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 臺辦主任致辭
- 臺辦詳情
- 工作職責
- 機構設置及人員組成
- 機構職責
- 對臺工作成就
更多>>
- 基本概況
- 地理位置
- 歷史沿革
- 環境變遷
- 大同山水
- 城區概況
- 新榮區概況
- 礦區概況
- 南郊區概況
- 左雲縣概況
- 【城市遠景規劃】
- 【古城新貌】南環路禦河大橋通車(圖
- 【古城新貌】綠化小景點綠意盎然 為
- 【古城新貌】府文廟正式開放 市民可
- 【古城新貌】109國道高山大橋改建
- 【古城新貌】山西大同:修復古跡重現
- 【古城新貌】兼顧歷史文脈延續與城市
- 【古城新貌】禦東新區體育場融合古城
- 人類文明起源——許家窯人
- 秦漢明郡
- 三代京華
- 明清重鎮
- 歷史大事記
- 鐵馬金戈
更多>>
- 塔山園區總產能3300萬噸
- 大同制藥工業銷售收入達到100億元
- 大同市有旅遊服務管理機構54個
- 平均每年接待海外旅遊者8萬人次
- 中海油1000億建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
更多>>
- 【酒店住宿類】大同宏安國際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花園大飯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雁北賓館
- 【酒店住宿類】大同金地豪生大酒店
- 【酒店住宿類】大同賓館
- 【政策法規類】《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
- 【政策法規類】大陸居民與台灣居民婚姻登記管理暫行辦法
- 【政策法規類】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台灣同胞來祖國大陸探親旅遊接待
更多>>
  當前位置>> 旅遊景點
華嚴寺
2012-10-12 10:01:03     華夏經緯網

   華嚴寺(包括上華嚴寺和下華嚴寺)位於大同城內西部,它是依據佛教的七大宗之一——華嚴宗的經典《華嚴經》而修建的,顧名華嚴寺。華嚴寺的建築、塑像、壁畫、壁藏、平棋(俗稱天花板)、藻井等等,都具有獨特的風格和高超的藝術水準,是我國不可多得的遼、金藝術珍品。 

  華嚴寺建於遼代。清初毛世膺碑記載,該寺之址早在北魏年間,即已建有寺院(已不知其名);而明碑則說該寺建於“李唐”之時。此二說都因無確切的信物,而無法確認。據遼史記載:遼“清寧八年(西元1062 年)建華嚴寺,奉安諸帝石像、銅像”。而薄伽教藏殿右側梁下題記為遼重熙七年(西元 1038年)建,較遼史所記早二十四年。從文獻以及建築風格與藝術特色看,亦當為遼代作品。 

  在遼統和年間(西元 983—1012年),遼聖宗為加強其統治,降旨全國尊崇佛法,大力建造佛寺,抄刻經藏。道宗皇帝還親自撰寫《華嚴經隨品讚》十卷,使佛教尤其是華嚴宗因此而大為盛行。華嚴寺便是華嚴宗盛行的必然產物。當時在大同,除這座華嚴寺外,大同東關和口泉鎮還建有兩座華嚴寺,只是其規模遜色了許多。據《遼史• 地理志》記載,道宗在清寧八年(西元 1062年),巡視西京,下令在此“建華嚴寺”,並隨之擴建寺院及附屬建築,如建南北閣、東西廊、寶塔、齋堂、影堂、廚庫及陀羅尼經幢等等,盛極一時。此時的華嚴寺,不僅僅是拜佛唸經和儲存經書的敕建寺院,而且是“奉安(遼)諸帝石像、銅像”,具有了遼代皇帝祖廟的性質,所以其建築規模宏大華麗,氣勢雄偉壯觀。 

