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京劇精粹 -> 京劇故事

 


捉放曹

07/19/2003/14:43
華夏經緯網

     漢末,董卓專權,對於這個禍國殃民的大奸臣,舉國上下,人人痛恨。只不過,董卓的權力太大,沒有人敢碰他。就在這時曹操行刺董卓,行刺雖然沒有成功,但是曹操卻機智地逃出險境。

    這一天,曹操單人獨騎來到了中牟縣,他正想騎馬進城,卻遠遠看見城門附近有一堆人還擁擠著圍觀城暀W貼著的一張告示。

    曹操也想看看告示的內容。不料,他剛剛擠進人群,只見兩名公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貼在告示旁邊的一張畫像,猛地撲過來,不容分說就把曹操給捆上了。這時曹操吃驚地一看那張畫像,才明白過來,顯然自己已成了畫影圖形到處緝捕的朝廷要犯。曹操就這樣自投羅網,成了階下囚。

    中牟縣的縣令陳宮,字公臺,本是個很有才學的讀書人,他心地善良,胸懷大志。今天他知道行刺董太師的刺客曹操已被他手下的差人拿獲,不敢怠慢,立即昇堂審問。

    “你是曹操嗎?”陳宮問。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何必又來問我呢?”曹操怒氣沖衝地回答著。

    “你見了本縣,為什麼不下跪?”陳宮又問。

    “下跪?!你不過是個小小的七品縣令,讓我跪你?!”曹操毫不畏懼地答道。

    “你犯了法,就得下跪!”陳宮的語氣也變得嚴厲了。

    “請問我犯了什麼法呢?”曹操還是寸步不讓地反問。

    “你行刺董太師還說沒有犯罪?”陳宮也還了一個反問。

    聽到這裡,不料曹操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陳宮大惑不解地問他為什麼發笑。他平靜地對陳宮說道:“公臺,你是個外省官,大概還不太了解朝廷的情況,現在董卓在朝專權,作威作福,倒行逆施,一心謀取漢室江山。上至滿朝文武,下至全國的老百姓,誰不恨董卓,誰不想除掉董卓呢?我這次行刺董卓雖然沒有成功,不過這可是一件大得人心的正義之舉啊。你如果把我解進宮去,獻與董卓,你就成了為虎作倀的無義之人。那時,天下人又會怎樣來評價你呢?退一步說,即使你因為投靠董卓而陞官發財,可是你想過沒有,像董卓這樣的大奸臣,遲早必然垮臺,到那時你這個賣身投靠者又會落得個什麼結果呢?公臺,我勸你還是好好想一想吧。”曹操在公堂上不急不躁,語中有骨,侃侃而談。實際上,陳宮對董卓的為官與為人也早有了解,對曹操敢於無所畏懼地行刺董卓在內心深處也早有幾分佩服,現在又聽了曹操的這番言語,他的心堳蝭鄐ˋE起一陣波瀾呢?他沉思片刻,終於果斷地做出決定:棄官不做,隨曹操奔走天下,約合諸侯,以重整朝綱。想到這兒,陳宮下位,親自給曹操解下刑具,同時手拉手地把曹操請入後堂談話。

    曹操說道:“公臺,你決定與我同去,我當然很高興,只是會連累你的家眷,這怎麼辦呢?”陳宮接著答道:“這倒不要緊,因為我的老母妻子都沒在中牟縣,都在老家呢,看來暫時不會有什麼問題。”

    曹操又說:“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遲,咱們最好儘早走。”於是陳宮趕緊把印信交給自己的一個親信助手,一人騎上一匹馬,連夜出城而去。

    陳宮與曹操出城後,先是縱馬急馳,唯恐後面有人追趕。他們一口氣跑了一夜,雖然離中牟縣縣城還不算遠,但至少目前沒什麼危險了。這時正是中秋時節,金風送爽,桂花飄香。他們邊行邊談,曹操感謝陳宮的恩德,陳宮稱讚曹操的膽識,談話倒也投機。他們走著走著,只見路旁有個老漢不住打量曹操,然後就走過來說道:

    “前面來的這位,可是曹操曹孟德?”曹操一聽嚇了一跳,趕緊回答:

    “我不是曹操,老先生你認錯人啦。”可是那個老漢又說:“我是和你父親有八拜之交的呂伯奢,我怎麼能認錯人呢,難道賢侄不認識我了嗎!”這時曹操仔細一看,真是呂伯奢,這才慌忙下馬,口稱“呂伯父”,向老漢行禮。陳宮小聲對曹操說;“咱們還是趕路要緊哪。”曹操自然也不想在這裡花費時間,當即向呂伯奢婉言告辭。可是呂伯奢這位長者無論曹操怎麼說,非要請客人到家中坐坐不可。曹操見盛情難卻,也就只能同意到呂家去了。陳宮問曹操能去嗎,曹操對陳宮說:“他是我父親的好友,我們是可以去的。”曹、陳二人拉著馬跟在呂伯奢身後,走不多遠,就來到了呂伯奢的莊院。

