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京劇精粹 -> 京劇故事

 


杜十娘

07/29/2003/09:54
華夏經緯網

    明朝時候,繁華的北京城埵陪荍盒|叫春光院,春光院埵陪茯黦奶@時的妓女叫杜十娘。十娘原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七八歲時被人拐賣到遠離家鄉的京城,高價讓給春光院堛漲桎憿C老鴇看出這個伶俐的妞兒日後必能掙大錢,便用心地調教管理,十七八歲時出落成天姿國色,琴棋書畫,樣樣皆精,招惹得京城中的王孫公子,達官貴人慕名而來,一個個情迷意蕩,一擲千金,在所不惜。春光院埵酗F這棵搖錢樹,名揚京城,日進鬥金,老鴇把她視如掌上明珠。

    杜十娘雖淪落為煙花女子,但癡情善良,不慕浮華,總想尋覓一個知心伴侶,從良成家。但每日來遊蕩的豪門貴客,不過是逢場做戲,無一能將終身相托。兩年前春光院堥茪F一名國子監的太學生名叫李甲,他出身官宦門第,家住江南紹興,父親位居布政司之職,膝下三個兒子,李甲居長,父親要他頂立門戶,要求甚為嚴厲。李甲因科考未中,被嚴父送到北京國子監讀書,希望日後能混個一官半職。李甲獨身一人在北京,平日無人管束,身邊又帶著許多銀兩,常與同鄉柳遇春到妓院沾花惹草。李甲風流倜儻,一表人材,又有極溫存的性格,與杜十娘一見鍾情,從此終日廝守,不能分離,不覺一年有餘。初來春光院時,李公子揮金如土,手頭十分闊綽,老鴇笑臉相迎,百般諂媚。後來李父對兒子所為漸有耳聞,多次寫信催他返家,不再供應銀兩,李甲迷戀杜十娘不忍分離,聞聽老父在家發怒,愈發不敢歸家。囊篋漸空,老鴇日漸怠慢,並將他逐出春光院。杜十娘與李甲真情相戀,李公子手頭越是短缺,她愈加袒護李公子,明言告訴老鴇,除李甲外,任你是誰,一概不接客。她索性自稱有病,不下蛩荂C

    這天又有位淮陽鹽商孫富慕名求見杜十娘,這個孫富家資鉅萬,生性風流,慣向青樓尋歡,不惜重金,今日為這一見,他交給老鴇二十兩白銀。老鴇為難,賠笑道:“今日姑娘有病,實在不能見客。”

    孫富將白銀增至五十兩,硬是要見。杜十娘拒不下樓,氣得孫富暴跳如雷,徑自闖到蛩茪W吼道:“我就不相信還有銀子敲不開的門!”

    杜十娘安閒地在修剪瓶中鮮花,孫富凝眸注目,驚見之下,果真是美艷絕倫,呆怔半晌,才回過神來,連忙整理衣冠,向前作揖行禮。杜十娘既沒抬頭,也沒答言。孫富搭訕道:“小姐美若天仙,我對小姐久已愛慕,情願千金禮聘。”

    杜十娘這才看了他一眼,緩緩開口道:“孫先生初次見面就談行情,真不失商人本性,你可知世上還有銀錢買不到的東西?”

    說罷,命丫環卷簾送客,孫富被逐下樓,氣恨不已,憤憤甩下一句話:“總有一天,我讓你知道銀子的厲害!”

    老鴇見杜十娘又將一個大財神氣跑了,真正發起火來;“我們這樣的行戶人家,吃客穿客,前門送舊,後門迎新,門庭應該鬧如火,錢帛才能堆成山。你自從接了這個李甲,莫說新客人,連舊主顧你都斷了,這春光院埵蝑鼓彄P從何而來!再說了,你說天下之人誰不愛錢!就是最闊氣的皇帝老子,也要收我們的“花捐”,不要錢,他們的吃喝玩樂從何而來!人家養女兒是搖錢樹,偏我晦氣,還要替你養個窮酸李甲。

    杜十娘反駁道;“當初李公子也不是空手而來,媽媽哪一次不是笑臉相迎。”

    “此一時,彼一時,如今他爹催逼他回家,他求貸又無門。再說這種公子哥兒,我見得多了,哪會有真情對待你這個煙花女子!”

    “李公子對我是真情實意,絕無虛假。媽媽,任你怎樣責罰我、逼迫我,我也不會與他分開!”

