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一)
2012-10-12 09:51:20     華夏經緯網

    自古以來,大同地區就有多個民族在這片土地上生活與繁衍,是一個多民族雜居的地方。有的民族一直延續至今,有的民族如鮮卑、烏桓、沙陀、吐谷渾、契丹等則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消失了,他們被先進的文化融合了,這是歷史的必然,這也是經久不衰的華夏文化延續至今的一個根源。華夏文明的最主要特徵是不以血統來劃線,而是以文化認同來區分的。宗教是人類與民族產生的伴生物,是精神生活的依託,是高層次的意識形態。研究大同地區的民族與宗教,是繁榮哲學、社會科學的一部分。

  大同地區這個地理概念,指的是明清兩代大同府所轄區域,也就是雁門關以北地區。如果區域過於狹小,一些古代民族問題難以展開。

  1976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在大同地區進行考古挖掘時,在陽高縣古城鎮許家窯村南發現古人類化石,並被命名為“許家窯人”。時間約在10萬年前。專家們還認為,許家窯人是週口店北京人的直系後裔,在西遷的過程中定居在這裡。在懷仁縣鵝毛口發現的“鵝毛口石器遺址”被認為是人類進化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環節。這些都說明,大同地區在遠古時代就有早期的人類在活動。

  商代,山西北部是土方、鬼方等遊牧部落(見郭沫若《卜辭通纂•征伐篇》112頁)。西周,山陜北部為狁。周宣王時,原遊牧于北方和西北方的獫狁進入到渭水準原後逼近周都。他們掠奪財物,殺害人民,所以《詩經•小雅•採薇》說:“靡室靡家,獫狁之故。”宣王派尹吉甫率軍將他們趕到了陜北、晉北一帶。春秋時為狄族的一個分支代狄。代狄曾在大同地區創建過一個代國。鬼方與獫狁來源很近,據大學者王國維考證,鬼方、獫狁、狄,他們是戰國時形成的匈奴族的前身,只是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稱謂而已。當時,西方有一個龐大的戎族系統,北方有狄族系統。戎族經過三次大規模東遷,最終來到了今陜西、山西一帶,而狄族不斷南下,黃河兩岸都有這兩個民族的痕跡。狄族主要有白狄、赤狄、長狄三個大的支系,活動區域是山西、河北等地。戎族是一個支系甚多,不相統一,經常變動,“隨地立名,隨時易號”的大族(《春秋大事表•四夷》)。其中有北戎、諸戎、山戎、犬戎等。《史記•匈奴列傳》說:“晉北有林胡、樓煩之戎。”後來,戎、狄之間已不能區分,同一部族有時稱戎,有時稱狄,這在史籍中屢見不鮮。

  西晉太康二年(281),在戰國魏襄王墓中發現了一批竹簡書,其中有一部《穆天子傳》。該書文辭質樸,與《竹書紀年》有相合處,其中保存了古代東西方民族的情況。古今專家都認為這些書至遲成書于戰國之前。《穆天子傳》說,周穆王西征之時,經由汾河流域,過句(gōu)注山(今雁門關),到達雷水上游,見到了犬戎群聚的部落。周穆王在這裡受到了犬戎首領的接待,並向他獻馬。雷水即今桑乾河。桑乾河上游在今朔縣以北地區。犬戎亦稱畎夷、昆夷。商代時,遊牧于涇渭流域。周文王、周穆王與之進行過戰爭。春秋初,曾與秦、虢作戰。後來一部北遷,一部逐漸與鄰族融合。西周、春秋年間,犬戎這個遊牧部族,可能在大同地區生活過。西方的戎族後來演變成一個龐大的羌族系統。

  西週末年,犬戎的一支驪戎滅了周幽王,中國歷史進入了春秋時代。晉國是春秋時的大國、霸主。其建國之初,其疆域只有今侯馬、絳縣一帶。《左傳•昭公十五年》說:“晉居深山,戎狄之與鄰。”“戎狄之民實環之。”為了擴大地盤,晉國與戎狄小國展開了長時間的戰爭。

