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民族文化
大同在中國民族融合史上的地位
2012-11-16 09:24:48     華夏經緯網

    大同地處山西北部,北控大漠,西界黃河,南據雁門、寧武之險,東連倒馬、紫荊之關,形勢險要。大同之南的雁門山,古稱勾注塞,是天下九塞之一,所以在歷史上雁門以北的大同一帶也屬於塞外、塞北。塞北的氣候高寒,無霜期短,除大同盆地中心有一定的農業基礎外,整個塞北在歷史上農業欠發達,而以畜牧業為主,從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上看,大同正處在遊牧文化向農耕文化的過渡帶上,而遊牧文化的成分更多些。大同在13世紀中葉以前的1400多年間,基本上處於中原王朝的北部邊陲,從北邊蒙古高原上興起的遊牧民族南下中原,大同是必爭之地,是他們南進的橋頭堡。

  作為中原王朝的邊陲城市,大同又是中原王朝防禦遊牧民族“胡馬”南下的前哨。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大同在中國民族融合史上具有獨特的地位,曾先後有匈奴、烏桓、鮮卑、突厥、契丹、女真等北方遊牧民族在這塊塞外熱土上留下他們的生活足跡。這些遊牧民族在大同和中原的漢族政權碰撞、交流,使大同城在歷史上呈現出一種多民族和多元的邊塞文明。

  匈奴族與漢族在大同的碰撞、交流

  匈奴是中國古代北方的一個古老的少數民族,屬於北狄係。早在戰國時期,匈奴的勢力就開始逼近今大同一帶,這裡當時屬於趙國的地盤。為了防禦匈奴的侵擾,趙國在今大同一帶修築了一道長城,派大將防守。秦統一中國後,秦始皇派大將蒙恬率30萬大軍北擊匈奴,又把原來趙、秦、燕修築的長城連接起來,形成了西起臨洮,東至遼東,綿延萬餘堛漯曮陛A以此防備匈奴的南下。大同一帶當時隸屬於雁門郡,處於長城以南。秦漢之際,匈奴趁中原王朝無暇北顧,大規模南下,越過長城,威逼中原。

  剛立國不久的劉邦心高氣盛,本想在塞北地區重創匈奴,沒想到大敗于平城,差點丟了性命。經過“白登之戰”的較量,劉邦知道匈奴勢力正強,一時無法打敗他們,便改變了策略,讓樊噲率軍隊駐守在代地,防備匈奴。回到長安不久,劉邦又採納了婁敬的建議,把親侄女嫁給匈奴單于“和親”。“白登之戰”後,漢軍和匈奴的軍隊還不時有小規模的戰事,但一直到漢武帝派衛青、霍去病北伐匈奴之前的70多年間,漢軍在塞北地區一直處於守勢。而漢朝的“和親”政策,則是“白登之戰”的直接後果。可見,漢初的“白登之戰”在漢朝歷史上影響重大,這一戰直接影響了漢王朝的北伐策略。而從秦漢以後兩千多年的歷史來看,“白登之戰”也是中原王朝和北方遊牧民族較量時第一次遭受的重大挫折。“白登之戰”以後,漢朝和匈奴在塞北地區雖然時有碰撞,但雙方的交流也長期存在,雙方在邊境地區設關市互通有無。史書記載:“匈奴貪關市貿易之利,嗜漢財物,漢亦通關市不絕。”(《史記•匈奴列傳》)當時的平城一帶,是漢與匈奴的互市之地。在漢武帝派衛青、霍去病率大軍北擊匈奴時,今大同一帶又成為漢軍北征的前哨陣地。

  東漢初,烏桓崛起,烏桓和匈奴多次南下,在塞北地區抄掠。為了防禦烏桓和匈奴的南下,東漢軍隊堆石布土,築起亭障,自代至平城三百餘堙A修築了一道防線。由於匈奴南下搶掠日盛,東漢光武帝派人將雁門、代郡等地的百姓六萬多人遷到居庸關(今北京昌平西北)、常山關(今河北淶源南)以東,以避其鋒。

  匈奴和烏桓的流動性極強,他們朝發穹廬,暮至城郭,當時居住在今大同、陽高一帶的百姓深受其害,邊陲蕭條,空無人跡。(《後漢書•烏桓鮮卑列傳》)東漢建武二十四年,匈奴分裂為南北兩部,南匈奴願意向東漢王朝歸順稱臣,大量的南匈奴部眾入居雁門郡、代郡,平城一帶邊患暫息,“野無風塵”。到了東漢永初年間,南匈奴又開始反叛,不時南下攻擊,今大同一帶又一次陷入戰亂。

