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宗教文化
試談佛教從平城走向鼎盛
2012-10-12 09:37:30     華夏經緯網

(曹 傑) 

  宗教是人類文化和社會形態的重要組成部分,既有信仰體系又有社會群組,它的興衰無不與政治有關。北魏王朝的都城平城,不僅人口百萬,市井繁華,是一座世界級的都市,街衢坊媬W具特色,寺廟建築雄偉壯觀,佛帝合一的造像置身其間,佛教也從這裡走向鼎,成為中國佛教的中心。那麼佛教是如何從這裡走向鼎盛的?本文就此做一探討,以請教方家。 

  中國的主要宗教有儒、道、釋三教。儒教是以天人合一、忠孝為核心,和政教為一體的宗教;道教是源於鬼神崇拜,發展為內修外煉神仙信仰的宗教。二者與中華文化密切相關,深深紮根于中國本土,對中華文化和人們生活產生著深刻影響。釋是外來的佛教,是以慈悲濟世救苦救難為宗旨,出家入法卻不拜君王、不拜父母,六親不認的宗教,與儒道二教格格不入。自東漢從印度傳入中國後,儘管當時的漢明帝極其重視,極其崇拜,廣大民眾卻難以接受,長期得不到發展。到五胡十六國時,干戈撓攘,戰亂不息,民眾痛苦不堪,尋求保祐,佛教似乎成了人們躲災避難之所,因而信佛的人便越來越多。 

  鮮卑族是我國北方一個古老的遊牧民族,沒有文字,過著刻木結繩的部落生活,信奉薩滿教。歷經幾代南遷,不斷發展壯大,到西元396年,他們的開國皇帝道武帝拓跋珪,建立北魏王朝定都平城後,對中原燦爛的文化十分羨慕,對什麼都很感興趣。但因遊牧民族入侵,燒殺擄掠十分殘酷,民族矛盾極其尖銳,中原民眾反抗此起彼伏,使道武帝感到十分頭痛。時有高僧法果尋求依靠,向道武帝進言“能鴻道者,即當今如來”,並改變教義向他跪拜,說“老衲不是拜皇帝,而是拜佛。”這豈不是說佛就是皇帝,皇帝即佛。這佛帝合為一體,豈不有利於消除民族意識,有助王化,整齊民心,安定社會?太武帝對此十分讚賞,便把佛教尊為國教,封法果為道人統,朝中又設監福曹機構,令法果總攝沙門。同時便興工動土,構建五級浮屠、須彌山殿,和耆老崛山等寺廟,又設講堂、禪堂,和沙門座。並給寺廟劃撥土地,免除稅賦和僧眾徭役,令其發展寺廟經濟。這樣一來平城就成了僧尼趨之若鶩之地,很多僧尼都會聚平城。連當時最著名的高僧慧始、師賢、曇登、曇曜、道進、僧超、法存、惠明等,也聞風而來。當地出家為僧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們四處奔走講經傳教,會聚一處譯經寫經,大興佛事活動。促使崇信佛教很快形成了高潮,有力地推動佛教事業的發展。到第二代皇帝明元帝時,明確提出“佛教敷導民俗,萬善同歸”的口號,對僧人的重視又加一等。他除為寺廟經濟創造條件,和給僧人封官外,還授給他們爵位。法果的爵位就是典型的一例,他從輔國宜成子、忠信候,一直授到安成公之號;圓寂後又授老壽將軍,並令其子襲之。並鼓勵王公貴戚建設家廟,不少王公貴胄便都以家有私廟為榮,不只鬥富比闊爭相興建,還收養沙門,很多寺廟便蓬蓽仙室,金玉滿堂。因而促使佛教貴族化,權力化,發展再掀高潮。 

