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都城文化
都城巍峨世代雄——九衢相望
2012-10-12 09:49:06     華夏經緯網

    描述大同興衰反差的還得數唐朝那位張嵩先生,在他的《雲中古城賦》中描寫北魏都城時,說出一句“雙闕萬仞,九衢四達”,這可夠氣派的。緊接著唐朝又有一位呂令問先生,也寫了一篇《雲中古城賦》(此二賦皆收錄于《大同縣誌》藝文上篇)嫌張先生說得不夠聲勢,他寫出“百堵齊矗,九衢相望;歌臺舞榭,月殿雲堂”的話來。這就不僅氣派,而且還繁華呢。其實唐朝人看到的這些景象,已經是遭到毀壞後的殘城,只是格局猶存罷了。妙的是兩位先生都把著眼點聚集在“九衢”上。這個“九衢”到底是虛的,還是實的?

  近年不少“平城覓蹤”者,著實被這個“九衢”困惑了一陣子。大家按照通常理解的“衢者,通衢大道也”。去苦苦地尋覓平城的九條大道。結果怎麼也對不上口。考證的結果只能確定出六條大道,那還是根據文獻中的平城有“十二門”的記載劃出來的。即依門取道,劃出三縱三橫六條大道。於是對張、呂兩位的說法只能認為是文學的概括形容。也就不大重視所謂的“九衢”現象了。於是把“九衢”冷在—邊,擱置了好多年。

   翻書偶得,原來《說文》對“衢”的解釋是“四達謂之衢”。原來人家張、呂兩先生說得是九個十字路口,是實在的,於是久懸的疑案一下子煥然冰釋。你看上圖那三縱三橫六條大街,不正好交匯山九個“衢”嗎?當你站在中心之衢,四下張望時,豈不對全城一覽無余?那時最觸動心扉的,莫過於那端正方整的十六個大坊。再把大坊分割一下,或分為二,或分為四,“塈{”不就端端正正地出來了。唐朝人肯定感受到這一層。所以修繕平城時保護了這種格局。甚或作為“唐長安”的城建參考者。也正因為如此,現在大同被命名為“歷史文化名城”時,“唐坊街道”成為它的一項重要組成部分。 

     

   讓我們把話題再回到平城。 上面說的這個平城,已不是議平城了。漢平城被鮮卑人做了皇宮。但漢平城與北魏平城(含外郭城),是共同組成北魏的都城的不可分割部分。

  中國歷史上,少數民族建立過不少政權,但能列入王朝序列的,拓跋鮮卑的北魏王朝還是首次。它不僅佔有半壁江山,而且有完善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制度。北魏及其後的東魏、西魏、北齊、北周,史稱北朝,與南朝的宋、齊、梁、陳,對峙了近200年(398—589),是中國歷史上不可磨滅的一段,對歷史的進程有破壞,也有創造。

  北魏時定都平城,就是一個創造。

  儘管漢人所撰的幾部南朝史都對這個都城有過偏激的貶損,但從其他文獻及今日之考古發現,雄辯地說明這個都城是偉大的。

  那年(天興元年。398年)北魏開國皇帝拓跋珪,南伐中山,打敗南燕慕容德,奪下鄴城、中山等要地,掠獲了璽綬、圖書、府庫、珍寶、簿列等重要政權文策,立國稱帝的條件成熟了。他的最先反應之一就是“遷都”,他深知再蟄居於“匈奴故地”的盛樂(今內蒙古和林格爾)是成不了大氣候的。他留意過鄴城,最終選定了平城。

  於是那年六月在舊都盛樂,討論完國號是稱“代”,還是稱“魏”,七月便遷部平城了。這一遷就是97年。傳了七世六帝,把北魏王朝推上了極盛時期,號令著大半個中國。 

  拓跋珪一到新都,就把漢平城作為政權中心,立即“營宮室、建宗廟、立社稷”。先後建起三大殿,即當年建天文殿,次年建天華殿,笫三年建中天殿。漢平城成了北魏的“紫禁城”,並成為都城的重要組成部分——平城宮。

