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四)
2012-10-12 09:50:23     華夏經緯網

     唐末到五代十國時期,沙陀和吐谷渾這兩個民族在大同地區最為活躍。沙陀,西突厥的一支。唐貞觀年間,居住在今新疆巴堜[湖以東一帶。唐憲宗時,因受吐蕃所迫,“乃舉族七千帳”東遷。最後來到了大同地區的“神武川”,並在這裡定居下來。神武川,因北魏時在這裡設置神武郡而得名。其地域大致為今朔縣、山陰、應縣、渾源四縣之地,桑乾河和渾河流域的平川地帶。沙陀人非常驍勇善戰,號稱“沙陀軍”。沙陀人中最傑出的人物當是李克用。李克用於大中十年(856),“生於神武川之新城”。新城的具體位置,後人說法不一。因沙陀人替唐王朝作戰有功,李克用的祖父曾被任命為朔州刺史,父親為蔚州刺史。

  吐谷(y徂)渾原遊牧於今遼寧的遼河一帶,屬慕容鮮卑的一支。西元4世紀初,在首領吐谷渾的帶領下,遷至今青海、甘南、川西北一帶。吐谷渾在發展過程中不斷吸收羌、氐、胡、漢人等,形成了一個新的民族共同體。《魏書•吐谷渾傳》說他們:“逐水草,廬帳而居,好射獵,以肉酪為糧。亦知種田,有大麥、粟、豆……”唐龍朔三年(663),吐谷渾被吐蕃所滅。眾多的吐谷渾人紛紛東遷。在836年二月,有一支三千帳的吐谷渾部落來到豐州(今內蒙古臨河縣東)。《新唐書•藩鎮盧龍傳》說,這三千帳吐谷渾人最終到達大同地區,並在這裡定居下來。當時,雲州的渾河川和蔚、朔、嵐、石等州均散落有眾多內遷的吐谷渾部落。三千帳吐谷渾人進入這一帶後,如魚歸淵,很快形成強大的吐谷渾實力集團,並同本地區的沙陀李克用集團發生正面衝突。

  乾符三年(876),大同地區發生饑荒,軍糧接濟不上,“軍士怨怒”。駐守在蔚州(今河北蔚縣)的沙陀三部落兵馬副使李克用乘機發動兵變,帶兵由鬥雞臺(今新榮區境內)進入雲州城,殺死大同軍防禦使、雲州刺史段文楚,自稱雲州留後,朝廷不允。唐王朝幾次派兵征討,不果。廣明元年(880),幾路節度使與吐谷渾首領赫連鐸率大軍討李克用於雲州。幾番大戰下來,沙陀軍被“大破之,部眾皆潰,(李)克用及宗族北入韃靼”。韃靼,胡注曰:“靺鞨之部也。”韃靼人當時遊牧于陰山一帶。把李克用打跑了,論功行賞,“詔以(赫連)鐸為雲州刺史、大同軍防御史,吐谷渾白義成為蔚州刺史,米海萬為朔州刺史”。大同地區的三個州歸於吐谷渾人所有。同年,黃巢的農民軍攻入長安城,唐僖宗逃往成都。無奈之下,唐王朝只好召李克用對付農民軍。經過討價還價之後,李克用“率忻、代、蔚、朔、韃靼之軍三萬五千騎赴難於京師”。農民軍不是沙陀人的對手而失敗。李克用有大功於唐王朝,從而被封為隴西郡王、河東節度使,實力大增。

  為了爭奪大同地區的控制權,太原的李克用與雲州的赫連鐸再燃戰火。雙方連年交戰,互有勝負。昭宗大順元年(890),“赫連鐸引吐蕃、黠戛斯之眾十萬攻遮虜軍(在今岢嵐縣境內),殺其軍使劉鬍子”。遮虜軍是李克用的部隊。赫連鐸是吐谷渾人的大首領,他帶領的軍隊中還有吐蕃人與黠戛斯人,而且數量很大,十萬可不是個小數目。吐蕃人,今天我國藏族的祖先,由古代西羌部落與西藏當地土著居民孟族融合而成。隋唐時,該民族在我國的西部曾建立過一個強盛的吐蕃王國。黠戛斯,漢稱堅昆,魏晉間稱結骨,唐稱黠戛斯。該族活動區域主要在西伯利亞的葉尼塞河流域。唐貞觀二十二年(648)內附。後進入山西北部及內蒙古中部地區。該族最顯赫的事跡就是滅掉了強大的回紇國,迫使大部分回紇人進入今新疆地區。約10~12世紀,大量的黠戛斯人移居今新疆的天山西部地區。該民族的後裔在今新疆境內稱柯爾柯孜族,有塔什庫爾幹柯爾克孜族自治州。在境外稱吉爾吉斯族。黠戛斯人的體貌特徵,《資治通鑒•唐紀六十二》說:“黠戛斯人皆長大,赤髮,皙面,綠瞳,以黑髮者為不詳。”