  第三代皇帝太武帝,開始也信佛,但他銳意武功,要統一黃河流域,北擊柔然,西掃秦隴,東滅北燕,南討劉宋。連年的征戰,不只造成國庫空虛,也給百姓也帶來極其繁重的徭役。這樣一來很多人被迫無奈,出家入寺為僧逃避役賦。因此既使國家稅賦減少國庫空虛,又使太武帝的兵源缺失。給他統一黃河流域的大計帶來重重困難,於是他便對佛教產生了惡感。當時的佛教只在普通百姓和少數民族中流行,因其教義與儒道二教相抵觸,漢族上層人士並不信佛。太武帝的寵臣司徒崔浩很有代表性,他不但是個有名的大儒,而且是道教的忠實信徒,不斷地在太武帝面前詆毀佛教,宣揚道教的好處,勸太武帝崇信道教。他還請來嵩山道人冠謙之,向太武帝獻道書,授符箓,稱太武帝是太平真君。因此太武帝棄佛從道,在城東建大道壇和靜輪宮,改元太平真君,對佛教進行打擊。他先是下令民眾禁養沙門,繼而強令年50以下沙門還俗服役。接著陜西杏城有個叫蓋吳的人,發動了聲勢浩大的民眾起義,他在率領大軍鎮壓中,發現義軍中有沙門參與,心中便十分惱火。回師長安後,他又發現寺廟中藏有大量財物和武器,以及沙門與婦女婬亂行為。他感到時機已成熟,便下詔滅佛:敕令所有寺廟盡皆焚燬,沙門不分長幼悉數坑殺。一時間各地濃煙滾滾,大批僧尼身首異處。正在監國的景穆太子拓跋晃,是佛教最虔誠的信徒,宮中還養著譯經的高僧。看到父皇要滅佛,他痛心疾首,一邊緩發詔書,透露消息令沙門逃命,一邊上疏指責父皇枉殺過濫,要求收回成命。太武帝本來就性情粗暴,對太子的違命便龍顏大怒,不只取消他的監國之職,還聽信太監中常侍宗愛的讒言,先是查抄東宮,後將太子處死。可事後太武帝懷念太子,又感到十分的痛悔。宗愛看到這種現象,感到十分害怕,便先下手為強將太武帝殺死,立安南王拓跋余為帝,自稱丞相控制朝政。哪知這拓跋余不願做傀儡皇帝,對宗愛進行謀殺,卻反被宗愛所殺。眾大臣又殺宗愛,立太武帝的嫡孫拓跋俊為帝,是為文成帝。 

  這一滅佛運動是中國歷史上佛教最大的法難,大批的僧尼被殺,所有的寺廟都被毀,太武帝父子兩代人也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實質上這場血腥的屠殺,是一場道教與佛教之爭,也是一場儒教與佛教的鬥爭。崔浩既是北魏的大儒也是道教信徒;冠謙之本來就是道首,他們都是這場鬥爭發起者和直接的參與者。雖然寺廟被焚,不少僧尼被殺,但暴力是無法消滅人們的信仰的。文成帝接位後,朝野上下便是一片復佛的呼聲,逃匿在外的大批僧尼也回到了平城。特別是文成的乳母常太后,和被封為皇后的馮太后,以及馮太后姑母太武帝的左昭儀三個女人,她們都來自北燕,都崇信佛教,都在文成帝的身邊,起著復佛中別人難以起的作用。使14歲的文成帝感到民願難違,便下詔復佛。詔稱“釋迦如來功濟大千,惠流聖境,排除諸邪,開演正覺,助王道之禁律,益仁智之善性。”令京城和諸州郡縣民居之所各修寺廟,又為高僧師賢等五人落髮,賜袈裟,封師賢為道人統,令其在武周山造佛像一尊。可有誰能想到,像成之後顏下足上出現兩枚黑石,恰與文成帝顏下足上的黑痣一模一樣。是偶然巧合還是人工鑲嵌,誰也說不清,普遍則認為是文成帝復佛純誠所感,佛祖顯靈,也印證了法果北魏的皇帝即佛,佛即北魏皇帝的說法。這事轟動了朝野,震動了佛界,文成帝一下成了佛祖的化身,備受人們的崇敬。每日來武周山參佛者成千上萬,絡繹不絕,善男信女們向著宮城方向叩拜。好多國家派使節來朝聖,有的派來畫師畫影圖像,以求一睹真顏。 

