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都城文化
鮮卑漢化明堂祭——禮制昇華
2012-10-12 09:48:51     華夏經緯網

    禮制,就是中國封建社會的“法”。

  明堂,就是禮制文化的載體。

  歷代史學家不乏對少數民族所建的封建政權持偏見者,對鮮卑人的北魏政權,同樣有不公平的評說。

  魏收在《魏書》中還算說了幾句公道話:

  自永嘉擾攘,神州蕪穢,禮崩樂壞,人神殲殄。太祖(道武帝)南定燕趙,日不暇給,仍世征伐,務恢疆宇。雖馬上治之,未遑製作。王于經國軌儀,互舉其大,但事多粗略,且基闕遺。高祖(孝文帝)稽古,率由舊則。斟酌前王,擇其令典,朝章固范,煥乎復振。 

   事實也正是這樣,北魏初期的文治確屬粗略,但他們不斷努力。幾十年後孝文太和年間文治可就不一般了。有的方面並不比漢人們的文化差,有的還要超過些。

  平城明堂文化就是一個鮮明的例證。

  北魏平城,如果只有前述的城池宮殿,那僅能畫出它的軀殼。如果沒有文化內涵,那些設施也不過是些沒有靈魂的死東西。

  明堂文化是北魏文化成熟後的一大代表,平城有了明堂才展示出平城的文化底蘊,有了靈魂。

  1995年大同地方考古工作者,在大同城外東南方的“丙巳之地”發現了北魏明堂辟雍遺址。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驚人發現。

  古代“緯書”中有一本名叫《孝經援神契》者明文規定:“明堂在國之陽,三里之外,七里之內,丙已之地。”丙巳之地是指東南方。這對—個國都來說,是—個明確的坐標點。就是因為有了這個坐標點,才判斷出今存的大同城,就是北魂的都城,而且中軸線還是原來的中軸線。

  出乎人們意料的是這個明堂的規模竟可與王莽時的長安明堂相匹敵(王莽長安明堂足已知之中國明堂史上規模最大者)。

  考古探明:平城明堂的位置,在今舊城東南的2.5公里處。它們辟雍圜渠,直徑達294米,渠寬6米,深1.4米。渠壁以砂岩方石砌壘,渠底有片石鋪墊,工程十分考究。圜渠的正東南西北各有門庭基址,南門最典型,約呈長方形(23米×l6米)。可建高大門庭。辟雍之中央,有方形夯土遺存。各邊長為43米,是明堂的堂與室及靈臺的所在地。遺憾的是:這個主體部分的方夯層只給我們留下一個平面的輪廓。它的上面應有的“壝(wei)埒三重”之壇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日本人慘飛機場時夷為平地了。此外,還有“外圓晼言蟡摹援。

  但是,僅據這項考古發現,就足夠我們浮想聯翩,壝去憑吊北魏的文化構築。

  明堂是什麼?

  是古代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凡朝會、祭祀、慶賞、選士、養老、教學等大典,均在這裡舉行。不過從上古至唐宋,其制度各異,歷代儒家議論紛紛。北魏的明堂是綜合了兩漢與魏晉諸儒的議論的結晶,並有所創新而成。

  辟雍是什麼? 

  是皇帝所設的太學。其環境取四週有水,其圓如壁,而定名。辟音(bi),就是壁環,用以象徵“法天”。雍之以水,是象徵“教化流行”。故名辟雍。

  靈臺是什麼?

  古代的觀察天文、氣象之臺。周初始創,用作遊觀場所;漢時改為“觀祲(jin)象、察氣之妖祥”的場所。由此成為專用的天象臺。

  把這三種功能不同的建築合在一起,是西漢時王莽在長安創意的。此舉本身就綜合了漢儒的若干不同見解,所以爭議仍未停息。不久。東漢光武帝在洛陽又建的明堂,規模雖亦宏偉,但建制全依舊《禮》而設,似對長安明堂之否定,實為一步倒退。三國兩晉無建樹可言,北魏平城明堂就承擔了這份繼往開來的重任,而且毫不泥古,有許多大膽創新。

  那麼。北魏平城明堂是個什麼樣子呢?

  酈道元說:“明堂上圓下方,四週十二堂,九室,而不為重隅也。室外柱內綺井之下,施機輪。飾縹碧,仰象天狀……此之異古也。加靈臺于其上,下則引水為辟雍。水側結石為塘。事準古制。”

  牛弘說:“後魏代都所造【明堂】,出相李衝。三三相重,合為九室。檐不覆基,房間通街。穿鑿多處。迄無可取。”

  宇文愷說:“後魏于北臺城南,造圓晼A在壁水(即辟雍)外;門在水內迥立;不與椄蛦s。其堂上九室,三三相重,不依古制。室問通巷,違舛多處。其室皆用墼累(墼,音ji,即土墼。置未燒的磚坯),極成褊陋。”