    老鴇見十娘固執、癡迷,毫無退讓之意,氣急敗壞,脫口而出:“好!十娘,只要那個窮酸有本事,能拿出銀兩來,我就讓你跟他走!”
    杜十娘沒有想到老鴇肯鬆口放她走,大喜過望,差人找來李公子相商,李甲卻十分沮喪,自己早已身無分文,而杜十娘乃京師第一名妓,為她贖身,不知要花多少銀兩。老鴇正是知道李甲囊空如洗,借貸無門,樂得順水推舟做個人情,順便寒傖寒傖這個窮酸:“我的十娘兒乃無價之寶,任誰也休想帶走,可憐你癡心妄想無有銀兩,我就成全你們,賤價賣與你,三百兩也就行了,不過只有三日為限。”

    杜十娘一聽自己身價只要三百兩銀子,驚喜萬分,只是時限太急,好言求情:“媽媽再寬限幾日吧!"

    老鴇知道李甲任有多長時日,也不會拿出銀兩,便做好人:“我念李公子是個有情人,再寬限你到十天,十天不交銀兩,就永遠不許你再登春光院的臺階!”

    杜十娘仍不放心:“恐口說無憑,雙方應立字據為證!”

    杜十娘派丫頭請來鄰舍曹老秀才為大家秉公執正立好文書,雙方用印畫押,封好的文書,杜十娘交給曹老秀才安為保存。

    第二天清晨,李甲起個絕早,急忙忙趕去籌借銀兩,十娘拿出體己,要他置辦幾件像樣的衣服穿戴。待李甲走後,十娘又將自己多年珍藏的積蓄藏在一隻描金梳菃X內,送出春光院,轉存在宜春院相好的姐妹月朗手中。

    李甲東奔西走,尋親訪友,皆無一人借貸,李甲風流浪蕩,迷戀煙花,人所皆知啊!十日期限已到,李甲羞回春光院,萬般無奈來找好友柳遇春,柳遇春勸解李甲:“杜十娘是京都紅得發紫的名妓,贖身銀價只要三百金,一定是個騙局,只是她與你相知日久,不好明言拒絕你再登門,所以限你十日贖身,如無銀兩,料你再不好意思找她,此乃煙花女子逐客之計啊!”

    李甲本是個沒有主見的人,聽此話也有些疑惑不定,半晌無言,想起十娘對他的深情厚意,只是割捨不下。

    李公子連日沒有露面,杜十娘望眼欲穿。眼看十日期限已到,帶著丫環尋到柳遇春寓所,果見李甲在此頹喪發愁。十娘心疼,也不多語,命丫環拿來墊在轎內的坐褥,當眾拆開,堶授疆釦糷Q娘多年積蓄的散碎銀兩總計有二百兩銀子,交給李甲為自己贖身。李甲驚喜過望,柳遇春見十娘自獻贖金,欽佩、讚嘆,杜十娘雖是煙花女子,卻是出污泥而不染,果真是一片真情,不可辜負。柳遇春立即拿出一百兩銀子慨然相助。

    三百兩贖金湊足,杜十娘與李甲相望流淚,雙雙拜謝柳遇春鼎力相助。兩人包好銀子趕到春光院,老鴇不抬正眼:“怎麼久已不見李公子啦?今日可是第十天啦,拿來銀子吧!"

    看見李甲不語,老鴇越發得意:“咱們不是有文字為憑麼?你一手交錢,我一手交人!”

    老鴇如此盛氣淩人,李甲氣狠狠地將三百兩銀子砰然放在桌上,老鴇看見李甲竟然拿來了銀子,立即變了顏色,矢口反悔:“三百兩銀子就想聘我們十娘,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得美!"

    老鴇果想賴賬,杜十娘早使丫環將曹秀才請到,拿出字據為憑,老鴇氣急敗壞搶過字據撕得粉碎,哭天搶地的不再承認。老鴇這一手,杜十娘早已料到,她也把話說得堅決:“兒在媽媽院堣w是八九年過去,每日所賺金帛早已不下數千數萬,今日從良之事,又是媽媽親口許諾,倘若媽媽果真要失信,請公子把銀子拿走,我便即刻死在媽媽面前,一是報答公子情義,再也是要你人財兩空,遭人唾罵!”

