過一段斜坡。12月13、14日,廈門PX項目區域環評公眾座談會在這裡召開。主辦方在入口處增設了兩道檢查門檻,以防閒人入內。

  此前,網路間有號召市民前往會場散步,政府不得已在現場增設部分警力,以備應急之需。

  事後證明,此舉多餘,現場秩序井然。

  兩天的座談會堙A超過兩百位的參會者,包括106名市民代表、近百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入場券和身份證明被核實無誤後,入內參會。現場並未對錄音、錄影設備進行限制或檢查。廈門市政府副秘書長朱子鷺主持會議,環評報告的出具方中國環科院的專家在側旁聽,未見介紹其他與會廈門市政府高級官員。

  會場公佈紀律三條:要求人均發言控制在三分鐘之內;要求開門見山,直入主題;要求發言者彼此尊重。駐廈中央媒體和廈門本地媒體獲准旁聽,外地記者則被安排在會場隔壁餐廳收看即時轉播。

  3分鐘的限制顯然不能滿足與會代表的表達慾望,兩天的座談會共耗時8小時有餘,氣氛熱烈而不乏理性,偶有波瀾發生。

  主持人朱子鷺副秘書長會後對南方週末記者稱,這是廈門市有史以來,第一次大規模且大張旗鼓的公眾座談會,也是政府與民眾互動新模式的初體驗。與會者廈門大學法學教授曾華群稱,此舉是民主政治的實踐,必將在廈門歷史上留下痕跡。
  
  “老百姓支援就是和諧”

  兩天的座談會,106名參會市民代表中,近九成反對PX項目落戶廈門。而近百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中,15人舉手發言,14人持反對態度。

  反對PX理由主要是:PX項目與廈門海港型風景旅遊城市定位相矛盾;PX項目本身的巨大污染以及不可預期的泄漏或爆炸事故等。有位飛行員身份的代表特意補充其他憂慮,比如海滄南部地處廈門航空港主航道,萬一齣現飛機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對於座談會按期召開,大部分市民代表予以肯定,對民意最終能否影響政府決策持謹慎樂觀態度。亦有批評意見認為時間倉促,且安排在週四、週五,有人為設障的嫌疑,認為座談會缺乏法律效力,應改為聽證會,集體投票。

  而對於環評報告簡本,公眾意見紛呈,有代表整體認可其客觀公正性,亦有代表認為其結論為化工區和居住區的選擇題,不夠旗幟鮮明。其他批評意見包括:環評報告中模糊性詞語較多,環評報告未考慮海滄地區的水域污染及土壤污染等等。

  有一位發言者,發現環評報告簡本上沒有公章,對其有效性質問,“如果打官司的話,我們該找誰?”

  翔鷺集團因為環評報告披露的歷年污染事實,成為眾矢之的。有代表要求政府對其“關停並轉”,號召廈門市民以法律為武器向其索賠。亦有代表建議,市民與政府共擔責任,社會集資以補償翔鷺,打發其離開,但旋即被其他代表否定。

  “十七大報告”屢屢被會場代表提及。有代表說,“十七大說要構建和諧社會,什麼是和諧社會,老百姓支援就是和諧,老百姓反對就不和諧。”
  
  “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支援PX項目的意見,明顯處於劣勢,偶有被圍攻的局面發生。

  主持人每遇此刻,反復引用名句,“我反對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以平息紛爭。

  13日,在七位舉手發言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中,惟一持支援PX項目態度的思明區一政協常委,列舉“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困境,直言廈門單靠碧海藍天如何吸引人才?她有條件地支援PX項目,並寄希望其創造環境與經濟協調的示範區,但引得現場一陣譁然,幾被打斷,主持人竭力安撫情緒。

  14日,支援PX項目的市民代表明顯增多,達十名,身份也從前日的化工行業延伸至普通打工仔。一位自稱不看電視、不讀報的陜西打工者高聲朗誦準備好的稿子,“這麼好的項目不上,是有錢人在折騰所謂環保”,“PX下馬,廈門也許沒有了醋酸味,但卻多了窮酸味”。

  反對者嘲諷支援者為利益集團的“托”,甚至有代表現場“揭穿”,“支援PX項目的人發言都有共性,都在念列印稿,且稿子的題頭部分都有雷同。”現場一片噓聲。

  支援PX項目的代表也展開還擊:民間的情緒有無炒作的成分?有無利益集團在背後操控?並認為一個合法的項目,如果僅因部分民間輿論就下馬,會打擊外商投資廈門的信心,傷害政府的公信力。

