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二)
2012-10-12 09:51:06     華夏經緯網

    東漢末年,外戚與宦官專權,結果是諸侯割據,連年的戰爭。對於當時的社會現狀,曹操在他的著名詩篇《蒿埵獢n說:“白骨蔽于野,千里無雞鳴。”社會生產力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元和郡縣誌》說:“漢末大亂,自定襄以西,雲中、雁門、西河遂空。”《晉書•地理志》說:“魏黃初元年(220),自陘嶺(今雁門關)以北並棄之……”於是曹操把北邊的幾個郡,每郡縮編為一個縣,移到今山西的忻州地區,成立了新興郡。後又恢復了雁門郡,郡治移至廣武(今代縣西南)。此雁門郡轄八縣,其中有五個縣在陘北。平城縣移到了今代縣以東的位置,原來的平城縣已被廢掉了。根據《三國志•烏丸鮮卑列傳》和《三國志•牽招傳》的記載,在太和年間(227),晉北的鮮卑大人步度根向曹魏的護鮮卑校尉、雁門郡太守牽招投降,其“部落三萬餘家”被安置在“太原、雁門郡”居住。十幾萬鮮卑人向南越過雁門關了。

  《資治通鑒•魏紀》說在曹魏景元二年(261),“是歲,鮮卑索頭部大人拓跋力微徙居定襄之盛樂(今內蒙古和林格爾縣西北的土城子),部眾浸盛,諸部皆畏服之”。對此記載,胡(三省)注曰:“拓跋氏始見於此。”拓跋鮮卑最初居住在蒙古草原的東北角,習慣上稱為“北部鮮卑”。《通典》卷196說:“拓跋氏亦東胡之後,別部鮮卑。”北部鮮卑與東部鮮卑在文化上具有相近的特徵。拓跋鮮卑由原住地大興安嶺北段,在東漢前期向西南方向移動,遷居到今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他們在這裡生活了大約一百年左右。這個時期的拓跋鮮卑處於血緣部落階段,開始進入原始公社的後期階段。社會生產力十分低下,工具為骨器和石器,已有少量的粗放的農業,畜牧業為主體。東漢後期,拓跋鮮卑向西舉行了第二次大遷移。他們橫穿蒙古大草原,經過漫長遙遠的跋涉,最終來到了河套與陰山一帶,這裡曾是“匈奴之故地”。這時正是檀石槐的東部鮮卑統治著蒙古草原的時期,並成為檀石槐軍事聯盟的一個新成員。陰山與河套地區已與中原漢族地區直接毗鄰,拓跋人從此進入一個新的發展時期。

  在漫長的遷徙過程中,拓跋鮮卑人與殘留在草原上的匈奴人頻繁接觸,通婚融合,形成了以“鮮卑父胡母”為內涵的“拓跋”族名。拓跋是禿髮的音轉,意思是鮮卑父匈奴母所生之子(見馬長壽的《烏桓與鮮卑》)。為了這個緣故,後來的南朝史學家便把拓跋鮮卑人稱為匈奴的一種。《宋書•索虜傳》說:“匈奴有數百千種,各立名號,索頭亦其一也。”當時的南朝人稱北方的拓跋鮮卑人為“索頭”、“索虜”、“魏虜”。《南齊書•魏虜傳》說:“魏虜,匈奴種也,姓拓跋氏。”拓跋鮮卑人與匈奴人是有血緣關係的,稱其為匈奴種也並非完全錯誤。也為了這個緣故,歷史學上才把呼倫貝爾草原時期也就是第二次大遷徙之前的拓跋人稱為“北部鮮卑”,經過西遷之後,因為有了匈奴血統,才稱他們為“拓跋鮮卑”。“索頭”,索者,繩索也,大概是說他們頭上扎髮辮吧。1963年,考古工作者在內蒙古呼倫貝爾發掘東漢時期的鮮卑墓葬中,發現有“髮辮”。辮發是拓跋鮮卑人特有的髮式,不同於東部鮮卑,他們“立發委地”,就是拖著長辮子,這種習俗一直保持到北魏統一中原以後。西元220年(曹魏黃初元年),拓跋力微繼父位為首領。其做首領五十八年,對拓跋社會發展做出創造性貢獻。北魏朝廷認為他是北魏王朝的奠基人,追認為神元皇帝,入太廟為始祖。拓跋力微率所部居住在長川(今內蒙古興和縣附近),有“控弦上馬二十余萬”。神元三十九年(258),拓跋力微遷居盛樂。盛樂成為拓跋鮮卑的第一個都城。

