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古之大同
明清重鎮
2012-10-11 09:38:37     華夏經緯網

  明清重鎮

  明、清時期,特別是明代,大同是以軍事重鎮而揚名四海。由於它在北部邊防中佔據十分重要的地位,在多次的軍事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即所謂“屏全晉而拱神京”。再加之其佈防之嚴密,設施之堅固,建築之高大,在我國古代城防建設史上也屬少見。因此,一直享有“巍然重鎮”和“北方鎖鑰”之譽。

 

  鎮城興建

  明朝剛剛建立的第二年(洪武二年,即西元1369年)農曆十月,明朝名將、副將軍常遇春率領郭英、湯和、耿炳義、汪興祖、陳德、謝成、郭子興等攻打大同。當時在大同的元朝右丞相擴廓帖木兒聞風直奔甘肅,守將竹貞也倉惶棄城而逃,使大同不戰而克。從此,大同納入明朝版圖。

  但是,明朝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北元蒙古就成為它的北邊心腹要患。元裔及北方其他蒙古遊牧部落的貴族頻頻入犯,迫使明王朝東起鴨綠江、西迄嘉峪關,沿長城邊線陸續設置了九個邊防重鎮,委派將領,統兵守禦。而大同就是九邊之一。所以,大同府也稱之為大同鎮。

  洪武五年(西元1372年),大將軍徐達督率軍民在遼、金、元土城的基礎上“增築”大向城。大同鎮城的規制便於此奠定。

  此時的大同鎮城略呈正方形,東西邊長約1.5公里,南北邊長1.75公里,周長6.5公里,面積約2.63平方公里。大同城棜蚴堭o高大雄偉,堅固險峻,各種城防設施齊備,自成一個防禦體系。城暀@律以規整有制的石條、石板、石方、石柱等為基,棸擖峞坐T合土”逐段逐層夯成,週邊砌以青磚。青磚分大、中、小三種,根據部位不同分別選用。據實地考察,中等型號的城磚一般長約40釐米,寬約20釐米,厚約10釐米,重約18公斤,相當於現代常用磚重的七倍。由此可以想見當年建城工程的艱巨。大同的城棪狀灨陝釵怴A最寬處約有16.6米左右。其中大椌漸錯棪狀灨陝惘怴A垛晼]亦稱女晼^高約2米。垛暀坐W又砌以磚垛,高約0.8米、厚約0.5米、長約5米。垛間距離約為0.5米,垛與垛之間稱為垛口,這是守禦將士的瞭望孔和射擊口,借此可以較好地隱蔽自己、打擊對方。據傳,四面城晹@建有五百八十多對垛子,代表著當時大同所轄的村莊數目。在平坦如砥的城暀坐W,共有六十二座雄偉的門樓、角樓、望樓,間隔而立。門樓亦稱城樓,共有四座,位於四面城椌漱中腄A平面均呈“凸”字形,城樓均為重檐九脊歇山式屋頂。外有廊柱圍繞,下臨馬道。其中南門城樓最為寬敞雄壯,為三層重樓,面寬61米,進深23.35米,與西門城樓同為明初北方典型的木結構建築。城晱|角,雄峙著四座俊秀精巧的角樓,它們戰時既能觀察敵情和打擊敵人,平時又可以供遊人欣賞塞外的雄偉氣象和秀麗景色,兩者得以巧妙的結合。其中,以西北角樓尤為高大瑰麗。此樓因其位於八卦十二方位之首——“乾”位上,所以稱為“乾樓”;又因它是城內最高的樓閣,作為“鎮城之物”,所以又稱為“鎮樓”;還由於它呈八角形,也稱為“八角樓”。因為平時遊人常常於此登高覽勝,所以又有“鎮樓秋爽”的盛譽。明、請兩代許多著名文人學士登臨此樓時,寫下了不少躞h之作。

  此外,還有五十四座望樓佇立在城椌漸|面,並建有九十六座窩鋪,頗為壯觀。其中,“乾樓”之東的望樓——洪字樓,結構和造型頗為精美,為望樓之最。望樓的建造,這是我國其他一些著名古城的城棓堻]中所少有的,是研究城垣建築的珍貴實物。

