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都城文化
華嚴普恩祖宗魂 ——神壇宗廟
2012-10-12 09:48:17     華夏經緯網

    遼金兩朝的皇帝們、皇后們都信佛。這也許是東胡民族的共性。他們原本就信薩滿,南下以後接觸到佛教,覺得大開眼界,很快就成了虔誠的佛信徒。他們不單是信奉,還真對佛教做出了不小的貢獻。鮮卑人開鑿的雲岡石窟,契丹人構建的應縣木塔,女真人修築的華嚴寺、普恩寺,至今都是國家級的文物。當年西京自然是佛教聖地。更妙的是在這些莊嚴的佛殿中還同時供奉著他們祖宗的亡靈,一脈幽幽的祖宗之魂始終縈繞在這些神聖的神壇上。

  西京城埵釣漅y遼金寺廟:

  一座是大華嚴寺,遼的皇家工程。

  一座是大普恩寺。金的民間工程。

  先說大華嚴寺:

  史有明記,是遼清寧八年(1063)為“奉安諸帝石像、銅像”(《遼走•地理志》西京道)而建的。建佛寺與供祖宗兩項合一,這並不是契丹人的發明,鮮卑人早就開了前例,而且在平城留下一座規模宏大的五級大寺。該寺就供過北魏大祖以下五帝的丈六金像,早就把佛寺與宗廟合而為一了。

  契丹人這回建華嚴寺,用得還正是鮮卑人留下的五級大寺廟址。這個寺址在城內的舍利坊。供卡祖宗已成傳統。

  那就追述一下北魏的五級大寺。

  北魏的五緞大寺建於何時?無文獻可稽,說不準了。但自北魏文成帝于興光元年(454)下令“敕有司于五綴大寺內,為太祖已下五帝,鑄釋迦立像五,各長一丈六尺”(《魏書•釋老志》)算起,至少在文成帝“復佛”之前就有了。但在太武帝“滅佛”時,“土木宮塔,莫不必毀”的大劫難中是不會留下這麼一個顯眼的五級塔的。那麼這個五級大寺與五級浮屠,就可能正是文成帝為其“興安石像”之安放而建的。建成之後又想到了祖宗,於是才有造丈六金像以充實該寺的舉動。順著這條思路,結合現存遺址及其周邊環境,追思往昔之五級大寺,驚喜地發現,那個“舍利坊”中有呈五點梅花佈局的五項大建築構成的一個大寺院,它坐北韌南,中心就是“五級佛圖”(塔)。以它為中軸線,開山門於今財神廟街,正在當年的中緯線上。中心塔之東南方就是此地被命名為“舍利坊”的含利塔(即今薄伽殿址);中心塔之西南方該是當年的“興安石像殿”(位在今財神廟一帶);中心塔之西北方乃是佛殿所在地,可能是“七佛毀”(位於今圓通寺一帶);中心塔之東北方正是該寺院的主題所在地,北魏之“丈六金像殿”,遼之。石像、銅像殿,金之“七間之段”,都位於此,正是這裡“寺廟文化”的代表(可惜現在毫無遺跡),主題建築之所以毀滅殆盡,正因為它是宗廟,改朝換代,宗廟必毀,大概是邏輯的必然。

  歷經隋、唐,這個舍利坊坊內的五級大塔,能夠得以保留,大約是因為它太宏偉了,遼前期用這裡建薄伽殿以藏其《契丹藏》,大約也是看中這個五級塔的氣勢。所以開始只是專為藏經而建薄伽殿教藏殿。只是利用了原五級大寺內的“舍利塔基”。(因塔已圮壞,臺基空置無用,且高聳寬敞,乾燥通風,正適合建造藏經殿)契丹人利用這座方檯基址,按照他們崇拜太陽的習俗,建起了一座朝向東方、面闊五間的藏經殿。這就是遺存至今的,下華嚴寺薄伽教藏殿。

  這時候還沒有華嚴寺。

  過了25年。已是遼道宗的清寧八年(1062),這位信佛,以至佞佛的皇帝,似乎感悟到西京的王氣。他那6年前在應縣修建的佛官寺釋迦塔與西京的五級佛塔好像也在遙相召喚,他對比了遍謁其他四京的感受,認定西京才是他們契丹人可以植根祖業的吉祥之地。學學人家鮮卑人在五級大寺安置祖宗亡靈于佛陀左右,多好!於是毅然下令,把五級大寺改為華嚴寺,不僅要藏經,更重要的是“奉安諸帝石像、銅像”。契丹人的祖廟。就建在這裡了。