  這樣一來皇帝真的成了如來,人王成了法王,佛教的國家政治色彩就更加濃厚,寺院便成了忠君禮佛的場所。也就是說佛教可借助皇帝的聖旨發展自己,皇帝可借助佛教意象號令天下,二者互為表堙A佛帝兩利。不久文成帝又敕令興建五級大寺,為太祖以下五帝鑄佛像各一尊,身高一丈六尺,用銅25萬斤。也將他的列祖列宗列入佛帝序列,把佛教與政治更加緊密地結合在一起,這是北魏王朝特有的現象。其後便有禦馬啣衣故事出現,也就是史料所講的馬識善人。那是文成帝騎馬出行時,他的馬咬往路邊一老者的衣服不放。他對此事感到十分奇怪,問明情況後,方知老者正是他要尋訪的高僧曇曜。這時道人統師賢已去世,他將曇曜請進宮中,拜為沙門統總,接替師賢總攝佛務。並令其在武周山麓開窟造像,為太祖以下五帝造佛帝合一的石像各一尊,高者70尺,次60尺。歷經數年而成後,佛像雄奇偉牟,氣勢恢宏冠于一世,石窟藝術隨之而生,觀者莫不震撼。這就是後世人們稱之為雲岡的曇曜五窟。各地被毀的寺廟也很快恢復如初,他又給寺廟設神祇戶、神祇粟,和佛圖戶。凡向寺廟交60斛穀物的民戶,可為神祇戶;所交穀物稱神祇粟,用於供養沙門和賑濟災民;劃撥給寺廟的罪犯和官奴稱佛圖戶,為寺廟灑掃和耕作。這樣一來,不但漲大了寺廟經濟,也推動了佛教事業復興和進一步發展。這是文成帝在中國佛教歷史上的突出貢獻。 

  和平五年(466年)文成帝駕崩,權臣乙渾圖謀篹政,濫殺大臣,朝中一片混亂。文成帝的皇后馮太后,設計誅殺乙渾,扶12歲的太子獻文帝繼位,自稱皇太后臨朝稱制。這馮太后漢族,是北燕皇帝馮文通的孫女,才學過人,胸懷大略,深藏機謀,是歷史上有名的改革家,早已清楚佛教在民眾心目中的地位。她臨朝稱制後,重用一批漢臣,繼承夫皇遺志,便順應民心大力弘揚佛法,受到滿朝文武的擁護。她在改革朝政同時,也對佛教進行了改革。她首先改革僧制,改道武帝的僧制監福曹為昭玄寺,改沙門統為大統,下設副統一人,都維那三人,並設功曹、主簿訓一人;州設州維那,郡設上座,寺設主持。從上到下對佛教實現一元化領導,令他們為朝廷管理佛教事務。接著她吸取太武滅佛教訓,將佛教和道教的教義揉和一起,加入儒教的忠孝內容,使佛教與中國傳統倫理和政治緊密結合。消除儒道兩教與佛教的隔閡,促使漢族上層人士信佛。同時在武周山曇矅五窟之後繼續開窟造像,還為孝文帝造18米高最為高大雄偉的佛像,為自己造最華麗中心塔柱式的佛母洞(即雲岡五窟和六窟)。改變觀世音菩薩男性為女性,大力宣揚觀音文化。觀世音原為古印度轉倫王之子,與阿彌陀佛和大勢致同稱西方三聖,隨佛教傳入中國後一直是男身,《華嚴經》稱他為猛丈夫,十六國時敦煌的觀音造像還有小鬍子。她在開鑿的武周山石窟中,不只造雙窟和二佛並坐圖像,以示“二乾重蔭”,也使觀音離開西方三聖,成為頭戴化佛寶冠,身披纓絡,端莊秀麗的獨立女性。這一用意十分明顯,既然北魏皇帝是佛的化身,她臨朝稱制居於皇權巔峰,自然可把自己比做救苦救難的觀世音,神化自己,張揚女權,借助神的意象為國行道,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 