  諸多矗立於城暀W的樓臺建築物在戰爭中起到了觀察、隱蔽、機動、射擊、接應、制高和前線指揮所等重要作用。同時,它們也是一組極為珍貴的明代建築藝術群體。

  大同城椌滲S點之一,是它的外輪廓並未採用通常的平直做法,而是像齒輪一樣,凸凹相間排列有序。凸出的部分為城椇[子。每一邊計有十二個,外加角墩四個,共五十二個。墩距一般為113米。每個椇[作梯形結構,底邊長約23米,頂邊長約20米,頂面積為400平方米。在四個角墩的週邊,還各建有控軍臺(或稱望軍臺)一座,寬約16.6米,縱約15米,與角墩的間距約66米,上架踏板與城椄蛦q。這在各地城暀中]是不多見的。這些墩臺的設置,主要是從戰爭上需要考慮的,它可以很好地發揮側射、策應和瞭望作用,防止“死角”部位的出現;並且還可以根據觀察到的敵情變化,迅速採取應變措施,以增強城防的穩固和應變能力。

  另一個特點是,在南城椌漯F部,建有“雁塔”一座,俗稱瞭望塔。這在我國城棓堻]史上也是僅見的。該塔始建於明代天啟年間,高度約17米,為八角七級磚構寶塔。其形制端莊穩重、秀麗玲瓏,底部每面石碣上還鐫刻著全城歷朝舉子姓名及其功名,以激勵後人奮進。塔內設踏垛磚梯,可攀登至頂層瞭望城郊原野,也是戰時重要的觀察點。

  大同城棓黹炕A所以站在城暀W的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俯瞰全城。東、南、西、北四條主街成“十”字形,將城區劃分為四片,每片又由次十字街將其分為四塊,每塊再由兩層十字街分為若干小塊。因此,以四條大街為主幹的規整十字路,是大同城街道格局的主要特色。俗雲:“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條綿綿巷”就是指這種格局而言。四大街的中段各建有一樓,諸如鐘樓、鼓樓、太平樓、魁星樓等等。在城中心四條大街的交點,樹立著一座由四個牌坊連成一體的牌樓,稱作“四牌樓”,是木結構建築,頗為精美。據說是大將軍徐達在“增築”大同城棫中u之後,為炫耀其功德而樹立的。每條大街都通至城門。東門名和陽、南門名永泰、西門名清遠、北門名武定,四條大街都按城門名定名。四門之外是甕城。每個甕城的建築面積約為17600平方米,與城晹芋坏Y”字形。甕城旁辟有偏門,門洞一般進深約30米。甕城之外,又修有一道弧形城晼A將甕城圈在內,稱作“月城”。月城又辟有城門。這樣,出城或入城必須經過三道門卡。在各門之上還建有“箭樓”或二層“匾樓”。

  為了更加有效地防禦,還在城晱~側修有壕塹,深約5米,寬約10米,即護城河。每當夏、秋之際,護城河象一條彩帶似的圍繞著大同城,波光瀲艷,盪漾著城椌滬佷v。它的壯美氣勢和秀麗景色,足以使人忘卻軍事重鎮的戰爭硝煙,而作長日的觀賞流連。

  大同城內除設有府、縣兩衙負責地方行政、司法、財務以及治安外,主要守禦任務由“行都指揮使司”承擔,最高軍事長官為總兵,兼挂征西前將軍印,職銜可達正二品,姓高級武職。總鎮署設于城內西北隅,今之帥府街北端,統八衛、七所、額軍十三萬五千,駐軍總數達到全國兵力的十二分之一。

  洪武二十四年(西元1391年)十月,朱元璋為了加強對大同一線的防衛力量,同時監督大同鎮、府的軍、政、財務,將其第十三子豫王朱桂改封為代正坐鎮大同。代王實際上是大同地區的最高統治者和指揮者。他上馬管軍、下馬管臣,代皇帝行使職權。富麗堂皇的代王府巍峨屹立在城內東北隅。