  遼末天祚帝保大二年(西元 1122 年),金兵攻入西京(大同),戰爭的烽火使華嚴寺遭受池魚之殃。這座雄偉壯麗的建築,除僅存薄伽教藏殿、齋堂、影堂和寶塔外,其他建築,如大雄寶殿等,都毀於兵火。據現存于薄伽教藏殿內的金大定二年(西元 1162年)的《大金國西京大華嚴寺重修薄伽教藏碑記》記載:“天兵一鼓,都城四陷。殿閣樓觀,俄而灰之。唯齋堂、廚庫、寶塔、經藏、洎守大師影堂存焉。”這一段話非常真實地記錄了當年華嚴寺被燒燬的景況。 

  金代大同仍為西京。天眷三年(西元 1140年),僧人通悟大師等人對華嚴寺的殘缺部分,進行了大規模的修復和重建。現在的上華嚴寺大雄寶殿,就是金天眷三年在被燒燬的遼代建築的舊址上重新修建的,距今已有八百四十多年。當時除了重建寺院外,僧人慈慧大師還將失散大半的經卷,按照遼藏目錄,經過三年的訪查和徵集,一一補齊。此寺儘管進行了大規模的修建,但比之於遼代清寧年間的規模和盛況,則遜色了許多。但是一直到元朝初年,它仍然還是北方的名寺巨剎。 

  元朝末年,戰爭的烽火又使華嚴寺遭受了嚴重的破壞。到明代,據《大同縣誌》記載:洪武三年(西元1370年),華嚴寺被沒收為官產,改大雄寶殿為大有倉,直到洪武二十四年,才得以恢復(明代《上華嚴寺重修碑記》)。宣德、景泰年間,又進行了大規模的重修重建。四川的了然禪師,來大同說法,見華嚴寺十分衰敗,發誓重修,於是便在全國各地雲遊化緣二年,重修了殿堂、佛像、壁畫及其他一些建築。現大雄寶殿內的一些塑像、平棋、藻井等,就是明代作品。這時寺院的規模雖然又小了許多,但仍可謂勃然中興。 

  據明萬曆九年(西元 1581年)《上華嚴寺重修碑記》中所載,此時已明確標明為“上寺”,這說明華嚴寺從明代起,雖連為一體,但卻以薄伽教藏殿與大雄寶殿各為中心,分別進行了重修和重建,各開山門,成為隔椄蛘瑼漕漜晛媬v——上華嚴寺和下華嚴寺了。上下兩部分,是根據地理方位,以北為上,南為下而劃分的。 

  清順治五年(西元 1648年),大同的明朝守將姜鑲降清復反,致使大同遭受屠城之禍,華嚴寺又一次重罹浩劫。後因僧人化愚等人募修,才得以倖存。但是到了清末,連年戰爭又使這兩座建築創傷纍纍,破壞不堪,日趨衰微,每況愈下。解放以來,多次撥款進行大規模的維修,修殿建舍,擴院築路,植樹種花,使其粹容赫煥,又獲新生。1961年經國務院批准,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兩組建築的曲折經歷,既是近千年來中國勞動人民聰明才智和頑強不息精神的體現,又是一部動蕩的歷史寫照:它身上既有昔日的創傷不幸,又有今天的滿面春風。 

  佈局與建築 

  華嚴寺以殿宇嵯峨、氣勢壯觀、規模宏大聞名於世,又以其高超的建築藝術名著典籍。 

  華嚴寺的整個建築方位是坐西朝東,別於我國一般佛寺坐北朝南的習慣。對於這一問題,著名建築家梁思成先生曾經有過解釋:“遼人信鬼,拜日為神”。據《五代史• 契丹傳》記載:“其俗隨畜牧,素無屋宇。”《新五代史 •四夷傳附契丹傳》則又說:“契丹好鬼而貴日,每日朔旦,東向而拜,其大會聚視國事,皆以東為尊,四門樓屋皆東向。”這就是說,契丹族把太陽當作神來崇拜,把太陽升起的東方奉為上方。契丹族獨尊佛教,視佛如同太陽一樣,法力無邊。同時,契丹族原居黑龍江一帶,為遊牧生活,有迎著太陽搭帳篷,門為東向的居住習俗。可見,契丹族的迷信與生活習俗,才產生了建寺東向的方位。 