    老鴇見十娘撕破臉皮,料是覆水難收,留她不住了,一把搶過銀子收起,令杜十娘將身上穿的、頭上戴的統統還給春光院。杜十娘穿著單薄的衣衫被掃地出門,臨行前她還是向老鴇拜了幾拜,跟著李甲快步走出妓院大門,轉瞬之間,兩人都有隔世之感。

    杜十娘和李甲投靠柳遇春住下,當晚柳公子準備好紅燭洞房,又邀來十娘相好的姐妹,擺下喜宴,慶賀一對有情人終於脫離苦海相伴成婚。席間李甲舉杯感謝眾人情誼,勝過雪中送炭,月朗笑道:“我們送的不是炭,而是一隻梳蛗c,這是幾個姐妹的情意,望你們收下。”

    杜十娘笑嘻嘻接過,也不多話。

    燈火闌珊,夜深人靜,一對新人被送人洞房。看見燭臺上滴淚的紅燭,杜十娘感嘆自己的身世,不免擔心地問起李甲:“我們婚後南歸回家,不知你父親會不會接受我這淪落風塵的女子。”

    “老父一向嚴厲,對我這做長子的,尤其期望很高,我連日輾轉苦思,尚未想出萬全之策。”

    杜十娘寬慰丈夫:“我想父子天性,他老人家不會與你終身決絕。我們不妨去姑蘇名勝地遊歷閒居,李郎慢慢懇請至親好友委婉勸解老人,等待他心平氣和,我們再一同歸家。”

    十娘不但情深意切,而且深明大義,李甲感激異常,當下兩人跪地對天盟誓:“過往神明英鑒,李甲、杜十娘患難相交,生死與共,情同蒼天,愛共碧海,如有相負,天誅地滅。”

    李甲帶杜十娘乘船返歸南方,船行瓜州地區,靠岸停泊。夜晚月光如水,遠山如黛,杜十娘命侍兒登岸沽酒,侍兒在酒店恰遇家鄉熟人,欲去京城辦事,正巧捎了一封李甲父親給兒子的書信,侍兒帶回交與李甲,信中道:“不肖逆子,如若攜妓同歸,父子之情,必當永世隔絕。”李甲讀罷信,方寸已亂,十娘見李甲沉默不語,心事重重,忙命侍兒在船頭擺酒,又拿出琵琶調弦定音,邊彈邊唱為丈夫飲酒解悶。
 
    清江明月下,悠揚的樂聲、歌聲順著水面向遠處飄去。

    卻說那位淮陽鹽商孫富返鄉乘船也停泊在瓜州渡口,夜晚無聊,在船上對月獨酌,忽聽河面上飄過一陣悅耳的歌聲,聽得他魂搖心蕩。立即命船家尋找歌聲處停泊,又派出侍兒打聽,歌者為誰?知道正是京城名妓杜十娘從良嫁給了書生李甲,不由得妒火中燒,他對杜十娘的美艷始終垂涎,今日就在鄰船歌唱,如何才能見她一面?靈機一動,附庸風雅地吟起詩來,意在招惹李甲注意,就此搭訕說話:“雪滿山中高土臥,月明林下美人來……”

    此刻,杜十娘微有醉意,已回船艙休息,只剩李甲一人在船首獨酌,聽見鄰船有人高聲吟誦,不由多看了兩眼,只這幾看,正中孫富下懷,他故意攀話道:“適才江上聞得一曲仙樂,不想卻是發自寶舟。”

    “正是賤內在彈琵琶唱曲子,不料驚動仁兄清夢,真是抱歉。”

    “你我月夜江上相逢,機緣不淺,就請仁兄過船一敘。”

    李甲借酒澆愁正在煩悶,見有人邀請,也就過船散心解悶。

    兩人說些寒暄奉承之語,幾杯酒下肚,漸漸引入煙花柳巷之爭,竟是志同道合,皆是過來之人,談話越發投機,孫富奉承李甲娶了京城名妓,攜回故里,令人艷羨。李甲愁苦得連聲嘆氣:“剛剛接到嚴父家書,我要是攜妓回歸,他定要與我斷絕父子之情,老兄,你看如何是好?”
    孫富一聽此話,甚是高興,愈發添油加醋嚇唬李甲:“令尊所慮極是,婦人水性無常,何況是煙花女子,少真多假,若為一個妓女與父母鬧翻,定會遭人恥笑!何況父子天倫,人之根本,如果父不以子為子,這個兒子日後必會惡名遠揚,身敗名裂!”