  代王府坐北向南,佔地面積約為十五萬平方米至二十萬平方米左右,共辟有四門:東曰東華門、西曰西華門、北曰後宰門、南曰端禮門。端禮門為王府的正門。現今皇城街、東華門、西華門、後宰門四條街皆緣此而得名。王府四週圍有土夯磚砌的高大圍晼A使它成為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獨立大地,當時老四姓稱之為“皇城”。現在還殘留有一段皇城的北棓恣C皇城的平面輪廓基本是正方形,城內主要建築沿三條軸線鋪開,分為左、中、右三組。其中,中組的建築規模最為宏大,從南向北依次為端禮門、承運門、承運殿、崇信門、存心殿、長春殿和北門。左邊一組依次為廣瞻倉、長春宮、望親樓、清署殿、宗廟、燕居之殿。右邊一組戟門之內東西兩側屹立著社稷壇和風雲雷壇,其後為大成之殿、謹德殿等。今之主殿街便是當年的“銀安殿”(古時王府的主殿,俗稱銀安殿)的遺址。王府前有金碧輝煌的照壁——九龍壁,極為威嚴顯赫。

  綜觀大同城內的軍事佈局和守備設置,無疑是一座上下左右、前後內外、佈防周嚴、協調得當的堅城固壘,在我國歷代軍事重鎮的規劃建設中,可以說是最傑出的典範之一。這些眾多的城防設施渾然一體,好像一盤棋局,井井有條,是我國歷史上罕有的“巍然天鎮”。

鎮城擴建

  明英宗時,蒙古族瓦剌部逐漸強盛起來,並乘勢南下。明王朝開始實行“羈縻之策”,開放馬市籠絡蒙古貴族;繼因太監王振干政專權,指使官員削減給瓦剌的貢馬價五分之四,而成為戰爭的導火線。

  正統十四年(西元1449年)七月,瓦剌部在太師也先的率領下,兵分四路,大舉南下,也先親統中路大軍直撲入同。明軍倉猝應戰,屢戰失利,邊陲告緊,形勢危殆。七月十六日,明英宗在太監王振的慫恿挾持下,貿然親徵大同,於是釀成震動朝野的“土木堡”慘敗。明軍五十萬人全軍覆沒,英宗朱祁鎮被俘蒙辱,隨行大臣百餘名被殺戮殆盡,瓦剌鐵騎深入北京城下。

  當也先親自率軍直撲大同之時,大同的將士死傷慘重,到後來,“士卒可戰者才數百,馬百餘匹”。新任大同副鎮守參將郭登(後為大同鎮總兵)以“吾誓與此城共存亡,不令諸君獨死”的忠勇之志激勵將士,使全城軍民同仇敵愾,協力守禦,在半年之內連續擊退也先六次大規模攻擊。其間郭登還不斷出擊,在沙窩、北水頭、栲栳山等地接連重創也先,“軍氣為之一振”。由於大同的有效抵禦,使也先時有腹背受敵的後顧之憂,牽制了也先的兵力,致使其不能全力攻取北京。在這次抵禦瓦剌的入侵中,大同充分發揮了屏障三晉、藩衛京師的犄角作用。景帝朱祁鈺感慨地對於謙說:“大同,吾藩籬也。”這是很確切的評價。大同將士屢敗也先,挫敗了瓦剌“欲取大同為巢穴”的野心,也先才“始有還上皇意”。對於英宗的回歸明廷,大同無疑起了重要作用。所以當時的大同鎮享有“大同士馬甲天下”的美譽。

  “土木之變”的前前後後,更加顯示出大同在抵禦北方“邊患”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因此,大同城也隨之進一步擴建起來。在代宗景泰年間(西元1450—1457年),巡撫年富首于城北築起一座小城,名曰操場城,即北關(分東、西兩部分,本地人謂之東、西營盤)。該小城城朁P長為3公里,高12米以上,東、南、北各辟一門。東曰長春門、北曰元冬門(又稱玄冬門)、南曰大夏門,與主城門相對。南、北二門之上皆建有門樓,四角也築有角樓。接著是英宗天順年間(1457—1464年),巡撫韓雍續築東小城、南小城,周長各為2.5公里;並圍以護城河,深約5米。東小城即東關,辟有四門。東曰迎恩門、北曰北園門、南曰南園門,西門連接吊橋與主城相通,東、南、北三門之上都建有樓閣。南小城即南關,辟有四門,門洞進深約13米。東門名迎暉,西門名永豐,南門名永和,北門與主城之月城門合一。其後是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巡撫李文進加高南小城2.6米;到隆慶年間(西元1567—1572年),巡撫劉應箕又將城椇W高3.3米,增厚2.6米,“石砌磚包”,並建起四座門樓。這時的南關城暀]頗為雄壯了,高達三、四丈。後來,南小城的北門樓改建為文昌閣,東、西門樓也易名為四仙閣和三星閣,南城椌F西兩角也各建角樓一座。

