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風俗地理

 


萬年齋山遺址隨想

01/11/2008/15:04
華夏經緯網

  這是一片江南常見的丘陵,茂密蔥綠的樹木漫山遍野,環繞著雲煙浩渺的大湖;這是一條鄉村常見的土路,雨水沖刷出淺淺的溝壑,車輪留下了深深的軌跡;這是一些散落得到處都是的陶片,彎下腰隨時可以拾起。

  這裡是考古界曾經為之震動的齋山商代遺址。

  如網的江河串連起珍珠般的湖泊,古時的城邑散落在沿岸,“山行水處,以舟代車,以楫為馬,往若飄然……”商周時期遺址,多分佈於此。江西萬年縣樂安河南岸的湖雲鄉齋山湖邊,便是這樣一處古人類理想的棲居地。

  上世紀80年代初,考古工作者在齋山採集和出土了大批商代石質斧、錛、鑽、刀、鏃和陶質紡輪、刀、墊殘片,證明瞭,商代此間已有了較為發達的農業、畜牧業、手工業,並已形成了固定的社會分工。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萬年類型的印紋陶的土著特徵與中原文化有著明顯差別,兩者無論是陶質、裝飾、製作還是器物組合,均存在差異。其中的土著文化的代表性器物,為其他文化遺址所少見,只能作為既與周邊文化保持廣泛聯繫又獨立發展的地方文化。

  這一往昔輝煌的文明,打破了“商文化不過長江”的論斷,更使得江西在漢代以前是荒蠻之地的說法劃上了句號。

  商代已經是文學的“信史”時代。商代已經有了“玄鳥生商”的頌歌:“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商”是日神和河神女兒婚姻的結晶,是一個“人”,也是一個部族。太陽和河水是人類的父親和母親。

  商湯革命成功,刻下盤銘:“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人類在文明的旅途上,總是不免顧盼流連,逡巡尋覓,矚望那些最悠遠最深邃的歲月,那些煙雲過後早已寧靜的角落,以便讓煩躁的心靈端坐、守望和聆聽,穿越時間的隧道,感悟歷史的啟示。

  站立在齋山遺址這片寂寞的樹林中間,我想起《盤庚》的“若網在綱,有條不紊”;“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邇”;“若乘舟,汝弗濟,臭厥載”,“人維求舊,器非求舊,維新。”

  現代語言隱退。我輕柔地撫摸陶片斑駁的身體,饕餮印紋是它默誦典雅的古歌。陶片越過千年古道微笑如霞,穿過我風乾已久的靈感,在靈魂的最深處成為一種芳香。我想像著陶片在遙遙歲月中,怎樣等待著一雙知己的眼睛。想像當時的人們怎樣在大湖岸邊盤桓:晨曦初露,湖水被汲起,有殘星在波紋上輕跳,叮叮咚咚的滴水綿綿不絕,細細密密的軟泥從指縫滲出。泥土終於等來了一個鳳凰涅槃的機遇。它被一雙雙堅硬或柔軟的手撫摩、捏揉,纏綿而持久。在與水的磨合調和中,飽經風雨而日漸僵硬的身體,被溫情的手掌注入暖流。然後,古樹的柴火在古窯堶楔せE情。每一塊泥土都等待過裂變的時候,卻不是所有的泥土都有這樣的幸運。於是,一個生命被創造。於是,人們對酒當歌,蒼老的舞蹈掠過荒涼和寂靜。

  一切遠在天邊,又近在咫尺。

  我注視陶片,重溫著一段重生的歷史。先知鐫刻下的銘文咒符,寄宿著遠古的靈魂,三千年的風沙掩埋,三千年的冰雪侵蝕,蒼黑一如當初。我長久沉浸在江南商代人日常的生息圖景的觸摸與想像之中。我知道,一定還有些什麼,是幾千年無法流傳的浪漫,這斑駁的身軀,承納了幾千年的悲喜。幻夢和巫術,詭異的文字和迷惑人心的歌聲,古老的咒語以及原始的圖騰,成為陶器上的精美圖案。