  在拓跋力微做首領的半個世紀中,拓跋人的部落結合體不斷膨脹,在前代的基礎上形成“帝室十姓”、“內入諸姓”、“四方諸姓”三層關係圈,容納了各種族屬不同的部落體和社會關係。在西遷的漫長道路上,拓跋鮮卑沿途收容草原上一些無所歸屬的零散人員,一些過去不相識的遊牧部落也陸續加入拓跋鮮卑的移民行列。“帝室十姓”是父系血親關係,即周氏、胡氏、長孫氏、奚氏、伊氏、丘氏、亥氏、叔孫氏、車氏、拓跋氏。“帝室為十姓,百世不通婚。”這十個部落體是拓跋鮮卑人的核心集團。檀石槐的部落軍事大聯盟解體後,蒙古草原上的各部落紛紛加入拓跋鮮卑人的部落結合體中,形成“內入諸姓”和“四方諸姓”兩個新的關係圈,拓跋人的力量壯大起來。

  內入諸姓是圍繞于帝室十姓週邊的第二層關係圈,共七十五姓。這七十五姓的族屬派別十分混雜,其中賀賴氏、獨孤氏、須卜氏、丘林氏、破六韓氏、宿六斤氏等六姓,屬於匈奴族;乞伏氏、解枇氏、奇斤氏、賀拔氏、屋引氏、俟利伐氏,這六姓屬於丁零族,即高車人;阿伏干氏、叱呂氏、爾綿氏三姓屬於柔然族;烏桓氏、薄奚氏、莫輿氏、素黎氏、吐谷渾氏、匹婁氏、吐伏盧氏、莫那婁氏、素和氏等九姓,屬於烏桓及東部鮮卑族;屈突氏、叱羅氏、乙弗氏、莫蘆氏、蓋樓氏、溫石蘭氏、那氏等七姓,則屬於東西方的各雜族。這樣一些複雜的民族成分,集合到人口本來不太多的拓跋結合體內,極大地擴大了拓跋結合體的範圍和力量。四方諸姓又是在內入諸姓週邊的第三層關係圈,有東方二姓,南方七姓,西方十六姓,北方十姓,共三十五姓。其族屬也很混雜,如原居於西方的尉遲氏屬於闐部落。古于闐在今新疆和田地區。由多民族組成的拓跋鮮卑人在北魏王朝遷都平城(今大同)以後,他們大批地進入大同地區,經過幾代人的繁衍生息,不管他們是否已經鮮卑化,無疑已經是大同地區的土著民族了。

  西晉經過短暫統一,便大規模爆發了“永嘉之亂”(八王之亂),中原地區遭遇了空前的浩劫。匈奴、鮮卑、羯、氐、羌等西、北邊陲的許多民族如潮水般地涌入內地,形成少數民族第三次南進的大浪潮,其規模和聲勢都超過以前。前二次是秦漢時期的匈奴、東部鮮卑,但是南進的他們在內地都沒有站住腳,根本原因在於漢族是統一政權。晉王朝離開黃河流域南遷以後,北方進入民族政權林立的“十六國”混戰時期。十六國佔據的黃河流域是秦漢以來就很發達的漢族封建生產區,五胡各族能用武力征服這一地區,卻不能改變這裡固有的先進生產方式,這樣十六國境內便普遍存在著一種矛盾,即政權的少數民族化與經濟基礎的漢族化這樣一個基本矛盾。不解決這個基本矛盾,任何少數民族在中原地區都不能立足。

  西晉末年在北方與五胡對抗的晉朝地方官僅有并州刺史劉琨、幽州刺史王浚、冀州刺史王斌等人,他們勢單力薄,最終為五胡政權所滅。永嘉四年(310),居住在今五寨、岢嵐之地的鐵弗匈奴與居住在今五台縣的白部鮮卑,在晉南的南匈奴的首領劉淵支援下,進攻晉陽(今太原)的并州刺史劉琨。鐵弗匈奴,“北人謂胡父鮮卑母為鐵弗”。胡父即匈奴父。白部鮮卑,東部鮮卑的一支,又稱段部鮮卑。形勢危急,劉琨只好向盛樂的拓跋鮮卑人求救。拓跋猗盧(力微之孫)“帥騎二萬助之”,大破鐵弗匈奴、白部鮮卑。為了表示感謝,劉琨將陘北的樓煩、馬邑、陰館、繁峙、崞等五縣送給拓跋猗盧,並把五縣的漢族居民遷往山南。之後,拓跋猗盧“遣三萬餘家,散在五縣間”。漢族人走了,十幾萬的拓跋鮮卑人進來了。這是歷史上拓跋鮮卑人第一次大規模地進入大同地區。五縣之地,大抵為今之朔縣、山陰、應縣、渾源、寧武等地。猗盧在黃瓜堆(今山陰縣北)築新平城,派長子六修守此城,“統領南部”。