  北、東、南三關象衛星城一樣環列在大同主城的三面,互成掎角之勢,然而沒有建西關,因此從大同城的外形看,便產生了一段有趣的神話:傳說在古時候,有一隻美麗的鳳凰降落于大同一帶,羽毛美麗,光華燦爛。一位勇士用弓箭射折了鳳凰的右翅。鳳凰受傷落地後就化作大同城。所以,大同又有“鳳凰城”之稱。南關像風頭,北關似鳳尾,東關類鳳之左翅,唯獨沒有右翅——西關,人們形象地把大同說成是“鳳凰單展翅”。

  興建了三關之後,又因“鎮城孤峙,旁無輔衛”,所以又于天順時,分別在城東和城西修築了聚樂、高山二堡。聚樂堡位於城東30公里處,弘治十三年(西元1500年)復加擴展。該堡呈正方形,堡朁P長1.5公里、高10米余、厚5米多,辟二門,並建門樓。這兩個堡城作為左右兩翼,與大同城作掎角之勢。至此,大同周圍不僅築起了“三關”,而且又插上了“兩翼”,使其軍事佈防較明初就更加嚴密了。

鎮城強化

  明朝中葉以後,蒙古族韃靼部逐漸興起,成為明王朝北方的又一“邊患”。韃靼貴族時常騷擾,大同地區人民深受其害。其中韃靼小王子、俺答為害尤甚。據《大同縣誌》記載,從成化(西元1465—1488年)至嘉靖(西元1522—1567年)年間,蒙古貴族騷擾大同地區就達二十四次之多。成化十九年(西元1483年),小王子率兵大舉入犯,直抵大同城下,大肆擄掠,焚燬代王別墅。總兵許寧與巡撫郭鏜在代王的脅迫下冒險出戰,結果大敗而歸,“死者千余人”。其後數月之內,小王子又先後兩次進犯大同,明軍每戰皆失利,損傷嚴重。嘉靖十三年正月(西元1534年),吉囊青把都以五萬精騎兵入犯大同地區,明軍堅守城池不敢出戰,餉道被斷,大同幾乎被陷。嘉靖二十九年(西元1550年),俺答又以數萬騎入犯,巡按御史胡宗憲親率迎敵,督派大同總兵張達、副總兵林椿出戰,深陷重圍,全軍覆沒,二人也皆戰死。嘉靖年間,俺答還數次深入大同鄰近的渾源、靈邱、懷仁、應縣、朔州等地,朝野上下惶惶不可終日。鋻於大同地區的緊張局勢,明王朝又一次不得不破費鉅資,大興土木,以加強大同鎮的防務。其中,主要採取了兩項較為得力的強化防禦措施:一是在大同城的西北部,大力修築長城(即外長城)和屯兵堡;二是實行“召軍佃作”,以解決戍守軍士和軍餉的不足。

  在修築長城和屯兵堡中,主要有這樣幾次大的行動:成化二十一年(西元1485年),負責大同、宣府軍務的兵部尚書余子俊奏請修築長城,東起大同中路,西迄偏頭關,長達三百公里,並修建了井坪堡。