  與此同時,她不惜鉅資頻興土木,建設皇家寺廟永寧寺、天宮寺、建明寺、報德寺,崇光宮、皇舅寺,和祇洹精舍、鹿野苑石佛寺等,眾多的寺廟。這些寺廟都十分雄偉絢麗,建明寺基架博敞,高大雄偉,號稱京華壯觀;天宮寺內有玉佛,榱棟楣楹,上下重結,大小皆石,雕刻精美,號稱京華一絕;永寧寺內有七級方形木塔,高九十米,比應縣木塔高出一半,上置鍍金寶瓶和承露金盤,風動鐸聲十里可聞。塔前的大雄寶殿,形如皇宮的太極殿,供奉著一丈八尺高的鍍金銅像。院內的譯經、藏經、禪室、僧舍等近千間,規模之大號為天下第一。雖說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颱風雨中,卻無一能與這些寺廟相比。除此之外,她還把釋迦牟尼、孔子、老子擺在一起,建起高高上三教合一的昊天寺,和懸空寺,令儒釋道三教和諧相處,實現以仁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的目的。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禳災賜福,最受百姓愛戴,她不但到處興建觀音廟,還令觀世音菩薩離開殿堂走進民宅,接受人間香火和禮拜。由於她的改革,經濟發展,百姓安居樂業,當時大興寺廟已成為一種風尚。除官方興建而外,民間也在興建。一些豪門權貴祈福還願,紛紛建設自己的家廟。僧尼奔走化緣,善男信女佈施,為寺廟建設籌集了大量資金。京都之內能工巧匠雲集,丹青妙手會聚,群師名流各顯其技,到處在興工動土建設寺立廟。到太和末年,平城可謂寶塔飛天,佛龕地涌,寺廟之多達余百所,僧尼三千;國內寺廟六千之多,僧尼之眾七萬餘人。齋會、法會、道場等各種佛事連續不斷,盛況空前。每當浴佛節和觀音聖誕日,人們都要從寺廟把金像抬出來,在街上游行,史稱出像。有資料描繪:出像之日,千騎開道,萬乘護擁;金花映日,寶蓋浮雲;幡幢若林,香煙似霧。絲竹雜技雷動,梵樂法音四合;僧人跳金剛舞,善男信女叩拜。太皇太后和皇上騎馬散花,萬人空巷一睹真顏。由此可見其隆重之盛。這一樁樁一件件弘揚佛法的舉措,經久不衰,在平城一直延續了97年。太和17年孝文帝遷都洛陽,也把眾多的寺廟建設帶到洛陽,把開窟造像從武周山帶到了龍門,使佛教在中國不斷的發展壯大。《洛陽伽藍記》對此有具體的記載。 

  這佛帝合一是北魏王朝的一大創造,又落實在北魏的京都平城,從武周山石佛寺,到當時的五級大寺、建明寺、永寧寺等各個寺廟,都無不都體現著這一主題。佛帝合一,促使北魏的寺廟建設蓬勃興起,把佛教推的發展向了鼎盛,也使平城成為中國的佛教中心,和參佛、祈願、持戒、譯經、禮佛的都市。佛帝合一,使各族人民一心向善,也改變了馬背民族強悍殺伐的鐵血性格,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與各族人民和諧相處,奏響了民族融合交響曲,為北魏的穩定和社會發展創造了條件。佛帝合一,使北魏幾代皇帝好佛,也造就了一代英後馮太后,均田減賦,改革朝政,維新文教,使北魏由亂到治,由弱到強,經濟文化政治創造了太和年間最輝煌的時期,為隋唐盛世奠定了基礎。如今曆經滄桑,除雲岡之外,那些寺廟早已不復存在,佛事活動也消失在歷史的煙塵中。但它牽動著中國歷史的脈搏,引領過中華佛教歷史的風騒,承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遺存。這是一種軟實力,是當前城市競爭的重要內容,是歷史留給我們一筆十分寶貴的財富。學習科學發展觀,深入挖掘張顯這一內容,建設現代古代文化交映城市,打造皇都氣象,對大同來說,豈不利在當代,惠及長遠,意義十分重大!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