  住持在這裡的寺僧(守司徒大師),自然奉令行事,也理所當然地選擇原來北魏皇家“金像殿”遺址,建起一應與薄伽教藏殿同樣東向的祖宗廟堂,把契丹皇家的祖宗的石佛、銅像供奉在堶情C當年,大華嚴寺就形成了氣候。

  你看正中是原來的五級大塔(四面看一個樣),右手是經藏殿,左手是宗廟堂,夾道的右方是迎合道宗飯僧需要的“齋堂”(後稱海會殿),夾道的左方當然也有一個什麼建築(現在說不來了),就是如此一座遼朝改建出來的“東向品字形”的大華嚴寺卻成功了。

  當年臘月,遼道宗耶律洪基。親臨西京謁祭祖廟,還舉行隆重的“再生禮”。

  這就是遼代的大華嚴寺。

  現存的上華嚴寺大雄寶殿,可不是遼朝建造的。

  它是一座雄偉壯觀,很引人注目的大佛殿。它矗立在高達4米的臺基上,面闊九間(53.75米)、進深五同(29米),五脊單檐。有遼代建築風格。與今存遼寧省義縣的奉國寺(遼開泰九年即l020年建)大殿相伯仲(該殿面闊九間48.2米,進深五間25.1米),同為國內現存最大之殿。於是多以為大同之殿當是遼建。

  其實華嚴寺的大雄寶殿不是遼建,而是金建。一者是20世紀50年代在該殿正梁發現“天眷三年”題記,這已是金朝第三任皇帝熙宗的年號。金建,已無須爭議。再者是,該毀的位置與臺基,以及臺基上的由五級浮屠變成的大雄寶殿,還有著一段血淚的歷史滄桑。

  話說保大二年(1122),金大將宗翰、宗雄、宗斡三路六軍逼近西京。遼將耿守忠率大軍援救,兩年會戰于西京。宗翰從中路衝擊,其餘大軍棄馬步行,從旁襲擊,聲勢赫赫。耿守忠寡不敵眾,全軍覆沒。西京一路大部投降,而西京城內遼兵堅守不屈又復聚集,再作抵抗,爭奪城池之戰。驚心動魄。先是守城遼軍,佔據“城西浮屠”為制高點,“下射攻城者”。金兵“士卒多傷”。阿骨打的二皇子宗峻冷靜觀察後說:“先取是(指塔),則兩京可下。”於是大將斡魯與鶻巴魯以血的代價,盡全力奪下該“浮屠”,然後“復以精銳乘浮屠,下射城中,遂破西京”。(上列資料散見於《金史》之《世紀補•景宣皇帝》、《斡魯傳》及《宋史紀事奉末》之《金滅遼》。但《金史》所記之“凈珥”位置有矛盾:《世紀樸》記“西京城南有浮屠”,而《斡錄傳》記“敵據城西浮屠”。據台灣編《中國歷代戰爭史》考,“城西”為是(見第11冊363頁)。按現存大同遺跡考證,只有城西華嚴寺有浮屠能射箭城內外,而“城南”對無)

  誰也沒想到,這場決定西京命運,同時也是決定遼朝命運的惡戰,卻發生在神聖的宗廟神壇的浮屠標誌之下。遼敗了,金勝了。遼的祖宗,那些銅像、石像,能不血淚斑斑痛哭亡國?

  不過女真人總算對得起他們“東北老鄉”,儘管把個大華嚴寺毀了個千瘡百孔,但還是把契丹祖宗的石像、銅像等,保留在寺內。23年後金世宗在皇統六年(1146)五月,“幸華嚴寺,觀故遼諸帝銅像。詔主僧謹視之”((金史•世宗本紀上》)。這就很夠意思了。據《大同縣誌》考,遼當年安放的是“石像五、銅像六,內一銅像袞冕垂足而坐,余俱常服”。

  金代建築大雄寶殿,還有準確的碑記,即《大金國西京大華嚴寺重修薄伽藏教殿記》碑。此碑現存于下華嚴寺薄伽殿內,完好清晰。碑文所記的建築年代與考古發現的樑上題記皆為“天眷三年”。這就不必再為所訛的“遼建”困惑了。