  建興四年(361),拓跋鮮卑發生內亂,六修殺死其父猗盧,自己也被殺,結果造成“國中大亂”。原來投奔拓跋鮮卑的漢人與烏桓人一看形勢不好,紛紛離去。“晉人及烏桓三萬家,馬牛羊十萬頭歸於(劉)琨。琨大喜,親詣平城(今代縣東)撫納之。”(《資治通鑒•晉紀十一》)三萬家的漢人與烏桓人,烏桓人佔一半,也有六七萬之眾。經過二十年的“部落離散”,鹹康四年(338),“十一月,(拓跋)什翼犍即代王位於繁畤(今應縣東北)北,改元曰建國。……有眾數十萬人”(《資治通鑒•晉紀十八》)。這是拓跋氏有年號之始。拓跋鮮卑人又重新集結起來。什翼犍曾作為人質在中原地區生活過九年,深受漢文化影響。即位後,立即組建新的國家機構。始置百官,分掌眾務。又制定法律,規定了各種罪的刑罰。從此拓跋鮮卑人開始具有政府規模,確立起國家體制。拓跋鮮卑把四方來附的各族人民統稱為“烏桓”,其中也包括漢人在內。什翼犍把這些非鮮卑人分為南北二部,各置大人監領,形成拓跋政府具有自己特色的設置。

  正當什翼犍的代國有長足發展之時,由氐族人建立起來的前秦迅速強大起來。前秦政權已將西北、華北兩大區域連成一片,在北方已出現統一的歷史趨向。建國三十九年(376)冬十月,秦主苻堅派大軍三十萬,分幾路大舉進攻代國。十一月,代王什翼犍派白部、獨孤部在桑乾河一線佈防,二部戰敗潰退。又派“南部大人劉庫仁將十萬騎禦之,與秦王戰于石子嶺(今偏關縣北)”,也大敗而回。而這時,代國國內的“高車雜種盡叛”。內外受敵,代國亡。這一年,什翼犍的孫子,以後成為北魏開國皇帝的拓拔珪六歲。其母為匈奴人,其祖母為慕容鮮卑人。動亂中,隨其母逃往匈奴賀蘭部,依靠舅父賀納。代國亡後,南匈奴的劉庫仁、劉顯父子在馬邑(今朔州城)成為力量最強的部族,控制著大同地區。史稱其“地廣兵強,雄于北方”。

  西元383年十一月,淝水之戰,前秦軍大敗。氐人苻堅的前秦政權迅速瓦解。北方的統一時間只有八年,很快就有十三個割據政權出現,中國北方又一次出現分裂。這時,原什翼犍聯盟的許多部族首領陸續匯集到匈奴賀蘭部。拓跋珪的舅父、賀蘭部的首領賀納聽從他們的勸告,決定支援重建聯盟和推舉拓跋珪為聯盟首領。西元386年正月,參加聯盟的各部落紛紛南下,拓跋珪(十五歲)大會各部于牛川(今左雲縣西北的塔布河),即代王位,年號登國,建立起新代國。拓跋珪少年繼承王位,事屬草創,前途艱險曲折。四月,改稱魏王,從此拓跋氏以“魏”為國號。經過十餘年的軍事征討,北魏周圍各部大都被拓跋珪擊敗和征服。西元396年七月,拓跋珪稱帝,改元皇始。397年九月,攻佔慕容燕的都城中山城。原屬後燕的黃河以北的廣大的關東地區遂歸北魏所有。淝水之戰後,北方三大割據區域堙A關東是鮮卑各部的天下,關中是羌族和匈奴的天下,河西地區民族複雜。三個地區的經濟發展程度及漢族人口所佔比重,關東最高,關中其次,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