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 -> 深度報道 -> 人物

 


陳芳明、楊照 拒絕沉默的公共知識分子 圖

05/26/2008/10:19
華夏經緯網

 

 

我鞭笞的,是我的靈魂

 

陳芳明、楊照都曾走過文藝青年的歲月,也經歷“背叛”原先認同政黨的轉折。他們認為,知識分子並沒有消失,只是社會不再尊重知識分子,只有“名嘴”充斥。

 

 

 

近年台灣令人憂心的現象之一,是公共知識分子的失聲。曾經在戒嚴時代引領人民思考民主與自由的前輩典型,卻在二十一世紀消失,孰令致之?

 

曾以青春投入民主運動的文人陳芳明與楊照,都離開原本同志,成了不受歡迎的烏鴉,對此感受極深。楊照認為,民進黨誤將民粹當成民主,蔑視知識,更讓知識分子快速貶值;只有追求論文量化的畸形卓越,更讓知識分子上了勞務的緊箍咒,無力關照社會。

 

陳芳明直指,病態的本土論述已經讓“講真話的空間沒有了”,只有甘為政黨化菄滿壯蚅@發言人”。他每每看到電視上挂著“大學教授”名號的名嘴,就“起雞皮疙瘩”。每次提筆鞭笞他曾奉獻的民進黨,也是鞭笞自己的靈魂。

 

知識分子 為何變得冷漠

 

問:許多人說知識分子不見了,你們同意這樣的觀察嗎?

 

陳芳明(以下簡稱陳):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知識分子,但會變得那麼冷漠,“執政者”要自我檢討。我相信知識分子是在觀察、等待,而不是消失。

 

楊照(以下簡稱楊):消失的是這個社會對知識分子的尊重。我寫過一篇文章《笨蛋,問題出在教養》,我認為民進黨犯了很大的錯誤,誤將民粹當民主,儘量把自己裝得與要爭取選票的人都一樣,以為台灣人都嚼檳榔、講髒話。這是極大的誤解,也導致台灣在這八年來快速粗俗化、庸俗化。

 

陳:所謂的“本土政權”,不只是教養問題,而是這個政權沒有自我提升。過去八年來,從草根社會崛起的政黨,不再與社運、草根團體對話、交流,甚至結盟,政治主張也讓知識分子漸行漸遠。

 

不挺本土 就被認定背叛

 

楊:我一直相信社會應該使用知識分子,而不是知識分子傲慢地來改造社會。當年讀葛蘭西的著作,最吸引我的就是“有機知識分子”。台灣的知識分子非但“無機”且是“無稽”,跟社會的關係很疏離,整個社會認為不需要知識分子。這種對知識的輕蔑,甚至不覺得是在輕蔑知識。

 

陳:民主應該是開放,台灣的民主卻是窄化、矮化。這幾年來的政治氣候,本土論述變成唯一的審判尺規,不符合意識型態就被認定是背叛者。在強勢的論述支配下,很多知識分子自然而然不敢講話了。

 

知識分子 黃金年代已遠

 

問:教授提到,即使威權時代也有雷震、殷海光等有風骨的文人敢說真話,成為我們認識知識分子的原型;黨外時期也有知識分子的書被查禁、身陷牢獄。但民主開放了,知識分子反而噤聲,難道知識分子不需要負責任嗎?

 

陳:現在講真話的空間已經沒有了。民進黨的本土論述已經發展得非常病態,不只是傷害民主,也對整個文化生態造成很大的傷害。

 

楊:不能忽略的是,絕大部分的知識工作者,沒有知識分子的意識。從民主運動開始到政權輪替,還來不及讓人意識到這些改變背後的知識力量,翻天覆地的改變就發生了,知識界卻來不及準備!

 

我心目中的知識分子黃金年代,是八○年代後期到九○年代前期。當時的校園、青壯輩教授,出現擁有知識又懂得介入社會的一群人。但就只是曇花一現。

 

台灣知識的獨立性還很薄弱,一旦知識分子缺乏知識分子意識,就不會有熱情想要改革社會;加上社會又沒有舞臺,自然就斷了。

 

 來源:聯合報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許惠佑至今縱橫藍綠官場 自有一套政治功夫
·吳秀光身價上億 卻為“九萬”惹風暴
·臺編劇"鬼才"謝念祖:把新聞時事變娛樂笑點
·走路、吃素、熄燈 昨天地球日臺官員好環保
·"環保署長"沈世宏自我要求高 媒體昵稱"小毛"
·老外看台灣:工作時間超長 城市欠缺美感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台灣新聞排行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走遍台灣 主題之旅
旅遊須知 住宿推薦
一週回望 台島夜話
聚焦台灣 熱點追蹤
台灣政情 台灣人物
台灣社會 台灣軍事
生活資訊 漫畫台灣
鏡頭中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