  戰國時代始於三家分晉,大同地區屬趙國。趙國在全盛時期,約佔有今山西北部、中部和河北的中部、西南部以及內蒙古的一部分。趙先都于晉陽(今太原),後又遷都于中牟(今河南鶴壁西),再遷于邯鄲(今河北邯鄲市)。趙雖自稱是姬姓,但實與秦同源。在山東六國之中,趙的武力是最強盛的。經過趙武靈王的改革,國力大增。韓、魏處於秦、齊對峙的軸線上,四面都是敵國,只有趙有向北或西北拓展的空間。趙與燕之間有一中山國。中山國,族屬白狄的鮮虞部。該國佔有今河北的保定市及石家莊地區的一部。都城在今河北定縣。大同地區的東南部,也就是廣靈、靈丘、繁峙一線可能是中山國的一部分。為了出兵滅掉中山國,趙武靈王說:“今中山在我腹心,北有燕,東有胡,西有林胡、樓煩,而無強兵之救,是亡社稷,奈何”又說:“胡地中山吾必有之。”西元前305年,趙武靈王率大軍進攻中山國。趙雖是“萬乘之國”,中山只是“千乘之國”,中山國卻進行了極為頑強的抵抗。歷時五年,趙攻入中山的國都,中山國亡。

  戰國時代,在今陜西、山西、河北、遼寧等省的北部,有東胡、林胡、樓煩、義渠、山戎、綿諸、原、混戎等民族。其中的東胡、樓煩、林胡,《史記•趙世家》稱他們為“三胡”。東胡,活動在今遼寧的西部和西北部、河北北部和內蒙古的一些地方。林胡,活動在今河套地區及黃河南。樓煩,活動在今大同地區至集寧間。趙武靈王滅掉中山國後,把目光投向了趙的西北方向,即今天的大同地區和呼和浩特、包頭一帶。《史記•趙世家》說趙武靈王“西略胡地,至榆中,林胡王獻馬”。西略胡地,就是向西面進攻,到達榆中。林胡王獻馬,表示林胡王臣服了,或者就是投降了。榆中,在今陜北靠近河曲一帶。西元前297年,趙武靈王“行新地,遂出代,西遇樓煩王于西河而致其兵”。趙武靈王從代(今河北蔚縣境內)出發,巡視新征服的土地,在西河遇見了樓煩王而進行了戰爭。西河,即古人稱晉陜交界的由北向南的黃河為西河。趙武靈王在黃河邊上巧遇樓煩王而發動戰爭,這恐怕具有文學色彩。這段話沒有說戰爭的結果,樓煩人肯定是輸了。趙武靈王從代出發到黃河邊,必然自東向西穿過大同地區腹地。

  《戰國策•趙策》說:“趙武靈王越黃花嶺,直取樓煩。”這裡說的大概是另外一場對樓煩的戰爭。因為行軍路線不同。黃花嶺,原名黃瓜堆,今日之黃華嶺,在今山陰縣。直取樓煩,說明瞭戰爭的結果。《資治通鑒》雲:“趙武靈王北破林胡、樓煩,築長城,自代並陰山下,至高闕為塞。而置雲中、雁門、代郡。”高闕,包頭以西,今巴彥淖爾盟臨河縣的狼山口。大同地區、呼和浩特地區、包頭地區歸入趙國版圖。

  樓煩被打敗了,可是並沒有消失。到了秦末西漢初年,匈奴單于冒頓“西擊走月氏,南並樓煩、白羊河南(今河套以南)王”(《史記•匈奴列傳》)。漢武帝年間,車騎將軍衛青率三萬騎兵出今右玉,“走白羊、樓煩王”。走,趕跑了。《新編左雲縣誌》說:“今縣城之東北四公里處有古白羊城。”今左雲地區古稱白羊之地。今天我們對林胡、樓煩、白羊這些古代民族知之甚少,他們後來成為匈奴人的一部分了吧。1987年,在平魯的井坪南梁考古挖掘樓煩人墓葬中,出土了一批文物,其中有磨制精細的骨器、石串珠、單耳陶罐、銅質帶鉤等。罐內裝有糧食。樓煩人已有了簡單的手工業作坊,可能還有了部分農業。