  有人高呼,要為化工行業正名,衝破化工行業等於高污染的認識誤區。

  激憤者有之。13日下午,翔鷺曾發佈對廈門市民的公開信,稱項目合法合規。而在14日的會上,也有代表發佈自己對翔鷺的公開信,“就五個字,請滾出廈門!”掌聲一片。

  言辭激越處,不乏個人攻擊。比如曾有代表說,支援PX者,請滾出廈門,遭到與會眾人的指責。場外的觀摩者,也噓聲一片,認為有辱市民素質。
  
  “民意領袖”與人大代表

  廈門市民連岳和廈門大學教授袁東星都獲得了參會資格。前者通過報名自然入選,而後者則是最後一刻,由政府破格通知參加。

  在整個廈門PX事件中,市民連岳以其發佈于網路的一系列尖銳的批評文章,而廣受民意擁護。13日的座談會上,他重點質疑了所謂的PX項目可帶來800億GDP的說法,以數據說明廈門真正從中得利的只有寥寥幾億和數百人的就業崗位;他還提及國家給予廈門的節能減排的考核指標量,問,如果上馬PX項目,如何完成國家指標?

  廈門大學袁東星教授是最早對PX項目提出質疑的專家。這次她排名靠後,本已參會無望。12日晚,廈門市政府通知其臨時參加。14日座談會上,她第51位發言,起身致意,贏得滿場掌聲,然後以詳盡的數據和專業論述,闡釋自己“不反對建PX,但反對建在廈門”的觀點。

  此間,曾有支援PX的代表,公開指責PX風波是少數專家罔顧事實,惡意譭謗,還透露,已經將他們告上了法庭。袁東星教授在發言結尾回應:“我們頭頂上是大學教授的頭銜,但之下是我們的良心。”

  13日有8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發言,其中七人反對PX項目落戶廈門,一人支援。14日,發言人為七名,幾乎全部反對上馬。

  但14日會上,也有市民代表質問在場的人大代表,“請你們捫心自問,有無履職到位?”在場的氣氛一度尷尬。

  好在廈門市輕工集團董事長楊景成的出現,彌補了這份遺憾。這位三屆人大代表對海滄區因為早年規劃失誤而致使目前不適宜發展PX的現狀分外痛心。他說,政府如果堅持上馬PX項目,將要付出可能1000億的搬遷成本,“廈門承受不起。”

  會議接近尾聲時,楊代表高聲慨言,人大代表不是榮譽,而是國家職務,是責任。他當場呼籲20名人大代表聯名提案,並稱義不容辭地願為領銜人。

  他說,人大是地方最高決策機關,PX項目對於目前的影響,已經成為重大事項,不應由政府決策。他同時懇請在座的市民代表,多做工作說服人大代表聯名。

  話音甫落,已有一名人大代表起身附議:我願聯名。會場氣氛及至高潮,掌聲持久不斷。
 
  來源: 南方週末  作者: 朱紅軍 蘇永通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頻道檢索
 
熱門文章
 
熱點專題
·聚焦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
·2017兩岸經貿紀錄
·雄安新區,新熱點新機會!
·2016兩岸經貿紀錄
·盤點兩岸經貿8年來有感合作
·臺商如何掘金“十三五”
·2015年兩岸經貿紀錄
·聚焦兩岸租稅協議
·自貿區2.0:兩岸經貿新引擎
·2014年兩岸經貿紀錄
 
頻道精選
·臺商如何在大陸設立企業
·2007兩岸股市錢景大PK
·臺商如何應對大陸退稅調整
·香港,台灣的金融範本
·台灣遭遇“財富危機”
·臺商在大陸享受哪些優惠?
·臺商大陸投資的四大疑難
·兩岸經濟交流二十年
·2007年大陸惠臺七"標的"
·2007年兩岸經貿七宗"最"
·2007年島內財經"七色"人物
·2007年台灣企業七種"風光"
·“臺商回流”有戲麼?
·大陸臺商盼望兩會利好
·兩岸雙向經貿近了?
  招商廣場  
臺商論劍
兩岸商情 | 分類商機 | 熱點區域 | 熱點觀察 | 經濟時評 | 走進臺商 | 企業采風 | 焦點人物 | 財富話題 | 政策法規 | 招商 |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