  碑文雲:“至保大末年,伏遇本朝大開正統,天兵一鼓,都城四陷,殿閣樓觀,俄而灰亡。惟齋堂、廚庫、寶塔、經藏、洎守司徒大師影堂,存焉。”你看這種金人口吻炫耀攻打西京的場面,多麼可惡!但卻告訴後人,戰後的殘跡,很清楚,能引起我們注意的,首先是寶塔還在,其次是齋堂及經藏殿也存(寶塔,就是北魏遺存下來的“五級浮屠”;齋堂,就是遺存至20世紀的“海會殿”;經藏,就是現在還保存完好的“薄伽教藏殿“;廚庫,沒有遺跡了。估計在今大雄寶殿的西面;影堂,應該是一座小型邀築,經過金、元、明、清的歷次更改,已經難以判斷了)。

  “至天眷三年閏六月,則有眾中之尊者……乃仍其舊址,而特建九間、七間之殿;又構成慈氏、觀音、降魔之閣;及會經樓、山門、垛殿。”這就是金代民間僧眾修復後的大華嚴寺。看來最大的工程便是“特建”的九間之殿和七間之殿了。九間之殿只能是大雄寶殿,這不僅是大同的唯一,全國也屬稀有。而它的基址也只能是佔用原五級浮屠的塔基了,既高峻又處於中心位置。大概這座北魏留下的五級浮屠殘塔正是在這次工程中才徹底誚失,而那座七間之殿大約是寺僧遵照金世宗的詔令,仍為安置遼帝石像銅像而建。規模之大也是令人驚嘆。可惜不知毀於何時。在明初築城後夷為平地是與開拓新中緯線——今大西街有關。

  上述兩句話乃是《金碑》的附屬文,該碑的主題是講薄伽教藏殿內的“藏教”(藏經)的收集與整理,這些就不哆嗦了。

  今存的上華嚴寺、下華嚴寺,僅僅是遼金大華嚴寺的兩個局部,就已氣度不凡,若能再現遼金大華嚴寺,甚至北魏之五級大寺,那該是什麼氣派?歷史的滄桑令人興嘆。

  鮮卑人的祖宗亡靈,魂兮已渺;契丹人的祖宗亡靈,蒙羞西京;如今女真人的祖宗亡靈又何嘗不在西京遊蕩?那位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胸的廟建在西京何處?人們早已淡忘了,確切的遺址是說不準了,但現存城西北隅那座也是坐西朝東的小廟“朝陽寺”,可有些特別,不妨聯想一下。明弘治年間出土的那個鐵佛像,是不是阿骨打?(《大同縣誌》載:“朝陽寺:中有鐵佛,明弘治十八年鑄。或雲掘土得之。建寺。”) 

  再說大普恩寺。

  金代重修的大普恩寺,現仍存在,地處大同城的西南隅。明代改名為善化寺,現在沿用此名。被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金修此廟,是由一位名叫圓滿的和尚實施的,似乎沒什麼政治背景,但能有如此的規模與成就,得歸功於原來的基礎好。

  此寺的原型是唐開元寺。

  唐玄宗李隆基,憑藉他前期國力富強,心血來潮,敕令國內大城市都建一座開元寺(是以其年號命名的),當時大同儘管衰敗,但仍在大城市行列,於是建成了開元寺。該寺的規制就是今存的規制,即在一條中軸線上列三座大殿,後殿與中殷之間建對稱的兩個菩薩閣,有左右回廊(已毀),山門在中軸線南端臨街南開(亦毀)。這是一種非常端正而氣派的寺廟佈局,等於是把皇宮三大殿的佈局搬入寺廟。圓滿和尚修葺時很完整地保留了這種格局,給後人留下這份文化遺產。他不愧是一位高僧。