    一主二客進到屋塈中U以後,曹操看到並無外人在場,才向呂伯奢介紹陳宮。呂伯奢聽說胨宮是中牟縣縣太爺,更覺始料不及,一種突然間貴客臨門的驚喜使他非常興奮。不過呂伯奢看到曹操和陳宮風塵僕僕、疲勞不堪的樣子很有些奇怪,便問曹操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曹操並不隱瞞,把自己行刺董卓沒有成功,在中牟縣如何被陳宮拿住,又如何被陳宮開恩釋放等情況一一對呂伯奢敘述了一遍。呂伯奢聽了以後也連忙給陳宮作揖施禮,感謝他的大恩。

    然而,呂伯奢雖然知道了曹操與陳宮的情況,他對曹操與陳宮那種驚弓之鳥般的心理狀態卻並不清楚。呂伯奢吩咐家中僕人準備宴席,他自己親自到西村去打酒。曹操與陳宮告訴呂伯奢不必費心,也沒有能把他阻止住,他還是帶著非常高興的心情去打酒去了。

    曹操與陳宮正在屋中聊天,忽然聽到屋子後面有人磨刀的聲音。曹操當即變了臉色,他問陳宮:“公臺,後面磨刀的聲音你也聽到了吧?是不是要對你我下手?”陳宮說:“孟德,你先不要多疑,咱們再聽一聽。”曹操這時已經坐不住了,又對陳宮說:“那麼咱們到後面去看看動靜怎麼樣?”陳宮說:“那倒可以。”正當曹操與陳宮往後院走去的時候,就聽後院的一間屋子媔ルX有人說話的聲音:

    “捆上就殺!”“對,先綁上再殺!”這時,曹操對陳宮小聲說:“你聽見了沒有,他們說什麼捆上殺、綁上殺,這不是要對你我下手,還有誰呢?還有,呂伯奢說他要打酒去,他哪是去打什麼酒?一定是到外面找地保舉報你我去了。”陳宮說:“我看呂伯奢像個善良的人,又和你父親有八拜之交,我想他不會做這種事。”曹操認定呂伯奢是去舉報,準會帶人來捉他,陳宮的話他哪聽得進去!他非常不耐煩地對陳宮說:“現在的人你不能看表面,別看呂伯奢面帶忠厚,可是他的心堳o暗藏奸詐。咱們快動手吧。現在如果不動手,等呂伯奢那個老狗回來,他們的人多,再想動手也來不及了。這就叫先下手的為強,後下手的遭殃啊!”不過,陳宮還是不同意,他問曹操:

    “你說呂伯奢要帶人來捉拿你我,那麼我問你他這麼做圖的是什麼呢?”曹操答道:“他圖的就是到董卓那兒去領千金重賞啊,這還用問嗎?”曹操見陳宮還是羅媗o嗦不同意,索性把陳宮推到一邊,拔出寶劍,獨自一人向後面闖去。

    呂伯奢的家屬和僕人也發現了曹操,看他那個惡虎撲食的樣子也都嚇得亂跑亂叫起來。曹操哪容得他們喊叫逃跑,他見男殺男、見女殺女,只片刻就把呂伯奢的一家人都殺了。陳宮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嚇得他一邊戰抖,一邊追著曹操叫他住手。陳宮走進一間房,一看是間廚房,只見地上正好捆著一隻豬。看到這一情景,他的內心由驚轉怒,立即朝曹操喊道:“孟德,呂老先生一片好心,他要殺豬款待你我,什麼捆上殺、綁上殺,說的都是殺豬,你現在把他一家人都殺了,豈不是殺錯了呢?”曹操走過去仔細一看,果然有一隻豬已經捆好了,正要殺還沒殺呢!現在豬沒死,人倒都死了。他的心中也禁不住大吃了一驚,他自我解嘲地“嘿嘿”冷笑了兩聲,就同陳宮一起找到馬匹,拉著馬逃之天天了。

    曹操和陳宮出莊後上了馬,沿路而走,走不多遠,就正好碰上了打酒而歸的呂伯奢。曹操一看躲不開了,只能同陳宮一起下馬。

    呂伯奢手中拿著酒瓶,滿臉疑雲地問道:“天已黃昏,你們二位怎麼要走啊?”曹操說:“侄兒正在避禍,唯恐連累伯父,所以我們還是決定早早離開這裡。”呂伯奢不以為然地說道:“賢侄快不要這麼說,我已經吩咐家堭豬款待二位,現在天氣又晚了,你們隨我回去,吃了飯,在我家住一夜,明天一早就走還不行嗎?”曹操還是堅持要走,呂伯奢更不放鬆,伸手拉住曹操馬匹的韁繩說道:“賢侄,你要是再不跟我回去,我可要強留了。”這時陳宮一看雙方僵持不下,他唯恐呂伯奢把曹操激怒,再生事端,於是急忙湊過來打圓場。他對呂伯奢說道:“呂老先生,您還是聽我說一句吧。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您千萬不要再挽留我們了,現在我不便多說,您還是快回去吧,回到家您就全明白了。”