  秦滅山東六國之後,分全國為三十六郡,實行單一的郡縣制。西漢在地方上實行二元制,既有郡縣又有封國。西漢年間,今大同地區分屬雁門郡與代郡管轄。大致上平城(今大同)以東為代郡,以西為雁門郡,平城縣屬雁門郡。《漢書•地理志》記載,雁門郡領十四縣,郡治在善無縣(今右玉縣南)。十四個縣中,約有十一個縣的縣治在今大同地區以內。有戶七萬三千戶,近三十萬人,平均每縣二萬人多一些。代郡領十八個縣,郡治在代縣(今廣靈東北的暖泉鎮)。其中約有十二個縣的縣治在今大同地區內。東漢年間,代郡郡治移到高柳(今陽高城),雁門郡郡治移到陰館縣(今朔縣東南)。原設在今內蒙古和林格爾西北土城子的定襄郡的郡治向東南移到了善無縣(今右玉縣南)。東漢年間,大同地區就有了三個郡,即雁門郡、代郡、定襄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郡是地方上最高一級的行政區劃。在唐代之前,雲中郡一直設在今內蒙古中部地區,和大同沒有關係。

  經過幾百年的民族大融合,到了漢代,漢民族形成了。漢族是原來居住在中原以農業生產為主要經濟生活的一些民族、部落融合起來而形成的人們共同體。當時對於這些民族、部落並沒有總的正式名稱,一般稱作華夏族。華夏族主要居住的地區是在黃河流域中下游。著名史學家呂振羽說:“華族自前漢的武帝、宣帝以後便開始叫漢族。”漢民族的確定性和穩定性經受住了歷史的考驗。雁門郡的三十萬人,絕大多數是漢族。在西漢、東漢年間,大同地區的主體民族應該是漢族。1982年,考古工作者在平魯、神頭、朔縣等地進行了大規模挖掘,共清理漢墓3000余座,出土文物30000余件,其中不少為珍品。地下實物證明瞭在漢代,這裡是漢族人的聚集區。地下文物是第一手的最可靠的資料。

  在漢代,無論是西漢還是東漢,其外部最強大的敵人就是匈奴人。西漢初年,漢高祖劉邦被匈奴大軍包圍在馬鋪山上,這便是著名的“白登之戰”。匈奴居於漢族之北,是我國古代北方的一個遊牧民族。他興起于戰國時期,是大漠南北曾被稱為鬼方、薰粥、獫狁的各族,經過長期的鬥爭與融合,于西元前3世紀形成的。其誕生地在今內蒙古河套及大青山一帶。冒頓(墨毒)單于時期,匈奴先後征服了許多鄰族,控制了東盡遼河,西至帕米爾,北抵貝加爾湖,南達長城的廣大地區,是一個奴隸制政權。大學者馬長壽在《北狄和匈奴》中說,匈奴的歷史,在冒頓單于即位時,“是一個大的轉變時期”。匈奴族的經濟生活以畜牧業為主,過著逐水草遷徙的生活。畜群是他們的主要財富。畜群以馬牛羊為最多。畜群的生產十分繁盛。冶鐵業、鑄銅業、陶器業都相當發達。牧場和遊牧地歸氏族公社所有,牲畜屬於個體家庭所有。到了漢代,其氏族組織已經解體。匈奴人從小就熟悉騎射,長大後則編為騎兵。掠奪性的戰爭是他們的職業。匈奴先後擄去漢人當奴隸當在十萬口以上。匈奴政權的機構分為三部分:一是單于庭(首腦部),它直轄的地區在匈奴中部,其南對著漢地的代郡到雲中郡。二是左賢王庭(東部),管轄匈奴東部地區。三是右賢王庭(西部),它管轄匈奴西部的地區。單于是匈奴的最高首領,左右賢王是地方長官。

  到了漢武帝時,由於國力已很強盛,因為大同北面正對著匈奴的單于庭,所以衛青、霍去病諸人率大軍數次出上谷(今河北懷來)、雲中(內蒙古托克托)、代郡(廣靈東北)、雁門(今右玉南)擊匈奴。大同地區是部隊的戰略出發地。其中飛將軍李廣常年戍邊,做過“隴西、北地、雁門、代郡、雲中太守,皆以力戰為名”(《史記•李將軍列傳》)。這個歷史上的著名傳奇人物,曾經是大同地區的父母官。