  遙想當年煌煌大唐,全國開元寺何止百座,保存至今的幾乎屈指可數,而能體現完整的唐廟風範者,大約只剩這座善化寺了。這一方面得感謝圓滿,另一方面是原廟基址太好了。

  原廟基址是哪家?是北魏的八角寺。

  就讓我們在這裡憑吊一番八角寺。

  先說北魏為什麼起了這樣一個名稱?“八角”既不是佛名佛號,也不是佛教術語,什麼意思?當你身臨善化寺就清楚了,原來該寺的佔地平面是方正—塊,四角微缺,形如八角之方,寺名八角乃是取其形勢而定的。這你就知道北魏的佛教文化是何等的豐富。何況當年這個八角寺還有一段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北魏傳至第三代皇帝就是太武帝拓跋燾,此人開疆擴土,給北魏打下半壁江山,當他破西夏、平統萬的大功告成時,擄獲了一個高僧,名叫惠始。這是一位當時少有的漢族高僧,俗姓張。有法術,能“身被白刃而體不傷”,更妙的是赤腳在淤泥行走,不但腳不沾泥,反而更加潔白,故而人稱為“白腳禪師”。太武帝把他安置在八角寺(或正是為他而修建了八角寺)。至太延中(435—440年,滅佛前),白腳禪師圓寂在八角寺。屍體“齋潔端莊,停屍十余日坐既不改,容色如一”。眾人驚異,就決定瘞埋在八角岢內。這一舉動開創了這塊寺址瘞埋和尚的先例。到太平真君六年(445)已進入太武滅佛的前夕,下詔“城內不得留瘞”,惠始的墳也只好遷移,開殯時,人們驚訝地發現,死了l0年的惠始。屍體一點也沒壞。一時送葬者6000余人,在離八角寺不遠的城南找了塊墓地。(事載《魏書。釋老志》) 

  在大同的寺廟史中,僅此一寺有自家的“和尚墳”可以在寺內外瘞埋和尚。近年在南城暀漱峏P邊地帶,出土了不少和尚塔,記錄著歷代和尚的幽幽亡靈,他們眷戀這個大寺。

  唐朝把八角寺改建成開元寺。和尚們的亡魂有了依託。後唐清泰二年(935)鑄一銅鐘,似為亡魂作禮讚。遼時這鐘聲為新的和尚祈榀安魂。—代又一代,鐘聲森森地。

  還是金滅遼的那一戰,這個“自古號為大蘭若”的古剎,遭到嚴重的破壞。南宋大文豪朱弁說“遼末以來,再罹鋒燼,樓閣飛為埃坋,殿堂聚為瓦礫。前日棟宇所僅存者,十不三四。……殘僧去之而欲泣,遺黎過之而增欷。”(見善化寺現存朱弁撰《大金西京大普恩寺重修大殿記》之碑文)豈只殘僧遺黎在哭泣,那些歷代亡魂也無處寄寓了。這就出現了圓滿和尚用14年的時間重修西京大普恩寺的功德業績。這份業績基本保留到今天。元、明、清三代都做過修繕,但式樣沒變,只是朱明王朝築城時,因縮“南城之半”,南城梴膠了該奇的山門。八角平面缺邊了。

  當憑吊完惠始、圓滿的亡靈後,切莫忘記回眸一下那位朱弁。他也看上了這個寺的瘞地差一點也把忠魂寄寓在大普恩寺。

  事情是這樣的:金滅北宋,擄走徽、欽二帝,南京屢派“通問使”問安二帝,但多數通問使在西京“過關”時被扣押。朱弁是與王倫同一批被扣者。紹興二年(1132年,金天會十年)金擬放還一人,朱弁力主讓正使王倫南歸,並請王倫留下印信以守使節。金對他威脅利誘,皆不屈,於是他就被軟禁在大普恩寺,渡過了l4年漫長的歲月,親眼目睹了圓滿和尚重修該寺的全過程,留下一通千古絕妙的文字碑,碑現存該寺。

  有一天,朱弁留書給後使供皓,表示要以死殉國。然後弄了點酒食,請來被扣押的同僚。酒半酣時朱弁說:“我已經看中了近郊某寺的瘞地,我—旦畢命,請諸公把我埋在那堙A立上一塊墓碑,寫‘有宋通問副使朱公之基’我就滿足了。”這塊瘞地至金代仍屬大普恩寺,可謂源遠流長。如果真把朱弁的忠魂也安葬此地,他定能與白腳禪師惠始,談悟出一段儒佛結合的大道理。那樣大同沒準還能創一個“學派”。可惜朱弁受盡羈囚總算南歸了,沒再給大同多留點文化。可他回到江西婺源,培養出一位理學大師朱熹來,那是他的堂孫。後來那位接受朱弁留書的洪皓也南歸了,生下三個有文采的兒子,老三洪邁的《容齋隨筆》流傳至今。

  如此種種,似乎都被一縷幽魂牽係著,無論你是帝王也罷、和尚也罷,胡人也好、漢人也好,魂都皈依在神壇下。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