    李甲十分震動,孫富又進一步煽動:“從此,老兄你上不能進取功名,下不能安居鄉里,你又何以立足於天地之間!為一時之歡而貽誤終生,孰重孰輕,李兄啊!你可曾三思?”

    李甲覺得孫富一席話陳明利害,甚是有理,但與十娘心心相印,兩情無猜,豈有負心割捨之理?唉!如何才能有兩全之計呢?見李甲已有悔意,孫富又連連攻心:“我勸老兄懸崖勒馬,設法將十娘託付給可靠的友人,再湊足千金回轉家鄉安慰父母為時不晚。尊大人嚴令李兄回家,不過是為你在外迷花戀柳,揮金如土。如今拿著銀子回去,足可以告慰父母在外讀書上進,並未浪費分毫,須臾之間,便可轉禍為福。從此更可以得到嚴父的信任,今後日長,何愁沒有嬌妻美妾、錦衣玉食和富貴功名呢。”

    孫富巧舌如簧,一下子點透李甲胸中之疑,但這千金何來?杜十娘又安置何處?孫富早巳看出李甲所慮,便做出慷慨相助的姿態:“小弟經商多年,頗有些資財,這千金麼?船上就有,如李兄信得過,十娘便交給小弟帶回揚州。李兄啊!你我二人身份不同,小弟出身商賈,討幾房煙花女子回家,世人或傳為佳話。李兄生長于簪纓之家,禮教森嚴,最講門當戶對,若納青樓女子為正室夫人,必當傳為笑柄引入議論啁!”

    孫富左右逢源的善辯之詞,早將李甲說動了心,不再久坐,心急火燎返回船去與十娘商量,答應明早回話。

    李甲回船後,思前想後,矛盾重重,違抗父命,必會喪失錦繡前程;可眼前又割捨不下恩愛至誠的杜十娘,不由唉聲嘆氣,傷心落淚。杜十娘一覺醒來看見李甲痛苦,忙披衣起身柔聲詢問,李甲難以啟齒,杜十娘愈發情真意切:“你我相知相愛已有兩年時日,今日才苦盡甘來,以圖百年歡樂。你今天突起悲傷,必有其故,你我生死與共,形同一人,有何難處,不可商量?”

    李甲自知再不能瞞,便說嚴厲的父親決不能容納煙花女子返家為媳,如果歸家,必定被逐出家門,不但夫妻之歡難保,父子之倫亦絕,天地之間,我李甲何以為人?現有一富商願以千金為代價,迎娶十娘回揚州享受榮華富貴,要他與十娘仔細相商。說罷,李甲撲通跪地相求。

    驚聞此話,杜十娘猶如五雷轟頂,天塌地陷,面前的李甲還是那個溫柔多情、善解人意的李公子麼?還是那個為她不惜千金,不怕傾家蕩產,備受淩辱的李公子麼?這麼快他就忘了洞房花燭對天盟過的誓言?這麼快他就忘了杜十娘以死相爭得來的團圓?而李甲現在明明雙膝跪地,苦苦哀求將她轉手他人的決斷,杜十娘好悔好恨哪!恨自己有眼無珠,錯識了人,恨自己一個煙花女子受盡天下人的恥辱,卻得不到一個人的真心!
    李甲跪地,還在苦苦相求:“十娘,你就成全了我李氏家族的名譽,我李甲個人的前程吧!來生我願變犬馬相報。”

    杜十娘慘然一笑:“李公子請起,你我之間,何必如此,但不知那幹兩銀子可曾到手?”

    “只待十娘肯允,明日一早成交。”

    杜十娘聽到“成交”二字心如刀割,應道:“明晨李公子快快應承了他,千萬不要錯過良機。但千金之事,非同兒戲,必須交到公子手中,我才能過去。”

    杜十娘徹夜不眠,挑燈梳菕A對鏡重重畫眉,濃濃施粉,釵環首飾,花鈿繡襖,裝飾得全身香風拂拂,光艷奪人。

    晨色溟濛中,杜十娘催促李公子過船回話,自己早已是盛裝華飾,端立船頭。對面孫富忽然冒出船頭,杜十娘不料竟是他,猛地一驚,孫富深施一禮,得意地說:“娘子!我說沒有銀子打不開的門麼?