  昭宗乾寧元年(894),實力強大的李克用終於“大破吐谷渾,殺赫連鐸。(李)克用表大將石善友為大同軍防御史”。唐代地方軍政長官有團練使、防御史、制置使、節度使之別,以節度使為最。胡注曰:“赫連鐸,本吐谷渾酋長,開成中,其父率三千帳自歸,守雲州十五年,至是而亡。”西元907年,唐滅亡。次年正月,李克用死於太原,年五十三歲。932年,後唐明宗李嗣源任命“石敬瑭為河東節度使,兼大同、彰國、振武、興唐等軍蕃漢馬步總管”。李嗣源、石敬瑭均是沙陀人。石敬瑭從此掌握軍政大權而起家。大同軍在雲州,振武軍在朔州,彰國軍在應州,興唐軍在寰州(今朔縣東)。大同地區有四個州、四個軍。“蕃漢馬步”,這四支部隊中,騎兵、步兵,蕃人、漢人都有。

  936年五月,石敬瑭為了取代後唐政權而在太原起兵。在後唐大兵壓境之時,石敬瑭只好“遣使求救于契丹,草表稱臣于契丹主,且請以父禮事之,約時捷之日,割盧龍一道及雁門關以北諸州與之”。契丹主耶律德光率兵五萬騎,出兵相助。十一月,立“石敬瑭為大晉皇帝”。史稱後晉。之後,石敬瑭割“十六州以與契丹,歲輸帛三十萬匹”。大同地區的雲、朔、應、寰四州從此歸入契丹國。

  大同地區歸契丹國以後,民族問題仍然是一個很突出的問題。“吐谷渾皆屬契丹,苦其貪虐,思歸中國。”四年之後,“熟吐渾(生、熟是中原政權對少數民族漢化的評判標準)節度使白承福、赫連德等(赫連、白兩姓是吐谷渾的大姓),各領本族三萬餘帳,自應州地界奔歸王化”。所謂王化之地,也就是雁門關以南的石敬瑭地盤。三萬餘帳,總有十幾萬人之眾。還有,生吐渾、契苾(敕勒之一部)、突厥、沙陀,“各領部族老小,並牛羊、車帳、甲馬,七八路慕化歸奔,俱至五台”。這些人“具說被契丹殘害”。各族人民從契丹人統治下來個大逃亡,人數相當可觀。在五代時期,大同地區仍然是眾多民族雜居的地方。

  五代時期以後,北方的沙陀、吐谷渾、突厥、敕勒等眾多民族逐漸在史籍記載中消失了,民族大融合的步伐愈來愈快了。

  947年二月,耶律德光改契丹國號為遼。雲州歸屬遼國一百年之後,重熙十三年(1044)十一月,改雲州為西京,為五京之一。遼制,稱京之地設府,稱為京府,因此就有了西京大同府。先有大同軍,後有大同府。一個是軍隊的名稱,一個是行政區劃的名稱。遼全國劃分為五道。西京道的轄區範圍相當大,其西可遠達今寧夏境內。遼的五個京城,也就是五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遼國境內的主要民族為契丹、漢人、渤海人。契丹人是統治者的民族,而漢人則是主體民族。燕雲十六州內的漢人更是佔絕大多數。