  西漢末年,王莽掌權並推行他的新政,結果使一切矛盾總爆發,農民軍與地主武裝蜂起,天下大亂。安定三水(今寧夏固原東北)人盧芳,聯合三水地區的“羌、胡起兵”(《後漢書•盧芳傳》)。在匈奴人的扶植下,盧芳割據“五原、朔方、雲中、定襄、雁門五郡(漢代北部自西向東的五個郡),並置守令,與胡通兵,侵苦北邊”。守即郡守,令即縣令,是兩級地方政權。建武六年(30),盧芳派賈覽“將胡騎擊殺代郡太守劉興”。代郡也落入盧芳之手。漢光武帝劉秀派王霸與吳漢征討盧芳。《後漢書•王霸列傳》說:“九年,霸與吳漢……五萬人,擊盧芳于高柳(今陽高)。十三年,盧芳與匈奴、烏桓連兵,(霸)凡與匈奴、烏桓大小數十百戰……”建武十六年底,盧芳“入居高柳(今陽高城)”。《後漢書•盧芳傳》說:“及(盧)芳敗,胡人還鄉里……”也就是說胡人曾跟隨盧芳進入其割據地區,時間有十餘年的樣子,但是沒能站穩腳跟。

  東漢政權初建,經濟疲敝,對匈奴只能採取防守政策。光武帝劉秀即位後就任命蘇竟為代郡太守,“使固塞以拒匈奴”。固塞就是修好工事防守。建武七年,杜茂“屯田晉陽、廣武,以備胡”。建武十二年,段忠在杜茂的北邊“築亭候,修烽火”,還是為了防守。東漢王朝為了避免與匈奴正面交鋒,把雁門郡、代郡等地的六萬餘口老百姓遷往居庸關以東地區。

  對匈奴問題正感到束手無策之時,建武二十四年(48),匈奴因內部矛盾而發生了分裂。呼韓邪單于的孫子一個叫比的匈奴首領,率八部眾四五萬人南投漢朝。這部分匈奴,史稱“南匈奴”,從此匈奴分為南、北二部分。東漢為了支援並控制南匈奴,讓他們入居雲中郡(治所在今呼市東南),並設“使匈奴中郎將”一員,主持南匈奴事務。後來南匈奴陸續安置在沿邊諸郡定居下來,其中“郎氏骨都侯屯定襄,左南將軍屯雁門,栗籍骨都侯屯代郡”(《後漢書•南匈奴傳》)。屯,就是駐紮下來。大同地區的三個郡都有南匈奴人入住了。從此,匈奴人已成為大同地區諸民族之一了。此後,由於邊境安寧,外遷的居民陸續各還本土。

  南匈奴的人口到永元二年(90)前後,已有戶三萬四千,口二十三萬七千多人。入居塞內的匈奴人與漢人雜居,因而逐步轉向定居的農耕生活,並且還逐步地向東向南方向遷徙。到三國魏時,部分南匈奴已遷徙到晉南的汾河流域,在離石一帶最為集中。曹操把他們分為五部,由匈奴人擔任部帥,進行管理。1988年,考古工作者在右玉縣高棤m善家堡村的北梁發現一處漢代匈奴墓葬區。清理出的文物有:銅腹、銅酒器、銅質匈奴花片、銅質鹿頭、黃金葉子、陶壺、骨夾形器、鐵刀等。考古專家認定,這個墓葬區是山西省迄今發現的最完整的匈奴人墓葬,並勘查此地是一個很大的匈奴人墓葬區。東漢年間,右玉縣是定襄郡的郡治,定襄郡曾安置過匈奴人居住。此地發現大批匈奴人的墓葬,說明匈奴人曾在這裡長期生活過。