  下華嚴寺的主要建築是薄伽教藏殿。“薄伽”是梵語,又叫婆加婆、薄伽梵。“薄伽”是薄伽梵的簡略,譯為“世尊”,意思是說,佛有萬德,於世獨尊。教藏是指佛教經典。自遼代中葉以來,它一直是華嚴寺的藏經殿。該寺院的佈局是:一進院,磚雕山門和石經幢、月臺以及配殿。山門前又建天王殿,南北配殿和山門,別為一院。在形制上較為特殊。下寺薄伽教藏殿屹立在3米多高的月臺上,平面呈“凸”字形,這是大同遼、金諸寺最普遍的排列方法。月臺青磚鋪地,建有臺階二十步,石級盡頭建有木枋,左為鐘亭,右為碑亭。殿前兩側有配殿各三間,係後代增建。 

  薄伽教藏殿面闊五間( 25.65 米),進深四間( 18.41米),是遼代殿堂建築的典型作品,具有結構簡單,手法洗練,用材比例適當與建築整體協調的特點,為國內不易多見的遼代建築藝術傑作。殿頂建築結構為單檐九脊四柱頂,舉折平緩,是遼金建築坡度最低者。殿頂兩個琉璃鴟吻與上寺大雄寶殿的鴟吻樣式相同,都是金代天眷年間重修時安置的。大殿出檐為1.2米,檐下柱頭從左右次間起至殿角,逐步加高,使大殿四角向上飛揚,大大增加了大殿的雄偉而肅穆,美觀而超俗的氣氛。 

  薄伽教藏殿的鬥拱為五鋪作,分內外檐兩類,共有八種。補間鋪作每間僅一朵,較宋代的《營造法式》尤為疏朗、簡捷明快。為防止屋檐角下垂,還使用了抹角拱。這種手法未見於唐、宋建築中,遼以後的建築逐漸絕跡。鬥拱中使用批竹昂式,表現了最初階段的結構法,為遼代所特有。 

  薄伽教藏殿依據實用上的需要,採用了減柱法,即在殿中央安置佛座區域,及瞻拜頂禮的地方減少兩根內柱(上華嚴寺大雄寶殿則在中央七間大的地方,共減少十二根內柱,讓外槽的柱子向媯y為移動)。這個時期的建築大都採取了這種“減柱法”,可以說這是遼、金建築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 

  薄伽教藏殿內中央,在三如來的上方,有遼代建築的三個八角形的藻井,為不等邊八角錐體。這種結構,既可以增加佛像頭頂與天花板的距離,消除了壓抑感,而且使殿內平棋產生極富變化的生動感。 薄伽教藏殿內平棋,色彩古樸,圖案為雲形岔角和流水形,是明代作品。 

  上華嚴寺的主要建築是大雄寶殿。“大雄”是釋迦牟尼的德號。意思是說:佛有大力,能夠降伏四魔,故名大雄。上華嚴寺以大雄寶殿為中心,兩進院,山門、過殿、觀音閣、地藏閣、兩廂廊(已毀)及月臺、鐘鼓亭等,高低錯落,井然有序。 

  上華嚴寺大雄寶殿,巍然矗立在 4 米多高的月臺之上,平面呈“凸”字形。月臺青磚鋪面,建有石級二十二步。石級盡頭,建有頂部為梯形的木枋三間,上題有“梵宮”二字。月臺周圍有鉤闌,月臺上有遼代大康二年(西元1076 年)建八角陀羅尼經幢。其兩側還建有鐘鼓二亭。大殿殿身東向,面闊九間(53.75米),進深五間(29米),總面積 1559 平方米,比遼寧義縣奉國寺大殿還大,是我國現存最大的佛寺大殿之一。 

  大雄寶殿的平棋為明宣德年間補裝,清光緒年間重繪,共九百七十三塊。內容是龍、鳳、花草、仙鶴、梵文、圓環等各種圖樣,構圖繁複,色彩濃淡不同,線條粗細各異,組成五光十色、斑斕絢麗的圖案,極為富麗堂皇。 