    不過還請把娘子的蛬O拿來做信物,這銀子麼,才能過手。”

    十娘將描金蛗c派人送過去,果然一千兩銀子也抬過船來。

    杜十娘慢步走近銀擔,拿出一錠元寶,笑問李甲:“李公子,當初你在春光院內揮耗罄盡的可是這樣的銀子?如今你要向父親陳說你是正人君子,賢肖子孫,所缺者,不也是這樣的銀子?而這許多的銀子,正是這位孫大官人不知玩了多少手段,用了多少詭計,才賺來的,你,李公子,可要仔細收起。”

    李甲不知所措地看著杜十娘。

    孫富早巳不耐煩了,命人將十娘速速攙過船來,杜十娘道:“且慢,先把那只梳蛗c拿過來,堶惘釣坋v學堂發給公子回籍的路引,檢還給他。”

    接過蛗c,杜十娘招手喚來李甲,要他親手抽開蛗c第一個抽屜,不想堶悸鬙四射,耀人眼目,驚得兩船人都來觀看,堶掘邞熙ㄛO瑤簪寶鈿。十娘拿出其中一隻黃金鳳釵,雕鑲精緻。惹得孫富高呼:“好個風釵,起碼價值五百兩銀子以上!”

    杜十娘對李甲說:“我若將它贈與你的妹妹,她可會親熱地喚我一聲‘嫂嫂’,攙人家門?”

    李甲慌然諾諾,杜十娘驟然丟釵人江,眾人驚呼不已。杜十娘又命李甲打開第二隻抽屜,箱內皆是雲筲翡翠,件件晶瑩剔透,十娘隨手拿出一隻玲瓏透明的翠玉手鐲,孫富又是一聲驚叫:“這是上品翡翠,一隻足值六百兩雪花白銀!”

    杜十娘對李甲說:“我若將它送給你的弟媳,她可會喚我一聲‘嫂嫂’,在公婆面前為我說一句好話?”

    李甲連稱:“是。”杜十娘將鐲丟人江中。

    孫富、李甲心疼地連連大叫,兩岸圍觀者,越聚越多。

    杜十娘又命李甲打開第三隻抽屜,箱內皆是瑩光玉潤的珍珠、 鑽石,無法估價,杜十娘拿出一串夜明玉珠,孫富早已驚呼:“不要扔了,不要扔了,這是千兩銀子也買不到的呀!”

    杜十娘拉過李甲仔細看過:“若將此珠獻給你家母親大人,她可會拉我到身邊,叫我一聲‘兒媳’!”

    李甲頓足痛哭,悔恨交加,杜十娘又將珍珠拋人江內。再開抽屜,又是滿滿的一屜貓兒眼、祖母綠等奇珍異寶,李甲抱住十娘雙腿,痛哭流涕:“十娘有此寶物,事情即可挽回!”

    杜十娘淡然一笑:“這箱中百寶,不下萬金,是我數年風塵賣笑所積,自遇李郎,情投意合,海誓山盟,我自以為終身有靠。行前,假托相好姐妹所贈,求得歸見父母憐我命苦心誠,收我做個賢孝兒媳,終身無憾,誰知李郎也是有眼無珠,見利忘情!今日我在眾人面前開箱出示,我一個煙花女子,不曾負於郎君,倒是你們這些知書識禮的君子將我無恥出賣!"

    杜十娘又轉對孫富,淋漓痛罵:“你這為富不仁的商人!我與李郎歷經萬難,始有今日出頭,不想你以淫姦之意,巧言利舌,破人姻緣,斷人恩愛!喪盡天良;又恨我杜十娘未看透人生虛妄、世態炎涼,費盡苦心,到頭來,仍舊逃脫不掉被人拐來賣去的命運!”

    兩岸圍觀人群,無不流淚同情。忽然風起雲湧,江水濤濤,杜十娘懷抱百寶箱,縱身跳人江心,瞬間狂風大作,波濤洶湧,眾人慌忙跳人江中,搶救十娘,十娘已被江流沖走,杏無蹤影。

    圍觀人群個個恨得咬牙切齒,爭打李甲、孫富,李、孫二人急令開船,倉惶而逃。

    李甲歸家,終日愧悔,成為精神疾病,終身不愈。孫富閉眼就見杜十娘圍隨身旁,痛罵淋漓,他鬱鬱身亡。

    杜十娘明珠美玉投于盲人,以致恩愛變成仇恨,深情萬種,化為流水,成為千古遺恨。

    四 四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