  《後漢書•烏桓鮮卑列傳》說:“及王莽篡位,欲擊匈奴,使嚴尤領烏桓、丁令(狄族的“余種”)兵屯代郡。”東漢初年,烏桓人已進入大同地區。烏桓亦稱烏丸,屬東胡的一支,與鮮卑同族。烏桓最先活動於西拉木倫河兩岸,過著遊牧生活。烏桓被匈奴征服後,為其所奴役。東漢初,烏桓與匈奴聯兵擾亂代郡以東各地。建武二十五年(49),烏桓大人郝旦率眾向東漢王朝投降,他們被安置在今山西北部、河北北部及鄂爾多斯草原等地。對於這些烏桓人,《三國志•烏丸鮮卑東夷傳》說東漢政府“給其衣食”。安頓下來的烏桓人便“招來種人”,種人即同一部落的人。定居下來了,人數不會少。並在上谷寧城(今河北懷來)設置護烏桓校尉,主持烏桓事務。烏桓南遷後,原住地為鮮卑所佔。少數留居塞外的烏桓皆歸降鮮卑,常助鮮卑、匈奴寇掠漢邊;塞內烏桓則多從烏桓校尉抗擊鮮卑、匈奴。當時,烏桓號為天下名騎。烏桓社會的基層組織是邑落。《後漢書•烏桓傳》說:“邑落各有小帥,數千百落自為一部。”若干邑落組成部,部與邑落各有大人與小帥為首領,均由選舉產生。違大人言,處死罪,但可以牛羊贖。“大人有所召呼,刻木為信,邑落傳行。無文字,而眾莫敢違犯。氏姓無常,以大人健者名字為姓。大人已下,各自畜牧治產,不相徭役。”(《三國志•烏丸鮮卑東夷列傳》)土地和牧場,一部分歸邑落公有,一部分屬於家族私有,畜產則為各自家族或個人私有。邑落一般是有血緣的群體。

  鮮卑,古遊牧部族,東胡的一支,與烏桓同族。原活動於遼東塞外鮮卑山,其語言風俗與烏桓同,其跟在烏桓身後逐漸向西南方向推進。烏桓降漢後,鮮卑移居於原烏桓的活動區域西拉木倫河流域。鮮卑的社會組織,略與烏桓同,也是邑落公社。其經濟生活主要是狩獵和畜牧,經常以牛羊和漢人互市。東漢初年,才開始與漢王朝發生關係。烏桓轉入塞內後,鮮卑遂在塞外佔據優勢。鮮卑的實力日益壯大後,元和二年(85),鮮卑、丁零、南匈奴以及西域諸國聯合起來,發動了對北匈奴的全面攻擊。北匈奴在各族沉重打擊下從蒙古草原遠走中亞,鮮卑趁勢佔領匈奴故地。遺留在草原上的十多萬落匈奴人,皆改稱為鮮卑。鮮卑從此更加強盛起來。北方草原的政治局勢發生了很大變化,即由匈奴佔據優勢轉為鮮卑佔據優勢。從此,鮮卑“兵(武器)利馬疾,過於匈奴”。這個鮮卑史稱“東部鮮卑”。

  東漢末年,東部鮮卑在檀石槐統領下,成立了一個草原部落大聯盟。設庭于高柳(今陽高)北三百餘堛獐u汙山(今張北縣境內),“兵馬甚盛”。整個大聯盟的十二個大人(即部落首領)皆為大帥,都受制于檀石槐。這個軍事大聯盟的範圍很廣,東西萬二千余堙A南北七千余堙C部落聯盟以檀石槐的東部鮮卑為主體,不僅包括了十余萬落鮮卑化的匈奴人,而且包括了後來興起的宇文鮮卑、慕容鮮卑,以及一部分鮮卑化的烏桓與雜胡。從草原最遠處東北角遷來的拓跋鮮卑(史稱北部鮮卑)也加入這個聯盟之內,其酋長第二推寅為西部五大人之一(見馬長壽的《烏桓與鮮卑》)。檀石槐(137—181)死後,“眾遂離散”,部落聯盟瓦解。這個鮮卑集合體沒有達到匈奴國家那樣的程度,瓦解分成了幾部分。時值天下大亂,檀石槐後裔步度根集團,擁眾數萬落,佔有雲中、雁門、代郡等郡。軻比能集團,擁有十多萬騎,據有高柳以東的代郡、上谷郡邊塞內外各地。大同地區有了東部鮮卑人。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