  酈道元,北魏時人,著《水經注》列事翔實。他所記的明堂狀況最為可靠。而牛弘、宇文愷,都是北周官僚的後代,在隋朝任職。為隋朝建明堂而發表議論,對平城明堂多加貶損,意在創建更輝煌的明堂,結果只是空論一番,隋沒建成,至唐朝也沒創出更壯觀的明堂。不過牛、宇文二人的議論中,能作酈道元文中的注腳。

  對照三家之說,九室、十二堂的主體建築是一致的,而且九室的佈局是“三三相重”中間有路,都認為這是不同於古制的(古制是在一個大寶中分五寶)。

  大同考古發現的遺跡,與以上三家說法,可以說全都一致。特別是酈氏所述“(辟雍)水側結石為塘(堤也)”是相當清楚的。看來當年的辟雍渠是十分壯麗的,那築堤的石塊竟是那麼大(9.5×55×25釐米)的長方石,壘起6層,何等氣派。而宇文氏所說的“門在水內迥立”也與四門的遺址相符。這就使我們可以用考古發現與文獻資料互相參照描繪一副“北魏平城明堂圖”了。

  這次考古未對字文愷說的“圓晼豆@勘探,頗感遺憾。但從南方西南方30米左右的地貌看,有一段與辟雍同弧度的坡坎。若能判定這就是圓椌瑪穨},則平城明堂的建築直徑當是辟雍的294米與圓椌60米之和354米。這接近王莽的長安明堂的南北直徑349米,要略大些了。把這個直徑作個形象的比照:現在北京天壇的圜丘壇的直徑是91米,這裡的辟雍則將近它的4倍。

  進入中央,在43 x43米的方形夯址上佈置一下:九室、十二堂。用《周禮》對堂、室尺寸換算,結合“三三相重”“室間通巷”的說法,從平面上恰好佈置出來。再從立面上考慮:宇文愷有一句“其堂上九室”。指明室與堂不在一層,那麼方壇之上至少有兩層“壝埒”。若中央太室(圓頂之室)再略加階陛,實際也就是“壝埒三重”的格局了。

  至於用土墼壘堂室之椄O否寒酸?不是,自古明堂就崇尚簡樸,傳說的黃帝明堂是“四面無壁,以茅蓋(頂)”。所以土墼砌晱翱O尊古制的表現。北魏太和年間不是不會制磚,而是制磚可達極品(據說方山馮太后墓中之磚能做硯臺)。再證此處出土的各種“黛瓦”其上色的工藝仍是絕頂的。所以“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平城在太和十五年(491)明堂落成後,京華的景象又添風采,它的文化氛圍更顯濃郁,此刻任是誰也不能輕視鮮卑人。

  且看明堂建成後的禮制文化:

  1.太和十六年正月,“宗祀顯祖獻文皇帝于明堂,以配上帝”。九月“大序昭穆于明堂,祀文明太皇太后于玄室”。這是祭祖大禮。

  2.太和十六年正月,祭畢獻文。遂升靈臺以觀雲物。降居青陽左個,布政事”。這是兩件功能,布政是朝政大事;觀雲物是春禮。

  3—大和十六年夏。南齊派散騎常侍庾蓽使魏,北魏由成淹在明堂禮賓。先登靈臺以觀雲物,然後於館南矚望行禮,事畢宴于外館。這是接待外賓兼含諸侯朝覲(jin)的大札。

  4.大和十六年八月,“養三老、五更于明堂,國老、庶老于階下。高祖再拜三老,親袒割牲,執爵而饋。于五更行肅拜之禮。賜國老、庶老衣服有差。”這是空前的養老盛典。當年的三老是尉元、五更是遊明根,殊榮至極。(以上四則皆出自《魏書》之記及志) 

  5.“孝文太和中,改中書為國子,又開皇子學于明堂辟雍。”(出自《文獻參考》)這是辟雍的主題。

  6.“太和十七年五月,乃藉祀明堂布政事,與群臣卜筮,議大舉伐齊,厲聲色以脅眾。”(出自《資治通鑒》卷138)這是占卜國家大事。

  7.唐史臣“于觀臺訪渾儀,見元魏太史令晁祟所造者,以鐵為之。”(出自《舊唐書•天文志》)後來這個鐵渾儀被遷往長安。這是靈臺的設施與功能。

  8.太和中命高閭、公孫崇。審定皇家樂、舞。又厘定度、量、衡。皆以靈臺所測數據為確定律呂、尺寸、升斗、斤兩之標準。是科技成果的反映。

  上列八項,僅是明堂建成後三年內出現的部分文化現象,就足以顯示平城的文化水準了。若再與明堂之南的圜丘祭天大典、明堂之北(約在宮城外之東部)的太廟祭祖大典相呼應;與明堂之東的藉田、藥圃之勸農桑相映村,這城南一區的文化景象的確非同一般。

  這才是平城的都城文化之魂。是內蘊。

  可惜,它僅僅輝煌了三年。就遷都了。

  明堂、圜丘、太廟是一組禮制建築。總設計師名叫李衝。該憑吊他。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