  北魏的皇宮很特別,不像一般的都城佔據在都城的中央內部,而它是單列在都城北部,然後在皇宮外的正南方建起新平城。新平城又有內城與外郭城。

  皇宮初期的三大殿,列在一條中軸線上,可能很簡陋,但道武帝拓跋珪可以很氣派地臨朝議事了。第四年。又逢紫極殿、玄武樓、涼風觀、石池、鹿苑臺,這些可就有了講究,規模、氣勢也就不一般了。大概把個漢平城全都佔用了。第六年建西昭陽殿時,漢平城已經容納不下了,只好在城西另開場地,故稱西昭陽殿。這個殿的規模可比前面的三大殿氣派多了,所以第七年(改元天賜元年404年)道武帝在此殿召見文武百官,封位賞爵,著實風光了一番。由此引出擴建西官。

  西昭陽殿在漢平城之西,突兀而起,有點孤零零的感覺。西面偌大的空地正可廣建官闕。於是天賜三年(406)夏六月,“發八部五百里的男丁,築灅(lei)南宮,門闕高十余丈,引溝穿池。廣苑囿(you)。規立外城,方二十里,分置市堙A經涂(途)洞達”(引自《魏書太祖紀》)。這一下官城可就規模宏大、配置齊備了。同時規劃了“外城”(這個“外城”是對宮城而言。後來明元帝在此“外城”周圍又建“外郭城”,它對外郭城而言,就是內城了)。

  這次大規模擴建宮城。有三點值得注意:第一點是灅南宮。這個宮由於名稱上的“灅”字,給歷代研究者造成不少麻煩。緣于《水經注》稱桑幹河為灅水,故而多認為此宮因是在桑幹河之陽而稱“灅南”。而桑幹河距平城有七八十里,所以灅市宮不在“平城官”內。我以為這是誤解。這就提示我們可以另找“灅水”,它能不能是自那條引入宮內的“如渾西水”之別名呢?更或者此“灅南”與“水”無關,就是單純的宮名呢?反正這個“宮”在平城宮之內。

  第二點是十余丈高的門闕。這必然是那個出名的“雙闕”。唐時有“雙闕萬仞”(張嵩《雲中古城賦》)的壯麗,遼時有“雙闕猶在”(《遼史•地理志》)的遺韻,明清時以之定位“府城北門外(指玄冬門),有土台東西對峙,蓋雙闕也”(清《雲中郡志》卷2)。至今還存在殘留土墩。在玄冬橋處,老百姓叫做“宮門腿子”。這是承要的遺跡。它的坐標位置標定著宮城與平城的關係。

  第三點姓規立外城。正因為有了“灅南富”及其“雙闕”的建造,道武帝才可以“規立外城”。首先圈定“方二十里”,然後“分置市堙角薔X十六個大坊;達到“徑涂(途)洞達”的效果,就出現“九忂相望”的景觀。史科至此也就“順理成章”了。

  北魏第二代皇帝明元帝。于泰常八年(423)曾擴建西官,不過怎麼個“擴”法?補人《魏書》的《太宗紀》還真給後人帶來些麻煩,若按它說:“(泰常八年)冬十月癸卯,廣西官,起外垣晼C周回二十里。”(《北史》、《太平禦覽》都同),這個規模可就與平城的內城一樣大小了,也真有點不可思議了,恐怕漢長安的未央宮、隋洛陽的上林苑,也難以望其項背。我以為,這裡可能有疑。但究竟該怎樣解釋,你別著急,以後專家們會考證清楚的。

  之後,經過太武帝的築東宮,文明太后攝政時的修建,到孝文帝遷都前夕,已是一片壯麗巍峨的“平城宮”了,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錄了太和年間的盛況。他說:

  魏天興二年遷都於此。太和十六年,破安昌諸殿,跡太極殿、東西殿及朝堂;夾建象魏(雙闕間中門)。乾元、中陽、端門、東西二掖門、雲龍、神虎、中華諸門,皆飾以觀閣。東堂東接太和殿……太和殿東北接紫宮寺,南對承賢門,門南即皇信堂……堂南對白臺……台西即朱明閣,直侍之官出入所由也。

  這是何等氣派,這還沒記入為馮太后建的坤德、六合段等。真可謂登峰造極了。

  管理這個皇城的官員稱“八部大夫”,由8人分管皇城的四方、四維。另置“麒麟宮”40人,宿直殿者,有類“常侍”(漢末宮衛有武備)。

  說完皇宮紫禁城再說說內城。

  這座六街、九衢、十二門、方二十里的內城,在皇宮之南。其遺址正覆壓在今大同城下,l600年來無大變遷,只是600年前叫大將軍徐達將該城縮去了“南城之半”,但整體未移動。其中的三條縱線仍然清晰可辨,中軸線即今日之大北街、大南街、南關街一線,東縱線即今日之九仙廟街、太平街、李懷角、缸角一線,西縱線即今日之石頭巷、戶部角、大皮巷、下寺坡街、唐市角、樓房巷、小西門北街一線。可惜的是當年的三條橫線則受到了干擾,保留較好的是中緯線,即今日西起財神廟街、太寧觀街、鼓樓西街、鼓樓東街、廣府角、石人街一線,南緯線全部被覆壓在今南城暀U,北緯線最難判斷,因被總鎮署、代王府等切斷,只剩東端一段即柴市角東西街至武廟街一段了。

  您若有興趣,可以漫步這些街巷,去憑吊那1600年的古都遺韻。您的腳下可能踏出遼金西京的瓦礫,或能踩出“唐坊”的磚石,也可能蹋起北魏的沙塵。這是難得的古都遺韻。如果您稍加留意,在東縱線上徘徊一會兒,會發現南邊的李懷角、朱衣閣街,北邊的太平街、九仙廟街,都是些“高坡門子”。為什麼這條線上的民宅高出街道那麼多?這就是北魏當年如渾西水穿城而過的河道。這線兩端的城門,就是門下通水的那兩個門。當年這條河街可美呢,酈道元描繪說:“累石結岸,夾塘(堤也)之上雜樹交蔭。”您不妨試著想想:當年潺湲的流水、伴和著的槳櫓的欸乃。去品味北魏平城的風韻,那是“小橋流水人家”呀!它能為您一掃塞外的風塵,為北魏平城留下無限遐想。可惜呀,這泓流水消失了,只留下“高坡門子”供人憑吊。不過這條水道的確讓人留戀,不知是誰在發思古之幽情,編造出一則故事:有位基督教傳教士,盛讚大同之美,說“這城市簡直是東方的威尼斯”。這話有沒有根據?真假難斷。或者是想把籍貫是威尼斯的馬可•波羅硬往大同拉一下。其實那時候有幾個人知道威尼斯是水城?但是無風不起浪,莫非元朝時這條水道還在“欸乃一聲山水綠”?那就離我們更近了。

  內城中還有好多我說不來的故事,那就不說了。

  說說外郭城吧!

  外郭城之築,是在明元帝擴建西宮的前一年,即泰常七年(422)秋九月。史載:“周回三十二里。”當年這個外郭城主要是為安置首都人口而建,也是給百工雜役、平民百姓一個較寬鬆的生話環境(大概內城已被貴族、官宦、士紳所居佔),估計較簡陋。此郭城中的塈{街巷如何佈局?至今尚未發現任何資料,原因是它毀滅得太早了,估計“六鎮之亂”時就已夷為平地了。所以也說沒法說了。

  但可喜的是,近年地方考古學者終於找出了這個周回三十二里的“郭城”遺跡。最準確的一個坐標點就是:城東古城村的古楰穨}。該遺址早就引起專家的注意(特別是日本人),但始終沒有說對它是什麼遺址。還是張暢耕先生確定了該椌漲V西、向南之轉角,才撥開迷霧,原來這裡正是外郭城的東北角。