  大殿的殿頂建築結構為單檐五脊四柱頂,坡勢平緩。大殿檐高 9.5 米,出檐深遠達 3.6 米。大殿正脊高 1.5 米,兩個高達 4.5米的彩繪琉璃鴟吻,為金代遺物,至今依然光彩奪目。每個瓦筒長為 80 釐米,重 27 公斤。遠望大殿,丹椄鶿W,藍灰瓦頂,氣勢壯觀,宏偉渾厚。 大殿鬥拱係五鋪作,共有七種之多。金初天眷三年,大殿曾照遼代清寧八年式樣進行了重修,但在建築結構上與遼建相比,已發生了一些變化。例如,當心間的補間鋪作,使用了60 度斜拱,左右稍次間使用 45度斜拱。柱頭鋪作也出現了斜拱,頗富變化。補間櫨鬥下出現了用以支承的低矮駝峰:把屋檐的替木改為挑檐枋:檐下鬥拱結構使用了兩種不同的耍頭。凡此種種,均為金代建築的獨特之處,形成了金代的建築特色。 

  木雕壁藏沿下寺薄伽教藏殿內側椈嚏A排列著木雕結構的重樓式壁藏(即藏經櫥)三十八間,大殿後壁中央因辟窗,壁藏中斷,架起連接左右壁藏的彩虹式拱橋,飛越窗上,橋上淩空建有五間天宮樓閣,猶如雲端瓊樓。 整個壁藏與天宮樓閣均係小木作,玲瓏精巧,是遼代建築藝術的結晶。其構件形式,較薄伽教藏殿及遼代的其他建築遺構(因它們屢遭損壞又屢經修補)更能真正體現遼代建築的原貌真跡。具有重要的建築藝術價值和歷史價值,堪稱為“海內孤品”。它比世界著名的日本法隆寺小木作——“玉蟲廚子”,在建築史上所佔有的地位更為重要。而“壁藏的規模之巨,與結構式樣之富於變化,又非具體而微之廚子所可比擬也”(梁思成:《大同古建築調查報告》。) 

  壁藏分上、下兩層,為重樓式木雕結構。面闊最大的為 1.54 米,是進深的三倍。下層設臺基,基上建經櫥,櫥上是腰檐。上層低部為平座,座上是神龕,供奉佛像,外設鉤欄花板。鉤欄花板全部是鏤空刻製的幾何形透心花紋,有三十七種,力避雷同,頗具匠心。整個壁藏和天宮樓閣,使用了十七種鬥拱,這是我們所知的遼代建築中最複雜的鬥拱。每個鬥拱有40多個部件組成,做工精細,是九百四十多年前我國勞動人民的高超技藝的結晶,也是令人讚嘆的“高級工藝品”。 經櫥埵雂筍O存一萬八千余冊經卷。經卷是木刻印刷的,主要有二種版本:一是明萬曆年間的,一種是清雍正年間的。經卷中有一套完整的大藏經,共五百八十五函,每函十本,內容分經、律、論三部分,尤為寶貴。

  華嚴寺殿宇嵯峨,氣勢雄偉壯觀,是遼金時期我國華嚴宗重要寺廟之一。前院有山門、唸佛堂、雲水堂。後院有客室、禪堂、僧舍。寺內主要建築有大雄寶殿(上寺)和薄伽教藏殿(下寺)。

  薄伽教藏殿建於遼重熙七年(1038),面寬五間,進深四,建築結構嚴謹,形制穩健。殿內完整地保存著31尊遼代塑像。其中合掌露齒菩薩塑像體態裊娜,婉麗動人,藝術價值最高。四壁排列重樓式雕木藏經閣38間。殿後壁正中間懸一天宮樓閣。這些精巧玲瓏的木構模型,對於研究我國古代建築藝術,具有重要的科學價值,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稱其為“海內孤品”。 

大同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