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讀書空間

 


色情文藝欣欣向榮的原因(圖)

06/30/2005/09:49
華夏經緯網

  除了古人沒有攝影、錄影帶、影碟等技術手段之外,色情文藝的情境古今幾乎沒有任何改變。文字(小說、詩歌等)和視覺形象(繪畫、影視等)是色情文藝的載體。色情文藝一直受到政府的禁止和道德家的聲討,卻一直在暗地堣j有市場。

  關於色情文藝的界定,對色情文藝可以容忍的限度等問題,依然是爭論不休和尚待解決的問題。

  收集和欣賞色情文藝,是文人的傳統愛好——古今中外都是如此(當然不是每一個文人都如此)。上一章中談到周作人、劉復等人熱心收集民間淫穢歌謠,這在中國文人中是有傳統的,明、清上大夫中熱衷於蒐集、編輯和欣賞色情文藝的,大有人在。欣賞色情文藝給他們帶來快感,在一些民間歌謠集的序跋中,可以看到對這些快感的表達:

  其間四時風景,閨怨情癡,讀之歷歷如在目前,不覺腹中多時積塊豁然冰釋矣。……雖未足動雅人之興,亦足以暢敘幽情。(《白雪遺音》高文德序)

  批閱之餘,不禁胸襟暢美,而積憤夙愁,豁然頓減。……而其中之詞意纏綿,令人心遊目想,移後忘倦,其亦可以步碧城十二闌幹之後塵乎!泉乃恍然日:詞無深義,文有別情,吾輩在異鄉中可籍以暢敘幽情,豈非小快大樂之一助耶?(同書又序)

  這還只是對民間情歌而發,讀後感中強調一個“暢”字。對於更多的色情或準色情作品,欣賞者和辯護者們又強調“古已有之”: 孔子編輯《詩經》而不刪去其中的《鄭風》、《衛風》(堶惜j多是情歌),是欣賞者和辯護者經常祭出的法寶,儘管這其間有那麼一點偷換概念——《鄭風》、《衛風》中的詩歌無論怎樣大膽謳歌情愛,畢竟沒有像明、清色情文藝中那樣直接描寫性行為。如果《挂枝兒》、《夾竹桃》中那些色情歌謠讓孔子見了,他是否還會保留,恐怕還很難說。

  色情文藝無法禁絕,最根本的原因,或許在於人性的弱點——人類有情慾,而且不能不尋求情慾的滿足。這一點人所共知、本無煩舉例,但是看一看《金瓶梅》作者諸候選人之一屠隆的自述,可以加深理解。屠隆說他曾試圖“治欲”,即克制、禁絕自己的情慾,但終歸失敗:

  又三年治欲,若頓重兵堅城之下,雲梯地道攻之,百端不破……乃知其根固在也。……男女之欲去之為難者何,某日:道家有言,父母之所以生我者以此,則其根也。根故難去也。(《白榆集》卷九“與李觀察”)

  這段話說白了,就是認為男女情慾是有生理基礎的。男女之欲既“治”不去,計將安出?一條路當然是縱情聲色,滿足情慾;屠隆本人就是因“淫縱”罷官的。另一條路就是色情文藝——欣賞或創作色情文藝作品,也可以使情慾有所宣泄。有的學者從這封信上看出屠隆的“改悔之心,破迷之意”,認為這才是他創作《金瓶梅》的動機,這恐怕未免牽強。

 
  從現代的觀點來看,屠隆上面的話還真有其深刻之處——人類之有情慾是生物學上註定的,回避不了。但作為社會動物的人類,滿足情慾畢竟要受很大限制,這時色情文藝就可以發揮其特殊功能了。現代的文化人類學理論對這一問題有如下解釋:

  出路在於窺淫狂症——這裡取的是這個詞的最廣泛的意義。這個辦法一直被廣為採用。就其嚴格意義而言,窺淫狂症指的是從窺探他人的交媾中獲得快感,但從邏輯上講其詞義可以擴大,從而包括對於一切性活動作壁上觀的興趣,幾乎整個人類都樂此不疲。他們觀看、閱讀、收聽這一類活動,電視、電臺、電影院、劇院以及小說等大多跟滿足這一要求有關,雜誌、報紙以及日常談話在這方面也大顯身手,這已經成了一個重要的行當。……這方面的需求是如此的巨大,以致我們不得不發明出一些特殊替身——男女演員——讓他們為我們表演性行為的全過程。他們求愛,結婚,然後換一個角色,隔幾天再求愛,再結婚。就這樣,可供窺視的東西層出不窮。……我們的窺淫活動從生物學角度看是不正常的。但相對而言,它有益而無害,因為它不僅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我們對性的好奇感,而且避免使人們捲入可能威脅對偶關係的婚外性關係。(D. Morris:《裸猿》,余寧等譯,學林出版社1987年第1版,56頁)

  這就為色情文藝的社會功能提供了一個較能言之成理的說明,有助於從根本上理解人類為什麼會歡迎色情文藝或至少是準色情文藝。

  “色情文藝”這個字眼本來並無貶義,人們乍聽之下產生的貶義感覺,其實是道學家們長期口誅筆伐造成的“語境”所致。而且要對色情文藝作出界定也是極為困難的,精確的界定是不可能的。在色情文藝和沒有任何性意味的文藝作品這兩極之間,又是一個連續譜,期間有著無數逐漸變化的情形,特別是那些“準色情文藝”作品,範圍可以非常寬泛。比如上古之時先民在石壁上作岩畫,其中不乏男女交媾、人獸交媾和陽具勃直挺出的男性形象,用後世的眼光觀之,此非色情文藝而何?而如今那些聰明的作者、編輯們,則巧妙地將“色情”改為“情色”,使情況變得更容易被各方面接受。

  推想先民的“創作動機”,亦不過“行者歌其選,勞者歌其事”而已,對於迄今仍流傳於民間的各種猥褻歌謠,尤應作如是觀,所謂反映生活也。對於歷史可以有講史小說,對於探案可以有偵探小說,對於商業可以有商戰小說;淩煙閣上可以畫功臣,紀念碑上可以刻大戰,等等等等,都不過是反映生活,描寫生活,以增進其“文化”而已。而人類天生有情慾,靠性交才能繁殖後代,這件事比之探案或商戰,立功或戰爭,不知要重要多少,何獨不能筆之於書籍、施之於繪畫、形之於影視?

  可知色情文藝的功能遠不止于緩釋性張力這一項,它還有更廣泛也更持久的功能。隨著社會的進一步開放,多元和寬容的觀念日益深入人心,性張力會逐步減弱(但在文明社會中它永遠不可能等於零),但色情文藝的使命不會到此完結。今日歐、美各國社會中,人們承受的性張力無疑遠遠小于明、清時代的中國人,而色情文藝在這些國家堥斨臏c榮,原因正在於此。

  本文節選自《性感》一書, 海南出版社出版發行。作者:江曉原

    (來源:新浪文化)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Google
全部網頁 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