    呂伯奢一聽陳宮話埵雩隉A又看陳宮的臉上慌慌張張的樣子,心想準是家中人說了什麼閒話,把這兩位得罪了,再留肯定是留不住了。他這才鬆開了手,與曹操、陳宮道別而去。

    不料,走了還沒多遠,曹操突然一勒馬停住了,陳宮問曹操:

    “你怎麼站住不走啦?”曹操說:“我忘囑咐呂伯奢幾句話了。”陳宮一聽就明白了,忙說:“咳,你就饒了他一條老命吧!”曹操哪肯聽,撥轉馬頭一下子就追上了正往家走的呂伯奢,他叫道:“伯父,慢走!”呂伯奢回身一看;原來是曹操又騎著馬回來了,不禁高興地問道:“賢侄,你是不是改了主意,又想回到我家去了?”曹操跳下馬說道:“我是有這個意思,你先看看你身後是誰來了?”呂伯奢剛一轉身,曹操立即拔出寶劍,照定呂伯奢後心只用力一刺,呂伯奢立刻倒在血泊中一命嗚呼了。這時陳宮趕到,翻身下馬,見此情景,他禁不住為呂伯奢之死灑下了同情而悲憤的淚水。曹操一見陳宮竟然哭了起來,他反倒發出了“哈、哈、哈”的大笑聲。

    “你怎麼還笑啊!你把呂伯奢的一家都殺了,是出於誤會,還情有可原,怎麼現在又把這位仁義善良的老先生也殺了,這豈不是太沒道理了吧?”陳宮對曹操發出質問。

    “我把他殺了,是為了除去後患,這就叫斬草除根麼!”曹操理直氣壯地說著。 “你這樣濫殺無辜,難道就不怕天下人都來咒罵你嗎?”陳宮越說越有氣。

    “公臺,你大概還不大了解我吧,我曹操一生一世有個準則,那就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負我。”曹操邊說邊上馬趕路了。

    陳宮一聽曹操說出這樣恬不知恥的話語,真是又驚又氣,反倒無話可說了,只得上了馬隨曹操一起上路。陳宮一邊走一邊在心中想:“我真把曹操這個人看錯了。原來我以為他是個心地善良、俠肝義膽的人,現在看來他敢情是個沒有道德的無義之徒。我現在就像走在窄窄的夾道內的一匹馬,只有向前,沒有回頭路可走。又像是落在水中的花瓣,只有隨水漂流。怎麼辦呢?既然自己已經和這樣人走在一起了,只能以後再慢慢地勸導他吧。”

    曹操與陳宮縱馬走了一程,天色已經全黑了,正好走到了一座鄉村小店的門前,曹操與陳宮一商量就決定在這裡住一夜,明天一早再走。二人進店以後,曹操要了酒飯,讓陳宮一起來飲酒。陳宮說:“今天走得太累了,不想吃東西,你自己吃吧。”曹操說:“公臺,我看你不是累得吃不下,你是看我殺了呂家,心媟Q不通,不服氣,你說我猜得對不對?”陳宮答道:“我既然和你同行,還有什麼不服氣的,你的疑心太重了。”曹操一聽陳宮這麼說,也不和他爭辯,只是半得意半自嘲地說:“我這一輩子就是這疑心太重啊!”然後二人各自睡下。

    不一會兒,曹操就酣然人夢了。陳宮卻怎麼也睡不著覺。他後悔,後悔自己以棄官不做的代價卻換來一個做曹操這樣的人的追隨者的命運;他悲傷,為呂伯奢一家的慘死而深感痛心;他恐懼,他害怕曹操將來一旦得勢也許比董卓還要厲害……陳宮想著想著,忽然想到不如趁曹操睡覺把他殺掉,一來可以為呂伯奢報仇,二來也好為天下除一隱患。他真地悄悄地起身拔出了曹操的寶劍,正在舉劍要刺殺曹之際,他又想若殺死曹操將來人們會不會罵我是董卓的同黨呢?而且在店中殺人,也會連累店家呀!他這樣一轉念,又決定不殺曹操了。他把劍放好,就用桌子上現成的筆墨在紙上寫了四句詩:“鼓打四更月正濃,心猿意馬歸舊宗。誤殺呂家人數口,方知曹操是姦雄。”這時陳宮想,我雖然不殺他,但也決不能跟他一起同流合污了,我還是及早抽身,趕緊逃走吧。於是陳宮找到馬匹,竟自連夜逃走了。

    曹操醒來後,一看陳宮不見了,又看到桌上陳宮留下的詩句。他怒衝衝地自言自語:“陳宮,你竟敢罵我是姦雄!咱們以後走著瞧,我要把你也殺掉!”曹操給了店錢,他就騎馬上路了。

    (楚 天)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