  “契丹”之名,文獻記載最早見於《魏書•契丹傳》。契丹族與相鄰的庫莫奚族(奚族)都是從宇文鮮卑人中分離出來的。早在東漢年間,部分南匈奴人遷到以紫蒙川為中心的廣大地區(今遼寧朝陽西北,老哈河上游),與鮮卑人雜居,遂被融合。史稱這部分人為宇文鮮卑人。西元345年,宇文鮮卑人被慕容鮮卑人所滅,余部遷往松漠間(今內蒙古東南部西拉木倫河、老哈河一帶)。其後逐漸向東發展,其中一部稱契丹,一部稱庫莫奚。契丹人分為八個部落,過著遊牧生活。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在位時,契丹各部落紛紛到平城朝貢名馬。唐末,契丹社會逐漸進入奴隸制社會。天祐四年(907)正月,耶律阿保機成為契丹的新可汗,契丹人開始走上了強盛之路。

  20世紀50年代,朔縣城南的新安莊村出土了兩方墓誌銘。一方為《故順義軍馬步軍都指揮使高公墓誌銘並序》。鐫碑年代為遼乾統十年(1110)五月二十八日。墓主人為高為襲,生前曾任順義軍馬步軍都指揮使。遼聖宗統和年間(984~1012)于朔州置順義軍,統州一縣三。高為襲,渤海族人,祖籍扶余府魚谷人,即今吉林省長春以南。渤海國于唐聖歷元年(698)建立。民族是以粟末靺鞨、高麗為主體而形成的,王室為突厥人。靺鞨族是以後形成的女真族的先民。女真族又是滿族的前身。靺鞨人部類繁多,大部落有七個。粟末部是其一,居住在今黑龍江流域和俄羅斯濱海地區。高麗民族的後裔為今天北韓半島的居民。渤海國全盛時,“地方五千里”。渤海國于天顯二年(926)為耶律阿保機所滅,疆土為契丹所有。高為襲的祖父高模翰,娶高麗女,曾官至遼國的上將軍。本文專門談及高為襲,目的就是想說明遼代大同地區也曾有過渤海人的存在。

  遼國幅員遼闊,民族成分複雜,既有“轉徙隨時,車馬為家”的契丹人和遊牧、漁獵民族,又有“宮室以居,城郭以治”的漢人和渤海人。為了有效地治理被征服地區和被統治民族,體現在統治機構上就是“官分南、北”。遼國從朝廷到地方都有兩套平行的政權機構——北面官和南面官,實行“一國兩制”。北面官管理契丹人等遊牧民族;南面官“治漢人州縣”,管理漢人、渤海人事務。北面官中的最高行政機關是北樞密院,也稱契丹樞密院。南面官中的最高行政機關是南樞密院,也稱漢人樞密院,是掌管定居從事農業和手工業的漢人、渤海人州縣事務的朝廷機構。1986年8月,在南郊區馬軍營鄉新添堡村發現一座保存較完好的遼代墓葬。該墓葬是遼景宗乾亨四年(982)大同軍節度使許從赟(yūn)夫婦合葬墓,距今已有一千餘年的歷史。出土了不少的珍貴文物,更為重要的是墓室周壁有彩繪壁畫,其中有文臣、武官、侍女像十四個。人物外表特徵明顯都是漢人。許從赟是漢人,在遼代早期仍然任大同軍節度使這樣的高級軍政長官,說明南面官系統中漢人還是有一定位置的。從墓葬中也可以看出,漢文化仍然是遼代大同地區的主流。

  西京地區在遼國是重要的農業區,根據《遼史》的記載,耶律學古任彰國軍節度使駐應州時,耶律抹只任開遠軍節度使駐雲州時,都“勸農桑”,結果是“戶口豐殖”,“鬥粟折錢六”,農業生產得到很大的發展。

  自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匡義兄弟二人通過“陳橋兵變”取得政權建立北宋後,一直想收復燕雲十六州,完成統一大業。然而幾次北伐都以失敗而告終。1004年,遼宋簽訂“澶淵之盟”之後,雙方一直相安無事。宋遼在今山西境內的分界就是雁門關一線。