  烏桓族與漢族在大同的碰撞、交流

  烏桓屬於東胡。漢初,東胡被匈奴擊敗,東胡殘部聚居烏桓山,因山為名。烏桓族善騎射,逐水草而居,遊牧為生。西漢昭帝時,烏桓漸強。東漢初,烏桓崛起,經常和匈奴一起南下攻掠,今大同一帶屢遭烏桓軍隊的進攻。東漢光武帝建武二十二年,匈奴居住地區遭到重大天災,烏桓乘機擊敗匈奴,成為中國北方遊牧民族的一支強大力量,烏桓和鮮卑、南匈奴並稱北族三強。烏桓願意歸順東漢王朝,大批烏桓部族遷居今山西北部,住在今大同一帶的烏桓被稱為“雁門烏桓”,住在今陽高、懷仁一帶的烏桓被稱為“代郡烏桓”。此後50多年間,烏桓和漢族在今大同一帶基本和平相處,雙方以交流、融合為主。永初三年,烏桓和鮮卑、南匈奴反叛,開始侵擾今山西北部和內蒙古南部,今大同一帶又進入了一個戰亂時期。直到建安二十三年,曹操派他的兒子曹彰北伐烏桓,基本上把烏桓勢力趕出了塞北地區。

  突厥族與漢族在大同的碰撞

  突厥屬於北狄係。北齊初年,突厥的勢力就達到了今大同一帶。北齊河清二年,突厥的大軍從大同南下進攻北齊,和北周的軍隊形成南北夾攻之勢。隋朝初年,突厥的勢力控制了塞外的大部分地方,大同一帶不時遭到突厥的騷擾,隋朝派大將在琣w(今大同東)鎮守,雙方在塞北的戰事不斷。大業十一年,隋煬帝巡視塞北,突厥始畢可汗率十萬大軍圍攻隋軍,雁門郡41城,其中39城為突厥佔有,隋煬帝被困于雁門城(今山西代縣),差點當了突厥軍隊的俘虜。(《隋書•煬帝紀》)唐初,突厥勢力強盛,是唐王朝北部的一大威脅,今大同一帶經常受到突厥的進攻,石嶺關以北基本上都在突厥的控制之下。在唐朝與突厥的戰爭中,塞北地區一直是一個戰略重點,突厥經常南下攻掠,最初是憑藉馬邑(今朔州市東)作為據點。武德六年,勾結突厥、盤踞在馬邑城中的漢族軍閥苑君璋的部將高滿政發動兵變,殺死了突厥的戍兵,投降了唐朝,苑君璋率部分人馬退保琣w(今大同),大同又成了突厥南下的一個據點,直到貞觀元年,苑君璋看到突厥勢力削弱,率眾歸唐,突厥在塞北的最後一個據點被消除了。唐太宗貞觀三年,唐太宗派三路大軍北伐突厥,第二年唐軍大獲全勝,一直追擊到陰山一帶,突厥的勢力這才退出了塞北地區。

  唐僖宗乾符年間,西突厥的一支沙陀人的勢力又進入大同,塞北地區很快又成了沙陀人的天下。在後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出賣雁門關以北諸州之前的60多年間,大同一帶基本上處於沙陀人的控制之下。

  女真族對大同的控制

  女真族也屬東胡係,他們的祖先居住在東北的黑龍江、松花江下游。北宋末年,女真族首領完顏阿骨打統一了女真諸部,建立了金政權。新興的女真族不斷南下向契丹族的遼政權發起進攻。北宋宣和四年,金兵攻佔了遼的中京大定府(今內蒙古寧城縣西),遼皇帝天祚帝驚慌失措,帶領幾千人馬逃到了西京大同。金軍統帥完顏宗翰率兵一路追殺,天祚帝沒敢在大同久留,又匆匆逃往別處去了。金兵全力圍攻西京大同城,金遼雙方在大同展開了一場激戰,金兵經過拼殺奪取了城西的制高點,城內的遼兵抵擋不住金兵居高臨下的射擊,出城投降。第二年,宋朝派人到大同,按照宋金原來的協議想收回大同及附近各州的土地,大同城是金兵經過血戰從遼兵手中奪回的,他們豈肯輕易把大同城送給宋朝呢?當時駐軍在大同城中的金兵統帥完顏宗翰認為,如果把大同一帶送給宋朝,“則諸軍失屯據之所,將有經略,或難持久,請勿與之。”(《宋史紀事本末》卷五十三)可見金人把大同作為他們南下進攻中原的橋頭陣地,大同城在當時對金兵來說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1124年,坐鎮大同的金軍主帥完顏宗翰在大同設立樞密院,當時金人把設于大同的樞密院稱為西朝廷,大同成為女真族的兩大軍政中心之一。宣和七年金兵分兩路南下攻宋,其西路軍隊正是以大同城為大本營而發兵南下中原的。

  在女真人統治中國北部的100多年間,大同作為金政權西京的地位一直沒有改變。天會三年,女真人在西京為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立廟紀念,這實際上是女真人的祖廟。女真人為了進一步鞏固對新佔領區的統治,多次大規模地從東北把女真人遷往漢族居住區,大同作為他們的西京,聚集了不少的女真人,無疑又成為這一時期民族融合的重要地區之一。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