  在歲月的流逝中,古陶深藏一種攝魄的力量,一種神秘的韻律,像一雙雙幽幽的眼睛與你對視,讓你不由得砰然心動。

  我們的祖先用手指與泥土交談,將他們的靈魂通過烈火的催生熔鑄成永遠的生命。那一隻只生靈閃著點點光焰,帶著遠古部落的印記、泥土的鮮腥,用充滿生機的野性吶喊,傳導出歷史腳步的轟鳴,在烈火的洗禮中伴隨著民族從遠古走進現代文明。

  找尋陶片,就是找尋自己的先輩,自己的故鄉,自己的歷史。

  站在古老的土地,撫摸著一片片粗礪的古陶,每一片都是那麼的不一樣,每一片都蘊含了太多的故事,顯現時間的質感,透露大地最初的氣息,讓人思考關於歷史與生命的價值與虛無。古陶在大自然的風雨中,經受千年的沉寂,有了永琲漸糽R,成為永遠的藝術。它們在這片大地上,在不同的年代,被一雙雙不同的手製作,而後又被一雙雙手所撫觸,給人們帶來思索,關於時間、道德與文明。

  一切的一切,或許只是一個漫長或者短促的過程,所有在歷史中曾經閃耀過的浮華,曾經有過的苦痛,都會回到它們的初始,然後等待著,被風吹散,被人尋找,被重估價值。

  這幾千年前的古陶,是童話,是藝術,是祖先燦爛創造綻放的花朵。祖先肯定有過無奈,有過滿足,更有過不甘無奈和不安滿足的心情。這些陶片就是明證。發明創造出從來沒有過的東西,是了不起的大事,指南針是這樣,火藥是這樣,紙張是這樣,古陶更是這樣。自古以來人類發明創造的系列中,古陶應排在首位。它的出現遠早于其他發明創造,它為人類帶來的實際效果和對後世的深遠影響,都說明著它是所有現代技術的源頭,可以說,如果人類至今還沒有陶,那麼,至今也不會有電子電腦。

  這幾千年前的古陶,是生命,是音樂,那些靈動的流線的波紋,是祖先臨摹石頭、樹葉、竹枝的指紋,是他們擊打各種器物、男女歡唱的音韻的記錄。於是,有了甲骨文、青銅器,有了詩經、楚辭、唐詩、宋詞、元曲……

  人類從鑿石取火、茹毛飲血的時代,走向漁歌唱晚、耕作晨昏的時代,走向轉瞬萬變、資訊如夢的時代,經過了多麼漫長的歲月?儘管歷史的腳步蹣跚躑躅,生命之旅佈滿荊棘泥濘,但時代不可逆轉地行進,人類每時每刻都在與歷史告別,把一切拋在身後。而精神是歷史中悠長的風聲,永琣荋欞楚C灰飛煙滅,生命凝固,齋山沉寂,遠古的先知在寂靜的時光中獨處,留下一個歷史斷層。後人們則裹挾二十四卷浩繁青史,衝蕩黃天厚土,吞吐八荒,開創自己的時代,以無愧於先人,無愧於這片曾經輝煌的土地!

  已經是21世紀第7個年頭了,在湖雲齋山的樹林堙A我被三千年前陶片的樸拙、厚重以及它的人間氣息所吸引。人們對泥土抱有堅信和渴望,即便是破碎的古陶片也會獲得渾圓。一定會有一個新的開始。它將帶著傷疤與裂紋再入輪迴,在現代人的創造中成為又一個傳奇。

  頗有意味的是,這些陶片埋藏的地方正是生長著名的湖雲珍珠的地方。現代人對珍珠的迷戀,使他們對遠古的陶片也許不屑一顧。陶片與珍珠的對峙,在咫尺之間凝固著,數千年的時間彎曲在那些優美的弧度堙C而有萬年厚重的萬年,必將會有更讓人矚目的萬年的輝煌。

來源:《光明日報》陳世旭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