  北宋時期,在政治、軍事舞臺上,有一個折氏家族非常活躍。折家在五代時就已出名,及至北宋,更是名將輩出。《中國人名大詞典》收折家人物就有十二人之多。折家聲名顯赫,名垂青史。《宋史》說折姓“世居雲中,為大族”。因為大同歷史上曾稱過雲中的緣故,所以《山西通志》、《大同府志》、《大同縣誌》都認為折家是大同人,把折家人統統收入人物傳中。唐代,曾改雲州為雲中郡,十七年後又改回雲州。大同稱雲中郡的時間非常短暫,說折家是大同人可能有誤。北宋年間,折家大部已在今陜西的神木、府谷一帶定居了。楊家也是府谷人,門當戶對,因此就有了折家的姑娘嫁給了楊繼業為妻的說法,這就是小說和戲曲中的佘太君和折太君。光緒年間編輯的《山西通志》中說:“保德州南四十里折窩村有折太君墓,(折太君)即楊業妻,折德扆女也。”此說法不足信。折家與楊家相比,倒是楊家和大同多少有點聯繫。楊家的代表人物楊業(字繼業)生前因為做戰有功,曾被授予雲州觀察使。雲州在契丹人手中,只是個榮譽。與遼作戰,楊業兵敗被俘,不食而死。之後,宋太宗追贈他為大同軍節度使。雍熙三年(986),楊業率軍北出雁門關,曾短暫地收復了寰州、朔州、應州、雲州等四個州。楊業的部隊在雲州的時間滿打滿算也就是三個多月。

  折家的民族稱謂的演變,可以說是一部北方民族史,筆者曾有論文專門談及這個問題。據《新五代史•党項傳》記載,党項有九大姓,其中有拓跋、折氏等。党項是羌族的一支,稱党項羌。折家是羌族。據《金石萃編》卷147的《折克行神道碑》記載:“公字遵道,出河西折掘姓。”折家本姓折掘,出自河西走廊。據《晉書•禿髮烏孤》載,折掘氏為河西鮮卑。河西鮮卑為拓跋鮮卑的一支。《東都事略•折克適傳》說:“其先與道武帝(拓跋珪)俱起雲中,號代北著姓。”此雲中明顯可知是秦漢時的雲中郡,今呼和浩特地區。可見折氏出自鮮卑一族。《姓氏尋源》卷42的《折氏》中說:“折氏,出匈奴折蘭王之後。”折氏出自匈奴族。粗線條地勾畫一下折家的歷史,折家祖先為匈奴人,北匈奴西遷後,留在草原上的十萬落匈奴人都自號鮮卑,折家又成了鮮卑人。西元3世紀中葉,拓跋鮮卑的一支遷到了河西走廊,折氏也來到這裡。河西鮮卑的禿髮烏孤于西元397年,在今青海西寧建立南涼政權。南涼政權滅亡後,今青海地區後來為吐谷渾所有。吐谷渾中,党項羌是其主要組成部分。折家又自然而然成了党項族。唐代,吐蕃強大,幾個民族只好陸續東遷。其中党項羌的拓跋氏來到今寧夏地區,並建立了西夏王朝。祖先為拓跋鮮卑的党項羌的拓跋氏改姓為李氏,成為西夏的皇姓。折家也回到了其祖先的發祥之地。不過到了北宋年間,他們已是地道的漢人了。這就是折家的民族演變史,也是中華民族的融合史。假如真有折太君這個人物的話,她才是真正的“番邦”後代。

  天輔六年(1122)四月,完顏宗翰率金軍攻佔了遼西京。從此,大同地區歸入金國。金仍設立五京(金五京與遼五京並不相同),但大同仍是西京大同府。只是遼的西京道改為金的西京路,所轄地區有所調整,但範圍仍然很大。除這些地方行政機關外,金初還在西京設置雲中樞密院,掌控著燕雲諸州及北宋原統治的中原和陜西地區,被稱為“西朝廷”。

