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都城文化
東胡北狄到大同——興廢纗
2012-10-12 09:49:26     華夏經緯網

    中國古代把北方的少數民族統稱“北狄”。包含像匈奴、柔然、突厥。蒙古等,對東北方的民族又劃分出個“東胡”,包含有鮮卑、烏桓、契丹、女真等。

  這些民族都來過大同。大同是他們南遷、南進的必經之地。是戰略“橋頭堡”。

  匈奴人在這裡把劉邦圍了七天七夜;鮮卑人在這裡號令過半壁江山;柔然人把北魏擾得不得安寧;突厥人則無阻攔地出出進進;沙陀李克用憑這塊地逼跑唐僖宗;雜毛石敬瑭卻像賣燒餅一樣把它割讓給契丹人,而契丹人則在這裡為他們祖宗安魂立廟;女真人從契丹人手媢雂F這方沃土卻當作“海關”扣押南宋朝的使節;蒙古人把這裡開闢成皇家牧場,等閒不得進入;明朝才回到漢人手中,好不容易拿它當“晼邢Q擋一擋東胡、北狄,還沒來得及招架,就讓瓦剌部俘虜走英宗皇帝;後來滿族人來了把這個“九邊重填”斬了個寸草不生,然後把它扔在—邊。

  東胡係的民族、北狄方的民族。你來我往在大同鬧得夠可以的,就從匈奴算起已經兩千多年了。其實夏商週三代,或更早時的鬼方、葷粥、獫狁等就鬧騰上了,何止兩千年。

  鬧來鬧去,把大同鬧出個“都城文化”來。大同,還真有些“王氣”哩。

  山西是個古都之鄉。上古時,堯都平陽,舜都蒲坂,禹都安邑,都在我們山西。不過這些地方皆在晉南地區,有黃河文化的哺育,先民在那堳堻ㄡz所當然。大同與這些地方被一條勾注山(即今雁門山)分割成兩個差異甚大的文化區。即所謂“所以分別內外也”(晉代《勾注碑文》),大同自然是“外”。沒想到,秦漢以後敢與東都洛陽、西都長安抗衡的卻正是勾注山外的大同。

  要說大同的自然環境就有都城王氣,那有點言過其實。平心而論,這方土地並非物華天寶之地。但歷史的事實是它的確確建過都,而且為時不短。從史實上歸納一下,我們似乎可以理出一條“規律”:即大同像是專為北方少數民族建都而存在,而且似乎是特別鍾情于東胡係的民族。當然反過來說。也得那個民族識得這塊風水寶地,否則任你實力多麼強大,不選大同建都,這個民族就休想在歷史舞臺上站住腳。

   識得這塊寶地的民族如鮮卑、契丹、女真,後面詳細交代。這裡先把幾個鬧騰了半天而失之交臂的東胡、北狄剖析一下:

  先說匈奴。

  這個北狄係的民族既古老而又強大,在秦漢時期很活躍了一陣子。論實力他們滿可以統領半個中國,但是他們沒站住腳。

  最可惜的機會就是在大同城東7里的白登山(今稱馬鋪山)放走了漢高祖劉邦。假設那次冒頓單于生擒或殺死劉邦。那漢朝這段歷史就不知該怎麼寫了,匈奴也不會那麼快就退出歷史舞臺。當然歷史是不允許假設的。

  讓我們來剖析一下匈奴與大同;

  匈奴人與大同(古平城)的接觸,“白登之戰“是重要的一次,但不是唯一的一次。說得早一點。《史記》所記的“黃帝北逐葷粥”。《詩經》所述的周文王派大將南仲,築城朔方,以抵抗“獫狁”,大概就開始了。專家們已經考證出:葷粥、獫狁就是匈奴的祖族,而黃帝所逐之“北”。周文王的“朔方城”在哪?儘管見解尚未—致,但大同這一帶是極有可能的,至少也在這個範圍之內。否則趙武靈王何必在大同一線築長城,秦始皇也無須派蒙恬加固這段長城了。如果說戰國後期匈奴人已經出沒于大同一帶的分析不差,那麼匈奴人的錯誤早就鑄就了。因為他們的足跡到了陰山腳下就裹足不前,史稱之“匈奴故地”限在陰山一帶,就已說明匈奴人少了些遠見與雄心。

  白登之戰時,匈奴正是鼎盛時期。劉邦既已被圍七個晝夜,已經彈盡糧絕,冒頓怎麼能輕信閼氏(單于之皇后)的“今得漢地而單于終非能居之也”的謬論,而輕易解圍呢?這倒不完全是陳平計策的高明,而是匈奴人主導思想的錯誤。錯誤就在於:沒能拋開“匈奴故地”,再南下幾百里。佔據平城。

  匈奴人沒能掌握機會,沒有認出大同的“王氣”,就註定了他們退出中國、退出歷史的必然命運。

  次說烏桓。

  烏桓屬東胡係,祖地在東北大興安嶺一帶與鮮卑鄰近。當匈奴人攻佔了他們的老家後,被迫走出深山老林,與鮮卑人一樣步上了南遷的艱難旅程。可烏桓人要比鮮卑人順利得多。漢武帝時他們已經擁有漁陽、上谷等五郡之地。遼東、遼西、右北平所居的烏桓人已被稱為“三郡烏桓”。王莽時烏桓、丁零已屯兵于代郡(大同左近),隨後山西也佈滿烏桓人,稱之為“代郡烏桓”、“雁門烏桓”、“并州烏桓”、“離石烏桓”。三國時,代郡烏桓壯大。擁騎數萬,野心勃勃,曹操派他的三兒子、大將軍曹彰(曹操昵稱為“黃須兒”)率精兵征討,與烏桓單于名叫無臣氐者,大戰于桑幹川,這一仗打得驚天動地,但難分勝負。結果曹魏政權還是沒能收復大同,可惜烏桓人也沒固守大同,烏桓註定成不了氣候。十六國紛爭中,烏桓本有實力雄踞一方,特別是代郡烏桓。在他們吞併了雁門烏桓之後,若能掌握機遇,立足於大同,很有可能在十六國以外還得有個烏桓的國號。可惜烏桓人沒這份眼光。只好黯然無光地退出歷史舞臺。