  順藤摸瓜,西延八里,南延八里,也隱約找到了殘垣基址的蛛絲馬跡。特別是西北、東南兩個角點的確定,使外郭城的輪廓出來了。原來它是一座四面各長8里的正方城。它所包容的“內城”還不在其中央,而是偏西部。

  郭城之範圍與坐標一經確定,就有的可說了。

  其一是:如渾水自北向南穿過郭城之東部而過。對這段如渾水俗稱曰禦河。為什麼叫禦河,何時叫起?沒人留意。望文生義。推斷此名該是北魏就有了,沒有皇帝怎能稱“禦”。可是那位酈道元為什麼不用這個稱呼呢?是因為俗嗎?其實很雅。叫禦河,正能表達都城的味道。

  其二是:禦河橋。您現在看到的氣勢磅薄的水泥大橋,是近年興建的。它北移了一段,取正對現在大東街的位置。原來的橋叫做“興雲橋”,位置在偏南處。已知較早的興雲橋址正對著今之石人街。那正是北魏內城中緯線的正東門。編撰《大同縣誌》的黎中輔,對興雲橋很有一點見解,這裡錄其數語:

  郡城之脈由西北而來,亥龍也,而玉河水自東北方入,大有六壬趨艮之妙;興雲橋立於震方。將三面沙水收束完密。作用幾于神化。 

     

   ……如此培植風脈,則地靈人傑。搡券而必耳,其絕大關係者,尤在於興雲橋。 

  原來此橋頗為“了得”。

  由上述宮城、內城、外郭城三部分組成的北魏都城,可以用下面這幅示意圖看個清楚,但這只是都城的一部分,它還有郊區:

  都城(含宮城)的西、北、東三面,有虎圈與鹿苑,近似今日的天然動物園。鹿苑的規模令人咋舌。史書記載“以所獲高車(族)眾起鹿苑。南因臺陰,北距長城,東包白登。屬之西山。廣輪數十里。鑿渠引武川水注之苑中,疏為三溝,分流宮城內外。”你看多大、多美!鮮卑人的狩獵娛樂還真上水準。這一脈文化色彩,又給平城舔了幾分豪放的氣氛。

  都城的南面,則是明堂辟雍、圜丘、藉田、藥圃等禮制文化的設施。在這一區又會呈現:冠服袞冕、雍容爾雅的禮儀風範,使平城的文化氣氛格外耀眼。就憑這些設施,誰還能說鮮卑人的文化不高?

  都城及其近郊,是由“平城令”管理。平城令,官階不高,但需是親近內臣。

  都城及近郊之週邊,尚設“京畿”。

  京畿多大?“東至代郡(今河北蔚縣),西及善無(今山西右玉縣),南極陰館(今山西朔州市山陰縣),北盡參臺(今山西陽高縣)。”這就包括了今之山西北部即河北西北部。

  京畿的行政長官是“代尹”。代尹的官階比平城令高,有“屬車”三十六乘,稱法駕。能列在當時“三駕鹵簿”的中檔。

  京畿之外,又劃出“郊甸”。

  郊甸多大?“東至上谷軍都關(今北京昌平縣),西至河(黃河之南流段),南至中山隘門塞(今山西靈丘縣南),北至五原(今內蒙古固陽縣)。地方千里。”這個範圍。足夠今天半個省界,可它還屬都城的範圍。

  郊甸的行政長官,稱“司州”。司州的官階就很高了,其首長稱“司隸墳尉”,有屬車八十一駕,稱大駕,是“三駕鹵薄”的最高階,也是地方行政長官的最高位。

  這就是北魏的都城——平城。

  平城遺址保弧至今,當是一大瑰寶。

  感謝鮮卑人創造出這個瑰寶。

  平城也給鮮卑人助長了“王氣”,使北魏王朝在平城發展、壯大,而達到鼎盛。

  鮮卑與平城。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