  嘉靖十八年(西元1539年),修建“邊暀韋龤芋A即大同西北部外長城沿線的“鎮邊堡、鎮川堡、鎮魯堡、鎮河堡、宏賜堡”。其中鎮川堡位於東北25公里處,北距長城2.5公里,面積0.5平方公里,高8米,厚5.3米,設門樓一座。五堡由東南向西北逐次延伸,綿長52.5公里,每堡設守備一員率兵駐守,分段戌衛。接著,又陸續修建了得勝、鎮羌、拒棌捖龤C得勝堡位於城北40公里處,距長城1.5公里,面積1平方公里,高8米,厚5.3米,築門樓二座。並設得勝路,駐參將一員,統領附近諸堡。鎮羌堡位於鎮城41.5公里處,距長城500米,面積約0.5平方公里,厚5.3米,築門樓一座。拒棖蠾鴝颿隻镼_40公里處,面積0.5平方公里,高8米,厚503米,築門樓一座。

  嘉靖二十三年(西元1544年),巡撫詹榮修築東路長城90公里,城堡七個,墩臺一百五十四個。二十六年(西元1547年)三月,又增修長城150公里,增築保安堡,並多築土堡于內,以屯伏兵。

  嘉靖三十七年(西元1558年)秋,兵部尚書楊博組織軍民整修長城,築牛心堡(右玉縣牛心村)等大小寨堡九座,烽堠二千九百多個,形成一條東起宣府、中經大同,西達右衛(石玉縣)的軍事防線,並於衝要處深挖壕溝,長達五百餘公里。

  在翟鵬總督宣(宣化)大(大同)期間,還挑挖大同壕溝一道,長195公里,深、寬各6.6米,而且把壕溝的出土壘以為晼C同時,添築新墩二百九十座,護墩堡十四座,添設守備、操守十四員。另外還蓋起營房一千五百間。

  翁萬達總督宣大時,又修築了宣大邊垣千余堙A烽堠三百六十三所。

  嘉靖年間,明政府又在邊棌臚f等處,添設了空心磚臺三百座。

  就這樣,幾經修整,使大同西北邊垣地帶的防務得到了很大的增強。據統計,明代大同鎮所管轄的邊晼A東自冀晉兩省分界起,西至大同市西北一帶,長達323.5公里,城堡五百八十三座。這條帶形的防禦線,蜿蜒于大同北部叢嶺溝壑之間,真有如道道重障,嚴緊地護衛著大同。明代著名的政治家、愛國將領于謙在詩中曾對此讚嘆道:“百二連營秦壁壘,五原封鎖漢封疆。”詩人李贄遊覽大同後,在詩中也感慨地說:“此城真與鐵城同。”實在不為過譽。

  為了解決戍守軍士的軍需、糧餉困難,大同在明初時便開始實行了軍屯和商屯的辦法。所謂軍屯,就是號令戍守軍士開荒種田。其辦法是根據明初制定的“軍事屯田則例”規定:戍守軍士“三分守城,七分屯種”;每個軍士受田五十畝,由朝廷供給其耕牛、農具、籽種等,三年內免稅,其後每畝納稅一斗。後來,朝廷又屢次放寬和修改“屯出賦稅條例”,更加刺激了軍士屯田的積極性。所們商屯,就是讓商人募民屯墾。當時有規定:商人運糧一石交大同糧倉,發給領淮鹽的憑證“一小引”(合二白五十市斤),然後憑此“引”赴產鹽地領鹽,再運到指定地點銷售。這樣,道途艱遠,運費昂貴,商人就設法在大同地區募民屯墾,就地生產糧食以換取憑證。實行軍屯、商屯的結果,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大同戍守軍士的糧餉、軍需以及代王的食俸。

  但是,明代中葉以後,由於鎮守、太監和軍官橫行不法,大同軍屯趨於崩潰,商屯也因明政府政策的變更而隨之衰廢。

  嘉靖年間,為了解決上述問題,一些有見識的總督和巡撫向皇帝上書,建議在大同地區實行“召軍佃作”。據《大同縣誌•關隘》篇載:嘉靖二十三年(西元1544年),巡撫詹榮“以近邊宏賜諸堡三十所,延亙五百餘婸I腴田,奏諸召軍佃作。”所謂“召軍佃作”,實際上也就是軍屯。《明史•翟鵬傳》說:當時曾將修築長城“得地一萬四千九百餘頃”“以地募軍”,“每軍給地五十畝,”被招募者,免除租賦、徭役,春夏農耕,秋冬戍守。採取這些措施,曾經在鞏固大同的邊防,解決大同衛所軍的軍需中,起過一定的積極作用。如《明史•翟鵬傳》中說,因此而“得軍一千五百名,事半功倍,省費數十萬計。”