  金國統治者民族是女真。女真人的祖先稱勿吉、靺鞨。女真源出自靺鞨七部中的黑水靺鞨,原住在今黑龍江下游地區。黑水靺鞨又由十六個部落組成,大部分都居住在今俄羅斯境內。後來黑水靺鞨有一部分向南遷徙。契丹建國後,在譯名上始被稱為“女真”。金國是在氏族制度上建立起來的奴隸制國家。在女真社會中,還沒有出現私人土地所有制,仍殘存氏族制度。女真人的社會經濟有農業,種植粟、麥、葵等,還能釀酒;有畜牧業,有車馬無牛羊,多豬,善射獵,能捕貂等,弓箭以石為鏃。女真人的祖先勿吉人與北魏王朝關係非常密切,孝文帝延興五年(475),勿吉派使者向北魏“朝獻”,太和初年又貢馬五百匹。並曾向孝文帝請示:“先破高句麗十落,密共百濟謀從水道並力取高麗,可否”孝文帝詔敕“三國同是藩附,宜共和順,勿相侵擾”。勿吉、高麗、百濟都曾是北魏的臣屬。高麗的都城在平壤,百濟的都城在今漢城南。

  金國繼承遼制,仍然實行南北面制度。在北面的女真人中實行猛安謀克制;在南面實行中原官制,以統治漢人地區。女真人以猛安謀克為地方行政組織,三百戶為謀克,十謀克為猛安。即使在漢人地區,女真人的猛安謀克也是一個單獨的行政系統,等同於漢人的州縣。女真人的後裔滿族人實行的軍政合一的八旗制就是由此演變而來。

  金于諸京置留守司,長官稱留守。漢人高慶裔為第一任西京留守,庫莫奚人蕭懷忠也任過此職。貞元年間(1153~1156),完顏雍任西京留守。正隆六年(1161),完顏雍被女真貴族推舉為皇帝,是為金世宗。其子完顏永功於泰和七年(1207)任西京留守。

  西元1211年春,成吉思汗親率蒙古大軍攻金。十一月,金的西京留守胡沙虎“棄西京走”。此後,大同地區歸於蒙古。元太祖忽必烈時改國號為元。至元二十五年(1288),改西京路為大同路。大同路管轄五縣八州,即大同、白登(今陽高)、宣寧(今新榮)、平地(今集寧)、懷仁;弘州、渾源州、應州、朔州、武州、豐州、豐勝州、雲內州。大同路與遼的西京道、金的西京路相比,轄區面積已大為縮小。元代創建行省是中國行政制度的一大變革,省作為地方一級行政區劃的名稱,一直沿用至今。元代在今山西、河北、山東及內蒙古的一部分地區,由中央直轄,不設省,稱為“腹堙芋C後來由於“腹堙谷a區的面積過大,便一分為二,設立二個道,成為中央的派出機關。一個道在今山東境內,稱為山東東西道。一個在今山西境內,稱為河東山西道,管轄大同路等三個路。山西道的行政機關宣慰司設在大同。“山西”這個行政區劃名稱來源於山西道。是在大同首先使用這個名稱的。到了明代,在太原才有了山西省布政司。遼代的西京道、金代的西京路、元代的山西道都表明大同一直是這個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元代地方官制中,與遼、金最大區別就是實行“達魯花赤”制。達魯花赤,蒙古語的音譯,意為鎮守者。蒙古統治者為了保證對各被征服地區的控制,在各級地方官員之上,都派出達魯花赤監臨,掌握最終裁決的權力(各級達魯花赤都由蒙古人擔任)。關於蒙古族,近代學者都認為,蒙古族的先民是韃靼人,再往前則是室韋人。隋唐時,室韋有五大部落,分佈於今嫩江流域和黑龍江上游地區。唐朝置室韋都督府以統之。9世紀中葉,室韋人大量西遷或南遷進入蒙古高原。外遷過程中,吸收了大量的突厥、回紇、党項、吐谷渾、沙陀、漢人等作為自己的部落成員,從而形成了韃靼諸部。成吉思汗時期,以韃靼諸部中的“萌古”人為核心,最終形成蒙古族。元代的民族政策是黑暗的,對漢人、南人(南方的漢人)採取歧視、奴役的方針;而在宗教政策上,蒙古人則包容兼蓄,因此多種宗教在元代都十分流行。

  《元史•世祖本紀》卷九說: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十三年(1276)六月,“敕西京僧、道、也堨i溫、答失蠻等有室家,與民一體輸賦。”這道政令是說,在西京大同的僧人、道士、基督教(也堨i溫)神職人員、伊斯蘭教(答失蠻)神職人員,凡是“有室家者”,必須和普通老百姓一樣需要納稅。並規定,“在寺住坐者”,仍然可以免稅。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