  三說鮮卑。

  鮮卑人可不像烏桓人,人家認準了大同這個地方,建都立國,風光了近百年,北魏王朝成為少數民族政權之佼佼者,可惜的是後來遷都洛陽了,在那堥S有創造出勝過大同的境況,反而每況愈下,不到40年北魏就解體了。這些在後面再說。

  四說突厥。

  這是個以狼為圖騰的民族,勇猛剽悍。屬北狄係。據考他們是丁零、敕勒的後裔。五胡熱鬧時他們還默默無聞,到西魏大統年間(535),開始嶄露頭角,隋唐之際已經不可一世。曾經有過:其始畢可汗在雁門關幾乎生擒隋煬帝的場面(隋煬帝困于雁門事,《大同府志》卷6載之甚詳);唐高祖李淵也一度稱臣于突厥的輝煌;他們還有文字,素質不低。可惜的是,他們已經較多地活動在大同一帶與漢人征戰,應該認出大問是—塊能夠出功立業的寶地,而他們卻糊塗地把王庭(都城)建在鬱督軍山(漠北高原鄂爾渾河流域),對內地可就鞭長莫及了。於是也就註定他們進不了中原,只好狼狽退出中國歷史舞臺。

  經突厥人在大同一番鬧騰,隋唐盛世之際大同卻陷入了衰敗的境地。正如唐張嵩所形容的:“城闕摧殘猶可惜,荒郊處處生荊棘……君不見魏都行樂處,只今空有野風吹。”(唐•張嵩《雲中古城賦》,載《太同縣誌》)正是此際的光景。突厥的干擾一直延續到殘唐五代。

  繼之而來的就是西突厥別部之“沙陀三族”,這幾家靠著李唐王朝起家的沙陀人,幾乎把大同推人絕境。先有李克用與契丹人勾搭,後有石敬瑭出賣雲州(大同),從此大同與漢人政權闊別近400年。但大同在契丹人手中卻地處逢生,“否極泰來”了,它進入中興期。

  五說契丹、女真。

  契丹人、女真人都屬東胡係。他們所建的遼、金兩朝,都以大同為西京。都把祖宗的亡靈寄寓在大同。遼,建華嚴寺“奉安諸帝石像銅像”;金,為太祖立“原廟”。他們對大同都有建設而且留下遺跡,大同中興了。後文詳述。

  六說蒙古。

  蒙古在北方諸民族中是個較年輕的民族,《舊唐書)始見“蒙兀室韋”的稱號。可是從l2世紀蒙古乞顏氏的一支孛兒只斤開始壯大,很快發展為一個不可思議的強大民族。成吉思汗、窩闊臺、忽必烈。祖孫三代相繼出世,其鐵蹄踏遍亞歐大陸。在中國建立了元朝。

  他們于1234年滅金,然後滅南宋、平西夏、並西域、臣高麗、定南詔,到至元八年(1271)開創了中國歷史上版圖空前的大元朝。

  蒙古人在選都上曾費了一番心思,當年忽必烈問漢人劉秉忠,“上都、大都,何處更佳?”劉秉忠回答:“上都國祚短,民風浮;大都國祚長,民風淫。”於是忽必烈定都于大都(今北京)。這位號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星相堪輿無所不通的劉秉忠和尚,似乎並沒有說對。元朝以那麼強的國力。國祚才80餘年。還趕不上遼、金,似乎不能排除“建都”的失誤。劉和尚曾在大同多年留住,在南堂寺與海雲禪師交往頗深,對大同深有了解,忽必烈問“都”時,他為什麼不提“西京國祚更長,而且民風淳”呢?是劉和尚忽略了,還是別有隱情說不消了,反正蒙古人沒把大同做都城是事實。要說大同就比大都(北京)強,也難說。但就當年的狀況來說,大同的“民風淳”總比大都的“民風淫”要好一些吧!何況大同西向的戰略地位,絕對優於大都呢!

  七說滿族。

  大同從蒙古人手中轉入滿族人手中,中間經歷近300年的漢族統治,那就是朱明王朝。在這段時間堙A漢民族還真把大同當回事,又回歸到秦漢時代北禦狄胡的那種地位。

  明朝大將軍徐達,重修大同,設“九邊”就是為了防止蒙古人捲土重來。在將近300年的歲月中有得有失。總的來說防住了蒙古人“南下牧馬”,但沒防住女真的苗裔(後金、滿族)“捲土重來”。

  滿族先號後金。後才稱滿,是女真族的後代,當然也屬東胡係。他們對大同可不當回事。一上手就藉口姜瓖的叛亂,把大同城殺了個寸草不生,那就叫“屠城”。“屠”完以後儘管也重作修繕,但元氣大傷,大同處於“廢都”的境地又持續將近300年,直到l949年才從噩夢中醒來。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