鎮城衰退

  明末,烽火連年的大同古戰場,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穆宗皇帝接受了右都御史、宣大總督王崇古和大學士高拱的建議和主張,封俺答之孫拔漢那吉為三品職銜的指揮使,並與蒙古韃靼部重行“互市”(互相往來貿易),從而打開了與西北少數民族關係的新局面,化干戈為玉帛,變敵對為睦鄰。大同便是“互市”點之一。此時,象徵著刀劍、戰火的千里邊垣,化作通往西北各少數民族,以及中亞鄰邦的友誼彩虹,這種可喜的局面一直延續了五十多年之久。但是另一方面卻使得長城、屯兵堡、烽火臺等大同西北部的許多防禦設施,因失去了其原有的防禦作用,或遭到人為的毀損,或年久失修,而受到嚴重破壞。

  1644年農曆正月,李自成率領農民起義軍五十萬,從禹門口渡過黃河,揮師北上。農曆三月一日,大同總兵姜(襄)射殺永慶王,開門迎接闖王入城。義軍在大同休整六天,殺死了代王朱傳(火齊)及其全家。大同巡撫衛景瑗自縊身亡。義軍佔據大同鎮城,從而打開了通往明朝都城的門戶,使義軍得以長驅直入北京,推翻了明王朝的統治。

  西元1644年5月,清王朝派恭順侯吳順華率兵進攻大同,姜(襄)看到難以為守,便投降了清軍。

  順治五年(西元1648年),江南七省先後燃起了熊熊的反清烈火。姜(襄)看到清王朝對他並不信任,同時也在這熊熊的反清烈火的推動下,于這一年的十二月宣佈反清,歸附明桂王。順治六年(西元1649年)的正月,姜(襄)以大同為基地,派出大軍南下,攻克朔州、交城、文水,很快剋復晉中各縣,使反清烈火燃遍全省。清王朝對此十分驚恐,攝政王多爾袞急忙調兵遣將,派端正郡王博洛、敬謹郡王尼堪率領大軍攻大同。在堅城固壘面前,博洛、尼堪屢次受挫,不得不向清廷求援。於是多爾袞親自出征,嚴令精兵四面圍攻大同。“紅夷大炮”和槍彈的爆炸聲震撼山嶽,但由於大同城高池深,佈防設施齊全而嚴密,眾多的樓臺、窩鋪、壕塹,一道道的縱深防線,加之軍民的堅決抵抗,清軍圍攻了長達九個月之久,也沒有攻下這座堅城,使多爾袞一籌莫展。最後因城內糧盡矢絕,部將楊振威臨危叛變,刺殺姜(襄),開門降清,清軍才得以進城。當時的清軍統帥英王阿濟格曾因“久攻大同不下”,而一度被罷除過統帥之職。為此,當他進城後,便把一肚子的羞怒傾瀉在大同軍民和大同的城防上,他強令清軍把原來的城暀@律削掉五尺(名為“斬城”);同時又進行了血腥的屠城。除去一些寺觀的僧人道士以外,將城內的軍民幾乎全部殺光斬絕。使整個大同城陷入了一片血海之中。姜(襄)的住所被掘盈丈,後成為臭水池塘,今稱蘭池。大同鎮府治也就東移到30公里外的陽和衛(今陽高縣)、縣治移于西安(大同郊外)。四年後,才由總督馬之先、總兵彭有德,以及知府曹振彥(曹雪芹的高祖)等人,上疏朝廷,又復城移治。經過這次洗劫,大同城便元氣大傷,容光大減了。

  二百年後,直到清道光年間,儘管中間幾經修葺,大同的城防包括東、南、北三關,僅存四座角僂、十座城樓、二十一座望樓、八座窩鋪,主城暀]只有十一、二米高了。但由於大同重要的戰略地位,熾熱的宗教氣氛,其後,大同城又逐漸繁華起來,仍然不失為北方的一座軍事重鎮。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